又能出去炼功了

记得1999年以前,我们小县城有很多学员早上去财政局门前的小广场炼动功,还有很多感兴趣的人来学。那是去我读的初中学校的必经之路,每天炼完功以后就直接去上学了,有时炼功的时候会听见同学喊我的名字,当时巴不得让所有的同学都知道我在炼法轮功。那无病一身轻的良好体魄,做事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的思维方式,乐于分享,思维活跃,轻松的学习体验都是修炼法轮功给我带来的。那时的时光真是快乐无比。

1999年10月,电视上的造谣宣传迷惑了很多人,哥哥当时上高一。听说上面下令,第二天不允许炼功了。但是第二天早上哥哥拿着小录音机就去了以前的炼功场地。中午的时候听说哥哥被扣在派出所了。因为出去公开炼功,哥哥,一个高一的学生,警察用手铐一头扣在他的手腕上,另一头铐在暖气管子,铐了一天的时间,晚上才放人。后来哥哥不断的被学校的领导和老师训诫,洗脑,警告他不要炼了。而且学生会学习部部长的职位也被撤了。

对于我来说,我的同学和老师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自从电视上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以后,同学们开始对我另眼相看了,老师上课一说到给法轮功栽赃的词汇,同学都会呼啦一下回头看我。还有的同学开始跟我有敌对情绪。有一次,老师让我带着同学办学校的黑板报。有个同学了解法轮功受栽赃陷害的真相,写了一句相关的话。负责的老师审查以后,把我找去,问是不是我让同学这么写的。那种奚落和排斥的眼神现在我还记忆犹新。爸爸妈妈的单位还有附近的派出所都多次找他们谈话,单位还派专门的人员监视爸妈的举动,不允许爸妈离开我们县城。有一次,妈妈去其它县城买衣服了,晚上回来妈妈说是被警车带回来的。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警察是怎么知道妈妈去了别的地方。从此以后我们全家都开始了偷偷摸摸炼功的日子,凌晨就起来,录音机声音很小很小的,生怕邻居听见以后告发我们继续修炼法轮功。有时候我会跟家人怀念那段到户外炼功的日子,早上见面大家热情的打招呼,祥和平静的炼功音乐,每个人都会自觉的爱惜炼功场地,脏了有人主动收拾,下雪了大家提早打扫干净。每天都有慕名来学功的人。那种其乐融融的和谐当时在我小小的心灵深处扎根,总是盼望还能有到户外炼功的机会。

来到美国梦想成真

佛州的三月生机盎然,我萌发了去公园炼功的想法。真是激动,出去炼功,这个作了11年的梦啊,终于实现了。那个早上,我带着一个小喇叭、垫子和几张介绍法轮功的传单,穿上黄色的印着法轮大法的T恤,步行25分钟,到了河边的公园炼功。久违了,那种安全和欣喜!不一会走过来一个美国人,她说非常喜欢炼功音乐,而且炼功的动作很优雅,不禁被吸引过来。问我可不可以教她。几天的时间,她就学会了,还主动的了解法轮功的信息。当她知道这么好的功法,教人向善,但是在中国是受到中共迫害的,还有活体摘除学员器官这样的事情发生,非常的气愤中共的所作所为。

和其他同修调侃,我所在的炼功点是世界上最小的炼功点,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一个小喇叭,一个小垫子,一张宣传条幅。每天早上我到那个公园,看着蓝天白云碧草,心里想啊,我一定要珍惜出来炼功的机会,因为在中国亿万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并没有这样的机会,有那么多人冒着被迫害的危险,心中怀着大善大忍的坚定向被毒害的中国人讲清真相,为能有一天能像以前一样光明正大的在中国的大地上炼功而努力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