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礼佛记

剧情介绍

释迦牟尼成道后,人称“佛佗”,其弟子也日渐增多,比丘(男僧)、比丘尼(女尼)中都涌现出修炼精進而独有擅长的“十大弟子”,莲花色便是女十大弟子中的“神通第一”。

在一次佛陀讲经的盛会时,众弟子都想尽早见到佛佗。莲花色经不起常人心的诱惑,用神通把自己变成比丘,提前见到了佛佗,但却受到了佛佗的教训。

莲花色认识到自己心中的执著,决心放弃各种常人心,在修炼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其他弟子也因此事而受到警戒与启悟。

第一场:舍卫迎佛

庄重、肃穆的佛教音乐内起,含清丽、淡雅、喜悦。

幕徐启

远处绿树婆娑,近处花草繁茂,一派晴和春景。

四菩萨上,祥和慈悲的歌舞,下
十八罗汉上,千姿百态的歌舞,下
四金刚上,雄壮威武的歌舞,下

(音乐中比丘甲、乙、丙、丁同上)

比丘甲:(白)佛佗慈悲,今日在舍卫城精舍讲经,度化诸天众生,并特许众弟子趋前面见佛佗,一睹佛佗丰采。正是:精舍前后,处处祥云笼罩;舍卫城中,人人喜笑颜开。

(唱西皮原板)
精舍前彩云起瑞气呈祥
舍卫城到处是喜气洋洋
众弟子见佛佗春风浩荡
讲佛经度众生千古传扬

比丘乙:今日佛佗讲经,十大比丘都要前来拜见佛佗。听说那“神通第一”的目犍连,真个是神通高强、变化万千,今日若能见识一二,岂不快哉!

比丘丙:不但我们比丘中有十大弟子,比丘尼中也有十大弟子。听说有个叫莲花色的,也是比丘尼中的神通第一呢!若能亲眼见识她的神通,岂非更有眼福?

比丘丁:师兄是想亲眼见莲花色呢,还是亲眼见她的神通呀?

(比丘甲、乙、丁均以手指比丘丙而笑)

比丘丙:(作羞愧状) 师兄弟们不可戏言!我只是好奇,思量比丘尼也能变化,实无非份之想,实无非份之想啊!

比丘丁:目犍连的神通变化我已经见识过了,莲花色的神通,想来也不过如此。佛佗的儿子是十大弟子中的“秘行第一”,见过他的人可是少之又少啊!要是今天能亲眼见他一面,那才是希罕呢!

比丘甲:众位师弟!

众比丘:师兄!

比丘甲:你们对这些神通变化,也忒意的好奇了。想这好奇心,乃是我们修行必须舍去的常人心啊,神通也好,秘行也好,都是用来帮助我们修行的,万万不可反被它们勾起常人之心哪!

(唱西皮散板)

师弟们对神通纷纷议论
却不免勾起了常人之心
修行人原应该去执明性
必须要拘小节谨言慎行

比丘乙:师兄说的极是!我们自当小心,不可勾起常人之心。

众比丘:我等记下了。 (众比丘下)

第二场:神通变幻

众比丘尼走过场上。(以下简称“比丘尼”为“尼”)

尼甲:佛佗慈悲,一一面见弟子,按例是先见比丘、后见比丘尼。如此众多弟子,不知何时方能见到佛佗。我们不妨先寻一个僻静处所,打坐诵经去吧。(下)

莲花色:

(上,唱[南梆子])

自幼儿苦修行勤诵经卷
除妄念净六根修心为先
蒙佛陀亲点我神通魁元
却只盼早修成功德圆满
今日里舍卫城佛陀身现
众弟子偕百姓礼拜一番
可叹我身为女子难越僭
无奈何暗自伤神默祈愿

(白)我乃莲花色。自幼修行,蒙佛陀点化,早悟莲因,位列十大女弟子神通第一。这且不言,今日佛陀亲莅舍卫城讲经说法,众弟子人人盼望得见佛陀,我乃比丘尼,礼拜佛陀必须等在众比丘之后,实实令人难耐!唉,欲见佛陀面,心急实难安。

尼乙:(上,见莲花色)师姐请了!

莲花色:师妹请了!

尼乙:今日礼佛,人人喜乐,舍卫城中一派清丽祥和。只是佛陀弟子众多,不知何时方能见到佛陀,真让人急不可耐也!

莲花色:况且我等又是比丘尼,须在比丘们见过佛陀之后才能见佛,此时但愿我是个男身就好了!

尼乙:师姐是佛陀亲点的“神通第一”,何不施展神通,变作比丘,早一点去见佛陀呢?

莲花色:为了早些见到佛陀,便用神通把自己变作比丘,以假冒真,恐怕有悖佛理!

尼乙:师姐说的是,变成比丘去见佛陀,就不是莲花色见佛陀,而是假比丘见佛陀啦!

莲花色:休得取笑!(二人掩嘴同笑)

尼丙、尼丁:(上念) 为了早见佛陀面,忙找师姐问一番。二位师姐请了!

莲花色、尼乙:二位师妹请了!

尼丙:你们在这儿这么高兴,有什么好消息吗!

尼乙:刚才我怂恿莲花色师姐变个比丘,早些去见佛陀,被师姐驳回,想起来不免可笑。

尼丙:那有什么可笑的?我看你这主意还真的使得。如果我是莲花色师姐,我就赶快变个比丘,早早见佛陀去了。

莲花色:这个主意如何使得?神通不可乱用,一旦起了常人心,势必又生执著,坏了修行的功夫。

尼丙:想见佛陀,本是弟子礼佛之心,怎能说是常人心啊?再者一说,佛陀点师姐你神通第一,何不在佛陀面前施展、施展,不仅显示佛法的神奇,也一显我们女弟子的本事呀!

(唱[西皮流水])

见佛陀本来是弟子心意
修行苦磨难多常需鼓励
佛亲点莲花色神通第一
大神通正显出佛法神奇

莲花色:(心有所动,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嗯,师妹言之有理。

(唱[西皮原板])

听师妹一番话甚是有理
佛陀他亲点我神通第一
莲花色弘佛法大展神技
定让那众比丘连连称奇

尼丙:这样说来,师姐是同意一变了?

莲花色:(又觉不妥) 师妹,我尚未说过要变呐。我们运用神通须要小心,不当用而用,就是佛菩萨也难以自保,何况我们是未得正果的比丘尼呢!

尼丁:(示意要激莲花色,对尼丙) 师姐,莲花色师姐既然为难,就不要再逼她了。要把一个比丘尼变成比丘,谈何容易!就连神通第一的比丘目犍连,也没听说他能把自己变成一个比丘尼呀!人家不会变,你非要逼着人家变,岂不是强人之难么?

莲花色:你这小师妹说起话来真不知天高地厚!我这“神通第一”可是佛陀亲口所言,你信不过我,难道还信不过佛陀不成?

尼丁:唉呀呀,莲花色师姐请息怒。我哪敢不信师姐呀!佛陀的话就更无怀疑了。但佛陀说“神通第一”,也没说一定能女身变男身啊!把个小蚱蜢变成一只小蚂蚁,也是神通;凌空搬来一件衣服也是神通。女身变男身,哪可要大神通啊!莲花色师姐不会变也不要紧,反正现在佛陀弟子中还没听说谁会变啦!

莲花色:(争斗、好胜心起)嗳,会变不会变,还得亲眼见。你就睁大了双眼,待我变上一回让你看看,也免得你说我是浪得虚名!

(唱[西皮流水])

师姐我神通大佛陀亲点
比丘尼变比丘又有何难
说声变就能变你睁眼细看
变一回你就知
(转散板)
名不虚传!

(两掌交并,从下往上徐徐上举,双袖全遮脸部时,叫声) 变!比丘来也!(头部重现时已是比丘模样)

众尼:(七嘴八舌的) 哎呀,真能变呢!真好看呀!比真的比丘还更象比丘哪!

尼乙:师姐真不愧是佛佗亲点的“神通第一”!从此以后,我们都不敢叫你“师姐”了,而要叫你“师兄”啦!

(众尼掩口而笑,莲花色亦笑)

尼丙:师姐既然已经变作比丘,何不赶快上前去参见佛佗呢?

莲花色:(仍然未改女性动作和腔调) 这怎么使得呀?他们都是比丘,我一个比丘尼混迹其中,成何体统?

尼丁:你现在已经是比丘而不是比丘尼了!你独自一个比丘跑到我们比丘尼中来,那才不成体统哪!还不快快回到比丘那边去参拜佛佗,我们可要叫大比丘来,把你这个不正经的比丘抓去处罚哟!

莲花色:小师妹休耍贫嘴!看我马上变回来教训你!

尼丁:(对尼丙) 师姐,她变回来就不好玩儿了,我们把她弄到比丘那边去吧!

尼丙:(对莲花色) 师姐,啊,“师兄”,你就别变来变去的了!干脆就到比丘那边去,和他们一同去拜见佛佗,说不定佛佗都看不出来呢!

莲花色:(面有得意之色) 佛佗会看不出来吗?恐怕还是看得出来哟!

尼丁:我们天天见你的人都看不出来,别的人谁能看出来呀?(对尼丙) 师姐来,我们把她推到比丘那边去!

尼丁、尼丙:(一起推莲花色的背)

莲花色:二位师妹别推!别人看到两个比丘尼推一个比丘,那成什么话呀?

尼丁、尼丙:(仍然推莲花色的背) 那你就快走啊!

莲花色:(半拒半就,被二尼推着下) 别老推呀!不象样子啦!

尼乙:(掩嘴笑,随后下)

第三场:礼佛明法

庄严、肃穆的佛教音乐内起,含慈悲、宏大、融和。

幕徐启

佛陀所居精舍的讲经堂。佛陀居中高高端坐。(沙幕后面,在佛陀两边分列诸菩萨、罗汉、金刚等)。

司礼和尚:佛陀法旨,着比丘上前拜见佛陀!

(比丘甲、乙、丙、丁,以及目犍连等十大弟子走过场上。目犍连在比丘乙之后;佛陀之子在比丘丁之后;莲花色尾随比丘丙。)

比丘乙:(对目犍连) 师兄请了!

目犍连:师弟请了!

比丘乙:师兄可知这里谁是目犍连吗?

目犍连:师弟要见目犍连何事?

比丘乙:他是我比丘中“神通第一”,我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就想亲眼见他一面,更想亲眼见识他的神通!

目犍连:原来如此。佛陀有言,神通乃小术,断非修行目地,不可执著,更不可崇拜他人神通,误了自己的精進啊!能否相见,全在缘份,有缘者自能相见,不必强求。

比丘乙:(勉强的) 师兄说的也是。(右手遮脸、左手指目犍连,对台下) 可能和我一样,也是没神通的!

比丘丁:(对佛陀之子) 师兄请了!

佛陀之子:师弟请了!

比丘丁:十大比丘中,我现在特别想见的是“秘行第一”的大比丘!

佛陀之子:(低头) “秘行第一”也是为了不起执著心。佛陀之子,招人注目,不修秘行,便容易受到众人牵扰,不能静心修行。一面之缘也是缘,有缘自能相见!

比丘丁:师兄说的极是!

司礼和尚:着十大比丘拜见佛陀!

比丘丙:我们这里哪些是十大比丘呀?(向周围看)

(十大比丘越位向前,准备拜见佛陀)

比丘乙:(对目犍连) 你也是十大比丘啊?

目犍连:我就是你要见的目犍连!(合什行礼,转身進讲经堂)

比丘乙:哎呀!你就是……对不起呀!我还说(拍头) 说什么来着?

比丘丁:(对佛陀之子) 你也是十大比丘?

佛陀之子:我就是“秘行第一”比丘!(合什行礼,转身…讲经堂)

比丘丁:(惊喜的) 幸会,幸会!我们还真有一面之缘呀!

(十大弟子一一拜见佛陀)

比丘丙:(对莲花色) 师弟请了!

莲花色:师兄请了!

比丘丙:这位师弟怎么如此眼生,好象从来没有见过?(面对莲花色仔细盯着瞧)

莲花色:(不由自主的用袖遮脸) 比丘人数众多,我也是从来没有见过师兄哟!

比丘丙:虽然人数众多,我也从未见过你这种羞答答的,象个比丘尼一样!

莲花色:(赶快装做男性十足的样子) 多见几次就好啦!

比丘丙:这才象个比丘嘛!

司礼和尚:众比丘拜见佛陀!

(众比丘進讲经堂,一一拜见佛陀)

莲花色:(上前拜见佛陀,起立后转身,已经变回到莲花色的本来模样。)

众比丘:(指着莲花色) 怎么会有比丘尼也進来啦?还没到她们的时候呀!

莲花色:(发现自己已经变回到女身,惊慌的) 哎呀,我怎么又变回来了!是自己变回来的!(发现比丘们对自己指指点点的,急忙用袖遮脸) 这下可如何是好啊!

佛陀:莲花色!

莲花色:(合什行礼) 弟子在!

比丘丙:原来她就是莲花色呀!真不愧“神通第一”!我算见识了她的神通了!

佛陀:你为何身在比丘之列?

莲花色:佛陀呀!

(唱西皮流水)

佛陀一语来相问
含羞带愧禀至尊
一心想见佛陀面
使神通变比丘经堂现身。

佛陀:出家人不打诳语,口无谎言。于此庄重场合,你假冒比丘,前来见我,实与欺瞒无异!

莲花色:(惊介)佛陀容禀!

(唱西皮二六)

尊佛陀且息怒容我细禀
莲花色并无那欺瞒之心
都只为参佛事不耐久等
众姐妹三言两语动了心
用神通变比丘皆因气盛
并非是打诳语欺瞒至尊
(哭头)
望佛陀恕弟子行事不慎,
佛陀呀!
还念我礼佛心一片至诚。

(下跪俯拜) 弟子知罪了!(拭泪介)

佛陀:你且起来,站到一边去吧!少时比丘尼進来见我,你还是站回去。

莲花色:(再拜) 谢佛陀!(起身站到最远处)

司礼和尚:众比丘尼拜见佛陀!

(尼甲、乙、丙、丁先后上,進入讲经堂,一一拜见佛陀)

尼乙、丙、丁:(看到莲花色,先是一惊,随即围上来)

尼乙:你怎么又变回来啦?

莲花色:不是我要变回来,是她自己就变回来了。佛陀说我已经犯下欺诳之罪了!(欲哭介)

尼乙:且莫悲伤,先听佛陀讲经后再说吧。

尼丙、丁:(对莲花色) 师姐,都是我们不好,把你强推到比丘中去,害得你做出错事来!

莲花色:这也不怪你们。是我自己动了常人之心,不能把握,才出此差错,于今悔之晚矣。(抽泣,拭泪介)

佛陀:众弟子!

众人:在!

佛陀:今有比丘尼,欲早日拜见佛陀,便施展神通,变作比丘,前来见我,汝等对此有何见解?

目犍连:佛陀容禀!

(唱快板)

莲花色此一举实乃大错
仗神通随心意变化忒多
变比丘变罗汉不分你我
难道说有一日要变佛陀

莲花色:嗳!(急介)

(接快板唱)
目犍连说此话言语太过
莲花色岂是那大胆蛮婆
休道我仗神通不分你我
此乃是参佛心切
(唱散板)
才执著

目犍连:(接唱摇板)

你乃是神通第一须掌握
能否变化要看一看场合

莲花色:(接唱摇板)

我向来修行精進未出错
这一回心生执著悔恨多
(莲花色合什为礼,谢介。目犍连还礼介)

目犍连:(转对佛陀)弟子也是“神通第一”,但在庄重场合,绝不敢变作他人模样,混淆视听。莲花色本是比丘尼中精進弟子,此次出错,想必是出了常人之心,不能把握自己。但愿所有弟子都能以此为鉴,今后加倍小心,不受常人心之干扰!

佛陀:言之有理!今日我就端借此事,为尔等说法!

众人:恭听佛陀法音!

佛陀:莲花色施展神通,急于见我,也不过见我色身,并非见我真身、法身!名为见佛,实未见佛,徒然起常人之心,无端生执著之念。惜哉,惜哉!

汝等于今日之事,宜思之再三,但有所悟,必有所得!

众人:谢佛恩!

莲花色:(上前礼佛) 多谢佛陀教诲,弟子已经明白了!

佛陀:明白了就好!

莲花色:(喜形于色,唱[西皮流水])

听佛陀法音震驱散疑云,
见佛陀受鼓励全凭一心!
勤修心不执相日日精進,
见真身见法身大佛降临!

尼乙:恭贺师姐又悟得佛陀法理,我等也该精進才是!

尼丁:此次师姐错误,尽因我一力怂恿而成。今后师姐如果再变比丘,我就死死拉住,不让师姐变化,也好将功补过,消减此次罪过!

(尼乙、尼丙,莲花色皆掩口笑)

佛陀:(从座上下来,由菩萨、罗汉、金刚等拥护着)

明得一层理,脱去一身尘。脱到无尘处,方是真佛心!

(众拥佛陀下)

(比丘、比丘尼依次下)

幕徐徐而降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