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印象(散文)

我因为坚持对真善忍法轮大法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被迫去往泰国。

当飞机在凌晨飞临曼谷上空时,开始从万米高空下降,很多人都紧捂着双耳以减轻大气对耳鼓的压力造成的耳痛。从飞机的窗口向下望去,曼谷到了――尽管是凌晨,整个曼谷依然是灯火辉映,显然是座不夜城。曼谷太大了,飞机穿越曼谷上空足有十多分钟飞机才降落在市郊的新机场。

当我们填好入境卡走下飞机,经过泰国机场的一系列检查后,来到了候机大厅。首先迎接我们的是小鸟。五六只小鸟不知是怎么飞進大厅的,它们觅食居然不分场合。因为要找朋友来接,可是又不知怎样打电话,机场的执勤警察和一些服务员虽然热情但不懂汉语。我只好求助同机的一位会讲汉语的泰国姑娘。她热心的用她的电话帮我找我的朋友,同时跑出去很远帮我问明我所在地的准确位置告知朋友。

当我与朋友们一出带有空调的候机厅,立即感受到了曼谷的高温,同时看到了长在街边的芭蕉和结有椰果的椰树。我深深的感受到我终于成功到达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共产高压恐怖的国度。尽管是热一些,可这里的空气较大陆纯净多了。问路时,我不得不用发音不标准的几句英语同人交流,不论能否听懂,泰国人及其它国家的人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去听,并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

泰国一向被誉为“亚洲最具异域风情”的国度,金碧辉煌的佛寺、妖娆多姿的热带风光。但泰国最特别的风情,还是来自她民风的质朴。看得出,泰国是一个注重保护自然环境的国家,结着不同果实、高大的珍惜树种在街边随处可见,鸽子、燕子、喜鹊、云鹰、鹦鹉、乌鸦、麻雀等在街边时而成群的飞舞,时而争相落在地上啄食。有的大排挡,当人们吃饭时,鸟儿们甚至会“不见外”的落在饭座上方的亭檐上,趁人们不注意一个俯冲下来啄食一口后,旋即飞到亭檐上。更有趣的是,街头巷尾个头较大的巴狼狗也到处都是。有的就躺在路边或汽车站附近或天桥上边酣然大睡,有的四处游荡。它们不咬人,人也不伤害它们,它们常混杂在行走的人群中,人与狗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街上摆摊卖的食品及人们手中的食物,它们不会不经允许就去吃的。这些狗要是运到大陆的街上,用不上一天就踪影皆无,成为人们的盘中餐。曼谷的各种飞禽常常是栖息在居民楼的阳台或房檐下,很多飞鸟竟然就在居民的窗下产卵、抚育下一代,这可能是它们“住房”紧张的缘故吧,其实它们清楚泰国人是不会伤害它们的。

泰国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国度,很多人信佛、信道等,甚至在他们的心目中,泰国国王、王后也是活佛。大街小巷还挂满了国王、王后的各个时代的照片,还有各类的神佛像。无论是走在曼谷的繁华街头,还是在乡间小路上穿行,最金碧辉煌、富丽堂皇的建筑准是庙宇、佛塔,数量之多之众让人不免惊叹。据说,目前泰国共有大小寺庙3万多座,并且随时还在增加,泰国人有钱了最想做的事就是修庙筑塔。穿桔黄色袈裟的和尚在高楼林立的闹市中静静地沿街而行,高耸入云的大厦前总会修有一座精致的佛塔,整日香火不断,打扮入时的都市人举香虔诚跪拜,一幅古老与现代画面的奇特组合,让人感到了异样的风情。公交车的司机遇红灯停车时,常常会从量贩手里花四十余铢(约合人民币十余元)买下一大串茉莉花,然后双手合十,恭敬的挂在驾驶室。公共汽车对僧侣是免费的,而且靠近车门的第一排座位是专门留给僧侣坐的。走在路上的姑娘看到佛像后,多会停下来,双手合十。每天早晨穿着袈裟的和尚,托钵光着脚穿行在大街小巷乞食化缘。很多人都主动给他们食物,并且给后还蹲下向和尚合十。泰国的许多郑重场合是不允许露大腿的,就连到大皇宫的游客都得现穿上长裤或(妇女要穿上)长裙。

在大陆时,中共的新闻媒体常宣传自己在创建“和谐社会”,可背后却阴险的迫害着上访民众,迫害着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宗教信仰人士及民主正义之士。当走出国门,到外边来了一看,才知道,其它国家的人和社会都比中共统治下的大陆和谐,最起码人家尊重信仰自由,同情法轮功在中国的遭遇,联合国也积极的协调世界各民主国家营救、安置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前往避难定居。给我的印象是外国人素质较高,他们多很善良,善良得对有的冒充法轮功学员的人他们也给予了帮助、安置。

还有,给我打下的烙印较深的是7.20那天傍晚,我们白天刚在中共驻泰大使馆前发完正念,又去参加泰国佛学会在曼谷皇后公园举行的悼念法轮大法在大陆被非法打压八周年间被迫害致死的三千多名同修烛光守夜活动。

坐了两趟地铁后,一上到街面,就与同修失去了联系。我急忙用手机打电话给同修问路,可街面上多是泰文的广告牌,我回答不出来我所在的位置。我想,这下可糟糕了,曼谷这么大,从一地到另一地,花费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是平常事儿。我现在既找不到皇后公园,又不知怎样找回住处,天还越来越黑了,我一时不知所措。还好,同修急忙找到了泰国籍同修与我通电话。泰国籍同修告诉我把电话交给附近的泰国人接听,我便先后找到几位泰国人接听。泰国人真是乐于助人,他们都非常耐心的告诉泰国籍同修我的位置后,泰国籍同修再让我接听,用汉语告诉我怎么走。就这样,我不断的向皇后公园前進。然而,就是快到皇后公园时(约有两站地,过后才知道),我的手机打了好几遍,传来的都是机播的女话务员用英语讲的短语。我隐约的听明白了,可能是话机没费了。我又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投币打电话,可是不好用。这下,我更急了。这时,又是一位泰国中年男子热心的用他的手机给我拨通了泰国籍同修的电话,足足的讲了两次,每次约三分多钟。我才找到了烛光守夜的同修。

泰国的天气是四季如夏,属于热带雨林气候,几乎看不到风沙,灰尘很少。虽然热一些,可是水果非常便宜。大陆东北卖到人民币几十元一斤的水果,在这里常常是人民币一元左右一斤。东北花市上卖的奇异花木,在这里遍布大街小巷,就长在地里。

泰国人非常热爱自己的国家,是发自内心的。曼谷的许多地方都有高音喇叭,每当升国旗的音乐一响,在公园晨练的泰国民众,包括在公园里散步的都会停下来,静静的站立,直到音乐结束。我们为了表达对泰国人民的尊重,所以,炼功时也停下来几分钟,静静的站立。由此联想到大陆的升国旗,学生都是被学校强迫站队升国旗,其他人就更没有人热衷此事了。这不是说中国人不爱国,中国人不爱的是恶党及其腐败政府。

曼谷的高楼群虽然没长春多,但经常能看到超过五十层的“火柴盒”式的高楼矗立街边,真让人担心大风能不能把高楼刮折了。曼谷交通发达,公路几乎都是水泥路面。地铁、空铁环绕城市主要街路。骑摩托车的都带头盔。有趣的是,曼谷的天这么热,警察却捂的严严实实,穿着一身黑制服,头戴头盔,脸带口罩,身束佩戴,腰要别上长把左轮枪,还有子弹代,脚穿高腰皮鞋,经常站在太阳下执勤或指挥交通。有时骑摩托巡逻。别看泰国警察全副武装,可是当你问他路时,他会非常耐心的告诉你路怎么走。尽管一些国家到曼谷寻求避难的难民较多,可是曼谷的治安状况还是很好的,很少有偷盗等恶性犯罪现象。在曼谷转了一个多月了,只见到一处有人妖表演的广告牌,几处按摩的。几乎没有色情的广告宣传,就连街面的广告宣传画也都很传统,如一家三口人或母女合影图片较多。

曼谷的大超市和一些公园及较繁华的街路旁都设有免费的矿泉水饮水机供人们饮用,当然设在居民区的饮水机是要收费的,一铢(约合人民币二角多钱)能接一至二升左右。

曼谷不但景致美,市民也多喜欢接法轮大法真相资料。不论在街头、商场、公交车上等,当我们递上资料时,他们多是乐于接资料,然后,很多人会喜悦的念着泰文说:“法轮大法”。我们住的公寓看门的五十多岁的保安见到我们时,马上向我们打招呼,用生硬的汉语说:“法轮大法好。”

在曼谷,从没有看到过男女学生有过格的举动,就连手牵手的都没有。包括成年人在内,男女之间的举止都很端庄、彬彬有礼。在长春,夏季几乎看不到有穿长袖衣服的。可在曼谷看,穿长袖衣服的不足为奇。很多学生制服是,里边是衬衫,外边是西服,还系领带。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一次在公共汽车上,我看到一个人从座位上起身下车。空座旁的一青年男女,谁也不坐,数秒钟后,女青年坐下了,随手将男青年的拎兜拿过来放在自己的腿上。过程中,互相间没有任何语言。我也为他们俩是一家的呢,可后来证实非也。随着坐车次数的增多,我发现,在曼谷,男人多是谦让周围的女人,女人多是主动帮助旁边的人拿兜,过程中,几乎都没有语言,显得那样的默契。

在街上,约有80%还多的汽车会主动在行驶中谦让行人,特别是在小街路,与行人抢路的只是个别人。

还有,泰国的商品多注重质量,一些商品的价格略高于长春。

曼谷的印象还有很多。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于曼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