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体悟:坚信师父 实修中去怕心

说实在的,我都不太好意思说出来,我是一个怕心很重的修炼人。也正因为如此,讲真相方面,我做得很不够。特别是有一段时间,我怕得连门都不敢出,看到警车就害怕。我回想了一下,我去怕心有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不把怕心当回事

我很着急自己怎么就那么怕呀,可是我也知道急没有什么用。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学法,每天都上网读明慧网和正见网文章,看到同修们那么努力实修,我自愧不如。从同修的文章中我也看到了他们是怎么修去怕心的,真是茅塞顿开。

那时我真是修的太差。可我想:师父让我做三件事,我就必须做,再怕也不能停!我选择了这一念,慈悲的师父不断的呵护和点化我,使我意识到自己的怕源于自己人的观念多和思想业的干扰。

我就给自己规定走出来发真相资料。一开始我总是走极端,要不就是什么也不怕,到了目的地,就麻利的发完了。回家后一想好像不太对头,一看同修的文章,那么巧就有正好谈到象我这样把救人当成做事的文章。我想:哎呀这不是说我嘛,我得改。再发时,我又前怕狼后怕虎,有一点动静我都吓得要命。记得有一次,我准备進一个小区,可是就在我刚想進去时,保安看了我一眼,我吓得马上退了出来。后来几天,看到有几篇同修的文章说的就是我这种情况。

我明白了我要找找自己怕心的根源是什么,在心上下功夫才能修去怕心。一开始也不会找,不过倒是找到了不少执着心,我也不管那个,找到哪个执着就在本上记下来,不时的就翻开看看,提醒自己。然后还是照常去发真相资料,我还是怕,不过这时,我知道了这不是真我,我也不管那个,怕我也去,我就是不让怕牵制我。就这样反反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坚持着,忽然有一天,我发现保安看我,我也不在乎了,没有了怕心,大大方方的進了小区发放完了,又大大方方的出了小区。

就这样我走出了去怕心的第一个阶段??比较坦然的不把怕心当回事。

第二阶段:把自己当成修炼的人,运用神通做事。

虽然我的怕心少多了,但是在我讲真相时,还是有怕心往上翻。只是我自己能控制它,不让它想,怕心在脑子一翻出来,我就发正念??灭!

有一次,我正发着真相资料,一个人突然来到我面前,我吓了一跳,这次师父为我化解了。可这次的经历又勾起了我的怕心,虽然比以前好些,不过还是怕。

我想:看样子,我是法理不清,我一定有意识不到的执着和误区。师父慈悲呀,这以后,网上的文章关于这方面的多。我认真的看,说出来也不怕同修笑话,有时我还真看不太懂,就是觉得同修怎么那么坦坦荡荡的,而我却做不到。我就能看明白多少,就在本子上记下多少自己的体会。再多学法,师父也不断点化我,我十分认真的找自己,有时一天下来也找不到根子问题,我也不气馁,一天一天的找,一天一天的修,同时也不停下来讲真相。

终于有一天我体会到师父讲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那天我正学着法,我忽然明白了我把自己当成了人,所以才怕。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才意识到:我是修炼的人,怎么能象一个常人一样做事呢?我可以用神通啊!可是我在运用神通的时候还怕的要命,就是没有信师信法,那怎么会管用嘛。以后,我加强发正念的时间,想去哪里发就先针对哪里发正念,再发真相资料也不知道害怕了,顺利多了。

就这样我走过了第二个阶段:明白了自己是修炼的人,要运用神通做事。


第三阶段:走出人 走向神

回想起来,其实师父讲得很明白了,我之所以学法却没有明白是因为我没有实修,停留在感性上认识大法,当然就看不到法的内涵。

在现实生活和做三件事中,没有时刻用法来对照自己的一言一行,这就不是真修。尽管我自认为自己信师父信大法,可是一有风吹草动,我就紧张,那就是人。至少那时我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修炼的人。什么是修炼?就是应该在那一瞬间麻利的抓住翻上来的人心,灭了它!决不能认同它。兜了一大圈,我才明白。

这以后,我就按照师父讲的做,其它什么都不多想,尽自己最大力量去做好自己该做的。我感到了自己的心性每天都有一定的突破。体会到听师父的话,按师父要求的去实实在在做,才是真正的在实修自己。

现在偶尔还会有怕心往上翻,可是它太弱了,只是在奄奄一息的挣扎。它完了,永远也动不了我了。我的神通运用起来也较以前得心应手。学法时,看到了更多的法理。

现在我才真正是信师信法,不是强为自己而是明白了生命是为法而来,生命是为助师父正法和救度众生而存在。我正在剥离最后的人壳,走向神。

以上是自己去怕的一些体悟,写出来供同修借鉴,共同精進,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pureinsight.org/node/6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