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20章): 体悟“主意识要强”

紫韵


【正见网2021年02月05日】

你想啊!大法修炼如大浪淘沙,不可能都修成,总有扶不上墙的阿斗,还有旧势力安排混進来搅局的也不在少数,淘汰量也很大,可见风险与机遇并存。

但不管什么来头,能走進大法成为弟子的可都是签了约的,背负无数众生的希望而来,都有自己所负责的区域,只是不真修在学员中,却不在法中,没有真正得法,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的还是好的,就怕被旧势力操纵的成了乱法的一员,走回来还好,大法开的都没有门了,师父连特务也度只要良心未泯,想回头都有机会。走不回来就惨了,所谓站得越高跌的越重,修炼到最后怕是不成佛便成魔,连人都当不了了。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任何来路不正的杂质不管隐藏的多深,都会逐渐凸显出来,最多疯魔一把,成为淬炼金刚的一把邪火,邪悟了神志不清的胡说八道,歪搅蛮缠,搞什么内部弟子乱法的戏码,旧势力就这点子能耐,还不够真修弟子正念一瞬的扫视,就土崩瓦解了。正法必成,岂是跳梁小丑能撼动的,只可惜了这万古机缘,心不正早晚要被筛下去的,那被淘汰下去的人所对应的世界和无数众生的去留,谁来负责?能者多劳吗!用邪党的官话来说多给自己加加担子,想要升官就要有上進心,不同的是我们走的是正途,想上進也要正念正行,有一点不正的因素都会被淘汰出局。毕竟被淘汰下去的人所对应的世界再小,也是正法机制的组成部分,蚊子腿再小也是肉,会有补救机制启动的,真修弟子想超越自己以前的果位很难但可行,机会多多,就看做到哪一步了,争分夺秒的勇猛精進,多挑战极限就是了。

我还拿人体血液循环来举例,几条毛细血管破裂,甚至断掉了,是不需要接上的,因为有庞大的侧枝循环系统,细小的血管破裂最多只暂时影响局部,很快傍边的侧枝会代替断掉的血管,承担分流的血液,把循环的量加大一点就可以代劳了。一般连修复的必要都没有,生活中最常见的扭伤,钝挫伤,会伤及毛细血管出现内出血,局部淤血水肿疼痛,只要不伤及骨头,内脏,冷敷下很快就被吸收了,这也是人体的自愈功能。

同理大法修炼想超越生命本源的根基,那就多分担责任超越自我的去履行使命,救人越多启动的正法机制越多,总之多多益善,无量寰宇任你遨游,只要你有冲锋陷阵的勇气,开疆拓土的魄力,包容万物的胸怀,慈悲一念胜过千军万马,有师父坐阵为我们掌舵,就没啥不可能的。人体就是个小宇宙,其复杂与精美成度和大宇宙相比也不遑多让,倘若通过反观自身来对应宇宙的循环机制,也是可以一一对应的,只是需要悟性好一点,所谓一通百通,通过表面看实质,一眼看穿,肉眼是不可能的,但通过法去看就很明了了,这不需要功能去看,用智慧去看才能看到最真实的世界,师父法都讲明了,怎么还不能擦亮一双智慧之眼呢。这世间一切物质因素都是为法而生,只是体现在最表面,最外层,也最具有迷惑性。佛性的来源我们都知道是生命最初的状态,而魔性的来头也不简单,别忘了相生相克的理也贯穿很高层次,层层有佛也有魔,那么去除魔性来加持佛性,就是返本归真的过程。

人的本性是纯真,善良的。人是万物之灵,最具灵性的生命。但同时也具有魔性的一面,很多时候我都在想,为什么在劳教所那么多看上去很精進的弟子,最后却被邪恶的谎言蒙蔽,神志不清的走向邪悟了呢?据我观察除了背后旧势力的因素,利用各种没去掉的人心,操纵思想业力反客为主压制主元神不起作用,释放魔性胡闹锅台,趁机作乱外,还有副元神有问题的。关于主副元神的事情过于复杂,至今我也没悟明白多少,不好下笔,只能简单的说一下。有的副元神来源不正,是旧势力安插到弟子意识里的特务,关键时候就跳出来惑乱,确实有些不好处理,因为主副元神是一起组团转生的,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可以说我们的思维意识是以主元神为主,但副元神的因素也很多,安安分分的起辅助作用还好,若是不安分想鸠占鹊巢,人就容易神神叨叨的,因为副元神没入世间不迷,要主宰身体很难遵循常人社会的游戏规则,言行看上去就有点神经了。

大法传出前,历史上的修道法门度的都是副元神,旧势力以此为借口可能会强行把来路不正的元神,安排给下世得法的弟子做副元神,为将来内部弟子乱法埋一个雷。不过大家不必担心,妄自猜疑,这种情况很少师父也会处理,只要弟子主意识强,法理清晰,分辨清楚那个才是真正的你,别说副元神就是主元神有不符合法的因素都得分辨出来清理掉,所以关键还是个悟性问题,只要别把变异思维当成自己,以真善忍为准则来衡量都能识别出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关键是法学的扎实,要学以致用,实践出真知,过关时运用好了,心性提高上来才能真正得法,在法中正悟,悟出自己修出来的东西,树立威德。

以我个人举例我有一个主元神和三个副元神,一共四个元神。主元神(主意识)是老道,我性格中的孤僻冷清来自老道,遇事果决的真性情也来自老道。一个副元神(副意识)在历史上承袭了文脉,算是各领风骚的文人墨客,铺垫了文字基础,文笔由此而来,写文章副元神出力最多。所以我记性不太好,经常写着写着就忘了题目是什么了,再倒回去看看,以免跑题。有次跟同修一起交流时有人问我一些法理方面的看法,我问谁说的,人家说是你说的啊!写在文章里了,呃……糟糕,居然不记得了,还闹个笑话。

我从小就喜欢古文化,即使看不懂古书也会省吃俭用的买来放在枕边,天生和书有亲和力,这个喜好来自副元神,上初中一学文言文我就很喜欢,经常梦里做诗,奋笔疾书,豪情万丈,笔走龙蛇,潇洒的很,醒来还感觉心有丘壑豪放的不得了,真是意犹未尽,就是那诗一个字也没记住,回想梦中情景历历在目偏偏记不得写了什么诗,只知道好就是不知道好啥,真是白欢喜一场,好生遗憾。

坐在教室里上课,经常能看到有很多美妙的书法,一排排的凭空出现,从远处飘过来,写的龙飞凤舞煞是好看,就是认不出几个字,不知道写的是啥个意思,飘到眼前就没了,感觉好像没進了脑子里,我知道这些字别人是看不见的,也没跟人说过,就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看见的,感觉这些字原本就是在我脑子里的,不知怎么会投影出来叫我看到,总之见怪不怪,习惯了就好。

还有刚开了物理课,听了几堂课,就梦见自己是牛顿,躺在山坡上的一颗苹果树下的草地上,悠闲地望着树丫上挂着的累累硕果,清风徐来树枝摇曳,心里想着苹果怎么还不掉下来,梦中的我还是有自己意识的,处于半梦半醒之间,知道苹果掉下来的时刻便是牛顿开悟的瞬间,我好像跑了个龙套出演了牛顿的角色。还经常在梦里写出很多方程式,根本就不经过大脑,随手就写出一大串也够洒脱的,心里满是推算出重大秘密的惊喜,可现实中我数学成绩不好,对数字很头痛能及格就好。只是奇怪我梦里怎么会化身牛顿,就我这数学水平差距太大了。

不过那时年龄尚小,刚上初中还是个被邪党洗脑的犹疑不决的无神论,并没有因此联想到前世今生啥的话题,搞不明白就顺其自然,反正不是坏事这是我的生存之道。不过我看书确实很有代入感,看到喜欢的书都很投入,容易被带入故事情节,引发一系列的思考。只是八十年代还没有穿越小说可看,如果想象力太丰富,那我的前世今生差不多就都在书里了,太当回事了,岂不是被书所限制。读书是为了思考,要活学活用,吸取精华融入自己的思维,开拓视野是为了看的更高更远,正悟自己的道。读书是为我所用,更好的探索未知,不是被已知给困住,固步自封还以为多了不起,所以要学会思考不能读死书,死读书,桎梏在书本里成为学院派,离了书本就啥也不信,啥也排斥就给读傻了。古人云尽信书不如无书,书只是探索知识的工具,开拓视野的窗口,不是大脑的替代品,什么时候都不能把自己给弄丢了,脑子是个好东西得用。

比如看但丁的《神曲》时,感觉很压抑,随着地狱游一层层的深入,我心情也越来越沉重,好似身临其境,以至于看不下去,没看完就把书丢了。看《红楼梦》时,合上书本入睡,梦里就畅游大观园去了,有时还能遇到宝玉,不过我最讨厌多情的人,尤其是男人多情,简直就是没出息。以至于在情窦初开的花季,女生宿舍里的热门话题都是男同学,我却没兴趣参与聊天,不知不觉中就把男生都给无视了。事实上我宁可看书跟书交流,也不愿意跟人沟通交流,因为我能看的懂书,书也能看得懂我,以书为媒介,可以和古圣先贤穿越时空的交流,遨游在精神的海洋里,得到内心的安宁。而人却看不懂我,话不投机半句多,越聊越焦虑。

还有一个副元神在历史上承袭了武脉,统领三军,杀伐果断,好勇斗狠,骁勇善战,算是武灵的角色吧!我性格中的争斗心,暴躁脾气,闯关中的胆气与魄力,大多拜这个副元神所赐。好处是煞气重一般人也不会惹我,我说我历经三个劳教所的迫害,最后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走出牢狱回归社会继续证实法,却没因为在劳教所坚持信仰不转化而挨过揍你信吗?派来的打手到了我面前就凶不起来了,除了陪我聊天就是拖着腮帮子坐在马扎上打盹,当然这与我心态有关,我也没把她们当魔,她们自然起不到魔我的作用,来到我面前就是我的责任,即使唤不醒她们,我也不会排斥她们,坚信她们会走回来,心怀慈悲,始终把希望留给对方,同时也成为我能在魔窟中坚守信仰的动力,因为我坚信正法必成,过程中的坑再多也改变不了结果,就算山路十八弯,只要善念尚存都能绕回来,因为法是圆容不破的,自会有纠偏善后的机制应对这些事情,我只要做到保持平静心态,信师信法就足以过关了。

老道(主元神)因为曾经是道家唯一得了真传的那个弟子,就欠了一屁股的人情债,毕竟人家一帮子人摆样子没功劳也有苦劳,没得真传却维系了道教的传承,把一生都给了宗教,算是帮我搭了戏台子,自己却是个跑龙套的,群众演员也不能白付出,就给我记了一笔账,欠宗教的帐也得还。一旦我改换门庭,放弃道家,修了法轮佛法,逮着缺口,设了个局迷惑我,就都来讨债了,那真是群起而攻之的人海战术啊!在另外空间夜夜没完没了的追杀,真是不死不休,让我无处可逃,身心俱疲,几近崩溃,但念及曾经的同门之情,我又不忍伤它们来自保,只是被动挨打逃串却不愿生出杀心来。

晚上追杀,白天也不肯消停,那些东西就操纵周围的同修跟我闹矛盾,关着修的没法理解我的状态,根本帮不了我,甚至认为我是自心生魔出了问题,并且忙着打电话下通知叫同修防着我,一时间没人能帮我也罢了,还被打击孤立了,闹心啊!实在承受不了了,就生出了放弃修炼的念头,无奈对天长叹,这没法修了,我不修了总行吧!此念一出正念就跟上了,我干嘛要怕它们,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有师父谁怕谁啊!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总算把正念给逼出来了,正念一出不到一秒钟,万籁俱寂,一切归于平静,本来以为天大的坎,眼看就过不去了,结果一念就解决了,修炼就这么简单,只要主意识强,正念生起时就没旧势力的什么事了。

就怕主元神优柔寡断,法理不清出不来正念,导致长期困于魔难之中,置于死地而后生风险太大了,想想就后怕,这事还是少办为妙,万一回不过神来呢。是不是就真的掉下去不炼了,那就没有今天的这些文章了。可见修炼是严肃的,特别是不二法门的问题,不管隐藏得多深一旦激化出来就会把自己置于死地,人为的加大了磨难。所以主意识一定要强,不管来源于哪里,修大法了就要斩断一切过去的东西,千万不要掩盖,放不下的都是情,修了法轮佛法,认了佛家的师父,就要以性命相见,把未来全部交给师父来安排,无条件的信师信法,才能完全从过去剥离出来,修成新宇宙的高级生命。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