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机对讲救人中修自己(下)

四川大法弟子


【正见网2020年03月25日】

四、警察说给你定位了要来抓你——去怕心

我刚开始用手机对打讲真相不久,我拨通了一个电话就说:朋友,你好!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三退就是退出你曾经加入的党团队。为什么要退呢?……他就粗暴的打断我的话说:我是派出所的(警察),你有胆,你上我这来讲!并说我给你定位了,要来抓你。以前我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怕心就出来了,赶紧关机卸下电池就离开了刚才打电话的地方。

我从法中知道:众生的表现,对应的是自己的人心,这件事主要表现是害怕被迫害的怕心。师父说:“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用正念思考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不会在迫害面前生出怕心来,看谁敢来迫害你!”[7] 我知道正念来自于法,于是就大量学法。再遇到这样威胁我的警察,我就反复背李洪志师父诗词:“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洪吟二》〈怕啥〉)以增强正念;并发正念:清除警察背后操控他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彻底解体我思想中、心中对中共邪党的恐惧。用正念思考问题还要转变一个观念,就是不能总是把自己摆在被迫害的位置上,没有主动的把自己摆在救度众生的位置上。从法中知道,那些表现恶劣的警察也多是天上下来为得法而转生成人的,我们必须按照师父的要求承担救度他们这个责任。观念一转变,师父就会给弟子做主了,还会有怕心吗?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 。要是没修出那么强的正念,一旦出现怕心,就要坚定的排斥它,否定它、不要它,心想:“怕的不是我,是怕心在怕,解体这怕心!”。就这样不断的排斥它、清理它,怕心就逐渐变小、变弱,变淡了。

進一步向内找,我问自己:你到底怕什么呢?其实,当时怕什么并不很清楚,回过头来仔细想想,才发现:怕自己被抓而怕失去人身自由、怕失去安静的生活;怕自己被迫害,怕邪恶的行为与手段,怕被邪恶折磨的生不如死……。啊!这一切的怕,都是围绕着自己着想。基点主要在“我”这,这为私的我才生出“怕心”这个执著。但我打电话是在救人,特别是被邪党毒害很深的警察,给他讲真相,希望他不要被谎言欺骗仇恨佛法,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而毁了自己。给他讲真相,让这些已经被旧势力绑架的众生,挣脱死亡的绳索,给自己的生命一个获救的机会!这并不是为我,而是为他的,那么基点是为他的,心中只有他,所以为私的怕也就没有它存在的空间了。

打电话救人也是在助师正法。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4] 我们有师父,师父无所不能。师父看我心中想着挽救面临淘汰的众生的为他的一念,符合了法,师父就会帮我,清除了我空间中左右我的“怕”的物质。从法中领悟到,如果你一动念就是为他的,你就站在新宇宙中了,你就会宽容,你就会平和,你就会有智慧,你就一定无所不能!你就神起来了!因为你展现出来的是法! 当然,要达到法要求的完全无私为他的神的状态,还有一个过程,但自己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徒,毕竟在神的路上迈進了一大步。

下面讲二个讲真相救警察的故事。

有一篇文章描述的一个场境的画面在我脑中印象十分深刻:大意是说有个人做了很多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表现还很恶,大法弟子就想放弃他了。这时他天目看见很多人给他跪下,用期盼的眼神哀求他救救他们的主。师父在《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教导我们说:“我们看到那些个对大法态度不好的,对大法弟子很凶恶的,那这样的人其实他也很可怜,他其实也是被中共造谣的谎言给毒害了,所以他才那么干的。当然也有一些人是受金钱指使。不管怎么样吧,反正是我们能救的,就包括这些,我们都要去救。虽然你看他现在表现的很恶,可是你不知道,他当初可能是一个神圣的天上的神来到世间当人,是为了得这个法才来的。”其实,这个行恶的人是被邪恶生命操纵才如此表现的,但其下场是十分凄惨、可怕的。不觉得他们实在太可怜了吗?我们不能看他人的这面表现如何,他们今生被安排了参与迫害,旧势力的目的就是想毁掉他们,但是他们当初是天上的神就是为法而来,就是坚信这个大法能救他们,才跳入三界的,所以不管他表现如何,我们还是坚持把真相告诉他,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从而使他救。于是我就萌发了讲真相救度分管我们单位小区的片警。

我们是有好几千人的大单位,有几个生活小区,有二个片警。我没有怕心,只想救人,直接找他们讲真相。片警A五十多岁,我已几次给他讲真相都比较认同,并接受了给他写的劝善信,其中也讲了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故事,他基本明白了真相。例如,一次我对他谈到四川大地震时,由于中共官员贪腐学校都是豆腐渣工程,地震时房屋倒塌,死了不少学生。年纪轻轻,鲜活的生命一下就没有了,而且很多都独生子女,作为家长是何等的悲伤?!据说到某年清明节时死难学生的家长去祭奠时,中共说去的人多了(因死的人多),是不稳定的因素,派了很多警察去维稳(去阻止)。这时片警A插话说,我们都去了。不过我站的远远的。

再讲一个“我不怕警察,警察怕我”的故事:片警B大概五十岁出头,我还没找他讲过真相。我先写好劝善信,没一点怕心,堂堂正正直接到单位所在派出所大厅的接待处。接待的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高个子警察,等我前面的人办完事,我就直接对接待的警察说:我是某单位的,有点事找警察B。然后他就拿起电话打到他的办公室,他办公室的同事说他不在,到外面办事去了。于是接待的警察又问了手机号,用他的手机打给警察B,接通后他就把手机递给我叫我直接与警察B通话。我问,你是某警官吗?他说,是。我说我是某单位的某某,有点事想找你谈谈,你看什么时间合适?他说,我现在在外面。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他说:这样吧,后天我都在所里值班,那时你到所里来吧。

到了约定的那天,我到派出所的接待处,给接待的警察说:我与警察B约好了的。于是他打电话给警察B,警察B出来带我开了通往里面的电子门,到了一个没人的小房间里。房门还没关,看见片警A从一房间出来,片警B马上对我说:“你找他嘛!”我说,已找过他了,今天就是找你。坐下后,我对他说:你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违法。我看他眼神漂浮、心神不定、如坐针毡的样子勉强在听我说。我说,修炼法轮功是宪法第三十六条赋予的权利,任何个人或国家权力机关都没有权力干涉信仰自由。禁止、迫害修炼法轮功才是违背宪法的行为,是犯法的。你看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这些高官落马,表面上是贪腐,实际上都是迫害法轮功遭报应了。希望你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说到这,他说,我有事要走了。我又急忙说,若是上面压下来的又无法推脱的,你要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这时他已站起身来表示要走了。我赶快拿出给他写的劝善信给他,他吓的惊慌失措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传单都发到这儿来了! 我平和的对他说,这不是传单,是我写给你的信,你看最后还有我的名字。他不听我解释,也不敢要给他的劝善信,慌慌张张的走了。我看这就是他身后的邪恶害怕大法弟子讲真相,怕明白了真相灭掉它。

此外,在讲真相中还有要钱的,多的要一百万,少的说你给我充一百元电话费,这都是针对自己的利益心来的。也还有一些众生的表现对应着自身的其它的执著心,因篇幅有限不再赘述。

以上是我用手机对讲救人中根据接听电话众生的反应,在向内查找并去除自己的各种执着心的过程中得到了内心的纯净与升华;在打电话的能力上也有所提升与成熟。这一切都倾注着师父的心血,我由衷的感恩:师父谢谢您!正法已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在往后有限时间里,我要更加精進实修,尽心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兑现助师正法的誓约。

个人体悟,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全文完)

https://www.zhengjian.org/node/257695 用手机对讲救人中修自己(上)
http://www.zhengjian.org/node/257696 用手机对讲救人中修自己(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