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世纪》蔷薇系列预言的启示(9):第三者与尼禄

陆闻


【正见网2010年11月23日】

九、第三者与尼禄

约二千年前,古罗马帝国暴君尼禄故意在罗马城放火,嫁祸于基督徒,并称基督徒为邪教徒。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谣言,说他们乱伦、狂饮、诅咒罗马人民、拜神时要喝婴儿的血、吃掉婴儿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徒身上。暴君尼禄在全国掀起了对基督徒的迫害,基督徒被酷刑虐待致死,或被火烧死,尼禄甚至把基督徒与干草捆绑在一起点燃,或把他们投入竞技场喂狮子。被谎言欺骗的罗马人,看着基督徒被野兽撕裂咬死,却以此为乐。(参考资料:《尼禄焚城》)

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写道:“第三者占据首位,干着远胜涅洛(尼禄)的坏事。去吧!流吧!勇敢者的鲜血,灶台被重新打造。黄金时代之后的死亡,新的君主与漫天丑闻”。

“第三者占据首位”是指排行第三位的君主,隐喻中共的第三代领导人。诺查丹玛斯在这篇预言中提到了尼禄,并以尼禄对基督徒的迫害,影射江xx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并将二者進行了对比。在历史上尼禄对基督徒的迫害与江xx对真、善、忍的迫害,确实有许多类似和雷同之处:

尼禄与江xx都是出于私心和妒忌发起一场信仰迫害。尼禄在罗马城四处放火,江xx在天安门搞 “自焚”,他们两者都以伪火栽赃陷害、煽动仇恨;尼禄称基督徒为“邪教徒”,而江xx称法轮功为“x教”;基督徒被古罗马理论家说成是“乱伦、狂饮、吃掉婴儿”等等,中共理论家则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为求圆满”、“自杀、杀人”、“自焚”、“走火入魔”……等等。

“干着远胜尼禄的坏事”,诺查丹玛斯笔下的“第三者”比尼禄更加邪恶。它利用中共的媒体编造谣言,把谎撒到了没有边际的程度。它利用国安、公安和中央电视台,制造了震惊世界的“自焚”骗局,把谎言推向了全世界。它扬言: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十一年以来,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洗脑;数千人被关進精神病院;超过万人被迫害致死。它灭杀了人们心中的善良与人性,扭曲了人们的灵魂,把人们引入一个可怕的危机当中。

“去吧!流吧!勇敢者的鲜血” 诺氏对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敢于维护真理,不畏强权和暴力的勇气大加赞赏。

“灶台被重新打造”是指钢铁重新被锤炼的过程,隐喻大法弟子在魔难中锻炼成熟。

“黄金时代”隐喻珍贵的年代。大法弟子在逆境中,能够勇猛精進、反迫害,就是很珍贵吧!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一直敦促弟子: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这段时间,值千金值万金,就是很珍贵吧!

“死亡,新的君主与漫天丑闻”,大瘟疫之后,新的君主登位,各种历史解密与丑闻大曝光。

[注]历史演变中,实际情况也发生一些改变,江xx已不是国家元首,与预言中的情况有所出入。但中共灭亡的命运却不可改变。

附文:对古罗马大瘟疫的思考――以史为鉴

强大的古罗马帝国在欧洲曾经辉煌一时,不可一世。可是却在四场大瘟疫中灭亡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上天如此的愤怒?这里有必要对这段历史進行分析和考证。

暴君尼禄火烧罗马城后,对基督徒進行了第一次大迫害。在尼禄之后又有僭主德修斯、戴克里先等皇帝对基督徒的迫害,终于引发天怒。公元125年,罗马发生第一次大瘟疫,夺走一百万人的生命;公元166年罗马发生第二次大瘟疫,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死了一半;公元250年罗马发生第三次大瘟疫,每天约死5000人,波及整个罗马,一直持续16年之久;公元542年,罗马发生第四次大瘟疫,其强大波及整个欧洲,罗马帝国被彻底摧毁。(参考资料:《古罗马大瘟疫》)

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在太阳系内形成了恐怖的行星“十字大排列”天象。人类在经历了萨斯、禽流感和H1N1流感病毒的恐慌之后,科学家们已经预感到了一场危机的到来。

2009年5月18日,第62届世界卫生大会在日内瓦召开,就如何防范大流感的蔓延進行讨论。……一部分世卫官员担心:全球正处于流感风暴来临前的宁静状态,很可能一次波及数千万人生命的大流感就在眼前。……目前还不知道这个宁静期会维持多久。但科学家表示,人们有一切理由担心,这个病毒会与其他病毒互动,从而演变出更新的病毒。(大纪元2009年5月19日讯)全球随时可能爆发一场瘟疫的大流行。

《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罗马第一次大瘟疫,约翰是如此记叙当时的情景的:

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处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的观者都倍感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园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船员遭到了上帝的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田地当中“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却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已经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以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耕地的生活以及曾经放牧它们的人类的声音”。
“有时,当人们正在互相看着对方進行交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当一个人手里拿着工具,坐在那儿做他的手工艺品的时候,他也可能会倒向一边,灵魂出窍。”

“一个人去市场买一些必须品,当他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的时候,死亡突然袭击了这边的买者和那边的卖者,商品和货款尚在中间,却没有买者或卖者去捡拾起来”

“君士坦丁堡人濒临了灭绝的边缘,只有少数幸存者。如果仅仅考虑那些死在街头的人――若有人希望我们能够说出实际上曾经统计过的具体的死亡数字――有超过30万人在街头毙命。那些负责清点死亡人数的官员统计不过来,就直接拉出城去了。”而且政府当局很快就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了。“由于既没有担架也没有掘墓人,尸体只好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以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的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约翰为了让后人知道瘟疫的残酷,为了让后人有前车之鉴的实例,在他痛苦的经历中写下了他的忠言。

“当我(以弗所得约翰),一个不幸的人,在想要把这些事件一一记入历史档案的时候,有很多次,我的思维都被麻木粘滞住。而且,出于很多原因,我想将它完全忘却:首先是因为就算是所有的口舌相加,也是无法叙述它的;此外,还因为当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走向崩溃,当一代人的生存时间都被大大缩减了的时候,就算是能够记录下这些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分,又有何用呢? 而记录下这一切的人,又是为谁记录下这一切的呢?”

“但是,我接着又想,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分,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西方预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