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正见网2006年12月09日】

*正见网2006年11月30日审阅“红尘几等”:

原文:“当时光沉淀成了历史/ 当人生沉淀成了故事/ 当红尘落下它的千尺悲欢/ 只留下/ 歌一阙/书一简// 千年万载/孑孑寻寻/莽莽红尘/记忆复来又逝去/或卑微或富贵/ 或显赫或无闻/历去红尘几等/何时走完上苍的尺量/ 无量的轮回啊/走不入人生避风港去”。“当红尘落下它的千尺悲欢”有些令人难解。“红尘”是有形象的,“悲欢”加上“千尺”也无法形象化,从形象思维一层看,就有些乱。“歌一阙/书一简”指的具体是什么,不太明白。这种写法通常是在用典或者采用人人都知道的常识时使用。“历去红尘几等”的说法也类似,“红尘”是怎样分等的呢?“历去”“几等”又是怎样确定的呢?“轮回”次数是可数的,可说“无数的轮回”,说“无量”就表示你有另外的度量方法。总的说来,在使用词语的内涵和搭配时,还欠考虑。多加注意,在完稿时请同修读一读,是可以解决得好的。

*正见网2006年12月2日登载“清平乐二首”:

原作第一首的第三句“鬼祸人间魔乱宙”不很恰当:祸乱人间的主要还不是鬼。“宙”和“宇宙”也不同义,因此改为“祸乱人间污宇宙”,隐去了主语,只强调结果。第六句“洪声传遍全球”,“洪声”没有什么内涵,改为“天音”。第八句“法正荡尽浊流”中“正”、“浊”二字平仄离谱,分别改为“传”和“邪”。第二首第一句“寒梅霜晓”,改为“梅开霜晓”,与下句“播善人间道”更密切联系。第六句“恶盈天灭红朝”语气不太通顺,改为“天除邪恶红朝”。第七句“扫去余寒春早”,“去”改为“尽”,扫得彻底一些。

*正见网2006年12月2日审阅“金字塔、颂师恩”:

两首诗的优点是,文字朴实、毫无做作,语气诚恳。下面把一些值得注意的地方简单谈一下。“金字塔”:万年之谜金字塔,苦煞无数科学家。究竟为何来建造?只为众生理解法。 这四句诗如果是对常人说,就很难被认同,因为作者没有说任何理由。如果对修炼人说,又不必要,因为大法弟子都读师父的讲法,一般都知道这回事。与读者交流的诗词文章,应该考虑是写给谁的,可否被接受。“颂师恩”一共有九个诗节,每结四句。第一节:九二大法传/ 闻众喜满颜/ 身体瞬净化/ 庆幸终得法。“闻众喜满颜”意为“听说大家都满脸高兴”,恐怕不是作者原意。如果作者想说“听闻大法的人都很高兴”,则应说“闻者喜开颜”。“闻众”与“闻者”一字之差,意义大不相同。“开颜”是现成的常用词,用不着生造“喜满颜”,读起来显得生硬。另外,“瞬”和“瞬间”的意义完全不同:一为动词,“眨眼”的意思;一为副词,表示“一眨眼的时间”,因此不能用“瞬”代替“瞬间”。第三节第一句“客上用心听”,不知什么意思。第五节第四句“震撼宙宇生”,作者可能想说“震撼宙宇众生”吧。但少个“众”字,意义就不确定了。第七节前两句“为众心操碎 未言一丝累”,是用我们的心去揣测师父。我们是修炼中的人,还有许多人心,就是修成了,也和师父的层次相差太远,无法完全理解师父的想法和做法,因此还是尽可能不用自己的想法去揣测师父的言行。另外,从形式上看,本文的押韵都是一句一转,是典型的“顺口溜”形式。正规的古诗押韵方法是在第二、第四两句末尾选择同韵的字,第一句的尾字可以入韵或用近韵字,也可完全不押。“顺口溜”可以用在某些特殊的环境中,但一般说来,还是应该写正规形式的诗。

*正见网2006年12月3日登载“顺天承意”:

原诗第二句“贵州已现石做碑”,“做”字隐含人力所为,与作者想表达的“天造、神造”正好相反了,因为神是不会动手去“做”的。因此改“做”为“头”。第六句“看来要做陪葬鬼”,带有预见意味,不利于救度众生,因此改为“劝君莫做陪葬鬼”,劝善给出路。

*正见网2006年12月5日审阅“善荷”:

原文:晨露晶莹似早春/善荷含羞赠故人/幽香过时凡心洗/万年梦醒齐归真。既“含羞”以“赠”,此处“故人”已非一般同修。所赠所言,一般同修自然不便与闻(作者也没有说),也就起不到甚么分享、促進的作用了。顺便对全体诗词作者進一言:过于个人化的诗词,投稿前一定请仔细阅读、自问,是否登载后对其他同修的修炼有帮助?如果是针对常人的作品,也请考虑,对他们的希望是什么?会不会误导读者?我们都是修炼人,都很希望自己的作品给读者带来好的结果,共同鼓励、互相提醒吧。

*正见网2006年12月6日登载“归真”:

原作共十二句,其前面六句:法王入凡尘/ 道心亘古存/ 结跏菩提树/ 静中看乾坤/ 红朝转瞬灭/ 携手救世人。“道心”是“法王”的还是作者的?这里可生歧义。不管是谁的“道心”,都不宜说“亘古存”。因为“道心”即“求道之心”,一旦入道之后(更不用说修成了),就没有了,因为所求已遂。说“道心亘古存”等于说“永远想入道”,也就是“始终没入道”,与作者的本意完全相反了。因此改“道心”为“大法”。“结跏菩提树”不但内涵不多,而且与实际不相符:师父从未说自己曾在“菩提树”下“结跏”,作者恐怕也没那样做,即使做了,说也无益。因此改为“人间演天象”,并把下句“静中看乾坤”改作“静里转乾坤”。第六句“携手救世人”,由于前面谈“法王”,现在谈自己,也应明确谁与谁“携手”,因此改为“法徒救世人”,作者自然也在其中了。

*正见网2006年12月7日登载“新纪元”:

原作第六句“游龙云雾吞”,改“游龙”为“神龙”,排除了“妖龙”“孽龙”等邪类。第七句“天女洒甘露”,改“洒甘露”为“散天花”,因为传统的说法中天女是散天花的。如果作者真是看到有天女“洒甘露”的情形,请写一个“注”在诗后,以广见闻。为了避免两个“天”字,因此改“天女”为“仙女”。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