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者修行(篇二):太庙火起示天意 姬昌被囚演周易

【正见网2006年07月04日】

(三)

他俩急急的回禀殷纣,殷受听罢大怒说:“传朕旨,命晁田赶去拿来即时枭首,号令都城,以戒妖言。”

送走两位奸臣,姬昌感到有酒后失言之嫌,于是命随从赶紧打点行装起程,在马上心想,本来推算自己有七年之厄,如今平安而归,怪哉。可能麻烦就出在此前二位的推演上。正寻思着呢,后面追兵到了。

回来后,殷受问罪于姬昌西伯。西伯说, “臣虽至愚,上知有天,下知有地,中知有君,生身知有父母,训教知有师长,天地君亲师五字,臣时刻不敢有忘,怎敢侮辱陛下,自取其死?”

王怒曰:“你还在此巧言辩说?你演什么先天数,侮驾朕躬,罪在不赦。”

西伯曰:“先天神农伏羲演成八卦,定人事之吉凶休咎,非臣故捏。臣不过据数而言,岂敢妄议是非?”

纣王立身大呼曰:“你道朕不能善终,你自夸寿终正寝,非忤君而何?此正是妖言惑众,以后必为祸乱;朕先教你先天数不验,不能善终。”传旨:“将姬昌拿出午门,以正国法。”

正在这时,七位大臣黄飞虎、微子、比干等,匆匆赶到,又是一番力谏保奏西伯,于是殷受慢慢平静下来,准奏西伯无罪。但是,先决条件是,依比干的说法,命姬昌西伯推演一下目下朝廷祸福。如若准,就赦无罪,如若不准,再杀不迟。

姬昌一算,大惊失色说,“陛下明日太庙火灾,速将宗社神主请开,恐毁社稷根本。”

王曰:“数演明日,应在何时?”

姬昌曰:“应在午时。”

王曰: “既如此,且将姬昌发下囹圄,以俟明日之验。”

大臣们退朝后,纣王和二位奸臣合计一番,决定派人严看太庙,不准焚香,只等午时一过,拿西伯问罪。

翌日午前,列位大臣,在王府焦急的盼望火灾的结果。命令阴阳官报时刻。

当下阴阳官报正当午时,几位保奏的大臣十分心急,估摸着是不是姬昌的推演要失败啊?

突然,天空一声霹雳,山河振动,忽见阴阳官来报:“禀上众老爷,太庙火起。”比干叹曰:“太庙灾异,成汤必不久矣。”

西伯的火灾预言应验了,这也吓坏了纣王和奸臣,但是,他们合计一番,虽然赦免了姬昌的死罪,但是,不放他归国,说是留禁在里地一段时间,待事后国事安宁,再准归国。

黄飞虎、比干等人,把此事告知姬昌,姬昌顿首谢曰:“今日天子禁居凌里,何处不是浩荡之恩,怎敢有违?”

就这样,这个大仁大义的姬昌,谢过皇恩,心安理得的被囚禁在了凌里。而且西伯一至凌地,教化大行,军民乐业;闲居无事,把伏羲八卦反复推明,变成六十四卦,中分三百八十四爻象,守分安居,全无怨主之心。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