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同修的过程中修自己

中国大陆 复一新


【正见网2020年06月25日】

偶尔听说一老同修身体受到严重干扰,已经大半年不能自理。我打听到了详细地址,想与老同修共同闯关:

第一次、我按地址来到了老同修家。自报姓名说明了来意。当我和老同修只说了几句话后,同修的儿子听出了我是学大法的。一反常态,与此同时大吵大嚷的对我嚷了起来:并说我马上可以打电话报警,送你到公安。当时面对突入而来的考验,我没动心。我心里发正念,铲除同修儿子另外空间一切邪恶乱鬼共产邪灵。同修儿子诉说了老同修因为讲真相救人给家庭带来的邪恶迫害,儿子为了老同修几次被罚款。使他对大法产生了误解。他一直发泄了半个多小时后才慢慢的缓和下来。我看到他有点缓和,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我说:这么多年来,我们学大法的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这你都清楚,我们都是些心地善良的好人,你妈妈讲真相救人,只不过是为了让世上能多一个好人。是中共太坏了,迫害好人。不怪我们这些学大法的人。我又对他讲了,我学大法后,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神奇故事。同时我又对他儿子说:我说你看,咱俩个不认不识的,我今天能来看你妈妈,面对你对我大吵大嚷,我不动声色。如果不是学大法的人谁能做到呢?这时同修的儿子,慢慢的消除了对大法的误解。对我说:大姨,对不起,我不该刚才对你那样。我说:没什么,只要你能理解我们就行了。同时我又给他儿子讲了,大法在全世界洪传的形势,大法只有在中国才遭到不公的对待。我们大法弟子遭受中共的邪恶迫害,十几年了,为什么还这么坚持着呢?因为我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我们不能忘恩负义,做对不起我们良心的事啊!我们学大法的没有违法,没有危害社会,我们只做对世人对社会有利的事情,这是人人有目共睹的。希望你能支持你妈妈继续坚持学法炼功,早一天能够自理,让你这个孝顺儿子早一天轻松下来。最后我说:我每个星期来一次,陪你妈妈一起学法好吗?他儿子说:好的。谢谢大姨,最后还热情的将我送至楼下门外。

第二次、我来到同修家,先跟同修交流。同修当时的实际情况是:同修口口声声说自己得的是“糖尿病”。并且还吃对“糖尿病”人有利的食物。我听了后没有直接说同修不应该。我对同修说: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不是反复讲过,炼功人没有病吗?师父不是在我们开始修炼时,就给我们净化身体了吗?我们修炼二十多年了,咱们怎么还会有病呢?今天你身体出现的不都是假象吗?它不是病。我们修炼人没有病。师父教诲我们:“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 [1]我们必须转变观念。坚信炼功人没有病的信念。经过交流,同修有了一点正念,开始否定自己不是病,是师父给消业。

第三次、因为我有事,我到外地住了一段时间。回来后我第三次到了同修的家。

当我来到同修自己的卧室里一看:地上是厚厚的一层灰和同修身上掉下的头发、皮屑;床单上弄满了一片片血迹和厚厚的皮屑。同修说:她被开水烫脚了,天天掉皮、流血。把床单弄得很脏。我说:没事。可我是个从小爱干净的人,从来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环境呢。我想:这不也是对我心性的一次考验吗?我心里想:这个让我遇到决不是偶然的,这肯定是对着我“嫌脏”的心来的。今天我就修去它,不要它。想到这里,我很坦然,简单的打扫了一遍,我双盘着腿就坐在了满是血迹的床单上了。然后我们开始交流。

可同修明显表现出:主意识不够强,当我面对同修,同修不敢抬头看我,我让她抬头看着我,可同修的眼睛不看我,只看窗外。一会儿说:窗外有一个汽车。一会儿又说:外边下大雪了。一会儿又说:外边有个人……。我心里发正念清理同修另外空间的邪恶乱鬼和共产邪灵。呼唤同修的主元神,加持同修的正念。一个小时后,同修的眼睛正常了,主意识强了,能自己主宰自己了。

然后我们一起学习了师父关于对“病业”的一些讲法。还学习了师父关于过心性关的讲法。随着学法,同修的正念也越来越强,当我们学到:“修炼就是向内找,对与不对都找自己,修就是修去人的心。”【1】和“必须做到谁说都行,有就改无就注意,你能够面对批评、指责不动心你就是在提高。”【1】时,同修说:我没听师父的话,没做到能听批评的话,光爱听好话,不会向内找自己的问题错误,不修心性啊!前几天还和儿媳闹矛盾,闹自杀呢!是师父保护了我,没有自杀成功。我说:师父讲过自杀是杀生吗?你怎么这么做呢?同修说:是啊!我好糊涂啊!今后不会再出现这种不在法上的事情了。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好好修自己,提高心性,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

第四次、在去同修家前,我在家里提前准备了两块抹布(一干一湿),到同修家后,我先用湿抹布将同修的床周围和地面还有两张桌子全部擦了一遍,再用干抹布擦了一遍。做的过程中心里很坦然,一点嫌脏的感觉都没有。这样一打扫后,干净了许多,我们学法环境也好了很多。我和同修一起发了一点的正念,就开始学法。

这次我们重点学了《精進要旨》中师父在修心性方面的法。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同修的悟性在提高。同修对我说:自己这次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原因就是自己平日在修炼中守不住心性,错把做事当修炼,遇事不向内找修自己,因此,到现在与家人的关系还很不好,经常与儿子发生争吵。以后在修心性上下功夫,决心从儿子这里守心性开始。

第五次、这次去同修家,我在家里备好了一个精致的一盒子。因为上一次,我在帮同修打扫卫生时,发现同修的大法书放在大衣橱里的一个抽屉里,感到有点不太敬法,因为衣橱里很乱,内衣内裤什么都有。我告诉同修,要做到敬师敬法,千万不能让旧势力抓住我们不敬师的把柄钻空子。同修对此也很接受。

因为上一次我用MP3录制了明慧关于闯“病业关”的交流文章让同修听。同修听了后增加了正念,她自己在不能站的情况下,坐着开始炼功。那天同修伸出左手让我看,她的五个手指都是勾着的,一点都伸不开。我拉着同修的手说:同修这不是你的手,你是炼功人,炼功人的手怎么能这样呢?否定它。这都是假象,这不是你的手!你说:我自己的手是个好手,是能伸开的。师父一定会帮你的。然后,我和同修一起完整的学完了《精進要旨》。

第六次、因为空间隔了一个节日---阳历年。半月后我来到同修家里,这次同修家里完全变了样子。床上儿媳给换上了新床单,地面、桌面都打扫得干干净净。让人看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我再也不用从家里带抹布了。我心里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让弟子有了一个干净的学法场所。这个事情也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师父讲的法中,讲到相由心生的法,这可是真理啊!

我们坐下后发完一点正念,开始学法。那天是同修的六十六岁生日,家里还有七八个客人,同修赶紧吃了点饭后就离开了酒席。从同修的言行中看到了同修在精進。学完法后,我们進行了简单的交流。同修说:今天她又没守住心性,使家里再一次发生了“战争”。她儿子动手打了她儿媳,还打了拉仗的妹妹和同修的妹妹。老同修心里很难受。看到同修的样子,我跟她交流了师父关于情中的讲法。师父教诲我们:“你知道这一世你们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你知道她这辈子是你妻子,下辈子说不定给谁当妻子?这一辈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辈子他是谁的孩子?”【1】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同修说:我一定要放下人世间的这个情,以前就是因为守不住心性,自己对儿女的情太重了,家里人对我修炼干扰很大,我一定要突破它。

第七次、当我敲开同修的家门,他儿子对我说:同修到她女儿家了。他要去叫回同修来。我对他儿子说:你说清地址就行了,我自己去找她。我按他儿子给我的地址,没找到同修。我就又回到了同修的儿子的家门口,从新敲开了门,对她儿子说明了情况,他儿子又打电话给她妹妹,让她妹妹到楼下接我。我对同修的儿子说:谢谢,我一定会找到你妈妈的。我又一次来到同修女儿家楼下等着。

那天,刮着北风飘着干雪花,真的有点冷,我来来回回的在这两家跑了两个来回,心里有点发急。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安排去掉我怕冷的心和急躁心的。对,我就要去掉这两颗人心。我决不上旧势力的当,心里发着正念,破除旧势力的干扰,今天我一定要见到同修。我正这样想着,同修的女儿下楼来接我了,我终于见到了同修。

同修说:她忘记那天是星期二了。我说:没事。这也是师父安排的,是去我的急躁心。我一定要好好把握,不上旧势力的当,遇到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都不是偶然,我们都找自己的人心,修去存在的人心,就能破除旧势力的干扰。

那天,我们就在同修女儿家学法。学了两个小时的法后,我们开始交流。同修说:我现在能守住心性了,她说:前两天,她儿子手指着她的头对她发火,她都忍住了,闭着嘴将嘴唇都快咬破了。但就是不发火。当她儿子指着她的头,说要给她掰掰刺时,同修不但没发火,反而找自己,找出自己身上很多问题来,当她找自己的问题时候,她儿子也缓和下来了。这个关闯过来了。她还说:她能站着做抱轮前两个动作了。我鼓励她:坚持下来,一定会完成五套功法的。这时同修伸出了不能打勾的左手给我看。同修那麻木无知觉的手伸直了。看到后:我兴奋、高兴。大法太神奇了,师父太慈悲、伟大了。我们一起合十!谢谢师父!

那天,同修在我一直看着的情况下,一步步自己双手握着楼杆从女儿家的四楼下到了底楼。看到同修离奇式的变化,我心里酸酸的、甜甜的,太感谢慈悲的恩师了。

第八次、也就是黄历腊月十七日,也是我最后一次去同修家。这一天,我俩一起总结了,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共同闯关的一些心得。同修的状态很好,同修给我讲述了二十一年里修炼路上的故事:她说:一次警察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将她靠在暖气片上,她提出要上厕所,警察不给开手铐,同修就对警察说:你们不给我开,我就撞墙自杀,说完就真的撞墙。吓的警察赶快给她打开了手铐。等从厕所回来,她一下就撞在墙上了,当时就晕过去了。吓得警察再也不敢给她戴手铐了。给她了自由。后来警察怕出事,很快将她放回家了。

出来后跟其他同修交流,同修们都认为她很有正念。她自己也沾沾自喜,认为自己很有正念。她还交流了,她跟家人、同修、朋友发生矛盾,都会用死来吓唬对方,使对方妥协,最后达到了自己所要的。她曾拿着刀自杀过、坐在儿子的车上想从车上跳下摔死等等。尽管在人这层面上,吓坏了常人,暂时获取了自己想要的。可这哪是炼功人的行为。

针对同修的种种表现。我谈了自己的看法。我说:同修,在人的理这,看来好像你是很勇敢,可是咱们用法来对照一下,大法中让我们这样对待常人吗?我们本身修的就是真善忍,我们怎么能做这么过激的事情呢?如果常人看到我们学大法的会用死对待人和事,人家谁敢学大法呢?再说:在处理与同修和家人问题上,咱们更不能用那些过激的行为。遇到问题向内找,找自己的问题,不能一味的向外看,问题都是别人的,这哪是咱们修炼人的行为呢?经过一番交流,同修找出了自己过去存在的一些问题,找出了这次被旧势力钻空子的真正原因,她说:过去她一直认为自己修得好,很精進,救人的事情做得特别好。她将自己居住的很大的小区,挨家挨户讲了真相,也都给三退了。一直到自己的腿不能正常走路时,还推着车子到集上发真相材料救人。反复被警察绑架,在派出所里给所有的警察都讲了真相办了三退。错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没有达到静心学法,用法来指导修炼。就是因为这些原因,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一直将同修迫害的最后不能走路,上不去楼,最后不能進食。被家人强迫送進了医院,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回家后不能自理半年多。眼睛被迫害的不能看大法的书。身体近一年不能盘腿。

通过这两个多月,我和同修一起学法交流,同修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身体变化的也很大。眼睛由我俩见面时看人像看一根木头到现在看人能看到人的五官了;由左手五指握拳伸不开到现在五指能伸直了,还能双手握住楼把上下楼梯了;由不能盘腿到现在双盘炼功达到四十分钟了;由不能站立到现在能站着四套功法全部炼完;四个整点正念同修能一个不落的发。同修又回复到了精進状态了。

同修还说:现在儿子指责她,她能守住心性了。她会向内找修自己了。过去跟谁都是争来斗去的,不守心性,总认为自己比别人好,修炼中总认为自己比同修们修得好。现在,我再看看自己比比同修,看到同修们修的都比我好。她还说:自己以后要时时守心性,遇到问题向内找。达到要静心学法,口不离师父的法,平日里心里默念九字真言和正法口诀,背诵师父《洪吟》(三) 中的<谁是谁非>,不跟任何人争对错,就好好修自己。最后,同修说:我终于会修自己了;我终于知道什么是修炼了;还对我说:我不能再生出依赖同修的心了,如果明年你有事就不需要再来陪我了,我会按师父的要求做的,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谢谢师父的慈悲!也谢谢同修无私的帮助!

两个多月的时间,八次与同修一起学法交流,我和同修在这过程中,都修去了很多人心,我们都在法上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特别是自己也借鉴于同修的不足,我也从中找出自己的很多不足,修去了我的急躁心、爱干净、自以为是、爱看别人的不足、背后议论人的党文化、做事走极端、面子心、显示心、心直口快、不修口等很多人心。我也非常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么一个去人心的机会。也谢谢老同修的直面表现,让我从中学到了对人或事都应该以纯善对待,符合大法的要求。今后,我会更加精進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

这是我与老同修闯心性关中的一些片段,写出来希望更多的同修,能用自己在修炼中的慈悲,与难中的同修共同学法修炼中,会提高自己的心性,修掉很多人心。谢谢过关的同修!

个人认识,不正之处请指正!谢谢!

注:
[1]、李洪志师父的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