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技术工作中实修自己

四川大法弟子富缘 同修整理


【正见网2021年04月26日】

缘归大法  疾病痊愈

我在三、四岁的时候,中国正处于大跃进吃大锅饭的极端时期。那时集体生活极其艰苦——经常食不果腹,用水充饥,因年龄尚小,又加上我又是个挑食的主儿,身体出现水肿,后来不幸又患上了肝炎、胃、慢性炎炎、脑血管等多种疑难重症,到处求医问药,可是收效甚微,无药可治,身体每况愈下,郁郁寡欢,就这样在病痛的煎熬中度过了漫长的三、四十年。眼瞅着自己病弱的身体,心情也非常的糟糕,就有离家进庙修养的念头。于是,我就经常去寺庙求神佛保佑,心里对神佛非常的虔敬。

一九九六年,闻到了法轮大法传到了当地,当时还不知法轮功是怎么一回事儿,只知道父亲一天与那些老人到处去洪法,知道他患了脑动脉硬化,长期服药从未间断。后来父亲坚持炼功,居然断药神奇的痊愈了。

因为我是运输行业,每天的时间相当紧张忙碌,所以没有时间去详细了解法轮功。一九九八年五月的一天,碰巧有两天没事干,在家闲着。我就想把父亲经常读的《转法轮》书拿来看。沒想到平时从不看书,一看就头痛的我,这次竟然越看越舒服,连续看了三个小时,头一点儿也不感到痛。当我看到“在一粒沙子里有三千大千世界”(《转法轮(卷二)》〈现代科学的框框与佛法的博大精深〉)这句法时,顿时被强烈的震撼了,觉得法轮大法的法理博大精深,真是妙不可言!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对于这本宝书真是爱不释手。从此,我就义无反顾的走進了大法的门,从书中懂得了人生的真谛,也知道了人为什么会生病。我毫不犹豫的把所用药物、病历全扔了,放下一切心专心修炼。炼了不久,身体就逐渐康复了。至此,我从一个体弱多病的人,变成了一个乐观向上、健康幸福的修炼者,真正体会到了骑自行车上坡就象有人推一样的轻松美妙,慢性炎炎一下就没有了。

有几次胃、肝痛得难以忍受时,我喊一声“师父”,疼痛立刻就停止了。还有一次车子正行驶在一个弯道下坡的地方。正在此时,忽然胃、肝、头一下子全痛起来了,车子又不能停下来。正在这千钧一发危急关头,我立刻想到了师父。马上右手立于胸前,心里不断求师父保护,不要让它痛,弟子还要开车。正念一出,疼痛瞬间就停止了。师父讲:“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转法轮》)要不是师父慈悲保护,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弟子万分叩谢师父救护之恩!

助师正法 兑现誓约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在全国范围内对教人向善的法轮功掀起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血腥迫害,将上亿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使我们失去了正常的修炼环境,欺世的谎言蒙蔽、毒害了全世界的人。为了救度世人,清除民众头脑中被灌输的毒素,师父及时发表了新经文为众弟子修炼导航,我们从个人修炼全面转入了正法修炼。通过深入学习大法,明白了这是正法修炼时期,知道了大法弟子肩负的重大使命。

二零零二年下半年,我就没有再跑运输了,全身心投入到了正法修炼上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记得师父在《哄吟(二)》〈快讲〉中讲到:“大法徒 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哄吟(二)》〈快讲〉)。通过系统学习师父的讲法,感到及时向世人讲清真相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我与同修一起切磋交流,达到共识。于是我们相约,每天搭伴出去救人,那时多数时间是口讲。附近的寺庙、游乐场都留下了我们讲真相的足迹,可是对我来讲效果并不佳。按照师父的正法進程,光靠嘴讲有一定的局限性,那是远远不够的,辅助的资料是不可或缺的。

学习技术  筹建资料点

我一向是个喜欢钻研技术的人,就自个儿决定想找电脑培训班学习制作资料。过了不到两个月,同修通知我到城里去一下。万万没想到,让我学电脑建资料点,真是心想事成啊!“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是慈悲的师父看到弟子有这颗做资料的心,为弟子铺路,成就了弟子。在同修的协助下,一个月的时间就建立起了一个完整的家庭资料点。

排除干扰  精進实修

二零零四至零五年,我就全身心投入了制作资料的工作,并掌握了机器维修的过硬技术。经常为我市及周边的同修购买耗材、传递资料、维修机器以及帮助建资料点,让真相资料点在我市遍地开花。直到二零一一年,整天就是从家里提着大包小包的资料進進出出,早出晚归,这样学法就跟不上了,造成了邻居与社区人员对我有不同的看法,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和猜疑。向内找到了自己的干事心,我马上在法中归正,不让邪恶有机可趁。为了安全就有离家的念头,打算能找个守工地的活儿,不管挣多少銭,只要不影响我助师正法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就行。这样一想,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师父就给我安排了一个守(排污水)机房的工作。有人告诉我二十四小时不能离开机房。但是我就用师父赐予的神通,用正念守卫,机房成了我的维修点以及与同修相约的好地方。假如我要到其它资料点去维修机器和出去办事时,我就跑到整个机房走一圈,请师父加持,弟子要去办正事,请众神为我守好机房,让不相干的人远离机房一米不得靠近,让领导也想不起来检查机房,等我回来后才来见面,或请师父点我即刻回家。发完正念我心里就踏实了,堂堂正正走出去办事,在师父的安排下稳步的走在证实法的神路上。

二零一七年我回到家中,社区人员不时来干扰。不是流离失所,是改变一下共同督促修炼的环境。对我该做的事一点不影响,这是师父整体法理体现,谢谢师父的有序安排和同修的无私帮助。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离开家,去了本地一对流离失所的夫妻同修家居住了下来。后来得知就在我离开家几天后,社区人员就拦路把妻子强制带到居委会,并威胁说出我的下落。妻子根本不吃他们那一套,对这伙邪党不法人员也不客气,一直说我打工去了,没有任何信息告知,还向他们讲大法修炼的好处。并质问他们:(我丈夫)有病你们不曾来过问,身体好了,你们却来干扰。你们迫害好人,是要遭报应的。

技术维修也是辛苦的。“大法圆容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容着大法。”(《精進要旨》〈法正人心〉)

只要是在技术上遇到疑难问题,我都会去向懂技术的同修探讨切磋,虚心向同修请教,有时也向地方维修部门人员提问取技术,晚间再上天地论坛查看。除了维修机器,我还要制作资料。每天的时间排的满满的。虽然很苦,但我首先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要吃的苦中之苦,这点苦算不了什么,有师在、有法在没有什么做不到的。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很多看似很难解决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资料点需要协助的。邻县、区、镇七、八公里的同修需要维修,我从未推辞,都是用师父赐予我的电动车,基本上都能在当天往返。一路上背着法,发出强大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请护法神解体邪恶为我开道,一身正气暢通无阻的顺利到达同修资料点,而且平安返回住地。

师父护佑 化险为夷

十多年的修炼中,经历的神奇事太多太多了,这里略举两例关于修打印机、送资料的神奇故事。

那是二零一九年五月,邪党最敏感期间,对大法弟子实施敲门行动進行大肆骚扰。一天上午十点左右我正在同修家维修打印机,忽然听见大门外有敲门声,同修忙把维修打印机的房门随手关上就去开大门。我一听见说话声,就知道来者不善,我马上就在房门跟前盘腿打坐,立掌发出强大纯净的正念:“请师父给弟子加持正念,给弟子所在的房间下个罩,要来人打不开弟子所在的房间门,并默念正法口诀:法正乾坤  邪恶全灭  灭………请护法神出动,赶他们出去。邪恶人员不走,我除恶的正念不止。我在房内听到警察伙同社区人员,要求夫妻同修配合。同修没听从他们的命令和指使,拒绝配合,只跟他们讲真相。警察看同修不配合,就跟其他警察打电话叫警车来,可是对方回答说 “警车坏了,要维修”。随后警察就上前来想打开维修打印机的房门,边打门边说:我听到房里有人。叫夫妻同修拿钥匙来开门,同修不慌不忙的说到:“这是媳妇的房间,她出去打工了,没给我钥匙”。这时警察急的又摇门又恐吓,可是门就象钉住了似的,纹丝不动,一直僵持到同修的小孙女放学回来。警察見有机可趁,便去欺诈小女孩,想从她那里套岀钥匙开房门。谁知这个小女孩一看这些人,就知道他们不是好人。只见她机智的说到:“妈妈带走了,没给我们”。 警察一听无可奈何,当着主人的面,也不敢强行破门,只好灰溜溜的离开了。其实维修打印机的房门根本没有锁上,警察就是打不开。看似一场不可避免的迫害,却在师父的全力保护下,让弟子转危为安了。弟子叩谢师父洪恩!

在传递资料期间,经常是警察到同修家骚扰刚离开不久,我送资料随后就到了。有时刚刚离开同修家不久,警察又到同修家去骚扰了。每次都是师父慈悲保护,弟子才能顺利做好大法的事。

结语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快速推進,正法修炼的时间很有限了。我一定要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抓紧修好自己,珍惜师父为我们延续的宝贵机缘,走好每一步,尽心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少留遗憾,随师圆满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