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弟子(第3章): 时也命也

紫韵


【正见网2020年08月15日】

拥有一个聪明的大脑加上健康的身体就能拥有全世界。小时候不记得从那本书上看过的这句话,觉得还有些道理就记住了。只是当二者只能拥有其一的时候,要么就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过完碌碌无为的一生,要么就天妒英才,英雄气短,怨天尤人的含恨终生。

毕竟聪明之人是勇于探索的,世上的路何止万千,此路不通,只是站的不够高,视野不够开阔,发现不了更广阔的空间。古人讲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天与人的差别不是距离的概念,而是境界。不是造个宇宙飞船飞到月球上去就是上天了,而是人命大于天,人的生命本源来自于天,人是神造的是神的子民。本就连着天就在灵魂深处深埋,随着思维境界的提高就可以打开尘封的灵魂记忆触及到天。也可以这么理解天人合一,就是灵魂与肉体,意识与身心的契合,只是融合过程中每一步的升华都是生与死的检验。因为你灵魂的根源本就在天上,只是后天的认知被肉身局限了,有了一双迷的眼睛,一个被所谓义务教育洗脑的脑袋瓜,党文化的植入,所形成的后天观念思维模式,否定了神的存在扼杀了人与生俱来的灵性,用无神论看世界等于诱敌深入固步自封,扼杀灵魂,斩断灵根,失去神的照拂,只因人在迷中,被肉身隔阂,所以不能通天彻地。

其实天无处不在,道法也无处不在,另外空间与这个空间是重叠的,只是思维的认知在间隔着人的意识感官,思维在哪里你的生命境界就在哪里,所以整个华夏五千年的文明就是半神的文化,修练的文化,都是源于灵魂深处的传承。如果你对生命的意义还有点好奇心就看下去,我会穷尽所能,用我的文笔带你遨游不同境界。从而有所体悟,人生不仅有第三条路,第四条路......甚至更多的路可以选择,那就是修练,返本归真,成为高级生命。

这世上凡事讲个机缘,也许是被逼到了份上,对医院绝望后,我就开始了寻仙访道,结识了佛道两家的人,想要走一条修练的路,却苦于找不到能够帮我破迷解惑的法门。毕业后诸事不顺,身体每况愈下,心里的苦闷无处宣泄就决定去爬泰山,体会“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波澜壮阔,或许心胸一开阔,心里一个机灵就会曲径通幽,碰到什么机缘。

大概是94年吧,我和同学也是发小相约登泰山。路上就不顺,我晕车晕的厉害,下了车两腿发软,头重脚轻,胃里翻腾的难受,恨不能就地趴在那青石板上赖着不走了。同学一再宽慰我说,只要进了万仙楼路边,就有泰山老奶奶的小庙,我进去给泰山老奶奶磕几个头就好了。我是半信半疑,虽然想出家修练,也能看见点什么,可是也是从小喝狼奶长大的,被严重洗脑,最多算个不太坚定的无神论者。走不了几步就要坐下歇歇,坐下就不想起来了,同学几乎是拖着我好不容易快走到万仙楼了。

我望着泰山那斜刺云霄的山顶心里那个怵啊,九一年学校组织爬泰山,我是被同学硬给拖上去的,上去后人家就扔下我不管了,自己去玩了,我累的爬都爬不动了,就近找了个大石头背风熬了一夜,什么风景日出,就那几步我就走不过去了,累的要死什么也没心思看。下山时两腿哆嗦的不行,不敢下台阶,还是同学扶着我下来的。好不容易坐上车,校长说爬泰山不去灵隐寺就是白来一趟,又拐个弯到了灵隐寺虽说学校出钱游玩,我也没下车实在走不动了。回去后好久看到楼梯都发怵,都有心理阴影了。想到这我就直接跟同学说:“要不算了吧,就我这体质好好的怕是打死也上不去的,何况现在晕头转向的难受成这样,不如在这歇会回去吧。”同学一听就急了:“大老远的来了,都走到这里了怎么能打退堂鼓,再说你手里有招待票,又不用花钱进山,不用白不用,相信我只要进了山给泰山老奶奶磕个头你就好了,泰山老奶奶保佑你就有力气爬山了。”我愣了一会还是半信半疑,同学一家人信佛,我是从小信道不信佛,不过泰山神仙多,道家的也多,说不定哪路神仙关照下就会有奇迹呢!就迟疑的问了句:“磕头真的管用?我还没给谁磕过头呢!”同学一个劲点头:“嗯嗯嗯!管用!试过就知道了,就算不管用我们可以随时回头,养足了劲下次再来。”我一想也是这么个理,就把心一横走吧!

验票进了万仙楼,果然不远处路边就有小庙,同学鼓励我说进去吧,心要诚一定会有奇迹的。我走了进去,很小的庙只有几平方,一个小蒲团,一个供桌简陋的很,看着围着红布的神像,倒是很有历史气息。心里想着,碧霞元君不好意思,实在难受的很,什么都没备下,连柱香都没有带,就来求你了,看在都是道家的份上帮帮我,赐予我力量吧!想完就跪下磕了三个头,磕完抬头的一瞬间感觉身子一轻,脑子一片清明,站起来发觉没有眩晕的感觉了,心里一喜果然灵验!就走出去,等在路边的同学一脸关切,赶忙迎上前来问“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我刚想回答好了,不晕了。谁知肚子突然一阵绞痛,就捂着肚子问:“厕所在哪里?”同学领我过去,一方便好像把压在头顶的所有阴霾和不适都排泄掉了。走出来时,已经神清气爽,精神抖擞,感觉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劲,充满力量。同学一看我这精神劲就笑了:“都好了吧?信我说的没错吧,泰山老奶奶很灵验的。”我也很开心笑道:“是哦!真是奇迹,没想到磕几个头,就都好了全身有劲,走路轻飘飘的,我觉得一气爬到山顶也没问题了。”呵呵,“那就走着瞧吧!”

我们一路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中天门,我又大发感慨:“真是没想到啊,平时我爬个五楼都要歇两次的,一次上去会心慌的不行,现在一气爬到中天门了,居然气不喘心不慌,轻松加愉快跟脱胎换骨似的,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这回我是真信有神了!”同学已经爬过几次泰山了,对一路景点十分熟悉,就给我做导游,指指点点畅聊名胜古迹。我们中途在斗母宫停留了一会,她对那个穿着袈裟的假尼姑很不满,还在抱怨,我问了几个修练问题,一问三不知不说,还为了争功德箱里的钱打架,把另一个尼姑挤兑走,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我却揶揄道:“怕是一锅汤里没有几粒米了吧,都是老鼠屎了,呵呵!”同学叹了口气说:“庙里的混混确实太多,但真心修的也有,我认识个居士,疯过几年是出过马的,神神叨叨的有点本事,祖上就是居士修了几代了,曾上泰山找过这些利欲熏心的假尼姑,嫌她们败坏了修练人的名声,可惜啊!没人听了啊!对了你不是想要出家吗?找她引荐就行。”说的我心里一痛,之前是想过去庙里的,可是越接触这些人越是失望,对修行是一问三不知,还不如我这个看过几本经书的门外人知道的多,佛经都不怎么看了,真不知她们到底是修的什么。就幽幽的说了句:“如果是像你说的真有点道行的,有时间就带我去见见吧。”

我们正聊的起劲,没注意到路边有个算卦的蹲在那里看了我一眼,突然站起身来快步向我走过来,边走边说:“让我给你看看相吧!不准不要钱!”说着几步走到我跟前越过同学伸手拦在我面前,好好的走着,突然冷不丁的横冲过来个邋遢男人拦路算卦,我俩猛地都吓一跳。停下一看是个土里土气的中年男人,没一点仙风道骨,到像个庄稼汉。同学爱干净忙躲开几步站到一边,就是很常见的路边铺块布或纸,写几个字,摆地摊算卦的,这种人大多是江湖骗子,有真本事的很少。我顿了下就反应过来了,把身子一侧,绕开他继续走路,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不必了,我自己就会算,知道又如何也改变不了什么。”

“你眼下很难,事事不顺,每走一步都很艰难。”他望着我的后背说道。我听了身子一顿,正因为刚走出校门,走入社会,就要面对人生的选择,是融入世俗还是出世修练,不知道向左还是向右,融入世俗吧,非我所愿,却苦于找不到走出世俗的路,因此,心有不甘,犹豫不决,举棋不定,难断未来,苦闷的很我才来爬泰山散心的。难道他真不是骗子能看出点什么?不觉就停下脚步,转身回过头来看向他。他见我回头了,一脸鱼儿上钩了得兴奋:“你心里很难,真的难,你的命格是先苦后甜,30岁之前事业婚姻都不顺,会很坎坷。”他要是说你最近有血光之灾,我给你破下之类的江湖套话,我会扭头就走,没有听下去的必要。但说的这些确实是当下我的处境,十分艰难,要不是我从小就很有主见,没有依赖谁的心,这时候肯定难到都想去求签问卦了。又看了眼同学,她站在原地没动,一脸的好奇。我知道她很信这个,就是明知道骗人也想听听,而且这位同学是美女级别的,化着妆容,穿着时尚,走路很拉风,一看就比我趁钱。要是想骗钱的话应该拦住我的美女同学,而不是我这个相貌平平,穿着平平,一脸冷漠,扔大街上就找不到的人。

想到这里我就走了回去,他组织了下语言继续说到:“30岁之前你的工作不会顺心,但有一点好处,你没有下力的命,就算时运不济干了体力活,不出一年半载,最多不会超过两年就会时来运转,不用你自己操心托关系,不花一分钱就有转机,你就不用下力了”。我听了到有些失望的说道:“其实我还是愿意干点体力活的,因为体质太弱了,面黄肌瘦的,又懒得去锻炼,干点体力活既能锻炼身体,还能挣点钱,倒是两全其美了”。他又看了我一会说到“可是你确实没有下力的命啊!因为你身上有印,有大印”。我看他瞪着眼口气严肃说到大印的时候还加重了语气,心里不觉一震。上学时我是研究过什么周易八卦之类的,但没给别人算过,只给自己算过,确实发现自己身上有印,可我只是看着玩就一知半解的水平,连个半吊子都算不上,没当真,要当真也不会犯忌讳给自己算了。听他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信了就想确定一下:“那你说说我这个大印在什么位置?”他居然说得准确无误。我不觉又信了一分,身上有印意味着什么,内行人一看便知。

“那你给她看看婚姻吧?”同学听得玄乎也来了兴趣。“你的姻缘怕是难成,难就难在大众化的人都不适合你,你只能从两头选。说句不中听的话,特别好的人很少不定能碰上,碰上了人家还不定能看上你,差点的倒是不缺,你又看不上人家,属于高不成低不就的。”他说着挥了下手又安慰我道:“当然关键还是看你自己想不想要了,虽然选择范围小,但你真想求得个好婚姻,不管上谁家去都会远接高迎的。”我尴尬的笑了笑:“婚姻我没兴趣,当然能碰到个如意郎君最好,碰不到我也不是个能凑合的人,宁缺毋滥,不过现在还小,到时候等逼到份上再说吧!”他也呵呵笑了:“看开最好,我说了你是先苦后甜的命,虽然30岁之前会历经坎坷,吃些苦头,但只要熬过了30岁就开始转运,苦尽甘来,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你的运势也会越来越好,到最后谁也不如你。”听得我满心向往,有钱难买老来福,年轻受点罪无所谓就当历练了,能够衣食无忧,清清静静的安度晚年,真正为自己活几天才是人生一大幸事啊。想想现在不过二十刚冒头,到30岁的路还很漫长,而且路阻且险,一步一个坑不觉又郁闷起来,恨不能来个蹦极一下子跳转到30岁,20岁不要过了,赶上多事之秋好生无趣,直接跳过去多好。

正感慨着人生呢,谁知他又说了句惊人的话,让我好玄一个趔趄。“你是个专权的人,将来的你会很专权,不管走到哪里都是你说了算,别人都得听你的!”看他说得跟真事似的我不觉好笑。其实他前边说的都跟我自己算的差不多,我自己算的是28岁以后转运,24岁时会碰到一生中最大的机缘。只是我的八字有点特殊,一般人都合不了所以姻缘难成,只能选两个极端的人,八字极端的强势和极端的柔弱。我一向有向道之心,到不觉这是什么坏事,乐得清静自在。至于专权一说我只能呵呵了,我一胸无大志之人专什么权?对权势也没兴趣,再说了专权不操心啊!我天性爱静,一心向往寂静山林,讨厌俗世的喧闹,性格懒散,最不愿意操心,话都懒得说,哪有闲情逸致去专权?那得有多想不开啊。况且五感敏锐,走的近了,别人身上所携带的不好的信息就很容易干扰到我,令我头痛严重时太阳穴砰砰乱跳,恨不能躲着人走,就怕我不找事事找我。所以从小性格孤僻,待人冷漠,与自己家人都不怎么亲近,还要与人保持距离,最好保持两三米的距离,哪里人少去哪,从来不看热闹不好奇别人的事,也没那热心肠东家长,西家短的去捋别人家的闲铺陈,就算在我窗户底下娶媳妇,我也不会扭头看一眼。就是在自己家里,也没啥存在感,因为我在家和不在家没什么区别,在房间里关上门谁也见不到我,有时吃饭都能把我给忘了,吃完了才发现少了个人。

虽然做常人时我无心名利,只想做个闲云野鹤,优哉游哉。修练了我也只想做个游神散仙,清静自在。我给自己的定位不高,一入修练的门就达标了。但修练的路是师父安排的不是自己能定位的,想多了都是执着,至于圆满了,世界了,说实话也懒得想,只管修练莫问前程。只要坚信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就是了,真真的是胸无大志。但人生往往事与愿违,我为使命而来,注定一生要为使命而活。至于个人喜好是不能掺杂到修练中去的,都是要修掉的私心杂念。正法弟子必须履行使命,助师正法,救渡众生。无关个人喜好,无关名利,只关乎使命,还责无旁贷

或许将来真有一天需要我出去劳心费神的操心天下大事,那我也想好了,找几个有能力的助理,因才适用,安在最适合的位置,让别人去专权,只要你能担得起这份责任。而领导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在幕后布局,慧眼如炬识人,用人。发现人才,不屈才,把鞠躬尽瘁的机会让给别人,去超常的挖掘潜力。

自己则可以远离世俗,最好不被人所知,免得叫世人念叨,发出的意念掺杂的什么东东都有,没得扰人清净。何如泡杯清茶,看山看水,看云卷云舒,潮起潮落。闲来写点闲篇,时而穿花渡柳,时而伐舟江上,时而奋笔疾书,神笔在手卧游天下,岂不美哉!呵呵,夜以深沉,万籁俱静,姑且先做会子美梦。

(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

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