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位著名女预言家看预言的真实性(二十二):预言家与尖端科学

李正


【正见网2005年05月21日】

安德鲁・哈利(Andrew Haley)是美国一位著名的外层空间宇航权威,他的著作有“火箭技术与空间探索”和“太空利用法规与政府”。他当时是国际宇航联盟的总顾问和美国航空与宇航协会的顾问。

1953年5月14日,珍妮・迪克逊在美国NBC电视台的一个现场直播电视节目中预言道,俄国人将要在四年后发射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参阅本系列(十一)“关于苏俄的重要预言”)。

哈利听到这一消息后,便向欧洲的科学家们询问俄国的有关空间计划,但却没有结果。两年后,在哥本哈根参加国际宇航联盟的会议时,苏联代表团告诉哈利,他们确实在搞这样的空间项目。

他回到华盛顿后就给珍妮打电话,想获得更多的细节。珍妮所能告诉他的就是,她“看”到俄国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人造卫星,样子象一个银色的球体,当它飞回俄国时,变成了一只鸽子,并把它的爪子插入一个光头的头皮内,那个光头就是当时的俄国领导人。后来,当哈利作为美国观察员去德国、比利时、意大利和法国参加宇航和导弹会议时,或者到印度的新德里参加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大会时,或者担任美国火箭协会会长及其空间飞行委员会主席时,他的脑子里一直装着珍妮给他的这些信息。

1957年,当俄国发射卫星一号时,安德鲁・哈利是最先向珍妮打电话表示祝贺的人之一,祝贺她四年前就准确的预言了这一重大事件。哈利一直继续向珍妮传递一次又一次的资讯,并最终决定召开一个有珍妮参加的科学家小组会议。

1963年8月14日,一些在科学上训练有素的科学家在美国华盛顿召开了一个旨在探究超感官认知的会议。除了哈利和珍妮・迪克逊夫妇外,参加会议的还有威廉・布鲁斯特(William Brewster),他是沃尔特・里德陆军医院里搞研究的物理学家;詹姆斯・晒纳尔(James Shiner),他是美国航天航空局高级研究和技术办公室里生物技术与人类研究处处长助理;雷吉斯・里森曼博士(Dr. F. Regis Riesenman),他是著名的精神病学者。

珍妮・迪克逊在与此有关的科学和技术上的训练,大体上和幼儿园里的小孩子差不多。然而,当她在观看影像时,这种对某一学科背景知识的缺乏,丝毫也没显出对她的深刻理解有任何干扰。她这种奇特能力在这次会议中得到了充分的表现。

“小组里的科学家们对迪克逊女士的影像进行了严格的考查--它们是怎样到她这里来的,她怎样解释它们,以及她是否还有其它影像与外层空间有关”,哈利回忆道,“而那天会议上最有趣的事情是,除了我自己以外,珍妮・迪克逊在火箭方面比屋子里任何其他人都知道得多。”

里森曼博士则说道:“毫无问题,她的能力是真的。尽管她一生中可能从来没有读过一篇这方面的文章,但她说起话来却知识丰富得令人惊讶。”

由于科学家们显得非常热切的想要知道更多的美苏空间竞赛的未来情况,珍妮同意在当天晚上就火箭问题作一次入定观察。上床就寝后,她说,一个影像在黑暗中冲她而来,使得卧室都明亮起来。“我看到一个就象卫星那样的银色球体从俄国升起来,并进入一枚强大的导弹中,导弹向着左方围绕着地球飞行。突然间,它改换了路线,向着反方向飞行。在它的下面,美国本来到处都灯火通明,但是当导弹改变方向时,我国的灯光完全熄灭了,把我们完全留在黑暗中。我把它解释为:俄国有了一种秘密导弹,对这种导弹我们还没有反导弹导弹。它是如此的厉害,可以使我们的通讯系统和照明系统完全瘫痪,它还能使我们的飞机的飞行陷入巨大的混乱中。”珍妮还确信,俄国在1963年秋天就已经发展了这种武器,“并且准备让我们的政府知道他们有这种东西,以便迫使我们按他们的条件和他们进行交易,但这件事会因肯尼迪总统的遇刺而受到干扰。”

1963年10月6日,也就是看到那个影像后七个星期,珍妮在约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的“今晚”电视节目中就那种武器对美国观众发出了警告。她还在事前对哈利和里森曼博士作了细节性的描述。

1963年11月1日,苏联发射了一颗无人驾驶的卫星,名叫“巴尔约特1号”。这颗卫星遵照地上无线电信号的指示而作出一系列改变飞行轨道的表演。苏联的公告描述了它在太空中“复杂的飞行特技”,而一份俄国军方的出版物则说:“我们新的操作灵敏的宇宙飞船,听从来自地上的无线电命令,乖乖的先转向一边,然后再转向另一边,向上猛升,向下俯冲,在太空中不断改变着它的位置。”这样听起来就很象珍妮预见的那种怪异而可怕的卫星了。

1964年1月28日,美国人获悉,他们的一架 T39 飞机在东德被打下来了。三位机上人员全部遇难。经过一番调查以后,美国空军宣称:“事情很清楚,那架 T39 当时正遭遇到通讯困难,因为自从14:30 以后,它就没有对任何无线电通讯作出过反应;并且它也遇到了导航上的问题,很明显,当时飞行员并不知道他已经误入了苏联的区域。”

不到两个月之后,美国的一架 IB66 飞机又在东德被打下来了。这一回,美国空军只是宣布说,那架飞机“由于导航错误而進入了东德”,并说有一架身份不明的战斗机从这架飞机旁边飞过,整个事件在毫无警告的情形下就产生了。

以上事件中的通讯失灵和导航错误是否就是来自珍妮几个月前预见的那种奇怪的新发明呢?由于美国和共产世界之间的冷战,两架飞机误入敌空的神秘事件是高级机密,其真实情况可能在许多年中都不会被揭示出来。但哈利说:“如果苏联人确实找到了一种办法去返转磁场方向,那么任何事情,包括迪克逊女士预言的那种美国与其飞机之间的通讯中断,都是可能发生的。”

值得一提的是,当1963年10月6日,珍妮在约翰尼・卡森(Johnny Carson)的“今晚”电视节目中就那种武器对美国观众发出了警告后,她的一位在五角大楼(美国国防部)工作的朋友,前众议员柯雅・鲁特森(Coya Knutson)女士便打电话告诉她说:“珍妮,你把这座大楼弄了个天翻地覆。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想知道,你从哪里得到了你在约翰尼・卡森的电视节目中的那些信息。”后来,柯雅把珍妮预言的俄国卫星可以切断我们的通讯系统的事告诉了参议员休伯特・汉弗莱(Hubert Humphrey),汉弗莱回答道:“相当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在担心着的就是这样一种发展。”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西方预言

正见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