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童女儿 平常心(之二)

曾铮

【正见网2005年02月26日】

孩子为何“刁难”大人?

这一次我简直“狼狈万状”了。从大学时代起就被视为“伶牙俐齿”,常把人家驳得哑口无言的我,今天却让一个三岁孩子频频钻了“空子”。

将女儿培养成“神童”,相对来说比较容易;“神童”以外之事,才每每令人“头疼”。

女儿两岁半时,我决定送她去幼稚园,以便受些“正规”教育,同时学会和他人相处。

因为迷信“名校”,费了好大劲才在离家四十多分钟车程的一个“名牌”幼稚园报上名。因为路程太远,只好将女儿全托。

我至今仍不清楚女儿在幼稚园里到底受到了什么委屈。头几个星期接她回来,她总是反复哭诉:“妈妈,我不想让幼稚园到天黑!”

我心里很难过,到了幼稚园与老师探讨,谁知老师亦向我诉苦道:“你女儿刁难我们!”

我想不出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怎么能“刁难”成年的老师,老师举例道,比如,每次统一洗衣服时,你女儿会把自己的袜子、手绢藏起来,等我们都洗完后她却拿出来质问我们:“老师,为什么不给我洗?”

再比如,晚上临睡前洗脚时,你女儿说,老师,我等会儿再洗,我们没有强迫她;谁知等院长来巡视时,她突然当着院长高声说:“老师,你还没给我洗脚呢!”院长立刻拿眼瞪我,好像我有多失职。

我只好向老师道歉,心中思索女儿“刁难”老师的缘由。一直思索到女儿满了三岁,也没找到答案,只想可能她反感幼稚园,才给老师出“难题”。

有一次女儿得了肺炎,发高烧,没去幼稚园,我要送她去打针,她怎么也不肯,我用惯常的“说服教育”方式对她说:“你看,你不是生病了吗?不生病怎么会让你打针呢?”

女儿眨眨眼,沉默几秒,突然说:“那打预防针呢?”

我知道自己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逻辑错误,赶紧自打圆场道:“打预防针也是为了不生病啊。”

女儿不说话了,我以为她“屈服”了,收拾东西准备出门,谁知她不经意似的又问:“妈妈,我打过预防针吗?”

我想也没想便答:“打过。”

“那──我怎么还得肺炎啊?”

这一次我简直“狼狈万状”了。从大学时代起就被视为“伶牙俐齿”,常把人家驳得哑口无言的我,今天却让一个三岁孩子频频钻了“空子”。

我突然想起幼稚园老师说女儿“刁难”她们的事,是类似的情形吗?

我终于意识到,一个三岁孩子也不是随便可以给大人“哄骗”的,她的疑问和“挑战”,都应该得到回应。

于是我放下已拎在手里的包,翻箱倒柜找出她的疫苗接种本,那上面有从她出生起到那时止她所有的疫苗接种记录。

我翻开接种本,将上面的记录一条条指给她看(谢天谢地,她认识字!):你看,这是乙肝疫苗,你出生后24小时之内打的,打这种疫苗能防止你得乙型肝炎这种病;这是乙脑疫苗,这是小儿麻痹症疫苗,这是天花疫苗……

待我把所有的接种记录都指给她看以后,才“耐心”问她:“你看,这上面有肺炎疫苗吗?没有。”

然后我把肚子里装着的仅有的一点疫苗和疾病的关系方面的知识都倒出来给她,告诉她天下一共有很多种病,一种疫苗只能管一种病,没有疫苗管的病,还是会染上,比如肺炎,等等,前前后后足足花了半个多小时,最后才绕回到“正题”上:“怎么样?现在我们该去打针了吧?”

女儿终于被“说服”了,硬起头皮,克服着自己的恐惧,乖乖跟我走了。

我一边“安抚”她、鼓励她,一边在心里想:天下哪有天生就会“刁难”成人的孩子,家长和老师也千万别低估孩子的智力水平。如果因为忙和缺乏耐心、爱心而忽略了他们的合理请求,也不关心他们的思想,不解答他们的疑问,那他们不“刁难”你才怪呢!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