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经简介】一、《诗经》简介

季黛 整理


【正见网2010年12月24日】

《诗经》之由来

任何国家之文化发展,歌谣一定先于文字,所谓情动于中,歌咏于外也。

我国古代民间歌谣分“徒歌”与“乐歌”两种:不用乐器单凭对口唱和的叫徒歌;必须各种乐器伴奏的叫乐歌。由此可见至春秋各国已有专业的乐工与曲谱歌词。

战国之后,贵族没落,乐工散失,但歌谣唱本已流传民间。墨子所谓:“诵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可见其盛,因而后世常以“诗三百”等同“诗经”来称谓。

诗经之集成

《史记》云:“古者诗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礼义,三百五篇。”孔子删古诗三千余篇之重复者,起自周南,终于商颂,凡存三百零五篇。为代表我国北方民族性最古之纯文学总集。

诗经六义之说,乃就其内容与体裁分类之说,最早见于《周礼・春官》称为六诗:

以内容而分有三:

风──讽也,旧说借民情风土,以讽政事或劝风俗敦教化也。实即为当时搜集流传各国民间之歌谣,足资代表各地民情风俗者,亦即闾巷、风土、男女情思之词。计有十五国国风,共一百六十篇。(周南、召南、邶风、帑风、卫风、王风、郑风、齐风、魏风、唐风、秦风、陈风、桧风、曹风、豳风。)

雅──正也。朝会、宴享、歌咏王政之作。记叙祭、戎大事,以正人心,端视听,导政事也。亦即当时君王诸侯士大夫家,正式大典宴饮宾客,或平时聚宴作乐时,所用之乐曲也。亦有轻松隽永,抒情遣兴唱和之作,未必均是板脸说教之词。分大雅小雅,共一百零五篇。

颂──颂也,宗庙祭典祝祷及歌功颂德之词,亦即鬼神、宗庙、祭祀歌舞之乐。计分周颂、鲁颂、商颂三者,共四十篇。

以体裁而分亦有三:

赋──敷陈坦述,直言其事,为纯叙述法。

比──引喻相比,借事相比,为纯比譬法。

兴──先言其他,启发引申,为半比半赋法。

诗经采集歌谣,旧说在周统一之后,周公制礼乐之始,至春秋战国,即是西元前1100-650年间。但近代考据,若干歌谣已流传三代,其中豳风七月一章,即为夏民之歌,应在西元前1751年以前,距今已三千八百年。由此可见中华文化之悠久,及诗经当为中华文化最早之结晶。

《诗经》之流传

秦火之后,《诗经》失传,及汉恢复,计分为四:

齐诗(齐人辕固所传)。
鲁诗(鲁人申培所传)。
韩诗(燕人韩婴所传),世称三家诗,皆凭口颂记忆补记,故互有出入,均列为“今文学”或称“今文经”。至唐宋后已失传。
毛诗:由汉鲁人毛亨(大毛公)赵人毛苌(小毛公),就汉景帝年间,鲁恭王发现孔庙夹壁所藏古文经,加以整编序注而成,较今文经多“笙诗”六篇,有目无辞,所以共三百一十一篇。此即为“古文学”或称“古文经”,流传迄今,郑玄为之作笺,独行于世。

诗经之意义与价值

“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诗・大序》“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论语・为政篇》孔子曾屡次说到“诗三百”,而“诗三百”却全都是先民感情的表达,像古今所有的诗一样,是“缘情”之作,因之孔圣人藉之“教世”。

孔子认为《诗经》“乐而不淫,哀而不伤”,他说:“诗可以兴,可以群,可以观,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禽兽草木之名。”故又云:“不学诗无以言”与“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乃为孔门弟子共同必修之学。《诗经》在文学上,不仅超越了希腊荷马的《奥德赛》和《依里亚特》,能够夸耀于世界文学之林,同时也是古代社会史料的重要佐证,故其价值非比寻常。

《诗经》试译举隅

蓼蓼者莪,匪莪伊蒿,哀哀父母,生我劬劳。蓼蓼者莪,匪莪伊蔚,哀哀父母,生我劳瘁。瓶之罄矣,维里之耻,鲜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出则衔恤,入则靡至。(小雅・谷风・蓼莪)

(父母期望我是又高又大又美又好的莪菜,哪知我却是不成材的茅草!可怜我的父母呵,白白浪费了一生抚育我的心血!父母期望我是又高又大又美又好的莪菜,哪知我却是不成材的野草!可怜我的父母呵,为我受尽了一生折磨终于病倒!取酒的瓶儿破了,储酒的缸儿呵,(注:瓶里本是祭品器。)怎不也是光光的一无所有!使父母对我怀着渴望而去世呵,我这种人活着,岂不早就该死才对!如今──我失去了父亲呵,人世间已再无有力的依靠!我失去了母亲呵,天地间也再无慈爱的怀抱!离家外出是满目凄怆,满心悲痛呵;回家来呢,哪里再去找疼爱我的父母呵!)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俾尔单厚,何福不除,俾尔多益,以莫不庶。……
神之吊矣,诒尔多福,民之质矣,月饮饮食,群黎百姓,偏为尔德。(小雅・天保)

(老天爷如保佑你呵,那就安定又坚固;只要你诚心相信呵,何福不可临到你?各种各样的好处呵,多到了数也数不清楚!神如果与你同在呵,那就是天大福气;人民无不诚心拥戴呵,民生也不成问题;全国上下的老百姓呵,都从心坎里歌诵你!)

敬天之怒,无敢戏豫,敬天之渝,无敢驰驱。昊天曰明,及尔出王,昊天曰旦,及尔游衍。(大雅・生民之什・板)

(君王是天下的表率不可疏忽呵,以免老天爷对你的怒气难挡!君王是天下的榜样不可游荡呵,以免老天爷对你的变脸难防!不管你出巡到哪儿,老天爷都一清二楚,岂容你蒙蔽,上你的当!不管你荒唐躲在哪儿,老天爷都一清二楚,岂容你逃避,上你的当!)

结语

从以上试译的三则诗句来看,古人由对天地主宰的信奉、祭祀、敬畏而演绎延伸为注重天命,崇奉天道,恪遵天意,持守天理,而追求于天人合一,成了天道人伦槠铸为一的中华神传文化的特色,乃是源远流长,其来有自的!

“诗三百”,就创作先后论,是中国第一部诗歌集;就内容优劣论,是古今第一流诗歌!呈现的是先民们纯情的歌谣曲乐,以现代的眼光来看,是纯文学价值的依归与表现。细细品味这部先民们的综合巨著,你会发出慨叹:何时归我先天的纯真、善良与与生俱来的宽容、忍让的胸怀?那些歌咏,那些比拟与譬喻,都从日常生活中所接触到的点点滴滴,随手拿出、顺口唱出。你会由衷的赞赏,万分的佩服,觉得再合适不过了。以现代这般复杂的思路来讲,面对某些场景,你也会感到束手无策而拙于形容!可几千年前的人们,却很自然的就身边的事物随机比喻出来,不造作、不勉强、不失真,太妙了!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