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正悟无穷之法理

自一九九八年走進大法修炼以来,在有些同修眼里我修得比较平静,与他们那些受迫害的经历比,在表面上我似乎都没有。其实也不能说没有,而是它们表现的不那么表面化、长期化罢了。因为在魔难面前,我信师信法的心从没动摇过,抓住执著不躲不逃、正面修过去的意志也从没动摇过。说明了,就是将自己在法中悟到的法理不停的、反复的应用到自身的修炼过程中去,不管有多大的困难、失败了多少次,都努力以金刚不动的神念,在不同层次的法理中来熔炼、检验自己的身心是否达到了不同层次的标准。而不是反过来拿自己遇到的事、要过的关、要去的心去衡量法理通不通,甚至灵不灵。不通就想一个自己认为保险的、人的路去走,这样的修炼是很难提高的。

将心置之死地而后生

师父在《转法轮》第四讲中说:“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层次的关键。”

有一段经历可能会说明点问题。在二零零二年邪恶非常猖狂的时期,有几个年轻的同修每周都来我家三、四次,有时还在这住。一天他们租的房子门被撬了,回去早的人发现后赶紧通知了其他人:谁也不要回来了。可是当晚其中一人就被绑架了,其他几位来这叙说情况。在分析过程中的种种迹象表明,被抓的这位早在几个月前恶人就在找他了,找到后跟踪也至少有二十几天了。这时我也突然想起,派出所的就在四天前突然来我这造访。说:没什么事,就是好多年没来了,来看看。聊了两句没用的,没两分钟就走了。

事情没过三天,又有与被抓的这位学员有接触的三个同修被抓了。情况不用细说,恶人已经发现了我家这是个点。当分析到这的时候,其他同修都对我说:你赶紧躲一躲吧,把机器都搬走,太危险了。我们都可以一走了之,你上有七、八十岁的老人,下有妻子和几岁的孩子,你怎么办啊。

是啊,我怎么办啊?要是一个真修弟子此时会怎么办呢?他能扔下大法、扔下这修炼提高的机会吗?他能惧怕这些邪恶吗?他能扔下自己的众生、自己的老家逃跑吗?他能带着这个怕的执著跑進天国吗?想到此我努力使自己静下来,不让出走的想法再往上窜,并且告诉自己:我没有任何其它路可走,后退(出走)可能在人间会寻到瞬间的苟活,我跑到哪里都不会跑出人的空间,因为我用的是人的办法。邪恶在死之前都不会放过你,这样也不配大法弟子的称号,因为师父告诉要堂堂正正,我却总是胆胆突突、诚惶诚恐。留下来!即使邪恶再猖狂,环境再险恶,我也要留下来。留下来的本身就是在否定邪恶的存在,就是以不动制万动,来消灭你──邪恶。

当不走的这一念真正的定下来成为真念时,在我的心里闪过一种感觉,一种坚定、一种力量、一种平静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在霎那间稳重的象是一座大山向邪恶压下来,同时感觉自己的肩头承负着的是整个宇宙。当时真的想不起自己的老人和妻儿,她们好象也变成了一种力量隐隐约约的熔入了这个宇宙之中。这种感觉是在发正念的过程中出现不到一分钟就消失了。

我决定这几天就坐在家里好好学法、发正念。但是当我真正坐下来的时候,邪恶开始发出一次比一次疯狂的干扰,让我的头脑里不断的冒出一些被抓的想法,想起老人和孩子,一向平静的楼道里,不时的传来很响的脚步声,大街上的警车叫声不停,而且多是晚间。

我不停的读着《转法轮》,或发着正念。就这样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凌晨,不知几点我从梦中惊醒,于是我坐在床上继续发正念,心想:邪恶,无论你怎样吓我,最后你们都得死,你不配来考验我,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就是要来消灭你们,放下我的怕心。就这样,渐渐的不知什么时候,我感到一种轻松、平静,前面的那种稳重的感觉又回来了,而且持续了很长时间。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把那些邪恶一掌全给消灭了。于是心想: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一定加倍努力。

考验似乎过去了,我与其中没被抓的同修仍约定几天见一次面。大约二十多天后的一个晚上八点多,突然有人敲门,我没想什么,也没问是谁就开了门,一看又是派出所的那个警察又来了,站在门口问了我一句邻居家的情况,然后就走了。这一情景让我开始想是邪恶又来考验我,后来又感到不仅仅是这样,似乎又有什么事情,但又无从判断。事过三天,与我约好见面的那位同修等了一天也没有来,又过了两天确准他也被抓了。回想二十多天以来所发生的这一切,还是有点儿怕,但再也找不到以前那样的怕了,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怕了,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发现我能完全不想自己,而是心怀大法、心怀同修、心怀众生,象以前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镇静的象一座山,端坐在那里身神合一、顶天独尊的专为同修的安危发正念。

考验到此似乎就应该结束了,而邪恶并不甘心让我就这样轻易的过关,在十天后的一个晚上九点来钟,邪恶派了八个人突然来敲我的门。而在此前又让我听到本地又有被绑架的同修。

听到敲门声之前,楼道里就传来了很多人的脚步声,我没有动任何念,就问了一句谁?外面回答:查煤气的,我非常平静没加思索的就把门打开了。一看,哇!真奇怪,查煤气的竟然一同来了八个人。進来吧,前面两个進了厨房,第三个站到门口里边,后面的五个站在门外,门口里边的这位站在那到处打量,我一看这个人有些不善,就盯着门口这位的眼睛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他转移了目光看着厨房,大概一分多钟,厨房的两位出来了。好了,没事儿,走吧。他们就都走啦,下楼直接开车走了。第二天我问楼下的邻居,“查煤气的”去没去他们家,他们都说没去。于是我心想:别动心,象往日一样的平静,要加强学法发正念,做真相的事一定不能停,停了就承认了邪恶的存在。师父是保护真修弟子的。

修到这,怕心真的没有了,师父开始启悟新的法理,让我向着更广阔、更深远、更澄澈的时空回归,去正悟那更加精深、博大而又至简至易、至高至尊的法理。

事事因心而成又因心而坏

我们知道:大法是无所不能的,他能解决真修者所有修炼中的问题。我的电脑一直使用最原始的电话线拨号上网,几年来一直没有杀毒软件,它是五年前买回的组装机,让常人看,无论从哪一个部件上说,它都是一个很老的机器了,然而在我的心里,它永远是新的、是最好用的。尤其近几年,它越运行越顺畅,即使是邪恶封网最严重的时期它也一直畅通无阻,因此近几年来也很少很少从新装系统。这不是鲁莽无知,是我们对师父那至简至易、至高至尊、精深博大的法理深信不疑。是在这大法中,又是在全宇宙众神注目下,在大陆这无比险恶的人的环境中,经过长期不懈的熔炼、考验,修炼成的。所以我听师父的话,在做三件事的过程中,尤其是在学法时,我愿让我身边空间场中的每一个生命,哪怕是一个不好的生命,在我发正念之前都来听大法的福音。我们的电脑、手机、打印机和身边的一切传送的不是宇宙的真相吗?既然是真相,师父早在《论语》的开头就说了:“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那么爬行的人类又怎能用现代人的科技发现宇宙的真相呢?又怎能看到另外的时空呢?我们的身体以及我们证实法用的工具、物品凡是真修的不都是用以传输真相的吗?真相不都是用来救度众生的吗?有些警察不也是应该得救的众生吗?那些在背后控制警察的邪恶、共产邪灵不是最怕真相吗?

我们还知道:未来的新宇宙中的生命没有灭的过程。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讲:“将来的宇宙在这方面会改变,一旦到坏了的时候就要圆容它,更新它,使它变好。这就与旧宇宙不同。”我们是新宇宙的生命,现在就应该按新的法理来要求,这对于今天的大法弟子来讲可不是神话,这是许多大法弟子已经过多次验证了的。拿一个最一般的例子来说明:我用的打印机里的硒鼓都是买的二手的,有两个先买回的已经反复灌过二十几次碳粉了,渐渐的它们变得字迹不清,最后不出字了。我眼看着硒鼓心想:这已经不错了,要是一般情况下最多也不过三、四次,现在怎么也快灌过二十次了。不过我决不能放弃你们,我要象对待其它那几个生命一样对待你们。以后每天学法发正念的时候还象以前一样,大家一起来。就是这样大概过了十天,我把它们拿过来灌好粉直接使用,真的是完好如初。几个月又过去了,它们依然如新,工作的很好。

大法无边,至高无上。在大穹正法时期,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正法修炼中,每一位真正的大法弟子,在大法中,都正悟着无穷之法理,救度着无量之众生,清除着宇宙之阴霾。然而这一切都是在大法中,在伟大慈悲的师父形影不离的,象照看婴儿一样照看下才做成的那么一点点。每一个大法弟子对此都有不同程度的体会和感悟。这种对师父的那种无上至尊、对大法那种博大精深的感悟,我们是无法用人间语言来说清的,即使是用我们今天大法弟子的思维去想象,师尊有多伟大,大法有多精深,那都是做不到的,都是对师尊的大不敬。一切都缘于伟大慈悲的师尊。

(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