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佛教故事的启发

大陆弟子 复一新


【正见网2020年08月08日】

今天,丈夫给我讲了一个佛教小故事:“在一座庙里,一个方丈有七个可以承传念珠的好弟子。方丈老了,可怎么也拿不定选谁为念珠的继承人。有一天,老方丈对他七个弟子说:镇庙的念珠不见了。念珠只有你们七人知道在哪里。因此,也只有你们七人中的一人偷了念珠。给你们四天的时间,自己将念珠放回原处。

可是,四天过去了,念珠没找到。老方丈对七个弟子说:明天如果念珠还找不到?那么,你们七人中的六人可以下山了。偷念珠的人不能下山。只能留在寺庙。

第二天,老方丈对七个弟子说:既然念珠没找到,你们其中的六人可以下山了。七弟子中有六人下山了。老方丈对留下来的那个弟子说:你可以拿出念珠来了。弟子说:我没有偷念珠啊?方丈说:那你为什么留下来呢?弟子说:我要不留下来,我们七人会相互猜疑一辈子的。我留下来,只毁了我一人的名声,却保全了其他六人的名声。这不是个大好事吗?方丈听完了弟子的话,从怀里拿出念珠,放心的挂在了那个能担当起大业的弟子的脖子上。

小故事不惊人,但说出了一个修炼人,在关键时刻:对待自己的名利上,能不能放下,能不能设身处地的为了他人着想;这可真正能体现出一个修炼人的境界。

纵观自己修炼了二十多年了,可遇到具体矛盾时,不敢担当,不愿承受屈辱。害怕自己的名声受到伤害。

年前,在我们学法小组发生一件让所有同修都不开心的事。事情是这样的:一个老年同修,身体出现了严重“病业“假象。老同修很着急,让我们帮她共同找找有什么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她自己也向内找,找出不少的人心来。在这过程中,我给老同修说了几个小事:一个是同修读法不让指出错字问题,另一个是同修利益心没放下的问题,还有一个是同修不爱听不同意见。尽管都是一些小事,可聚集多了就成了大事。当时同修对我指出的这些事很是不以为然。我对此事很是纠结,自己还认为自己在帮同修呢?

今天,听了这个小故事,使我从迷茫中惊醒过来。如果我能修出大慈悲心来,还会有今天同修出现的情况吗?对同修读法读错字问题,如果不是抱着纠正错字的心,用一颗善心,向内找自己,看看自己存在着什么心?可我,只为矫正同修的错字而不停的提出其错误,这不是象旧势力一样吗?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吗?当然可想而知,效果是越矫正同修读的错字越多。

对于放不下利益之心,自己不也存在吗?这不正是师父用同修不好的一面表现出来,修自己的吗?可自己对同修做的没放下利益之心的小事,说的头头是道。如果当时看到同修的问题,马上找自己,自己不是也存在很多放不下的利益之心吗?不找自己修同修,上了旧势力的当,让旧势力钻了我们集体修的有漏的空子。今天想起来,我感到非常对不起同修,是自己没修好,不但没帮了同修,反而,起了相反的作用。

真诚的向同修道歉:同修对不起!今后,我会努力修自己,走师父向内找的修炼路,否定向外看,不走旧势力的路。

对于不爱听意见问题。今天,剖析看来,自己同样存在,爱听好听的,不爱听相反意见。同修的表现,不都是师父苦心安排的吗?我错过了多少修自己的机会啊!我有什么脸给同修指出不足呢?自己比同修不是更厉害吗?同修为什么不爱听,我给她提的意见,不就是因为我自己不会修自己吗?没有慈悲心,没有包容心,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同修着想的心。抱着一颗只想改变别人的人心,怎么能帮了同修呢?

今天,我反复问自己:修了二十多年了,在这些问题上我哪像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呢?我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我对不起师父,我也对不起同我一起风风雨雨走过十几年的同修。我从心底里发出:师父弟子今天觉悟了,弟子知道什么是大法修炼了。无条件的向内找,修自己。这就是师父要的。弟子向您保证,弟子今后就做您要的,向内找修自己,很好的静心学法,按您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走任何极端。修出慈悲心,用慈悲心去救人,做个真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最后,用师父一段讲法与同修们共勉:“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旧势力实质上就是针对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来、又时时伴随你们的巨关巨难。”(《精進要旨三》〈清醒〉)

个人的一点认识,不正之处,请同修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