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创作研究 (上)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04年07月09日】

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们有一些同修采用写唐诗的方式来赞颂师父及大法、讲真象救度众生;有些作品写得很好。提起唐诗创作也许有的同修会觉得很难,认为必须是学文学专业的同修才会写;其实我认为并不难,我们只要了解了唐诗创作的一些规定和技巧,再用大法赋予的智慧是不难写出好作品的。师父说:“比如说,写唐诗,唐诗是什么样,宋词是什么样,元曲是什么样,首先得了解这些东西,然后你再试着写。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也许你真的想要这样做就能做好,一定会比别人起步快、成熟快,这也是肯定的。”《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地是把唐诗创作的基本常识介绍给同修,给想進行唐诗创作又不太了解唐诗的同修作为参考。另外一方面,由于唐诗中近体诗的写作规则到宋代以后就失传了,因此从元代至今,一些研究近体诗的学者提出的很多观点都不能客观的反映出唐诗的格律要求,所以我也想在这篇文章中顺便澄清一些历史事实,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看法。

一、唐诗的分类、由来及作品欣赏

唐诗分为古体诗和近体诗两种;唐人把前代产生的诗体称为古体诗(包括乐府歌行)。把唐代所产生的新诗体(律诗和绝句)称为近(今)体诗。如果说古体诗是传承了唐朝之前历代诗歌创作的精华,那么近体诗就完全是在唐朝形成并兴盛起来的。

从明代开始,研究唐诗的人习惯上把唐诗分为四期,即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并认为近体诗是从“初唐四杰”卢照邻(637-692)、杨炯(650-692)、王勃(649-676)、骆宾王(637-676)开始形成并发展起来的。这种观点在近百年来几乎形成定论了。其实我认为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近体诗是唐太宗李世民传给唐人的。根据《全唐诗》中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写过的近体诗有五律、六律、五绝、七绝、排律。而唐太宗(599-649)在位时,“初唐四杰”有的还是儿童,有的还没出生呢。

《全唐诗》记载了唐太宗李世民写的诗共一卷88首。另外,在《全唐诗》卷27_82【杂曲歌辞・破阵乐】中记载了三首(七绝一首,六律两首)。后世有人认为其中的那首七绝是张祜写的、两首六律是张说写的。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根据《新唐书・志第十一 礼乐十一》记载:“唐之自制乐凡三大舞:一曰《七德舞》,二曰《九功舞》,三曰《上元舞》。《七德舞》者,本名《秦王破阵乐》。太宗为秦王,破刘武周,军中相与作《秦王破阵乐》曲。”也就是说《破陈乐》本为军乐曲,为唐太宗所造。另据《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四》记载:“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上之下贞观七年(癸巳,公元六三三年) 春,正月,更名《破陈乐》曰《七德舞》。癸巳,宴三品已上及州牧、蛮夷酋长于玄武门,奏《七德》、《九功》之舞。”唐朝的舞曲都是载歌载舞的,所以此《破陈乐》的歌词也是当时写的。而张说(667-730 河南洛阳人)于唐睿宗及唐玄宗时期在朝为官,跟贞观之治时期相差了几十年,当然不可能是张说写的。至于张祜虽然从史书上无法考证其生卒年代,但从他写的《马嵬坡》《雨霖铃》等诗中我们可以判断出他是唐玄宗时代之后出生的,而且一生未仕,当然也就更不可能写出《破陈乐》这种军乐曲的配乐诗了。

为了让大家对唐诗有更理性的认识,这里介绍几首唐太宗李世民写的诗:

【还陕述怀】 唐太宗李世民

慨然抚长剑,济世岂邀名。星旗纷电举,日羽肃天行。遍野屯万骑,临原驻五营。登山麾武节,背水纵神兵。在昔戎戈动,今来宇宙平。

这首诗属于排律,除了首联外,其余各联均对仗,而且对仗工整。唐太宗写的诗中还有比这更长的排律,因为限于篇幅,这里没有引用。但只要是对诗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排律比较难写,唐朝的诗人中写排律的并不多。

【赋得残菊】 唐太宗李世民

阶兰凝曙霜,岸菊照晨光。露浓."晚笑,风劲浅残香。细叶凋轻翠,圆花飞碎黄。还持今岁色,复结后年芳。

这首诗是五律,而且四联均对仗。后来在律诗的发展过程中也只是要求第三、四句(颔联)及第五、六句(颈联)对仗就行了。

【辽东山夜临秋】 唐太宗李世民

烟生遥岩隐,月落半崖阴。连山惊鸟乱,隔岫断猿吟。

这首诗采用了五绝的体裁,而且也都用了对仗。贞观十九年八月,唐太宗李世民御驾亲征高丽,诗是到达辽东境内在大军中写的。前两句从字面上的意思我们可以感受到当时夜色的昏沉及边野的荒凉。后两句通过“惊鸟乱”及“断猿吟”衬托出唐朝大军军声远播,鸟兽震骇的气氛,气势相当宏大。我还读出另外一层含义是:大军所到之处,敌人如惊弓之鸟、断吟之猿,注定是要失败的。把猿啼或某种特定的动物比喻成阻挡历史发展的旧势力或恶势力,这种写诗的技巧常被后来的诗人所运用。如李白的《早发白帝城》“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杜甫的《登高》“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韩愈的《调张籍》“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等。

【赋萧?】 唐太宗李世民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勇夫安识义,智者必怀仁。

这首诗也是采用了五绝的体裁写的,而且也都用了对仗。萧?字时文,在隋为郡守,后归唐,封宋国公。据《新唐书・萧?传》记载,这是唐太宗赐给萧?并教导他做人的一首诗。“板”“荡”是《诗经・大雅》中两首诗的题目,内容是写西周的暴君周厉王统治时期黑暗动荡的社会情况,这里用“板荡”比喻黑暗暴政的统治时期。“板荡识诚臣”这句话字面上的意思是:在那种动荡年代更能辨别出一个人的好坏。“臣”泛指当官的及普通百姓。比如现在的中国大陆就是江氏邪恶暴政的统治时期,在这样的一个十恶毒世里,一个人是随波逐流助纣为虐还是坚持真理说真话做个好人;每个人都在他(她)自己的选择中摆放着各自心性的位置。第三句中的“识”应读[zhì],在古汉语中有“记住”的意思。如“小子识之,苛政猛于虎也。――《礼记・檀弓下》” 、“默而识之。――《论语・述而》”等;“勇夫安识义”这句诗字面上的意思是:勇者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记住义。“安”在古汉语中有“安详,从容不迫”的含义,如“心皆安下切上。――《仪礼・少牢礼》”等。

从上面举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出,唐太宗李世民写的近体诗不仅内涵很深,而且对仗工整,平仄的运用也是很讲究的,所以读起来朗朗上口。后人按照这种方法去搞创作,写出了很多流传千古的佳句:

【登鹳雀楼】 唐・王之涣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绝句四首之三】 唐・杜甫

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这两首绝句也是采用对仗的方式写的(一般的绝句不要求对仗)。

另外杜甫还写了一首《登高》的七律: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这首七律的四联均对仗,而且采用了多种对仗的技巧。明人胡应麟曾把这首诗誉为古今七言律诗第一。

我认为遵守唐诗的规矩去写诗的时候反而能写出好的作品。千百年来那些脍炙人口的唐诗宋词元曲何尝不是严格按照诗词曲格律的要求写的呢;古人在推敲字句的时候,就是既要考虑词义又要考虑平仄的关系,这刚好是在走正神传的文化,那么神就会给人开启智慧,所以我们发现有一些字在句子中确实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反观近代一些常人写的自由诗,不讲平仄不讲押韵,写出来的东西不仅没有什么内涵,而且读起来也很别扭。

师父说:“中国文化是神传给人的,每一朝文化,就包括这个诗歌,唐诗、宋词、元曲也好,它们都是不同天体来结缘时所带来的给人的文化,所以你们要想写这样的东西最好还是遵守它的规矩。” 《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

(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