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自己一丝放松的机会

同真


【正见网2020年02月12日】

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讲: “所以不能放松自己!一旦放松,旧势力就有空可钻,甚至于拿走你的生命。” 这几年,这方面的教训太多了,很多大法弟子因为看似很小的事、看似是病业关,最后却失去了生命。我们要清醒的从法理上认识、从教训中成熟起来了,走好正法路上的每一步。在最后的时刻,决不能放松。

从我们走入修炼的那一刻起,我们的一切都和正法连系在了一起,我们的生活、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一切,都离不开修炼、都不能和修炼脱节。一个修炼好的大法弟子在工作与生活中也一定会做的更好。在单位,我们是公司的职员,就要尽心尽力、按大法的要求做好这份工作;在家庭中,我们是父母、是儿女,就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一个人,不可能在工作和家庭中是个自私的人,而在修炼中突然变的无私了。

我曾经有近四年半的时间在一家服装公司做管理工作,四年多加起来共休息了十三天,每天加上花在路上的时间至少十二小时,甚至十四小时,我当时骑自行车上班,单程路程为十公里,每天路上需要近一小时,早晨八点二十上班,我七点从家出发,提前二十分钟到公司。记得干扰最厉害的一次是一周遇到一次暴雪、两次车带扎上铁钉,下班路上才发现,第二天一早就要出发,修自行车的还没有出来,班上巡店(共有六家门店,均在闹市区,只能骑自行车)又需要骑自行车,我只能推着自行车去上班。有时思想中会冒出一个念头,干脆我晚点去吧,反正我只对老板负责,公司只有我一个人可以不划考勤,或者老板要问的话,我就说自行车带扎了,理由很充分的。

冒出不想按时去公司的念头后我悟到:这看似是一件常人中的事儿,实质是修炼。如果我今天在这件事情上给自己找一个理由,明天就会在修炼上给自己找无数个放松的理由,所以我在这件事上决不能对自己放松,一周三次我都是提前两个多小时从家出发,步行推着自行车花两小时走了十公里,还和平时一样按时到公司。

在工作和生活中能做到严格要求自己,从点点滴滴形成严格要求自己的思维方式后,在修炼上就会严格要求自己。这样,工作也能干好、生活中的事儿也能处理好、修炼的路也能走正。师父讲:“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来参照的实践,既做着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炼。你们要走极端,你们就会破坏这条路,所以不能走极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的在社会上做好你应该做的,再去修炼,就完全可以达到修炼人应该达到的标准、可以圆满的标准,因为未来人就是这样一条路。”(《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在背法上也有这方面的体会,一段时间,我决定把《转法轮》背下来,每天背两页,今天如果落下,明天就背四页,有时脑袋不清醒、有时头晕恶心,真想放弃,有时甚至感觉有一股力量在往下拽自己,我就加强自己的意志力,用湿毛巾绕太阳穴裹头一圈,雷打不动,坚持背下去,最终克服了累、困和一切干扰。经过大量的读法背法,发现头脑越来越清晰,整个身体都被能量包裹着。

其实,有时惰性上来了,或者学法炼功时松懈了,我们不要认为是自然状态,这里面一定有邪恶的干扰,我们加强意志力,就能解体一切干扰因素。如果你给自己定的目标是每周学一遍《转法轮》,学完一遍后,即使还有时间,你也会从心里放松,觉得自己完成任务了。如果你给自己定的是一周学两遍《转法轮》,不管时间多紧,也一定能学两遍。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大法弟子的潜能更是无限的。只要我们时刻保持清醒,在对待正法与修炼上有一个强大的意志力,就一定能走过一切魔难,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转法轮》一共六百零一段,老弟子都修了二十多年了,一个星期背一段不多吧?如果坚持下来,一年就是五十二段,十一年就背的滚瓜烂熟了,试问:我们有多少老弟子能背下《转法轮》来?从劝三退至今十五年了,三退的人数是三亿五千万,平均每年三退的人数是两千三百万,以前我们有一亿大法弟子,现在按一千万算,平均每人每年退两人?这个数据很值得我们深思。

在常人中要想成就一番事业,也都需要坚持,何况修炼呢?很多事情都是因为不能坚持最后导致半途而废的。

人类社会是大法弟子的一个修炼场,但是,我们别忘了,人类社会也布满了旧势力迫害法的一切因素,如果我们不能正用,人类社会也是一个大的迫害场。而我们要从这个场中走出来、修好自己、同时救度众生,唯有在修炼、工作、生活中时刻时刻都不能放松自己,邪恶才无空可钻。我们都能认识到监狱、劳教所、洗脑班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是,在外面,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丝毫未减,它们往往利用大法弟子未去的执著而演化能使修炼人消磨意志,放大修炼人的执著,最后消磨你的意志。我们时刻要在法上清醒,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更要警惕,时刻用正念抵制各种诱惑,修炼如初,精進的意志决不能减。

人神一念之差,稍有松懈,就可能被拖回到人这儿。有时放松自己,只是向人的这边靠近了一点点,也许这一点点就是洪水决堤的那个蚁穴。师父给我们讲过一个婆罗门弟子在山中独修的故事,开始这个人修的也很精進,一天,有一个猎人射伤一只鹿,他就把鹿保护起来了,因为一个人在山中很寂寞,然后就养这只鹿,最后把这只鹿作为最亲密的伙伴,把很多精力都用在这只鹿上,放松了精進的意志,以至这只鹿死后,他仍然放不下,整天想着这只鹿,在生命结束时还没有想到法,想的是鹿,结果死后转生成了一只鹿,使多年的修炼毁于一旦,教训是深刻的。

无论是在工作中、生活中,时时刻刻都用大法衡量、决不放松自己,就能破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能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

一点浅悟,不当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