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亿年前的“鞋印”化石在告诉人们什么?

据报导,最近,乌鲁木齐一退休教师30年来收藏的古生物化石上百件的展板在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标本馆展出后引起轰动。其中一件为两亿年前形成的“鞋印”化石,4件为长着胸鳍和尾鳍的鸟类化石。

“鞋印”化石是该教师于1997年在乌鲁木齐市内的红山上发现的。在一块岩石板上,赫然印着一个26厘米左右的鞋印,清楚的显示出这是一只双重封印的皮鞋印,而在这个鞋印的后半部份,还有一只13厘米长的古鳕鱼化石。

据退休教师介绍,通过化石背面的受力情况可以分辨出这是一只左脚踩过的痕迹,古鳕鱼化石生活在晚中生代二叠纪时期,证明该化石距今已有两亿年。

人类不是第一次发现这样的化石。1968年,业余化石专家威廉・J・米斯特在美国犹他州发现踩在生活于六亿年到二亿多年前的三叶虫上的鞋印。1927年,一位美国业余地质学家在美国内华达州的Fisher峡谷内,发现了一块带鞋印的化石。这块化石的年代可以追溯到2.25亿年前的三叠纪石灰石。当近期的科学家以显微摄影重现这个遗迹时,才发现鞋跟的皮革由双线缝合而成,两线相距三分之一寸平行延伸,而这样的制鞋技术在一九二七年是没有的。加州奥克兰考古博物馆荣誉馆长Samuel Hubbard针对这个化石下了这样的结论:“地球上今天的人类尚不能缝制那样的鞋。面对这样的证据,即在类人猿尚未开化的亿万年前,地球上已存在具有高度智慧的人……”

“鞋印”化石的发现对进化论可以说是一个有力的震撼,它似乎在诉说着人类不仅仅存在这次文明,而是多次文明的存在。


(英文版:http://www.pureinsight.org/pi/index.php?news=2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