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三次闯过心性关

中国大陆 重生


【正见网2020年06月25日】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修炼至今二十多年了,体悟很多。因每年的法会我都参加,过去的就不写了。今天,我只想写出自己近一年,在修炼路上信师信法,坚定正念三次闯过心性关的点滴体会。向慈悲的师父汇报!

一、    否定旧势力 闯过心性关

去年三月五日,明慧发出征稿通知后,我就开始帮助本地一些老年同修写稿。记得从开始写稿开始的几天,我先出现了,鼻子开始不透气、流鼻涕,越流越浓还带有脓血。因为写稿件需要净心,我就没在意。可是过了几天,却越来越重,鼻子不透气,晚上到了不能入睡的地步。这时我警觉了,我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不想让我很好的做好眼下证实法的事情。

白天我坐着写稿还没什么感觉,可到了晚上,当我躺下睡觉时,我的鼻子一点儿气也不透,憋得我睡不着。当时我就发一念:你旧势力什么也不是,我要睡觉,请师父给我一点儿气,就这一想:师父慈悲给了我一点儿气,我的一个鼻孔進来了一点儿气,我甜甜的睡着了。就这样度过了三、四天的时间。这些现象也消失了。

到了三月十五日中午,因上午整理了一上午的稿件,中午我带着二十几张真相粘贴,到周围几个村庄,趁中午世人休息时,张贴出去。大概走过了三个村庄,真相粘贴也贴完了。就在回家的路上,我通过一条公路时,刚一过公路,我就喘不过气来了,并且来势凶猛,当时只觉得:我的气只向上出气,不往下走气。真的就象形容人在濒临死亡时的症状。修炼前,我也没有哮喘病,这是为什么?出现此症状时,离家还有二、三百米距离。我把脚一跺。我说:你旧势力死去吧!我得回家。说完这话,我就不管自己当时喘气还是不喘气,我就快速的往家赶,我不知道当时怎么回的家,但我就这样回家了。

下午,我照常整理稿件,无事。晚上是学法日,学完法后,我让同修给我买了一箱纸,我就背着四包纸,两手提着两个方便兜(内装信封)。离家只有三、四百米时,因过公路,正好遇到绿灯只剩十多秒了,我就快步跑了一会,等我刚跑过公路时,中午的症状又从新出现。这时我心里想起师父的讲法:“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1]想到此: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一定会过去这一关的。然后我把脚一跺,我又对旧势力说:旧势力你死去吧!我连想我的气怎么喘的都不想。不过在回家的路上,我只感觉到,自己好像腿有千斤,身体越来越重。到楼的单元门,我放下手里的提兜,打开门爬楼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楼,怎么進的家。到家后,我放下东西后,怕家人发现问这问那的。我悄悄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床后,我盘腿发正念。半个小时后,症状消失。

可这旧势力不甘心,到了第二天上午,我到一学法小组学完法,回家的路上,离家还有不到二百米时,同样的症状又一次出现。这次,我还是用强大的正念闯了过去。

此关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总算闯过来了。时间还是很紧张,到了征稿中期,一天上午十一点半左右,整理完上午的稿子,我准备发中午十二点的正念。我先上了一次厕所,上厕所时,我感觉有点不好受,我没当回事,上床发十二点的正念,发完正念,我就和家人吃了午饭。

吃完午饭,我又上了一次厕所,这次明显感到,小便有疼感。又过了十多分,我又一次小便,疼痛加剧了,小便还带有鲜红的血样了。因为,我在四十几年前曾经患过肾盂肾炎,此病症状就是:尿急、尿疼、尿频、尿血。此时:我真的警觉起来了。我想:你旧势力还真想来真格的,但我不会承认你的。我马上上床,盘腿端坐,手捧师父的讲法反复通读:“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样,看你相不相信大法。那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2]读了至少二十几遍法后,我对旧势力说:旧势力你听好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没做好,我在法中归正,不归你旧势力管,有师父为我做主,我就归师父管。你想利用这些假相来干扰我做师父让做的三件事,你妄想!我不会承认的。然后我又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3]。我对旧势力又说:你旧势力听好了:我是李师父的弟子,我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路,不承认也不接受任何迫害。如果我在历史上与谁签过什么约,我一概不承认,声明全部作废。我修炼路上的一切都是我师父说了算,与你旧势力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我师父不承认你,当然我也不承认你。我要灭了你!

做完这些之后,感觉还有便意,但我不去厕所。我对师父说:请师父加持弟子,弟子不去厕所,弟子想睡觉。我马上躺下,一会就睡着了。半个小时后,我醒了。一切症状消失。此时,激动的泪水流了下来。我在心里感谢师父:谢谢师父!弟子一定好好做事。就这样这个关在师父的加持下,在自己的强大的正念中我闯过来了。

接下来,我加强了发正念的力度,同时在学好法的同时。我静下心来向内找,为什么每年法会整理同修的稿件时,都发生过不同程度的大小不等的干扰呢?过程中我是不是还有人心存在呢?我这一找不打紧,还真找到了很多人心。

每当为同修整理稿件时:其一、总是带着一颗求发表的心,总认为好好整理,能让自己整理的稿件多发表。其二、在整理同修稿件时,每遇到同修引用师父讲法不注明白时,心里就会不自觉的产生埋怨心,认为同修这样做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与此同时还会产生急躁心,有时一急就会更找不到,但有时平静下来,求师父帮忙,一会就找到了。其三、还有看不起同修的心。有时当整理到有的同修做事不在法上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认为,都修炼二十多年了,怎么还会做出这样不在法上的事呢?真不应该啊!这不就是有瞧不起同修的人心吗?还存有显示心、欢喜心等等。

有人心,这就是旧势力抓住進行干扰的借口。师父教诲我们:“那个旧势力绝对不会看见你有人心它不管的。”[4]就是因为自己还有人心,才招来这旧势力的无端的干扰。我发出一念:彻底灭掉这些人心。

通过整个闯关的过程,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我们遇到干扰,千万不能当成“病”啊!当把它当成“病”,那么就可能真的会导致成病的。如果当成“病业”关来过,也需要时间才能过去的。师父讲法中反复讲到,修炼人没有病的法。师父说:“你一提“病”这个字,我就不愿听。”[5]如果没有病,还过什么“病业”关呢?我认为现在出现的这些干扰,都是旧势力变着花样玩把戏,只要我们认清它、不承认它,彻底否认它,我们就能破除干扰,就会正念闯过关难的。我们的心性也会提高上来的。

二、破除旧势力   闯过牢狱关

去年六月上旬,我在做救人的项目中,忽略了安全因素,被邪恶非法绑架非法拘留七天。

三年前,我新增加了一个手写真相信救度公、检、法、司这些不明真相的众生。三年来此项目我感到救人力度很大,每年利用邮局邮寄和亲自投放世人报箱,两种方法共能投寄出两千多封真相信。反馈效果也是不错的。

随着此项目的顺利进行,我在不知不觉中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由开始的很注意安全,投递过程中一直坚持正念加持真相信,一直到真相信安全投出。到出事前不能正念加持真相信,不能从写到投出发好正念。过去对真相信投出的路上,我都怀抱着真相信不停的发正念,让真相信能顺利到达它的主人手中并能认真阅读。可今年从写到投,我完全忽略了这些。所以,被旧势力钻了孔子。让公安和邮局相互勾结,违法的拆开信件,发现是真相信,对我从春天开始进行监控。并将我投递时的录像还发到了其它邮政局,进行全方位的监控,企图实施绑架。

记得:六月八号上午我们从外地开车回家,在前往回家的路上,正好到了我投递的邮局。时间是九点。我们被异地派出所的警察拦截,将我和丈夫绑架到了异地派出所。把我们分别关押在两间铁笼子似的房间里。

警察将我没投出的真相信打开看了。看后一个队长问我:“信是你写的?”我说:“对!是我写的。”我问:“信上的内容如何?”队长说:“从信的内容看,你这个人是个善良人。信上写的都是教我们得到好处的。”我说:“对啊!我为什么写,就是为了你们能明白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是教人向善的。”我又说:“什么是法轮功?“真、善、忍”就是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是大好事。怎么会是犯法呢?你们说法轮功是邪教,有什么证据呢?”队长说:“国家定的。”我说:“不是,是江泽民个人行为。”队长说:“他是国家领导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江泽民当政你还没吃够苦头啊?”队长说:“历代历朝都有不好的当政者,但又有谁会改了呢?”我说:“改不了,但我们也不能随着明知道是错误的政策,而还迫害好人呢!是不?!”这期间所里的其他警察陆陆续续都拿着我写的真相信看,看了真相信后,一个个警察带着笑容都走开了。此时,我看到了真相信的巨大作用,我感觉到:这真相信真的能使不明真相的人明真相得救啊!
再后来,队长就象明白真相了,对我一直是用佩服的口气与我交流,并说:“他一定会在上级领导面前为我说好话的。”我对他说:“谢谢你。只要你能明白真相,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就是最好的。”

那天,凡是看了真相信的警察对我都很尊敬的。其中一个年轻的警察问我说:“大姨,你不恨我们吗?”我说:“我恨你们干什么?这是你们的工作,但是你们一定记住,千万别无辜伤害我们这些善良人。”他说:“一定的。”我又对他们说:“你们一定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会有福报的。他们都点头同意。”

但是,中共邪党就是邪恶。不管怎么明白真相,他们还是无辜的押着我丈夫抄了我的家。

在警察抄家的整个过程,我在异地派出所里,在心里一直发正念,让师父呵护,决不能让他们抄走:大法书籍(一百多本);师父法像;大法法器(打印机、装订机、压模机、纸张等等)特别还有一块零七年我在海边捡到的那块无价的石头(上面有天然的“大法好”三个字);还有我写材料用的法器--电脑;装有文章的三个游盘;还有家中没寄出的三百多封真相信,一千多个空白信封;还有没贴出去的大的真相粘帖一百多张;还有没发完的真相材料;还有真相币三、四千等等。

那天,他们从上午九点一直到下午三点,才将所有的手术办完。当我看到他们从我家抄走的东西,只有我平日放的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的一个箱子时。我心里激动了。我真的想哭。我们的师父太慈悲了,太伟大了。那天只要我想到要保护下来的东西,师父都给保护下来了。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师父您太好了!弟子只有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来报师恩!

七天回家后,丈夫对我说:那天,他真的很害怕。他怕邪恶会将家里的东西全部抄走。那样损失可就太大了。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是的!是的!再次谢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下午三点,他们将丈夫放回家。当我提出一起回家时,他们说:“你不能回家。”我说:“为什么?”他们说:“因为你做了传播法轮功的事情。”我对他们说:“这犯罪吗?”他们说:“我们已经给你讲情了,这是对你处理的最轻了。”

接下来他们送我到医院做检查。在车上那个队长说:“你们的师父才上过初中,写的书中连光年是什么都不知道。”我说:“那可不是。我们师父高中毕业。光年只是在科学领域里是那样认识的。在宇宙中它就不是那样认识了。”然后,我对他们说:“你们说,一袋烟的功夫是什么?是时间还是距离呢?一炷香的功夫是什么?如果你们能想通这个就不难理解我们师父对光年的解说了。”他们听了无语。从他们的问话中,看到了这些警察们,还真的对《转法轮》进行过详细的研究了。

检查完身体,一个警察对我说:“大姨,你的身体真好,血压比我还好呢!”我说:“是啊!学大法的就是身体好,为人好。以后你一定记住别再对学大法的人做无理的事情。”他说:“一定的。”

那天下午五点后,我被两个警察送進了拘留所。当我抱着行李来到拘留所女一室时,一進门一个女人问我:“你是为什么進来的?”我说:“学法轮功進来的。”她惊讶的说:“学法轮功还会被抓啊?”我说:“是的。”她又说:“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样啊?”我说:“我来了,你们从我身上就会知道什么是法轮功了。”她们无语。

放下行李,我想上厕所。走進厕所一看:一个多平方米的厕所,地上、便池边上及便池底部,在长期只用不清洗的情况下,形成了一层厚厚的尿垢,发出的味道简直难闻极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来了,就是要改变这里的环境。可是,邪恶的拘留所里,一点可用来刷洗的工具都没有,地上只有一小块脏兮兮的小抹布。我不假思索的拿起来,就擦洗起来,先将地面擦洗干净,然后,我又用抹布一点一点的清洗便池里的尿锈,因为锈的时间太长、锈太厚、太坚硬,我只能用手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搓,我整整擦洗了足有大半个小时,才将这个臭不可闻的厕所,变成了一个清洁无味的干净的厕所了。

我的这一举动,惊动了监室里所有的人。那个开始问我的女人大声说:“大姐,你是真正的法轮功(弟子)。这法轮功这么好啊!”我说:“对啊!法轮功就是教人行善做好人的。大法师父就是让修炼法轮功的人做一个真正的好人。这回你们知道了什么是法轮功了吗?”她们说:“大姐,我们可开了眼界了。你就不怕厕所那臭味吗?你来前,我们都不敢上厕所,那味太难闻了。到了晚上,我们都不敢靠近厕所,那味道会熏的睡不着觉的。”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我就是要为大家能有个好环境,我自己受点脏,可大家会得到一点好处,哪怕一点点就足够了。”

接下来,那几个女人又问我:”大姐,这法轮功这么好,你为什么被他们抓進来啊?“我说:“是因为我想将这最好的真相告诉更多的人,我写了很多真相信邮寄到各地,被监控了,被邮局举报了,警察将我绑架到这里来了。”她们问:“那你不恨他们吗?”我说:“不恨。我们只有救人的份,不能怨恨任何人。再说,我不来你们能认识我吗?你们能知道什么是法轮功吗?来到这里,我们都是缘份。没有缘份我们就见不了面的。”她们一齐说:“是啊,我们真有缘啊!”

第二天,起床后,我马上用那块不起眼的小抹布,又将厕所的四面墙壁和室内六铺床底下所有的灰尘打扫干净,整个房间显得干干净净。拘留所检查卫生的那个女狱警到这里检查,什么都没说就走了。第二天,她就象例行公事一样走一趟就走了。到第三天后,那个检查的狱警连来都不来了。

历时七天,一天三次打扫房间,已经成了我的专利,没有人再有意破坏环境,她们尽管不打扫环境,但她们知道怎样保护环境了,自己会将自己掉下来的头发和吃饭时掉的饭渣,用手捡起来放到厕所的垃圾筐里。看到她们微小的变化,我心里很欣慰,心想:这就是大法的巨大威力,就象师父讲法中讲的那样:“大法弟子你只要自己做的正,你就会改变周围的环境,你就会改变人。”[6]

接下来,我开始给她们讲大法的真相,我先给她们讲了法轮功是什么,又结合自己学大法前后身体的变化,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妙。我说:“学法前,我患有十几种不好医治的大病,学大法后十几种大病都不翼而飞了。学法二十多年了,我再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身体健健康康的。这次被关到这里前,医院查体,警察说:我的身体比他们年轻的都健康。”

我对她们说:“如果你们要想有个好身体,你们就在心里诚心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也会让你们得福报的。”她们象得了宝贝似的,都在学这两句话。我又对她们说:“大家心静,在心里默默的默念这两句话十分钟。看看舒服不?”然后,我和她们一起默念这两句话。念完后,大家都说:“好!好!以后我们没事就念这两句话。”我说:“那你们一定会得到福报的。”

再接下来,我对她们说:你们知道了什么是法轮功了,可是大法为了真正能使人得救,你们还要退出中共的党、团、队邪恶组织。然后,我结合着历史上亡秦石和今天贵州出现的亡共石,给她们讲了三退保平安的真相。她们听了都很吃惊。然后,其中一人说:“怪不得我的一个亲戚让我三退呢?当时我还死活不退。”我说:“不退,如果有了天灾你可就后悔了。”她说:“可不是吗!”我说:“今天你就用宋某某的名字三退了吧?”她说:“好!我宋某某退出党、团、队了。”我说:“那从今以后你就有福报了。你会获得新生的。”

另一人曾经三退过,她对我说:“大姐,我想还是你再给我退一次吧,前几年我不是从心里退的,是应付那个叫我三退的。”我说:“行,这次你可不能再应付了,就用杨某某三退了吧!祝你今后平平安安,幸福吉祥。”她高兴极了。其她俩人也都做了三退。

那天晚上,来了一个因赌博被抓進来的东北女人。她一進来,我马上帮她放好行李,又帮她整理行李。可说来真巧,当晚她的腰就不会动了,需要帮助才能放拿行李,我就一次次的帮她整理行李,每次她都谢我。每顿饭我都会帮她先打上,再打我自己的,发饭的狱警说:“你可真是个好人哪。”就这样,我帮她每天领七、八次水,打三次饭。

东北女人从一進来不了解法轮功,到看到我的言行后,对我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啊,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啊!”我说:“是啊。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千万别再听那些假新闻啦!”然后,她也三退了。后来的几天,她有空就念“法轮大法好”,虽然她的腰不能动,但她精神很好。

到了第四天,她们都知道怎样在这特殊的环境下做什么了。因为室内,南北墙上都有监控,东墙上还有语音监控,我们不能大声说话,也不能在室内做任何动作,但她们都想学功。师父看到她们那颗心后,那天下午,忽然停电一分钟,我就迅速给她们做了第一套的几个动作。后来她们起来只要站一会,就会做第一套的几个动作,做后她们说:哎呀,这动作做后真好啊!真舒服啊!我对她们说:“希望你们回去后,找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跟她们说明要学法轮功,她们一定会帮你们的。”

日子过得真快,这几个女人真的与我有缘。其中一个晚上,那个一進门跟我搭腔的女人,在梦里大声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那声音都把我惊醒了。第二天,她对我说:“大姐,我在梦里与我丈夫打架,我马上念那两句话,怎么还没忍住呢?”我说:“以后会忍住的,只要能坚持念下去,一定会忍住的。”她说:“回家后,我一定得学这法轮功。我也一定要做一个好人。做个好人会不生气,会不发火,还会与任何人相处和睦。”

在这特殊的环境下,我没有更好的办法安慰这几个有缘人。在晚上,盖上被子,我在被子里做第五套打坐的动作给她们看。我让她们回家多学学盘腿,修修心,静静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是不修炼也会得到心灵净化的。她们都很愿意,说回家按照我说的去做,不再做那些违法的事情了。

到了第六天,上午我给她们讲了很多修炼的故事,还给她们讲了红眼石狮子的故事;讲了很多神、佛造人的故事;还给她们讲了一个人坚持有个信仰会活得轻松愉快;讲了大法修炼中为了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有很多大法弟子用自己的钱做真相救度世人的感人故事;还给她们讲了大法在世界洪传的形势;告诉她们坚信大法,相信大法好,一定会得到神佛的护佑,一定会改变她们以后的命运。我真心的祝福她们会得到大法的福报!

明天,我们将要分开各自回家了。只有那个一直被我照顾的东北女人,还有十天才能出去。那天晚上,她一口一个的谢谢我,我对她说:“今后千万别再玩麻将了,它害了你。回家就做个好人吧!”她说:“我会的,不会再犯错了,就按真善忍做好人。

这时那个最相信大法好的女人,拿出一件厚衣服,对那个东北女人说:“你看你也没拿衣服,我要回家了,你还有十天,这件衣服给你留下,冷了,你就穿上它,出去不要了,就扔了它。”东北女人很感动,眼里噙着泪花说:“谢谢了!太谢谢你们了!”

虽然只有七个夜晚,六个白天的相处,这几个人通过我的言行,真正明白了真相,她们看到了什么是法轮功;她们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她们从我身心健康的状态看到了学大法炼功的奥妙。因为我们每天要被逼坐硬塑料小凳十二个小时,不能离开小凳。她们都坐得腰疼、屁股疼。一天坐下来,特别难受。可她们看到我六天下来,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她们服了。

在吃菜吃饭方面,她们更服了,看守所里一天三顿饭,早上,一个馒头加一块胜似咸盐的咸菜。中午,一个馒头和一碗飘着几片白菜叶子或狱警头一天吃剩了的剩菜,晚上,一个馒头和一碗放了几片面片的混汤。谁喝了就会马上拉肚子。她们真的吃不下去,可我在那里,当吃饭时对她们说:来,把这饭当成好点心吃,就能吃下去了。后来真的她们都能吃饱了。

离开拘留所前的早晨,她们都不想吃了,我对她们说:吃,吃好了。今后我们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让自己吃好饭。那天早晨,我们都美美的吃下了最后的一顿早饭。然后,我们在无言中走出拘留所。

虽然只有六天七宿的时间,我体会到了,我们大法弟子美好的言行就是直接的真相,世人在我们身上就会看到大法的美好。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我用实际行动破除了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拘留所的那些头头们,在每天所谓的教育课上,没有提法轮功一个字。当时,我就想既然来到邪恶的黑窝里,不就像孙悟空钻到妖怪肚子里吗?我发正念铲除黑窝里的邪恶乱鬼。就这样在我强大的正念下,我闯过了这牢狱关!

回家后,我反思自己,修炼中还存在很多人心。师父利用这种方式给我去掉了这些埋藏很深的人心。如:邪党文化里的做事走极端、做证实法的事带有证实自己、贪天之功之心;不为人知的安逸心;还有贪吃之心;爱美之心;从拘留所回家后,我没有了以前的贪吃之心,再不好的饭也比拘留所里的饭好得多;也没有了爱美之心,回来后我继续保持在拘留所那样,每早清水洗脸,不再使用任何化妆品;在炼功中我再不会挑选任何环境,什么环境都比拘留所里好,就是在外界很吵闹的环境里,我照样能达到静下心来炼功;我真真切切的在做事上感到自己不那么走极端了。要说这次的绑架,我感到真的是利大于弊。我从中的收获太大了,感谢师父让弟子在这特殊的情况下,修去了这么多人心。

三、转变旧观念  闯过亲情关

去年八月二号下午,女儿一家四口来到我家。因为大外孙女从小是我带大的。来到我家后,当然显得对我和丈夫亲切无比。

可是,我发现一个问题。外孙女只是进门时表现的亲热,过后好像在躲着我。我将外孙女叫到一边,问外孙女为什么不敢跟姥姥在一块?外孙女说:“是爸爸不让她跟姥姥在一起的。”我说:“那你愿意跟姥姥在一起吗?”外孙女说:“当然愿意了。”我说:“好!没事。那你就跟姥姥在一起。”

面对女婿对外孙女的不正当教育,我心里知道这是个亲情大关。我想:这一定是旧势力设的圈套,我必须正念破除旧势力的阴谋。对此事我也不能坐视不管。

第二天,我找机会跟女婿交流。我单刀直入的说:“你为什么不让你女儿跟我在一起?”女婿说:“我是女儿的爸爸,我有权利教育她,不能让她接触法轮功,因为她太小,自己还不能分辨是非。”我说:“你不能这样对孩子進行这样不正当的教育,你会害了你女儿的。为了孩子,你可以别让你女儿来我家了。但是,要来我家就得随我们家的规矩。”女婿说:“他不是有意这样做的。只是不想让孩子在不懂事的时候接触法轮功,因现在政府不让学。”还说:“他单位一个将级领导就是因为学法轮功被处分的很惨。”我说:“这法轮功多好,我过去都跟你讲了。我能有这么个好身体给你们带孩子,全是大法给我的。你看你家里的亲人们,哪个身体有我好?不是明摆着吗?你女儿到现在身体也很好,难道你不知道是为什么?有一次,你女儿发高烧,我就是给她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她才退烧的。这大法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接着我又从新给他讲了天安门假案和贵州亡共石的出现,还讲了相信大法得福报的一些例子。女婿听了后说:“妈。那咱们就暂时先别让孩子学法轮功,等她大了再说好吗?”我说:“学不学是你女儿自己说了算。我也不能强逼着她学!但你可不能再不让你女儿跟我接触。”女婿说:“不会了,其实孩子特别亲你。”

接下来,我有意跟外孙女在一起。女婿也没表现出反对。但我并没将此事看小。我认为这是旧势力在跟我抢人,我不能让旧势力的阴谋得成。我加大力度发正念。铲除女婿、女儿、外孙另外空间一切邪恶乱鬼,解体障碍世人得救的邪恶因素。

第三天,我看到女儿一家都变了样了,女婿也不阻碍外孙女跟我接触了,还安排让外孙女中午跟我们一起午休,这样我有足够的时间,给外孙女讲大法的事情了。我先给外孙女做了三退,让她退出了少先队。又从新训练她天天默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并让她能形成机制,达到有空就能默念,每天能达到默念着睡觉。外孙女只从开始默念“九字”吉言,象开了窍似的,做题、读书、书写毛笔字、练古筝成效样样都表现的突出。从开始来我家:一小时只能阅读不到十页书,后来一小时能看二十多页;毛笔字由原来两个小时的作业到后来只用一小时就能写好;古筝、做数学题都表现出好的成绩,女婿和女儿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最后女婿开玩笑的说:“妈,我给你付学费,等我们回去后,你就在微信里辅导你外孙女吧!”我说:“好的,我一定会将她辅导好的。但不需要你付学费。”

亲情关,到这里我基本上闯过来了。过程中,我也确实不断的向内找自己,同时我也不停的转变自己旧观念,不用旧观念想问题。如果是过去的话,我会将女婿的行为,当成他本人,但这次我没有当成是他本人,我先发正念,除掉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再跟他交流,就出现了好的结果。在跟女儿的相处中,我也一改过去的心态,该放下的我就放下,因过去我和女儿发生过很多不顺心的事。明知道是去我对女儿的情,可就是去的不好,老是拖泥带水的。这次,我同样是先发正念,消除女儿另外空间对大法误解,加持女儿生出对大法的正念,不再找女儿的错误,跟女儿交流,先说自己过去怎样做的不好,今后一定好好提高自己,努力做好榜样。绝不再伤害任何一个亲人。女儿第一次真心的看到了,我对她的真爱。

半个多月里,我们就这样和和睦睦,开开心心的。一起赶集时,我还借送给世人护身符的机会,给女儿讲了,世人诚心默念“九字”吉言显神迹的故事。女儿听了也很能接受。

转变旧观念,破除旧势力的干扰,是我们当前必须做好的事情。只有真正做到转变旧观念,才能真正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

以上是个人在一年里修炼的点滴体会,不正之处,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6]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