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喻告

中华古国,神明佑护,千年神传文化昌盛于中原。历史舞台,大戏开演,早已细细安排。只是时近现代,来了个西方邪灵,竟也成了气候,伐神拆庙,颓废文化,涂炭生灵,却也逞恶一时。非是神灵无明,实在是多少层天的神仙,也在劫中,重新摆放位置。邪灵能得如此,也是在被利用罢了。

自古以来,寺庙之中,晨钟暮鼓,是为催促修行人早晚精進不停,为何长安古城钟楼鼓楼不在寺不在庙,而在尘世间?莫非喻指李洪志大师洪传法轮大法,广传世人,普度众生,不入寺庙,尘世之中,只要记得晨钟暮鼓,时时精進,依法修行,一样可以修炼有成?当年大唐迎取释迦佛指骨舍利之时,至法门寺止步,不到长安,后隐于世间千年至八七年四月初八显世,不知是否释迦佛了知末法之时,自己所传之法已不能度人,法轮圣王下世,大法要在人世开传,不宜干扰正法度人之事而示象于人?个中原因不知几人能知。

长话短说,但说当今这中原大舞台,大法弟子是主角,众生既是观众又是演员,要上演哪出戏,唱什么,总得有个戏牌,节目单、简介之类吧,说到正题,中华大地有个灵异的地方,这里全省多山多水,山灵水秀,其人异事,层出不穷。天下屡屡有大事变故,总不忘在此地预先公告一番,做个简要说明,就象唱大戏的台口,总要摆个戏牌,预告要演的下一出戏,聪明的人心有灵犀,总能从发生在这里的一些异事奇迹,看到事情的未来真相。也确实在这片灵异的土地上安排了许多为人所知和尚不为人知的事,这里就是神秘的贵州。

中共恶党当年被国民党大军围剿,屡战屡败,流窜至此,偶得小胜,毛魔头耍花招篡夺权杖,此后应在中共邪党打败国民党,毛成为党魁之首;如今胡党魁在政,为何昔年也从此地发迹而起呢?是古有始有终,中共气数已尽,一首一尾,胡以结尾在此显露,也不为怪啊,各位睁眼细看,大变将至,中共注定必亡于胡之手。

说完邪的,再说正的,大法开传,李洪志大师四次亲临贵州讲法,先后两次清除蛇精干扰,最后将其销毁,洪法取得巨大成功。如今世界各地大法洪传,反迫害讲真相救世人,法正乾坤,正法之势洪贯穹宇;中共邪灵在另外空间已被除尽,只剩表面人世间一口气回光返照,苟延残喘。且大戏已近尾声,有何为证?不见贵州平塘县藏字石现世示人:中国共产党亡,此乃天上众神挂牌公示,昭告天下,言明如斯,不需解释了,结局已定,且看剧情依次上演。另外插一句忠告:天灭中共,祸及党徒,要得平安,三退能保。

原本行文至此,已不必多言。但人总喜曲折,听一些枝节趣事,就略说一二。

红色恶龙已斩,邪灵被除,岂不是天下无甚大事?不然,尚有些许余孽低灵未尽,蛹蛹成形,愚昧无知,欲出洞作乱,须待大法弟子大显神威,除余恶、救众生。大家知道,黄山有个蛤蟆洞,阴气极重,江魔头汲取阴气才得自保,却不知贵州有个神龙洞,洞内也是阴气粼粼,些许低灵已然成形正要蠢蠢欲动。

公元二零零六年八月的一天,两名大法弟子陪家人、亲戚贵州旅游偶至神龙洞,此洞于山中延绵数里,虽是盛夏,洞内洞外寒气逼人;旅游点服务员服装一色大红,特别刺眼。其中一弟子陪家人進洞观光,暂且不表。

另一弟子嫌其阴气寒重,信步来至村落,但见贫困败落,不见人气,小学校墙壁上几处挂着中共邪党标语,显见也被邪党毒害,唯附近众小孩嬉戏打闹,添了几分热闹和生机。该大法弟子将自身所带真相小册子、传单,一一放于村落显眼处,盼众人得救。继而离开趋近神龙洞附近,倏然浑身一紧,一眼扫见洞顶山上隐隐飞落一物,似鸟似人,黑幽幽无声无息,定睛细看,却什么也没有。心里明白,八成是什么守山看洞之类。于是默念正法口诀片刻,沿山间小道,来到半山一平坦之地,发正念后,默默用功炼习佛展千手和神通加持法,但觉方圆数里,被功罩定,约有半个小时出定,看远近山景,似觉隔世。

再说進洞的大法弟子,刚進洞口,但觉阴气逼人,行不数步,见一石狮活灵活现蹲于洞口,及到洞内深处,只见怪石嶙嶙,千态万象,不一而足。最多的是龙形龙象,灵动异常,已然成形,观其面目丑恶狰狞,或大或小或隐或现,或摇头摆躯,探头探脑,或烦躁不安,比比作势欲飞,灵动十分,难怪人呼叫为神龙洞。单说大法弟子不慌不惧,恐其出洞助邪灵之力,遂善言相告大法真相,正告众龙:不得干扰正法,不要动!将来会有好的去处,否则犯下大罪,大法难容。众龙面面相觑,错愕不已,点头称是。尚未出洞,已见众龙心绪安宁,面貌平常,洞内虽仍然阴冷,却气氛平静,不见寒状。因游人众多,该大法弟子每到一处合适的地方,就写上“法轮大法好”,望有更多人明白真相。恰好又到一处,正写完一遍,但见一石象人像毕现,欣然转头观示,似乎千年等待就为看这句真言。大法弟子内心感慨:要修大法,得转人身,千年石像,不知何日才能转生成其机缘?

此番神龙洞之行,师尊巧安排,大法显神威,大法弟子善言真相,虽不知众龙若出洞作乱当劫应何方,但得正念化解除去此厄,两厢得安,实在是善事一件。

说完神龙洞,再说山,二零零六年九月,有大法弟子来黔出差,相聚也难,恰好凑成五人,一日相约来到一个地方。这地方距离贵阳百十里地,是这么一座山,不知叫什么名,山峰比周围高,就叫高峰山吧,山中有庙,大小几十间房倒也不小,修缮一新,香火不断。庙里有和尚,不奇怪,奇怪的是还有尼姑。尼姑和尚混杂住庙,真是闻所未闻,末法时期,宗教也已乱套,不讲修行了,此等欺世盗名之辈不看也罢。

再说这庙的一侧,孤山之上,有座塔,塔下不远处,破落落有两间草屋,偶有炊烟升起,破屋中住着个老和尚,有多老?后来询问之下,知道有九十多岁了。一行人来到这塔下破屋前,迎来的正是那个老和尚,言语之间,老和尚口称刚到女性大法弟子的姓让座,好在大家都是修炼人,见此也不以为奇。起初老和尚并不多搭话,几分钟后,方才释怀,唧唧呱呱,有问必言,细问之下,原来此老和尚可以通灵,他是在请示历代祖师,能否与我们叙说。交谈中得知,原来这个老和尚几十年前还是中共的一名厅级高干,孑然一身。后来,福至心灵,不知怎么的,铁了心就要出家,五十年代处来到此地住庙当了和尚,那时就他一人,再说中共搞运动,也没人来找苦头。等到九十年代开放搞活,庙也有了点名气,来当和尚尼姑的也多了,占了寺庙,每日鼓噪。老和尚看不惯,称他(她)们不是修行,孤身一人来到这塔山上搭了两间草房,自给自足,静心修行。言及此处,得知他还是邪党党员,于是大家告诉他大法真相,历数中共迫害信仰、亵渎神灵、破坏修行的罪恶,劝其三退,老和尚言辞闪烁,显见是在和他的祖师沟通,末了痛快的回答:退!大家嘱咐其多念法轮大法好,将来必有好报,和尚答应称是。

看看来此时辰不短,众人告辞,老和尚移步送出,口称:我代表历代祖师相送你们。

这真是:得知真相,抛弃恶党;善待大法,福佑一方。

邪共帝国大厦将倾,岌岌可危,近来瓮安民潮,直震朝野。共产邪灵在不光彩中发迹,也注定在不光彩中灭亡。瓮安市民冲击政府部门,效应影响如何,呵呵,天机不可泄漏,明者自知。但只愿世人明了真相,善待大法,有好的未来,莫再追随中共邪灵成为陪葬,免得千年等待悔之晚矣。

贵州这地方,天清地杰山秀水灵洞奇人异,但也是有缘有份才有所见所得。诸位听我闲谈,切莫也去寻求探索一番,恐会惘然。若是修炼人,自有师父安排,未可知之;若是普通常人,你尽管该去时去,不想去时就不去,可能所见一如平常。

此文拉拉杂杂,唯忠告退党一句,词真意切,真实不虚,切莫等闲,速去早退,方保平安。

若有机缘,再当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