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评议:网上通讯



【正见网2006年09月09日】

*正见网2006年08月15日审阅“突如其来的遗憾”:

原作第一句“勿勿的行走于尘间”,“勿勿”似为“匆匆”之误。“当有人在利欲的诱骗下 //一步一步地迈向悬崖// 你高声的呼唤他猛醒回头// 他却投来仇视的一瞥”这一节失韵:“崖”不押“瞥”。“当有人在谎言的迷惑中// 一步一步地滑向深渊// 你伸出友爱援助的大手// 他却将你猛力推倒山前”。“推倒山前”除了押韵外,看不出什么喻义,可否改得更有意义? “追求利欲是他们人生的唯一宣言”这里的“宣言”用词不太贴切,建议改“箴言”。另外,语法助词多了往往给人不精练甚至累赘的感觉,如本诗中有些“的”字去掉后就显得省净、精练得多。

*正见网2006年08月16日审阅同一作者的“想念恩师二首”、“诗三首”:

“月夜怀:苍穹起思念,浩浩涌心怀。胸鼓声欲放,泪眼望月白”,前二句令人觉得“思念”来自外。后两句气势与前两句相差太大,且第三句生硬令人难解。全诗内涵也有待深化。“幸福”第二节:“因为有师父,沧桑苦若无。恩师慈悲里,欣然尘世出”。这里“沧桑”用语不切。“欣然尘世出”给人生硬、勉强的感觉,表达形式欠佳。第三节:“因为有师父,前行无踟蹰。师恩浩若海,寸心一粒珠”。这里的“无踟蹰”可改“不踟蹰”,因“踟蹰”一般作形容词。后两句比师恩为海,比自心为珠,不太好,因为海和珠不是同类、可比的东西,这样会带来解释上的麻烦、甚至造成误解。“晴朗:惠风浩宇透,人间照澄明。残恶阴霾处,法光必扫清”。第一句看不出要用倒装的理由,“惠风透浩宇”不但明白通顺,还和“人间照澄明”在结构上成对仗形式。另外,“澄明”是作者笔名,入自己诗中实为不妥,为免给人张狂印象,避之为妙,而且这里用“澄明”并非好的选择。最后一句用“法光”去“扫”,在意象上说不过去。“法成一切:一心救众生,舍尽无挂碍。无我正法中,慈悲大自在”。第三句可致歧义,若改“正法中无我”就比较明确。“大自在”是佛教中专指开悟后境界的用语,修炼中的人似乎以不用为好。

*正见网2006年08月16日审阅“《归真》(外一首)”:

“归真:七年正法春秋易//一路走来风雨疾//天降九评妖斩尽// ……归真九九无凌丝”。九评只针对恶党,其它妖魔还得靠正念清除。因此第三句不恰当。其它法门修炼的口诀,比如“九九归真”,不宜用到大法中来;“凌丝”的内涵也不确定。

“潜流:打破坚冰涌潜流//迷中唤醒良知留//黄粱一梦红潮落//丑戏狼烟至此休”。“潜流”不宜用来比喻正的东西,特别是正法修炼,绝不能比为“潜流”。“狼烟”指战火,恐怕不是作者想说的意思。

*正见网2006年08月16日审阅“诗二首”:

“痛悼:乱鬼残绝行,洒泪慰英灵。法正人间过,万劫闻悲声”。如果说现在弟子中,特别是在被害弟子周围的人中,有“悲声”,那是可以理解的。但“法正人间过”后,一切都得到合理的解决,坏人服罪领刑,好人感到欣慰,大概不会再“闻悲声”了,至于说“万劫闻悲声”就未免太过份了。

“叱江:蛤蟆堆里一邪胎,行恶霍世能几载?滔天大罪偿不尽,主佛脚下定尘埃”。对于“滔天大罪偿不尽”的人,要到地狱里去一层层的剥夺其生命,不是一下子化为尘埃就完了,而且不能把这种太肮脏的东西弄到“主佛脚下”来处理,污染圣地的环境。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