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舞蹈和诗歌唤醒人们内心深处回归的渴望

慧欣 整理


【正见网2020年02月24日】

谈到诗歌,很多人会想到盛唐时期著名的大诗人李白,李白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又号“谛仙人”,其诗作功底深厚、造诣非凡,被后世人尊称为诗仙。

据《新唐书》记载,李白为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按照这个说法李白与李唐诸王同宗,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同辈族弟,因此他的一生和李唐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天宝十四载(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李白与妻子一道南奔避难,入庐山屏风叠隐居。永王李璘(唐玄宗的第十六子)东巡时,得知李白隐居庐山,遂数次下达聘书,李白几经犹豫,终于同意下山入其幕僚,并作组诗《永王东巡歌》抒发了其建功报国的情怀,由于这次东巡是李璘擅自出巡,在当时被定性为谋反,李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因此获罪,被判流放夜郎。

李白流放夜郎途中遇赦,于上元元年(公元760)从江夏(今湖北武昌)往浔阳(今江西九江)游庐山时作了一首诗,赠与和他同游庐山的友人卢虚舟,表达了他看破官场险恶,醉心于寻仙访道、游历名山的隐逸之心。卢虚舟字幼真,范阳(今北京大兴县)人,肃宗时任殿中侍御史,相传“操持有清廉之誉”(见清王琦注引李华《三贤论》)。诗作全文如下: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唐] 李白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庐山秀出南斗傍,屏风九叠云锦张,
影落明湖青黛光。
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
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
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
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

这首诗前六句是序曲。里面提到的“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起句即用典,楚狂人:指陆接舆,是楚国人,春秋战国孔子及弟子《论语.微子》中记载:孔子曾去楚国,游说楚王。接舆在他车旁唱道:“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意思是说:凤凰呀凤凰呀!为什么你的美德一天不如一天?过去的事情已经无法劝阻,未来的事情还来得及防范,罢了吧,罢了吧!现在当官的仕途有多么危险!以此嘲笑孔子入世太深、迷于仕途。

“凤歌”一词,用词精警,内涵深刻,“凤歌”中的凤凰非俗世之鸟,是仙界的神鸟,其鸣唱也有启发人心的作用。在诗中李白以陆接舆自比,正是他错走人生路,如今看破官场仕途的真实心灵写照。

接着诗人以浓墨重彩,描绘他“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也就是拿着仙人所用的嵌有绿玉的手杖,于晨曦中离开黄鹤楼来到庐山的一路大好风光。先写山景鸟瞰:“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影落明湖青黛光。”古人认为天上星宿指配地上州域,庐山一带正是南斗的分野。屏风九叠,指庐山五老峰东北的九叠云屏。三句意为:庐山秀丽挺拔,高耸入云;树木青翠,山花烂熳,九叠云屏象锦绣云霞般展开;湖光山影,相互映照,烘托得分外明媚绮丽。以上是粗描,描绘出庐山的雄奇瑰丽;下面则是细描:“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金阙、三石梁、香炉、瀑布,都是庐山绝景。这四句是从仰视的角度来描写:金阙岩前矗立着两座高峰,三石梁瀑布有如银河倒挂,飞泻而下,和香炉峰瀑布遥遥相对,那里峻崖环绕,峰峦重叠,上凌苍天。接着,笔姿忽又宕起,总摄全景:“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旭日初升,满天红霞与苍翠山色相辉映;山势峻高,连鸟也飞不到;站在峰顶东望吴天,真是寥廓无际。诗人用笔错综变化,迂回别致,层层写来,把山的瑰玮和秀丽,写的淋漓尽致,引人入胜。

然后,诗人登高远眺,以如椽大笔,彩绘长江雄伟气势:“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九道,古谓长江流至浔阳分为九条支流。雪山,形容白波汹涌,堆叠如山。这几句意为:登临庐山高峰,放眼纵观,只见长江浩浩荡荡,直泻东海,一去不返;万里黄云飘浮,天色瞬息变幻;茫茫九派,白波汹涌奔流,浪高如雪山。诗人豪情满怀,笔墨酣畅,将长江景色写的境界高远,气象万千,何等雄伟,何等壮阔!大自然之美激发了大诗人的无限诗情:“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外苍苔没。”石镜,传说在庐山东面有一圆石悬岩,明亮干净能照人形。谢公,南朝宋谢灵运,曾入彭蠡湖口,登庐山,有“攀崖照石镜”诗句(《谢康乐集·入彭蠡湖口》)。李白经过永王李璘事件的挫折后,重登庐山,不禁感慨万千。这四句意思是:喜欢写与庐山有关的歌谣,诗兴因庐山而激发。从容自得的照照石镜,心情为之清爽,谢灵运走过的地方,如今已为青苔所覆盖。不禁感慨人生无常,盛事难再。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还丹,道家所谓服后能“白日升天”的仙丹。琴心三叠,指道家修炼的功夫很深,达到心和神悦的境界。这两句表明诗人感慨早一点能看透世事,得道服丹,修炼升仙,以摆脱世俗之情,达到心和神悦的境界多好啊!“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玉京,道教谓元始天尊居处。诗人远远望见仙人们在彩云里,手拿着莲花飞向玉京,诗人李白喜好饮酒,这幕景象也许是在醉酒后的梦境中所见,“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据《淮南子·道应训》载,卢敖游北海,遇见一怪仙,想与他做朋友而同游,怪仙笑道:“吾与汗漫期于九垓之外,吾不可以久驻。”“遂云中。”汗漫,意谓漫漫不可知,这里比喻神。九垓,九天,太清,最高的天空。李白在这诗里以怪仙自比,卢敖借指卢虚舟,邀卢虚舟共作神仙之游。两句意为:我李白已和仙人在九天之外约会,愿邀请卢兄共游仙境。至此,全诗戛然而止,余韵悠长。

在二零二零年神韵艺术团的全球巡回演出中,神韵的艺术家们用妙曼的歌舞将李白的这段诗作搬上了舞台,配合三维动画大型天幕将这一场景展现给观众,带给人以无限的遐想空间和无比美好的感受,舞罢,意韵犹在。

人常说“诗是有声画,画是有形诗”,而歌舞更是立体、动态有声的画作,莽莽天宇、恢恢地轮,一切有形无形、有声有色的万物万象,一个人、一群人一生乃至数代的经历都是诗者匠心的依据,也是画家和舞者创作的源泉。天上的云走霞飞、地上的山耸泉注、植物的抽丝吐绿、动物的奔突潜藏;朝辉夕阳、风雨雪霰、生老病死、尘世浮华,都是顺乎宇宙的大智慧和大规律、饱含着和谐的本真,诗人、画家、舞者观察之、体味之、神会之,形诸笔墨,舞动身姿来表达,画家乃有笔底幻化万象,诗人乃有毫颖竞走龙蛇,而舞者更有形神兼备的气韵、身法展现,所共同追求的是万物之神韵。由此可见,诗作与绘画、舞蹈艺术是以其不同的形式,追求事物共同的意趣、神髓之源、天地不言的大美所在,也即三者具有相同的神髓、意趣之源。

“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人生无常,世事变幻,所谓的繁华不过是过眼云烟,返本归真才是人生的真谛,用舞蹈和诗歌唤醒人们尘封已久的历史记忆,唤醒人们内心深处期盼已久的回归渴望,是神韵艺术团的艺术家们在这个乱世关头,送给人类最珍贵的礼物。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