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故事:归程(第十七集)

古烨


【正见网2011年05月09日】

(根据明慧网法轮功学员修炼交流稿和正见网法轮功学员轮回记忆编写)

(一)
刘大伟和明华爸跑進明华屋,明华正安祥的睡着。
明华爸:明华,明华。
明华被叫醒。
明华:大伟来啦?
刘大伟:(扶住明华)明华,要相信师父。
明华:(坚定的)嗯。
刘大伟:一定没事的,是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
明华:(点点头,看着爸爸)爸,我没事,我感觉很舒服。脏东西都排出去了。
明华爸松了口气。
明华爸:大伟,那么早把你叫起来。
刘大伟:没事,袁叔。放心吧,炼功点上好多人,以前病的厉害,现在病都好了。
明华爸:(半信半疑)真的吗?
刘大伟:明叔,你瞧,咱们中国人信中医,对不?
明华爸点头:中医治本嘛。
刘大伟:在外国,人家不信,有不少国家中医还不合法。可咱们中国人几千年来都知道,真正的中医治病是很管用的,对不?
明华爸点头。
刘大伟:那是外国人他没有这个实践,以为非得西医这个药才能治病。其实,中医治疗方法很多,很有效。气功修炼也一样,治病效果很好,只是人们还不认识。
明华爸:是这个理。
刘大伟:(转身对明华)当然修炼可不是为治病啊,明华,你多读《转法轮》。
明华:嗯。
明华爸:不为治病为啥?

(二)

明华爸在看电视。
明华爸:(喊明华)明华,快来看,电视里都说法轮功好了。明华跑来看电视。
镜头:电视画面:清晨,公园里,到处可以看到练习法轮功的身影,据介绍,法轮功治病效果在97.9%以上,很多有疑难病症的病人,通过练习法轮功,病情都得到好转……。

从同样的电视画面。镜头转到:
一个普通工人家的电视。家里凌乱,破旧,一个中药锅里煮着药。
一个老年妇女兰姐,正表情麻木的躺着看一个旧的小电视。电视里正在介绍法轮功。
兰姐眼中有了光。她艰难的下床,疼痛使她移动的很慢,她贴近电视想看的清楚些。这时可以看出原来兰姐是个驼背,九十度弯曲。

镜头转回明华家。
明华爸:你看这么多人炼呢,你也该到公园和大家一起炼,那才容易坚持啊。
明华看着画面点点头。

(三)
98年,初夏时节。明华爸陪着明华第一次去炼功点炼功,丽华跟在后面。炼功点的人很多了,有不少新面孔。
刘大伟看见明华很高兴。向吴俊英介绍。
刘大伟:这是我从小长大的好朋友。
吴俊英热情的招呼明华爸和明华。明华爸看吴俊英的眼色有些异样,原来明华爸对吴俊英仰慕已久。

大伟看见丽华也打了声招呼。丽华冷漠的点点头,眼睛移向了别处,她竟看见了她的同事警察肖云飞。
丽华刚要打招呼,肖云飞把手指放在嘴上,并使了个眼色。丽华心里一震,又不动声色的用眼睛扫炼功人群,又发现了同事老刘。丽华走开了。

炼功开始了。明华爸随着不炼功的人走开了。
兰姐驼着背,也在队伍中炼着。镜头随着兰姐的眼光,只能看到前面人的小腿,虽然这样,兰姐在努力的炼着。她甚至翘起因驼背不能上仰的头,微笑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明华。
明华有些不好意思,但看别人都平静、祥和的炼着,没人注意他,他才也炼起来。

第二套功法抱轮,明华听到“叭叭叭”地响声。他寻声朝兰姐看去,明华惊呆了。

兰姐驼着的背在逐渐直立,背后骨头“叭叭叭”地响,镜头随着兰姐的目光,从前面人的小腿,可以看到前面人的后腰,逐渐上移,最后能平视前面人的后脑勺了。兰姐激动的一边抱轮一边哭。
明华简直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揉揉眼睛,并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

大家睁开眼睛。
有人问:刚才是什么动响啊?
兰姐哭出了声。
当大家看到兰姐直直地站在那时,个个目瞪口呆:啊!? 兰姐,原来你这么高呀?!
兰姐一下跪在了地上:师父的大恩啊,永世难报啊。呜呜……。
肖云飞感到很震惊,肖云飞向老刘看了一眼,老刘眼睛是湿润的。

(四)
酒楼。丽华请肖云飞吃饭。
丽华:这就是你们培训一年的任务?
肖云飞:是啊。上头就是多疑。
丽华:有结论了吗?
肖云飞:前年就开始查了,是以刑事犯罪调查的,看看有什么敛财啊,偷税漏税啊、不正当关系啊。
丽华:有吗?
肖云飞:没有啊,炼功都是免费的,大家也就是买本书。而且这个功法提倡道德,嘿,我不是吹,大法修炼人啊,比雷锋还雷锋呢。
丽华:(笑)那你们还查什么?
肖云飞:唉,上面不甘心啊,今年又按政治罪调查。
丽华表情严肃了。
肖云飞:看看有什么拉帮结社搞义和团的迹象。唉,(轻声)就是上面啊,六四以后杯弓蛇影,老怕有人造反。
丽华:查的怎么样?
肖云飞:没啥迹象啊,我去炼功,也没人问我姓甚名谁,我各地都去过。大家谈论的也是怎么提高心性的事。
丽华:老刘怎么样啊?
肖云飞:老刘是学進去了。你没看他都红光满面的了。我的书还是老刘买了送给我的。
丽华:那你呢?
肖云飞:(笑笑)不可否认,在事实面前,本人世界观受到强烈冲击。呵呵。
丽华:呵呵。(开玩笑)那有一天让你们在大法和党中选择,你选哪个呢?
肖云飞:(开朗笑)最好没有这一天。没必要嘛,哈哈。
丽华:但愿如此。

(五)
明华家。明华爸拿着医院的诊断书。
明华爸:医生说完全正常?不是你又骗我吧?
明华:是真的。我现在修真善忍了,不会再骗人了。
明华爸不敢相信的点点头。
明华:明天……,(有些低沉的)我该上班了。

(六)
明华公司。
明华慢慢推开市场部的门,林清清的位子是空的,看上去很长时间没人用了。办公室的人都看着明华,明华又轻轻把门关上了。

明华敲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王先翎在里面说:進来。
明华:(進屋)王总。
王先翎:(高兴)好啊,明华。你大难不死啊,现在身体怎么样?
明华:都好了。
王先翎:真是练气功练好的?
明华:是修炼法轮大法才好的。
王先翎:修炼?真的有效?
明华:(拿出两张诊断书)您看,只有一个半月,我没吃一粒药就好了。
王先翎:(仔细的看着两张诊断书)……会不会是第一次诊断错了?
明华:(笑了)应该不会。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王先翎:(把诊断书还给明华)好,只要身体好了就行。……嗯,明华,你看你回深圳工作怎么样?
明华:噢?
王先翎:(得意的)三十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我现在是总经理了。你去做华南地区的总经理,坐镇深圳。
明华:那吴鹏?
王先翎:(生气的)把他调回来装电脑,省的给你捣乱。
明华:(沉默片刻)吴鹏……,业务能力还可以,还是把他留在深圳吧?
王先翎:噢?你不记恨他?
明华:过去会,现在不了。
王先翎:(舒了口气)好好,我还怕他回公司给我捣蛋。你要愿意,放你那更好。……可惜啊,林清清停职一年出国了,否则……,唉,要是给你当助手,我相信……(开玩笑的)你们会配合的很好。
明华很尴尬的笑笑。

(七)

夏天的河岸。
明华一个人漫步走着。明华脚步轻快,有一种获得新生的感觉。走到小桥上,明华驻步,望着河水。

镜头从河水推开,是异地风光。林清清在国外某地,在一个小桥边,眼望河水发呆。脑中晃动的都是明华的音容笑貌。
林清清信步走進一个图书馆,在电脑旁,打开自己的信箱。竟有一封明华的信。但标题因是中文,显出是乱码。
林清清手哆嗦着,想点击那封信,但又没有勇气。鼠标在标题上来回移动着。
终于,林清清小心翼翼的点出了那封信。是一张图片文件:英俊的明华健康祥和的打坐照片,照片上还有两个中文字:新生。
林清清眼睛亮了:明华。

(八)
深秋季节,大雁南飞。
农村场景。春艳家村头,一群人围着赌博。
赌博人:嘿,老蔫儿,他又赢了,邪门儿!
人群中一个干瘦的中年男子,得意地笑着。
老蔫儿:再来一盘……。
赌博人:不来了,不来了,邪门儿,……钱都叫你骗去了。
赌博的散了,干瘦男子老蔫儿也起身回家。

老蔫刚一進家门,头痛的要倒地。
老蔫儿:哎哟,哎哟,又来了,祖宗啊,你又来了。……
老蔫儿连滚带爬到供桌前叩拜。

天渐渐黑了,老蔫儿蒙着被子,感觉一条大蛇先盘在腰上,后盘在脖子上,吓得浑身出汗,把被子都打湿了,老蔫儿缩卷在被子里,痛苦的嘟哝着:你离开我吧,求求你了……呜呜……。
附体:白天你可离不开我呀……哈哈……,明天你再去抓奖,号码是……。
老蔫儿:我不要,我不要……!
附体:哈哈……。
老蔫儿吓的一夜不敢合眼。

白天,在一辆抓奖券的车前,老蔫儿徘徊着。
三婶正在向一个人介绍法轮大法。老蔫儿侧耳在旁听。
老蔫儿答腔:这功真灵吗?
三婶:看你这精神不太好啊,炼炼功吧。
老蔫儿:我练过气功,不管用。我和别人不一样……,嗯,你懂不?我有附体,我自己知道……。
三婶:附体!《转法轮》里第三讲讲到附体了,附体再折腾,你就喊大法师父。……这书先借给你,明早儿到后坡来炼功啊。

当天晚上,老蔫儿在灯下聚精会神的读《转法轮》。读着读着,突然大蛇又盘在腰上,他吓成一团,浑身颤抖,忽然想起了三婶的话:附体再折腾,你就喊大法师父。
老蔫儿:师父?师父……,师父叫什么来着?……哎哟,可急死我了……。
老蔫儿急忙哆嗦着翻书。
还没等喊的时候,唰一下,大蛇无影无踪了。老蔫儿惊得呆若木鸡。片刻之后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腿,是真的,不是梦。
他激动得跳起来,大喊着:这回我可有救了!我找到最好的师父了!
他马上在书中师父像前保证:师父,不管修炼路上有多苦多难,我一定要明明白白、堂堂正正一修到底!
他扣掉供桌上附体的那个香炉碗。附体唰地一下全没了。
老蔫儿兴奋的跑出屋。

(九)
同天晚上。二婶家。
大伟和小梅、小强在桌边,小强拿糖给小梅吃。
小强:小梅姐,我给你留了一大包糖啊,你先尝尝这个。
文弱的小梅笑了,张着缺了一个大门牙的嘴。
小强拿出一枚法轮章,小梅大眼睛一亮,想拿过来。
小强:(手缩回)这个我还不能给你,我太喜欢了。
小梅:(非常失望,羡慕的看着小强)我……看看。
小强递给小梅,小梅爱不释手。

二婶躺在炕上哼哼。春艳帮春艳爸给二婶煮中药。
春艳爸:(对大伟说)腰上长了个包,整天就是疼。
二婶:(忍痛的)什么疼,是疼的死……去……活……来。
刘大伟:这药管用吗?
春艳爸:试了几种了,不见啥效。
二婶:(疼的呲牙咧嘴)春艳啊,你也教妈炼功吧?
春艳:(吃惊的)你要学法轮功?
二婶:(忍着疼点点头)嗯。
春艳:我们这个功法要修真善忍,你爱骂脏话,那可不行。
二婶:(疼的一呲牙)我改嘛。
春艳:你爱占小便宜,又自私。
二婶:(一咧嘴)我改嘛。
春艳:师父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骂人从不饶人,到时你忍得住吗?
二婶:我改嘛。
春艳:我们这个功法要修心性,光炼功可不行,你又不识字怎么看书呢?
二婶:我可以叫你爸给我念。
刘大伟:(一边看着小强写字)对,三婶都行,妈咋不行呢。
二婶:是啊,我一准比她行。

突然,老蔫儿跑進了屋。
老蔫儿:(兴奋的)我的病好啦!我正常啦!我再不赌博了。(突然醒过神儿来)噢,我是要到他三婶家,怎么跑二婶这儿了。对不住啊。
老蔫儿又跑出去了,進了隔壁。大家笑笑。
春艳:(若有所思,对二婶)妈,你真想修炼,那你先把那堵墙拆了。(用手指和三婶家之间的墙)
二婶想了想,下决心。
二婶:好!拆就拆!
春艳爸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了: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音乐声起。
“轰”,随着一声声鞭炮声,二婶和三婶家之间的那堵墙倒了。村里人很多围观,鼓掌。
三婶到二婶跟前,合十,二婶忙两手乱抖的向三婶作揖。大家都笑了。三婶指指二婶的腰,二婶拍拍自己的腰,意思是全好了。二婶、三婶忙招呼大家吃团圆饭。

(十)
晚上。大伟家。临睡前。
刘大伟:(对春艳)你先睡吧,我再盘盘腿。
春艳:我可不忍心看你受罪。
春艳先睡了。

刘大伟腿是勉强双盘上了,就是痛得闹心。很快那种闹心的剧痛几乎使他昏过去,汗水很快就湿透了全身的衣服。
刘大伟:(痛苦的)师父,我为什么要受这样的苦?
他在痛苦中将腿放下来,一种绝望的感觉涌上来。
就在这极度痛苦中,大伟很快進入了一种似梦非梦的状态,一个声音在讲故事。
声音:土改时期的一个小村庄……

镜头:一个头戴“封建地主狗崽子”高帽的小伙子在被批斗,批斗会失控了。愤怒的村民开始殴打那个小伙子,村民们高呼“打倒……”的口号声。一个人一棒子把那个小伙子的腿打折了,还接着打。
小伙子捂着腿痛苦的在地上爬:别打了……,求求你们……。
那个打人的人逐渐在镜头上清晰了……刘大伟的前世。
神的画外音:世间万事皆有因缘哪。

镜头:出现了一碗冒着黑气的毒药,一团光芒把毒药卷走了……
刘大伟惊醒了,他摸着自己的腿,想着那个小伙子捂着腿痛苦的在地上爬……。
大伟竟然轻松的把腿双盘上了。
刘大伟:(高兴的)我能双盘了!
春艳:(被吵醒)咋啦?真的?
刘大伟想着那碗卷走的毒碗,迷惑不解。

(十一)

傍晚,天刚黑。
刘大伟向王玉莲家走,拐过王玉莲家的那条胡同,一个小女孩在家门口玩。
小女孩:你找谁啊?
刘大伟:(友好的笑笑)王玉莲王大妈。
小女孩:(手指王玉莲家)那儿,在家呢。
刘大伟:(逗小孩)你咋知道?
小女孩:(指墙上的路灯)看那路灯亮着呢。王奶奶刚安的。
刘大伟:(笑笑)噢,谢谢小妹妹。
小孩妈妈出门来叫小孩進屋,和大伟笑笑。

刘大伟和王玉莲在王玉莲家。家中干净整齐。王玉莲在一个黄包上绣莲花,静静的听大伟说。
刘大伟:(比手画脚的)……你猜怎么着,是我上辈子造了业了,把人家的腿打折了,这辈子才遭这个罪。原来这因果轮报啊,真是一豪不差啊。
王玉莲:所以啊,修炼就得吃苦,还业啊……。
刘大伟:可是,奇怪啊,后来我又看到了一碗毒药,被一团光卷走了……。后来就一下能双盘了,你说我咋没吃苦,业就这么消了呢。
王玉莲手里的针扎在了手上,吃惊的看着大伟。
刘大伟:那碗毒药,冒着黑气,能感觉到……,很厉害。是啥意思呢?
刘大伟正说的起劲,看见王玉莲低头,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刘大伟:你咋啦?
王玉莲:……那是师父给你承受了。
刘大伟严肃了,眨眨眼。
刘大伟:业力轮报,一丝不差……?那是师父替我遭罪了……?
王玉莲:(点点头。若有所思的)……
刘大伟:师恩难报啊……。
王玉莲:(仍若有所思)……也许,我们还有更大的使命啊……。
二人互相对看,思索。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