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为信仰辩护(一)

凌悟


【正见网2009年03月20日】

本片人物、地点与时间均属虚构,但法庭案件与实地调查皆根据事实报道改写而成。

1、天津智勇律师事务所

市区内一座高层建筑:律师大厦。智勇律师事务所就在其中的九层办公。
王智勇律师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听电话。

电话声音:王律师,您好。我是沈阳的农民。
王智勇:你好,我是王智勇。这里是智勇律师事务所。
电话声音:我是看了有关您的新闻报道,以及宣传广告,才斗胆给您打这个电话的。就是想咨询一下。
王智勇:有什么不明了的,关于法律方面的,请尽管说。
电话声音:好的。是这么回事。您看过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由赵本山演的蚁力神的广告吗?
王智勇:电视里天天都演,当然看过。
电话声音:哎呦妈呀。就是这破玩意广告,可把我们农户全忽悠了,都害苦了。生产蚁力神的集团工厂领导每年收购我们供应的黑蚂蚁。好几年过去了,欠了我几十万块钱,不给我们。象我这种情况的不止我一人。有的竟然欠了人家一百多万块钱的。集团领导就是死不要脸,抵赖不给。说是打了白条,在家等着听信。这不明明欺负老实人吗。共产党的干部咋就这么不讲理呢。
王智勇:知道了。我在网上的新闻中看到过。估计跟你境遇相同的农户,得有这么几千甚至上万户。牵涉到几十万人家的生活、生计。是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但问题是,你没有向当地的律师咨询一下,提起诉讼吗?
电话声音:当地律师,我都咨询过了,谁也不敢接。都说这里面有猫腻。辽宁省省长薄熙来跟蚁力神领导就穿着一条开裆裤,就是官官相护嘛。反正是都他妈得到了好处费的。就坑死了我们这些没有势力、靠山的农民了。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所以,我才打这个长途电话,看看王律师有什么高招没有。如果我们在当地法院起诉,您为我们進行辩护成不?
王智勇:我去可以。但是官司不见得能赢。你这是民告官,非同小可。况且薄熙来又升任到中央工作。阻力不小。你要知道这可是共产党的天下,凡事不容乐观呀。
电话声音:不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嘛。我们钱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连个讨个说法的上访权利都给我们剥夺了。我只有用共产党的法律武器跟共产党这个狗娘养的贪官们拼了。只要你王律师屈尊贵体来到我们沈阳,替我们打官司辩护。现在明知道这场官司输了,我们也不会埋怨你的。我们就是为了花钱制造轰动,制造新闻效应。讲理的,不讲理的都他妈站出来说一说,辩一辩。理不辩不明,话不说不透。我们就是要把官府里这些个吃着官饭的黑心肝的家伙们,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让天下的老百姓都来瞧瞧它们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王智勇:说的好。不愧为当代的农民,有胆有识。我一定会去你们那儿的。为我们朴实的农民说话、辩护。
电话声音:那我代表全体蚁力神的受害者向王律师表示衷心的感谢。
王智勇:不必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本人身单力孤,有辱使命啊。
电话声音:哎,王律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接了这官司,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您的心意,我们也就心领了。毕竟天底下还有很多善良的人们在关心着我们这些弱势群体。
王智勇:好吧。那就这样,过几天,我将身边的事忙乎停当了,就到你们那边去。不用谢,再见。
一会儿,有人敲门。王律师将门打开。迎面站着一对父子。父亲握住王律师的手,屈膝跪下,嘴里念叨着。
父亲:多谢王律师,王大人。多亏了王律师为我们打赢了官司。才使我这个拆迁户讨回了十几万块钱。我们一家人感激不尽,理当涌泉相报。这是一面锦旗与壹千块钱,这是我从老家带回来的一些山货。多蒙不弃,还请笑纳。
王智勇:这是本人份内之事,不必言谢。所有东西请拿回去。
父亲:唉,王律师,这您就见外了。你为我们全家赢回了十几万块人民币,这点小意思,我要是不表示表示,这做人也太差劲了。
儿子:我爹说的是个理。我们全家真的很感激您。这点薄礼就请您收下吧。
王智勇:实在扭不过你们爷俩儿。这样吧,锦旗和山货,我收下,这壹千块钱说什么,我不能收下。你们也不能让我坏了本行业的行规,辱没了我奉公廉洁的名声。
父亲: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王律师啊,以后有官司,我们还是得请您。
王智勇:这打官司的事,心里可千万别惦记着。官司缠身,这是人的一生最为烦恼、痛不欲生的事。人生当清静为怀,不与世人争斗。与世无争,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当为最好。但是,话还得说回来,现在天底下并不太平,冤假错案比比皆是。你想讨个片刻清闲都是一种奢望。要不这律师行业大有时来运转的局面。但也很难干。在中国大陆共产党的治下,这律师行业;再有全国政协与八大在野党派,这一切都是党和政府借以摆放的政治花瓶罢了。这已是全世界所共知的事。我们律师也是人,也要生存、活命,也要养家糊口。遇上小官司有赢有输;如果遇上大官司,尤其是象你们拆迁户的官司,是属于民告官的案子。说句没根的话,这真就要听天由命了。人与人关系错综复杂,更何况官府之间的关系网,更让人眼花缭乱、云里雾里,一个不小心,得罪哪位爷,钱搭里是小事,有可能命就没了。
父亲:王律师说的是这个理儿。全是托了您的大恩大福。我们才有今天这个好的局面。
王律师:说句透底的话,这次官司能赢下来,幸亏被告的单位官员赶上纪检审查,被双规了,贪污受贿一并拿办。这才使本案出现了转机,否则民告官难上加难。这就是天意。
父亲:谢谢你王大人。还要谢谢老天爷啊。老话没错说的,谁也不能违背天理。老天长眼,善恶必报啊。
王智勇频频的点了点头。
父亲:哎,话又说回来。我还得向您打听打听,不知当讲不当讲。
王智勇:您老说吧。在我这里没有禁忌,言论自由。这是做人起码的人权与权利。
父亲:我老家有一家亲戚。因全家都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以来被当地公安局、派出所逮捕、坐牢、蹲监狱,抓了放,放了抓,六年多的折腾就没停闲。大人的身体日渐消瘦、疲惫,经济来源也让共产党狗官给截流了。好端端的六口人家,四个大人因炼法轮功,以前的很多病都治好了,全家和睦,这多好呀。擅于搞运动,成天价整人的共产党偏不,非要大家不许炼功,炼了就抓就打就罚,弄的全国上下多少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老家的这门亲戚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证吗?四个大人经常被骚扰、被抓;两个到了上学年龄的小孩子没有人管,没法上学,整天价在家里呆着。有时实在饿的不行了,两个孩子上街沿街乞讨要饭吃。唉,共产党造孽啊。连这么小的孩子也不放过。连口饭都不让大人们管。你说说这是啥世道,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啦。
王智勇:老伯,你说的我都能理解,也很同情。不瞒你说,我妻子就是炼法轮功的,那年到北京上访,回来就被单位以病退的形式,提前就让退休回家了。
父亲:是吗?真是一家有一家难念的经啊。老百姓不就是炼炼功吗。你共产党有枪有炮的,跟这些做“真善忍”的善良人,手无寸铁的好人吆五喝六的,耍他妈的八吊子威风,至于吗。我真是搞不懂,这破党肚子里卖的是什么药。这不老家人打电话、写信催我,让我在城里找找律师帮帮忙,打打官司,把人要回来。不能再让这些穿国家制服的有事没事就经常到家里骚扰来。我们也是人,也要堂堂正正的光明磊落的生活。王律师,不知您能肯帮这个忙?
王智勇:这个(一时语塞),恐怕有难度。这可不是一般的民事案件。现在一提“法轮功”三个字,就是个敏感的字眼与话题。是社会谈论的禁区。别说替你打官司,就是在一般公众的场合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都有可能遭到举报,甚至是拘役、问讯。这个社会太恐怖、太黑暗了。不得了。更何况管理我们行业的上级主管部门,下达了一个口头规定,不允许就业律师人员接手涉及法轮功的案子。否则,引起的一切后果由本人自负。好阴险、狠毒啊。打了人家,占了人家的便宜,还不许人家说句话,为自己進行合法权益的辩护。这就是共产党制定的所谓国家法律。简直是一纸空文。我妻子,我的家庭不也是身受其害吗?身为律师,我是无能为力,实在惭愧啊。
父亲:要是这样,那就算了。这件事也就是自己替自己打官司啦。大不了一个死,跟它们拼了,豁出这把老命了。
王智勇:嘿,我倒想起来。2004年,全国高检下达了一个文件,开始审理公务员侵犯人权的案件。这到不失为一个契机。你看看你们打的官司,要告的公安局、派出所的哪个警察有贪污腐败、作风问题,刑讯逼供的,以这种理由与方式向各级检察院写检举信,并向当地法院起诉他们。兴许给与立案,或者有胜诉的可能。你在找找别的律师咨询咨询,看看他们有没有可能为你们做诉讼代理人進行辩护。我现在也是很难呀。

父亲:好吧,太谢谢您了。您有难处,我们爷俩就不打扰了。

2、王智勇的家

正式吃晚饭的时分。夫妻俩正在餐桌前吃着饭菜。他俩重又提起白天的话题。

妻子:那对父子提起的老家打官司的事,你怎么没敢接呢?

王智勇一时无语,只顾闷头吃饭。

妻子:是不是为我。还是有怕心。
王智勇:律师这碗饭不好吃呀。人心险恶又复杂,与社会上的人打交道况且如此。如果再拿自己的脑袋往共产党这块花岗岩上去碰,这不明摆着,分明是找死吗。我不想毁了这个家庭。
妻子:《九评共产党》你也看了,海外网站你也经常浏览。天下的正理,你应该知道的不少。现在的世界形势是天灭中共。共产党目前不过是外强中干。操控邪党的大红龙已经碎尸万段了。这个恶党还能蹦达几天呢。我认为炼功人的家属找到你,也算是你的福气。你要是真的为他们打官司,不在输赢。重在过程和你的用心成度。我想也是你这辈子的荣耀。人生在世,天地良心,不要只想着这个小家,只为了你我安逸的生活。
王智勇:我的觉悟没有你高。就算是把这个共产党扒光画皮,都看透了它是什么玩意变的,可大陆的统治还是一党的天下。人家共产党说了算。你觉得这个功法好,你就在家里炼好了。没人干预你。
妻子:这正是你的误区与软弱。共产党就需要你这样的懦夫与傀儡,来充当粉饰这个不公正社会的花瓶式的律师。不让广大的群众知道大法真相,继续受蒙蔽。最终沦为邪党的陪葬品。
王智勇:道理我讲不过你。唉,秦玲,你这个共产党培养出来的研究生,又被共产党妈妈给埋没了。这真是天底下最大的人才浪费与莫大的讽刺啊。
妻子:天生我才必有用。我有慈悲伟大的师父在管,用不着你操心。该我做的事,我是一定要做。可是你小子也不能无心。作为律师,该替好人说句公道话,就应该毫不犹豫的冲在前面。别像个大姑娘似的,扭扭捏捏的。

3、市区街道

笔直的马路上,车辆川流不息。王智勇开着自己的汽车鱼贯而行。正在行驶间,突然,他的手机响起铃声。王智勇并没有马上接听。只是待了一会儿。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才把手机打开,回复对方。

王智勇:对不起,刚才是您给本机主打来的电话吗?
对方:您是王智勇律师吗?
王智勇:对,没错。
对方:我们是和平区公安分局。你妻子秦玲因在商场散发真相资料,已被我便衣抓捕,押回了局里。作为家属,我们现在口头通知你。
电话被挂断。王智勇一时还没有缓过神来。十字路口的信号灯已变成了绿灯。后面排着的汽车直按喇叭,让其快点开车通行。王智勇很是烦躁且又气愤。打开驾驶室的车窗,向后面的汽车队伍大声回敬了几句。

4、区公安分局。

王智勇走進来访接待室。向接待的警察提出要见他妻子的请求。

王智勇:刚才你们公安局有电话通知我,说是我妻子秦玲被扣押在你们这里。我现在想见见她。
警察:我给你问问。(说话的警察抄起一部电话询问了一会儿,放下电话后)对不起,有关秦玲的案子,目前正在审理之中,暂时不能接见。审理一有初步结果,我们马上正式通知你。你先回去听信吧。
王智勇:(很是气愤)不就是几份传单吗。大家伙传阅看看,碍着谁了。你们警察便衣也太大惊小怪了。
警察:这可不是商业广告传单,是反对共产党的《九评》光盘等各式各样的真相资料传单。就因为这个,我们判進劳改监狱的已经有很多人了。

王智勇:那罪名是什么?
警察:叫做什么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凡此都是一个罪名,如出一辙,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程序简便。
王智勇:抓人还容易呢。想抓就抓,流氓。

5、区法院门口

王智勇开车停靠在区法院门口外。打手机将赵庭长给叫了出来。

赵庭长:老同学,都到门口了,進去说话多好啊。
王智勇:不打扰了。办公室人多,有些话不宜在那谈。有点急事,还是在我的车里谈吧。
赵庭长:不用着急,打官司是咱的家常便饭。
王智勇:此事有些棘手。我妻子因散发《九评》光盘,让戴王八盖帽的给逮進局子里去了。正在立案调查呢。别说要人,现在就是见上一面都比登天还难。找你来,是想问问你,作为家属是否可以向法院起诉这帮伪警察随便抓人,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
赵庭长:老同学,你踩到雷区了。你当律师应该比我更清楚,有关法轮功的案子不能碰。上级有规定,谁碰谁倒霉。法院不予立案。
王智勇:有明文规定吗?
赵庭长:你是傻呀怎么着。白纸黑字这么一写,国外的包括联合国人权组织就会找上门来。共产党才不会干这傻冒的事呢。老同学,《九评》我也看过,说心里话,写的出乎我的意外。令我震惊。但细一想建国以来他妈的搞的各种整人运动,应该说也在意料之中。在共产党的地盘说真话是要抓進监狱的。法院也无能为力。
王智勇:这简直是强盗逻辑。镇压迫害都六、七个年头了,非得赶上文革十年的时间才翻案啊。全国有多少家庭蒙受这不白之冤,上亿人啊,又是一场空前绝后的浩劫。
赵庭长:甭说你,就我在法院工作二十来年了,也搞不清楚共产党倒底想干什么。就拿法轮功为例,有的被公安局抓去就直接送進看守所,劳改队与监狱;有的就到我们法院来秘密开庭审判,欠缺公正,只是走个过场。据说外省,你象石家庄法院就公开审理了上过央视《焦点访谈》节目的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王博一案。王博败诉那是肯定的。因为那是罗干直接插手的。
王智勇:看来公检法部门的黑暗,就你我知道的只是冰山上的一角。风云莫测啊。我回去还得好好的思考,研究研究。谢谢了。
赵庭长:老同学,别这么生分。我要是打官司,还得找你当诉讼代理人,出庭辩护呢。
王智勇:去你的。(照赵的胸口轻轻的打了一拳)

6、区检察院

王智勇径直走到刘处长的办公室门口。有礼貌的敲门。屋里有让“请進”的声音。
王智勇:呦,刘处长,我的老领导,身体可好?(握手)
刘处长:还好,还好。最近有些不得劲,将就着过吧。怎么多年不见,有事啊。
王智勇:我妻子因散发《九评》真相资料,被公安局给扣住了。您可否通过关系,把人放出来。
刘处长:又是法轮功。只能是找他们的局长给垫个话,管用与否就很难说了。你当律师的你知道。干咱们这一行的,吃共产党饭的,谁敢替法轮功说句话呢。除非天变了。
王智勇:万马齐喑啊。最近我又研究了国家的有关法律条文规定。现在给法轮功定性为邪教,根本就不能成立。简直是无稽之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上,根本就没有这一条款。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和当时的《人民日报社论》给定的罪名。超越了我国制度的宪法。所以任何有关法轮功的量刑定罪审判的案子都是非法的,应该立即更正,无罪释放。
刘处长:现实就是现实。虽说残酷吧,但我们也得面对。我理解你此时的心情。但是就在一九九九年的当年中央也发布了一个文件,针对法轮功,让公检法系统的部门认真执行。
说着刘处长从抽屉里拿出几份文件给王智勇看。王智勇看了一会儿。
王智勇:这只能证明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弊病。党大于法,江蛤蟆的一句话,就使全国这么多好人遭难。天理难容啊。肯定要有巨大的恶报的。

刘处长:小王啊,我劝你一句,言辞不要过于激烈。想当年,你这个毕业的大学高材生,刚分配来的时候,没过几年,在一个案件上得罪了上级领导,才拍屁股走人的吗。你的性子就是太直了,认死理。脑筋活份点,没亏吃。
王智勇:唉,官场那一套,太黑暗、腐败,简直令人窒息。到外面闯荡闯荡也是不错,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7、区公安局

局长办公室。王智勇敲门進去。

王智勇:请问您是于局长吗?
于局长:我就是。你是------
王智勇:我是区检察院刘处长的朋友。刘处长让我找你。
于局长:噢,知道了。是为了秦玲的案子。你是她的丈夫。请坐。这案子有些难办。据办案的警察讲,你的妻子很是顽固。又不能转化。在人赃俱获面前死不认罪。碍于情面,所以我们迟迟没有向上级机关移送这个案子。就是希望当事人别在犯糊涂,老实认个罪。我们也好交差啊。放人与判刑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既然你找到我,我还是希望你在见到你妻子的时候,好好劝劝她,别太这么固执了。在家里炼功,我们也不反对。只是别在社会上跟我们找麻烦。我们只是执行上级的命令。也是身不由己啊。
王智勇:于局长,据我所知,目前的抓人判刑送劳改监狱,都是属于非法范围的。因为我国的宪法里将法轮功定为x教,根本就找不着一个字。没有的事,莫须有的罪名。目前所造成的镇压迫害的局面,完全是江泽民出于一己私利,嫉妒心所致,而信口雌黄,随意这么干才被定性的。与国家制定的法律完全背道而驰。所以我建议你们执法部门应该清醒的意识到这一点。有权自己改正过来,免得继续执法犯法,制造冤假错案,犯渎职罪、徇私枉法罪。也好让千万个家庭恢复他们的生活人身自由。
于局长:你是律师吧。王律师,你不要给我上课。要论背法律条文,咱俩可能有一PK。但是中央公安部的现行政策也不得不照办才是。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党就是最大的法。话只能说到这了。放人可以,但要看秦玲自己对此案的认识态度了。

8、区公安局接待室

王智勇与秦玲各坐在一张长桌子的对面,互相对视着。

王智勇:还好吗?
秦玲:不让睡觉;动手打人。
王智勇:(冲着警察)你们这是刑讯逼供,是在犯罪。
警察:我们只是在正常运用审讯的权力。只不过她过于顽固。有一些小摩擦在所难免。
秦玲:你们在撒谎,这是在虐待。
王智勇:秦玲,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不要到外面------,可你就是不听,导致有今天。现在可怎么收拾。写个保证书之类,不就得了。
秦玲:王智勇,你好糊涂啊。亏你还是个男人,又是个律师。我炼功,撒真相传单何罪之有。无非是想让社会大众了解法轮功时至今日还被迫害的事实真相,还师父与大法清白。在无处说理的共产党统治下,总得让人有申诉的权利,有个说话的地方吧。我不能出卖自己的良心。你也不要太软弱了。理直气壮的找他们要人。我更要堂堂正正的走出这个魔鬼呆的地方。决不写半个字。
王智勇:我找的人,不就白费了。
秦玲:人情怎么会大于理想呢,更不该出卖自己的信仰而获得短暂的自由。那样,会使我的心理增添更多的痛苦,以至无地自容。还是心胸坦荡些吧。难忍能忍。没有过不去的难关。看他们这些小丑还能跳梁到几时。
警察:请你闭嘴,否则罪加一等。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