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7章 诱惑

紫韵


【正见网2020年08月24日】

父亲看到我态度转缓了就继续劝我看书,我也有很多新的疑问想解开。就又拿过来看,谁知看了没几页就开始拉肚子,一整天都忙着跑厕所,没吃一点东西。这次我总算有些悟性了知道是师父给清理身体,我的脾胃很弱稍微吃点油腻的东西就克化不了,因此严重偏食,很多家常便饭都不吃,去走亲戚时人家都发愁,这不吃那不吃的都不知道该给我吃什么了,当然首当其冲的调理肠胃了,就没当回事。

只是又赶上了值夜班我有点犯难,班上厕所离得远,深更半夜的拉肚子咋办?母亲也说要不请假吧别去了,一天都没吃东西了怎么上班,给你煮几个鸡蛋吃吧。我勉强吃了两个鸡蛋,想到书里说过清理身体消业时不耽误上班,就咬咬牙去上班了。十多分钟的路程我走了半个多小时,真是举步维艰,两腿发软没有一点力气,一步一挪的磨蹭着走,半路还把刚吃进去的鸡蛋都给吐出来了。

好不容易走到班上,谁知脚刚一迈进门就精神了,一改来时的萎靡不堪,跟换了个人似的,啥事都没有了,肚子也不饿,神清气爽,一身轻松,想想刚那难受劲不是做梦吧!这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只是瞬间就天壤之别,如同穿越了两重天,恍若隔世,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晚上看了会书,这次睡觉时我把书放到了枕头底下,感觉枕着书睡觉才有安全感,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被保护的感觉,身心妥妥的安稳,终于可以放心的睡个安稳觉了。

熟睡中突觉眼前一闪,床边现出了个白胡子老头,白须白发白道袍,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要教我些本领,拿着浮尘向后一甩,伸出手指教我学习隐身术,指着几个穴位示范给我看,手指那么一掐就真的隐身不见了。我很好奇一下就醒了,忙四处看了一遍,这次没有害怕,感觉老道所带的场还有些亲近,知道是师父来抢徒弟了,心想现在知道来找我了,早干嘛去了,晚了我已经看了大法书了!虽然还没决定要正式修炼法轮大法,但是有比较了别的法门肯定是看不入眼了。

不过隐身术确实很有诱惑力,想到学会了起码去游遍名山大川不用买票了,连路费也能省了,甚至还能去吃霸王餐,反正别人看不见了,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嘿嘿好处多多……那这世界岂不对我免费了,可以不劳而获了……越想越心痒难耐,一时间欲望膨胀,成功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有些跃跃欲试的冲动。却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想到《转法轮》脑子瞬间清醒很多,又想到书中所讲的不二法门的问题,知道这样想不对,想得正法就要经得住诱惑。从而想到小时候看过的动画片《崂山道士》中演的一个道士上山学艺多年,终于师父传授给了穿墙术,学会了下山,不顾师父的叮嘱不能做坏事,起了贪心,半夜就穿墙进去民宅偷人家的东西,结果穿进去拿了东西,念着咒语往墙上撞得满头大包都不灵验了,穿不出去了,还惊醒了熟睡的家主,当贼给拿了贻笑大方。

想到这里不觉又一个激灵原来……原来我还这么贪啊!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己有贪心呢?心术不正学会术法做坏事,一念不正就前功尽弃一毁到底了,怪不得法轮功师父说“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呢!还讲了炼功为什么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就这两个原因。”(《转法轮》)只是一个好奇心就勾出了隐藏很深的贪念,叫我自己看清及时打住。哎呀这不就是书中所讲的向内找吗?刚看了书知道了高层次的法就能顺着法理去思维,不知不觉的找出不足,将贪心给掐灭了,归正了人心不就提高了心性吗?心性提高了,境界不就升华上去了吗?这不就是修炼吗?看来修炼也不是多难,做个好人总是没错,最起码能够无债一身轻,心里的天平已经倾向了法轮功。

想起《转法轮》中讲的真善忍,真和善都好说,就是忍不容易做到。也许是上学时武侠小说看多了,有了些侠女情节,笑傲江湖,快意恩仇多痛快。忍吗?小小不言的可以忍,但得有个限度,我从不找事,但事要找我小忍可以,毕竟我怕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过份了必当奉还。因为这涉及到尊严和智商,我可以不介意别人怎么看我,但我很介意别人侮辱我的智商。看我不顺眼可以当面说,我很清楚自己几斤几两,说对了会改正,错了也可以一笑泯恩仇。要是跟我玩阴的,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什么的,那绝对当仁不让,什么阴谋阳谋,真不能惯着,我不较真还好,要较起真来也都能接着,管他什么小心眼都不能叫掉地上。我为人处事的原则是简单透明,不愿意去猜谁太累,更不愿去揣摩人心,太劳神。毕竟我胸无大志,不管你有什么身份地位背景,你那里都没有我所求的东西,对我构不成诱惑也自然不会去在意,我只想生存而已,只会为生存而取食,有一偶之地足矣,并不奢求什么。再说这世上谁又比谁心眼多?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所以你要认为这种淡泊名利,与世无争是傻,缺心眼,好欺负,那我会很介意,说不定就让你聪明反被聪明误,明白不是谁比谁心眼多的问题,而是使出来使不出来的问题,毕竟做人要有底线,人心需要道德的约束,人性更需要灵魂的滋养,不随波逐流,克己复礼,敬天重德,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所以书中所讲的大忍之心我怕是很难做到,观念上一时也不能完全接受。再说了修炼还讲不二法门,要我放弃道家的东西实在是难以割舍,疑惑是解开了,却有太多的放不下。当时就想到既然得法修炼,就要按师父的要求无条件的去做到,既然做不到又何必去练,当个混混有意思嘛。我还是能看到修炼是严肃的不是儿戏,不是墙头草,两面派,不可以挑三拣四左右摇摆,三心二意,要一心一意去修这个选择是要有取舍的。

所以第二天下班回家,我把书还给了父亲说了两个字“不炼”。父亲没有放弃,过了段时间看我准备去上夜班,又拿着书站在门口递给我说“师父说了这本书看一遍就有一遍的收获,不如你再看看吧!”心想反正我晚上无聊要看书的,看什么不是看,就接过来把书放进了包里。这次我重点看了关于功能的事情,我闭着眼只能在睡梦中看到东西,醒着时偶尔睁着眼能看到东西,闭着眼却什么也看不到了,不知道这算不算开天目。其实到现在我也不认为自己是开着修的,与生俱来的东西就是人的本能,本就应该有的,被特异出来总觉得的不应该。尽管我一进修炼的门就求师父把功能都给我关了吧,我想凭悟而圆满,不需要功能来添乱。但总是关不严,功能何止千万,天目只是最普遍的一个,随着修炼境界的提高很多功能还会伴随而来,只是功能不好掌控,人心更难把握,心不正会随心而化真假难辨,干扰也会随之而来,所以开着修很难,容易大起大落,不修口乱说就会遭下口业,一念不正就容易思维跑偏栽个大跟头,甚至邪悟了会带偏别人,所以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什么都感觉不到,平平静静的修炼,没有另外空间杂七杂八的东西掺和,悟性一定会更好,现实却是我没有选择的空间。

第三遍看完《转法轮》时我已经都能接受了,但还是举棋不定。要改换门庭进入佛家修炼,正如师父书中所讲“因为它牵扯很大的问题,牵扯的历史渊源很深,牵扯的面也很广,涉及的问题也很尖锐。”(《转法轮》)我的脾气,性格,思维都融入了太多道家因素,被这些观念先入为主了,要彻底放下谈何容易,所知障已经根深蒂固了,障碍着我的得法机缘,令我看书三次都得其门而不入。

虽然还没正式入门,师父已经开始给我灌顶了,还是似睡非睡中,会感觉一股暖流从百会穴灌入,迅速浸入大脑,顺着经络蔓延全身,直到脚底涌泉穴,银白色光芒笼罩全身,四肢百骸都暖融融的非常舒服。灌顶后身体纯净了,五感更敏锐了,以前的书都不能看了,只看个封面就头痛,对不好的信息分辨率很高。上班时包包里只能装着《转法轮》看了,每当值夜班时我都会把书枕在头下安眠,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做是对法不敬。原谅我二十多年没有安全感,常常半夜惊魂,实在是给吓怕了,好不容易碰到了能保护我的大法书,当然是妥妥的枕在头下睡觉,心里才安稳,久违了的安全感一经得到就想当作护身符一般,片刻不离。

我不着急得法修炼,可父亲着急啊!一个劲劝我“既然已经能够接受大法了,为什么不抓紧修炼呢?这真是能度人的法啊!早一天得法修炼就是多赚一天啊!”我听着无法反驳,虽然我还没加入修炼行列,师父可真把我当弟子带了,一次次的灌顶点化,总不能装聋作哑吧!但心里还是有些不舍道家,明知道末法时期道家已经不能度人了,想要得度,改换门厅是早晚的事,还在犹犹豫豫,就搪塞到“得法修炼这么大个事,能随便嘛,不得挑个好日子啊!”父亲趁热打铁的说“那你说个日子吧,哪天?”我随口说道“这不要过年了嘛,就辞旧迎新,过年那天吧!九七年新年的第一天我正式成为大法弟子”,从一个普普通通常人的一生改变成了正法弟子的一生。

转眼到了过年那天,晚上守岁家人凑热闹一起打够级,就拉我充个数,我是从不凑热闹,也不爱打牌,想着大过年的别扫了兴,就凑回热闹吧。谁知我这不会打牌的,手气却好得很,乱出牌还连赢了几回头把,别人好不容易摸个好牌还要给我进贡,很不情愿就嘟嘟囔囔的说些风凉话,我当仁不让,反唇相讥,又不输宅子不输地的,玩不起别玩,很快就吵吵了起来。父亲在旁边冷不丁的来了句“还大法弟子呢,第一天得法修炼就没守住心性!”我听了一个机灵,才意识到我已经是大法弟子了,就要对得起这个称号,从此以后不能任性而为而是要在大法中改变修心性了。

真善忍看似简单就三个字很好理解,可是真要做到确是望山跑死马,真的是一山更比一山高,修到现在也总觉的与师父的慈悲相比我也只是沾了个边,师父的慈悲波澜壮阔,浩瀚无边,我的慈悲总是有些局限,每当提高心性后境界也相应的得到了升华,不待欢喜就发现离更高的标准还差多了,我的慈悲心还是缺斤少两的,差十万八千里呢!

也正因为如此我生命中第一次有了长性,不管怎么往上修,开智开悟后没有登顶的满足而是发现远处云雾缭绕中更高的山峰若隐若现的在向我招手,我的兴趣不会枯竭而是更浓了,一次次的挑战极限超越自我,体验一次次开智开慧的美妙殊胜,找到更真的自我,还原生命的本性,返本归真才是生命中最有意义的事。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