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重温:从繁体“選”(选)字说起看天机

心升


【正见网2020年11月12日】

编者注:应读者要求,我们重发旧文“从繁体“選”(选)字说起看天机”以飨读者。有兴趣者,也可发表您的见解。

【正见网2015年08月09日】

圣人说:汉字是神造的。无神论者说:这是迷信,是无稽之谈。当有人把某个汉字结构拿出来与其吻合的事实对照的时候,有人说是牵强附会,有人说是巧合。可是,这汉字与事实的巧合也太多了。智者见智,愚者见愚,谁要怎么看,是自己的自由,谁也不会强迫谁,决不能象邪党一样的把谁关起来洗谁的脑子。不信可当故事看,也许会使你增加茶余饭后的一点乐趣;也许会余味无穷,增强食欲。

有一天,我看新唐人电视,屏幕上出现的字幕中,有一个大大的繁体“選”字,这个“選”字内含有“共”字,使我的神经一震:古人造字是非常严谨、有道理的,绝对不可能随意将几条笔画凑在一起了事,为什么要在里面填上一个“共”字呢?难道就象中共所说的,是中国人民选择了邪党吗?既然真的是中国人民选择了邪党,(其实质是,中共绑架了中国人民),古人造字已经把今天邪党在中国的出现预言了,那么选择了它又有何利弊,此字的含义中能不标明吗?一动了这一念,不知哪来的灵感,好象智慧打开了:共字上面两个巳字,就形体来讲恰象两条小蛇,蛇视眈眈,翘头抻脖,凶相毕露。

巳字的含义是什么?中国常用的天干地支认为,‘巳’字是十二地支中的第六位,其五行属火,其色为红,属相为蛇。在基督教中,在西方文明中,蛇的象征就是诱惑和魔鬼。其实在所有的正道、正教修炼中,蛇也都是魔鬼的象征……原来古人在造这个字时就告诉我们,选择了中共就是选择了诱惑和魔鬼,而且“巳”、“死”同音,选择了中共就是选择了死亡。

那么,两个“巳”又在预告着什么问题呢?中共一贯标榜自己信奉的是马列主义,马克思是马列主义邪理的鼻祖、炮制者,列宁是实践者,一马一列,两魔当头并立,祸害人世。这不就是那两个“巳”字的寓意么?

再单独的把“巽”拿出来,它是八卦的中国东南方位,为什么里面也有一个“共”字呢?

细细想来,当初中共就发迹于中国的东南上海、江西、井冈山一带,正应了八卦中“巽”字的方位。

啊,太玄了!古人造的一个字竟然跨越时空的把今天邪党对人类的危害都揭露出来了!怪不得有人说,每个汉字都是一本天书,真是玄妙极了。古人造这个選字不只是告诉我们在末法末世中国会出现一个邪党,更重要的是在告诉我们它是祸乱人间的恶魔。

由此我又联想到几个汉字,其中之一是那个“骗”字。

我曾经在《魔鬼的圈套》一文中讲到“骗”字结构的含义。这里再重复一下:“骗”字,左右结构,一“马”一“扁”,马克思名字(这里只说中国人通常的称呼)的第一个字“马”字,正是“骗”字的左边。“骗”字的右边是个“扁”字,“扁”与“编”同音。“骗”字的左右结构是不是隐含着马克思编了一套邪理在骗人呢?是神意吗?是巧合吗?为什么左边不是犬呢?为什么不是羊呢?偏偏是马呢?古人是不是早就知道世界上要出现一个名叫马克思的大骗子,造字时是不是有所指,这里不做评论。可是历史已经证明,马克思确确实实是个大骗子,正和了“骗”字的涵义。正是这个大骗子,他编了一套完整的邪理,编造了一个看上去似乎是“天衣无缝”的大圈套,蒙蔽了人类整整一个世纪,由此武装的中共,使中国人更是遭受了残酷的蹂躏。

咱就说说这个“共”字。单独拿出这个“共”字来看并没有什么贬义,如果与“同”结合在一起,成了共同,属中性的,共同做好事,当然就是褒义的,共同做坏事,就是贬义的了,可是,古人在造字时,把它用在邪党身上却都是贬义的。在宇宙的时空中,古圣先贤仓颉的天目是开放的,他已经跨越时空,看到了今天在中华大地上要出现一个邪党祸乱人间,造字时就把这个东西不厌其烦的镶嵌在某些贬义字的结构中,我们可以举出许多例子。你看那个繁体异(異)字,上下结构,上“田”下“共”即为异(異),“田”可以说是土地,也可说是心田。这不是明确的告知我们,大地上出现邪党,就是变异的东西吗?!当邪党要共人民的土地的时候,就变异了人类;当有人心生一念,要共人民的土地的时候,它就不是真正人类,是认猴子为祖宗的兽人(因为它还有人型,所以我叫它兽人)。

米是多好的东西啊,繁体糞字,米加上(異)异就是糞;简体字,上米下共还是粪。

暴力的“暴”字,上日下水,中间又镶嵌上一个共字。“日”为“火”,即上“火”下“水”,火水未济卦,属凶卦。寓意很明确,这个“暴”字与中共息息相关,神、或者说是古人早就知道,中共就是一个要搞暴力革命的东西,它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几千年以前的古人怎么能知道20世纪在地球上要出现一个要搞暴力革命的共产党呢?如果不是神意,又有什么办法能解释的通呢?这是偶然的巧合吗?

汉字早就告诉我们,中共是恶魔,繁体字有之,简体字亦有之。最近网上有篇文章,说的是简化汉字导字。这导字上面又是一个“巳”字,上面已经说了,巳为赤蛇,西方人叫赤龙,圣经启示录中寓意中共。蛇魔当头,能把人带到哪里去呢?是不是说明了目前人类社会的文化就是在用魔鬼的理论一步步的把人往魔道上带、往火坑里领呢?本来,古人造的繁体字導字上面是个“道”,古人告诉我们人要所遵循,遵循要有标准,这标准就是道。道是什么?道家讲的是真,佛家讲的是善,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这是高于人的修炼之道,还有做人之道:“仁、义、理、智、信、忠、孝、节”。除此以外就是歪门邪道,这不属于“道”的范畴,我这里把它叫做邪门歪路,曰:斗争、杀戮、暴力,勾心斗角,欺骗,曰:无神,曰: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圣人让我们遵循的是正法正道,而共产党要我们走的就是一条邪门歪路。

只要看看当今中共社会的学校教育、网络媒体等等,我们就会发现正统的、传统的、善良的文化理念被批判,提倡的是马列斗争、占有、弱肉强食、巧取豪夺等的理念,各行各业的宣传和经营理念,不是金钱就是色情,也都与简化后的“导”字相吻合。

再由“导”字联想到“进”字,“进”字的繁体写法是“進”,越走越好、渐入佳境为進。但是简化之后的“进”字其寓意是为了让人往井里走。那么从这两个汉字的变化中我们就会发现,正是现在的这些变异文化在一步一步的毁掉了中国传统的神传文化,变异和败坏了中国人的道德,当官的无官不贪,做生意的处处造假,看当今中华大地,天不明了,水不清了,人心变坏了。世上有个理儿,凡是坏了的东西都要被淘汰掉,这样大面积的人心变坏了,灾难就来了。中共有计划、有目地的把中国人导向了邪恶。更为严重的是,它今天迫害法轮功,开动了强大的宣传机器给法轮大法造谣,给大法师父造谣,毒害了几十亿人,将人们带进万劫不复的境地。

邪党经常喊自己万岁,可是,大家看看“万岁”二字是什么?“万”是“一”与“刀”组成,“岁”字是“山”下“夕”组成。“邪党万岁”寓意是,一个要万岁的共产党,其实是一伙在山下举着大刀的强盗,自己万岁,却把别人值于万劫不复的死地(其实它首先是要下地狱的)。这也应了《圣经 启示录》中所预言的:凡是打上红龙兽(向中共宣誓)的印记,不管大的、中的、小的,当大审判来临时都要喝上帝愤怒的毒酒,在地狱中沉沦,永不复生(大意)。

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要讲真相,其实是救人,不是搞政治,要人们认清中共这个魔鬼,远离中共,退出党团队,记住法论大法好,就一定会逢凶化吉,遇难乘祥。

有人可能会说,汉字只是古人或者今人随意想出来的东西,当初造字时不可能想的那么深远,以上内容是你给强加的。这不奇怪,人们在中共的无神论的毒害下,对历史正统文化的荒漠,对肉眼看不见的东西而又能反映到我们现实生活中来的现象,往往用“迷信”二字给挡住了,不再去想它的深层意思。人们认为人的思想是自己的大脑想出来的,其实很多都是来自于另外空间神的信息。2015年7月15日,人民报登了这样一篇消息《一个不可思议的奇闻曾轰动世界》,其中一段话:一位叫罗斯玛丽-布朗(Rosemary Brown)的女士因创作出一些大师级的乐曲而名噪一时。但是,她说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这些乐曲是已故的著名作曲家指导她写出来的,而她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一个录音机和速记员。《爱迪生传》(Thomas A. Edison Benefactor of Mankind 作者是Francis Trevelyan Miller,1931年出版)第292页和293页有明确记载:“假如我否定上帝的存在,我就等于亵渎我的知识。”《爱迪生传》的作者还指出,爱迪生如果没有神的启示,没有一个引导的力量,他绝不会有一个能够洞察物质世界的奥秘的非凡头脑。古人造字与中共的汉字简化是不是也是另外一种形式信息的录音机和记录员呢?或者造字者并没有那么深奥的动机,是另外空间神的意思打入造字者的大脑,造字者还以为是自己想的呢。

从古到今一切都是天安排,这也许叫规律,上天安排的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规律,这规律就早在汉字中显现出来。

古人有一句话说:会看的看门道,不会看的看热闹。不信者可以找出若干理由反驳,这不奇怪,四门贴告示,总有不识字的。信与不信,全在自己。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今日神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