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珍惜走过的路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1年03月29日】

从迫害冤狱回来后,开始大量学法,各地讲法都学了一遍,法越学越明白,明白大法弟子救人的紧迫性,自己在家呆不住了,跟母亲同修说多要点真相资料,自己也要出去救人。之前也有同修跟母亲同修说要我出去救人,自己都置之不理。通过自己的亲身感受知道了,只有学法跟得上,心性到位了,自然而然就会做好救人的事。刚从黑窝老巢出来的同修,不要急着拉她出来做事,要先以学好法为主。

有一天母亲同修问我本地开始推广打语音电话,问我打不打真相电话,我想到看明慧交流文章写的电话会被跟踪、定位的,心里害怕不想打,后来转念想到师父讲的法,自己就同意用电话项目救人了。刚开始打了几天一个也不退,母亲同修就说不退你就别打了,自己没动心。就坚持下去做好这个项目。

自己想打真相语音电话,人这边空着很浪费时间,就开始上各个区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标语,刚出去写的时候有点害怕,就感觉自己出去都回不来的感觉。自己就想怕也得做,不怕也得做,那我就不怕。同修面对面讲真相都不怕,我怕什么。

自己为了不落下一个门洞,基本上是挨个单元门去写。有的墙上有灰,有蜘蛛网,自己就用手扑了干净在写,出单元门看见地上有水坑,也不怕脏了,用水把手洗干净。有一回标语写完了,有个40多岁的男的开门出来,我看见他站在我写的标语旁边,自己就往楼上走,我想那个人可能想看我是不是楼上住户,我就又往楼下走,那个人就一直盯着我看,我也不动心,从他身边从容走下了楼。还有一回在一个小区里,各个楼头都有摄像头,刚开始还有点顾虑,写了几栋楼后,就感觉自己很高大,看那些摄像头没有任何想法。从一栋楼走出来后,看到旁边是一个派出所,自己也没动心,走出了这个小区。走出这个小区门口的时候,后边一个普通轿车突然象警车一样鸣叫起来,自己也没回头看它,心想怎么哀嚎都没用了,怎么垂死挣扎都没用了。在写标语的过程中,也看到墙上写了很多对大法不好的话,都及时把它清理掉,也捡了落了很多灰的“九评共产党”的书和真相资料。有一回睡觉的时候,一睁眼看见“法轮大法好”几个字后面是重重叠叠的数不尽的“法轮大法好”。

自己也帮助小组同修装真相手机软件,下载交流文章、发三退名单、换真相币等。自己也由一个真相手机增加到10个真相手机,每个月花费1千多元买卡,每个月天天不落的打真相语音电话,几年下来也退了一万多人。有一回自己半夜睡觉醒来,一睁眼,看到自己在天上是一个星星,周围是数不清耀眼的星星、星系,自己看得很兴奋,当时想大法弟子修成宇宙了。

后来小组有个同修眼睛看不清东西了,自己就天天领着她出去用手机对讲方式救人。成天挎着同修的胳膊很难受,冬天的衣服胳膊处被摸的黑亮,夏天挎着胳膊很热,不时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不管怎么难受,基点就落在救人上。在前年本地大面积绑架同修的情况下,虽然有怕心,也坚持天天领着同修出去救人。同修有背法的心,就在来回的路上教同修背法,同修背法很吃力,就一遍一遍的教,心里想是同修在帮助我学法呢。同修在消极的时候,就背师父的法鼓励同修。

越不好的天,越要出去,无论刮风下雨还是下雪,因为路上行人会少,有利于讲真相,同修讲真相声音很大,有时自己也练习小声讲话,但收效甚微。北方的冬天特别冷,在外边一呆两个多小时,自己穿多厚的鞋都冻脚。自己有时看同修穿衣服也很麻烦,衣服摆了一床,左一件右一件的衣服往身上套,穿的厚鼓鼓的。穿少了会冷。弄手机的时候,手刚拿出来,就冻的不好使了。

有一回在一个空房子里讲真相,一个小燕子飞了進来,同修当时有点消沉,我就说小燕子来给你报喜了,是师父鼓励你做好呢。有一回我和同修坐在一个地方讲真相,一个人直奔我俩就过来了,同修这边嘴里还在讲着真相,我就把头转过来,不看那个人,硬挺着,再一抬头看那人的时候,那个人转身往回走了,同修这边讲真相的众生也退了,感恩师父的保护。

在帮助同修讲真相的过程中,也去掉了自己很多执著心:如欢喜心、显示心、妒忌心、记恨心、傲慢心、狂妄心、色欲心、争斗心等等。自己有一回怨同修的党文化重,没修自己。第二天早上炼功的时候,自己就找自己哪里不对了,突然同修的形象出现了,被能量包裹着,身上不好的东西在往下消。原来同修的表现是给我看的,自己找自己的执著了,师父把同修身上不好的东西拿掉了。

领同修也有不尽心的时候,有几次还被路边的东西给撞了,在这里跟同修说对不起。有时想想同修也挺伟大的,在眼睛看不清的情况下,还能天天坚持出去救人。同修还经历了几次生死病业关,都在信师信法的正念中闯了过来。有一回同修在炼功中看到师父带着同修和我,还有她的二女儿和二女儿孩子在天空中往前飞。她的二女儿和孩子对她帮助也很大,有时帮她读法、背法。同修讲真相救人,基本一天退3个以上,最多退10个左右,几年下来,也退了很多人。

珍惜走过的路,不管前面修炼路还有多远,一定坚持走到最后,跟师父回家!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