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正见网2006年09月25日】

*正见网2006年09月23日审阅“除恶(五律)”:

原文:“神州古韵悠,大戏雾云茫。恶共毒华夏,冤魂遍野荒。当朝更迫压,暴政多凄凉。乱世磨法剑,移平烂鬼仓”。诗中“大戏”不明所指,按上下文,则可能指“神州古韵”,其次可能指“恶共毒华夏”以下的句中所言,而实际上恐怕都不是作者所要说的内涵。“毒”字本读仄声,普通话读平声;“冤魂遍野荒”的倒装重组“遍荒野”为“遍野”和“荒”,内涵完全不同了。“更迫”两字中至少应有一平声。如果作者是把“更”当平声字(按普通话),则“压”按普通话也是平声,也破律。“多凄凉”三平调破律。“法”字处当用平声。“移平烂鬼仓”不知何意。

对于写格律诗和(宋)词、(元)曲的读者,请使用“词韵简编”作为用韵的参考。写元曲固然可用“中原音韵”作标准,但因现在写元曲也和宋词一样没有乐谱了,因此“词韵简编”可能反而方便些。

*正见网2006年09月24日登载“法缘”:

第二节后两句原文“醍醐灌顶天机现//喜泪纷飞涤双眼”,“纷飞”不妥,换为“涟涟”。第三节末句“ 神州福音遍燎原”,“遍燎原”不妥,改为“已传遍”。第四节首句“黑浪翻空妖掣电”,“妖掣电”不明所指,改“妖魔现”;第二句“荼毒良善鬼驰颠”,也是类似的,“鬼驰颠”改“烂鬼残”;第三句 “风暴不惧松傲岸”可生歧义:首解“风暴-不惧-傲岸(之)松”,次解“松傲岸-(而)不惧-风暴”,而作者希望的是次解。“风暴不惧”改为“不惧风暴”。第五节首句“主佛洪恩贯浩天”,“贯”改“沐”,请作者区别二者形象。第六节首句“除魔扫恶亮九剑”,如“九剑”指“九评”,则不确。因为九评只针对中共,而其它恶魔还有很多。改为“除魔灭恶凭法剑”。第二句“ 挽众拯宇灭狂澜”,很生硬,不象作者写的。改为“拯救苍宇挽狂澜”。第三句“乾坤拨正天地远”,“远”字费解,改为“换”。

另外,作为经验交流吧:韵脚密集是作者所有诗歌中的明显特点,而这首诗则特别突出。一方面,这表明作者在掌握韵字的应用上有较好的基本功;但另一方面也引出韵太密而产生的问题来,因为凡事“不及”和“太过”都往往带来问题。“韵”和“无韵”的间隔,使得诗歌灵动、活泼,有舒展的空间。韵太密集就给人紧张、无瑕旁顾,甚至象走在行军方阵中的感觉。对于某些内涵的诗歌(或其一部分),这会产生特殊的好效果,但任何时候都这样,就必然要产生负作用了。作者不妨试着减去一些或全部出句中的韵脚,看其效果如何。好在减少韵脚是极容易的事,不会给作者带来麻烦。

*正见网2006年09月24日登载“解语花・诗书礼乐”:

这首词在格律方面算是注意得比较好的:平仄和韵脚看来都没有错误。但最后一句的句读还是疏忽了:“正荡清中国”是1-4读,而此句读法是诗句的2-3读。据“钦定词谱”载,有一位作者在这个位置上用过1-4读法,因而可作为一种变体。但因为上片末句与此句对称,因此两句必须读法一样。那位作者也是在两个末句都用1-4读,而作者这里的上片末句“卷卷铭心刻”是2-3读,因此这里也必须用2-3读。由于这个原因,把“正荡清中国”改为“荡荡清中国”。根据上文,省去这里的“正”字是没有什么影响的。反之,如果作者要选择用变体,就必须把“卷卷铭心刻”改为1-4读,那就不是这样好改了。况且那个变体只有一个作家用过,恐怕不值得仿效。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