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武汉封城一幕幕 揭新病毒恐怖

【正见新闻网2020年01月24日】

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东时间2020年1月23日星期四。

马上大年三十,本来应该跟大家说“过年好”,但是在新型病毒疫区的朋友,也许是高兴不起来的。

截至我们1月23日定稿,大陆公开确诊的已经有644例,死亡18例,包括湖北17例死亡,河北出席1例死亡。确诊感染最多的地方分别是在湖北444例,广东32例,浙江27例,北京22例,上海16例。现在全中国大陆,只剩下青海和西藏没有“沦陷”。

而在中国大陆以外,澳门已出现第二例确诊。在美国,继华盛顿州的1例确诊病例外,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又出现一例疑似病例,目前正在接受检查。

直击武汉封城“末日景象” 黄岗鄂州也相继封城

武汉因为是这次疫情的爆发点,扩散十分严重,从北京时间1月23日上午10点开始,已经开始封城。除了之前我们知道所有陆水空交通停运,禁止武汉人外出。后来交通运输部又发布紧急通知,23日起,所有陆水空的线路,都不准进入武汉,途经武汉的,都要改道走,或者折返。

而且在23日凌晨,根据武汉机关报《长江日报》的消息,湖北省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I级应急响应,全面进入“战时状态”,遏制疫情蔓延。

武汉素称“九省通衢”,根据可靠统计数字,目前武汉户籍人口约900万,另外外来常住人口约500万,加起来要有1400万人,是大陆第七大城市,原本中国新年期间经过武汉的人流量可高达3000万,但是封城之后不知实际数字是多高。

这次武汉封城,是1949年以来,当局第一次非政治性“封城”,可见疫情的严重。面对封城,武汉市民都是什么反应呢?

我们昨天报导时,用了一个比喻, 说是“肺炎难民”,就是因为武汉当地肺炎的扩散规模,再加上当地封城的举动,使很多市民选择提前离开。后来出来了更多的消息。

在1月23日凌晨封城令下达以后,尚未入睡的武汉市民立即开始“逃亡”,除了公共交通口岸,有私家车也抓紧时间外出,高速上大排长龙。

有人发出手机录像显示,凌晨时分,已经有警车出现在高速路上。

“武汉铁路”在封城前的22日夜里发消息说,武汉站、汉口站、武昌站,一共有29.96万人离开,仅武汉站就有将近10万人走。

《香港经济日报》报导,当地时间1月23日凌晨,即将于当地上午10点封城的消息一出,很多人连夜到火车站买票,有的人开车离开。甚至有人出现发烧症状的,也选择逃离。成功离开的,有人还在微博上发图炫耀。比如有人发贴说:他和另一个朋友吃了退烧药之后,离开武汉去上海迪士尼,如果一星期后还没退烧,就在上海当地看病。

也有人乘此机会大发“灾难财”,大陆媒体《新京报》报导,有些网约车,将武汉到罗田的票价,从每人之前的80元,暴涨到一人800元,有的司机说包车要1800元。这个价格比平时要贵上10倍。

在武汉天河机场,即将封闭前,有人在门口拍了一段视频,还解说了一下,拍摄者说:武汉天河机场,马上就要封闭了,不让走了,公安的都到了。

在汉口车站,也有人发出视频,也显示有不少武警戴着黑色口罩,在车站门口戒备。

台湾中央社并引述来自大陆的爆料说:中共中央军委已命令中部战区协助武汉封城,预防民间出现恐慌情绪而产生“群体不稳定”;战区的步兵机械化装备东风铁甲越野车以及装甲运兵车和轻型坦克将投入使用,严防死守,坚决保证各重要路障不被突破。这一消息还要进一步核实,如果大家有更多信息的,欢迎给我们爆料。

此外,根据武汉网友反馈,23日上午10点的封城也并不是一步到位,一开始有些高速路还能通车,但是后来逐渐关闭,比如京港澳高速路等。而全武汉市的铁路车站是在当日上午11点20分开始关闭。

《财新网》的常务副主编“高昱”传递三点重要信息:

1. 疫情发展到这一步,从点到面蔓延,有很多疑点,地方官员、中央专家组,都有相当责任,是重蹈了2003年SARS的覆辙;

2. 再次证明透明度、公众监督及实事求是的缺失,维稳思想、长官意志还有黑箱操作,最终导致巨大危机;

3. 武汉封城要持续至少半个月,或者说4–8个星期,而潜在的肺癌感染者,可能高达万人。

而目前,除了武汉封城,靠近武汉的黄冈、鄂州两个城市,也被“检疫隔离”,就是“封城”。黄冈和鄂州都是在23日午夜前后禁止交通出入。现在湖北全省,已经暂停了所有的旅游活动。

武汉封城后,根据微博上传出的图像,市内部分区域已经开始出现乱象。比如这个微博贴子,因为听有人传加油站断油,多处加油站排队,甚至因此发生斗殴;另一个贴子显示,至少在个别超市,菜品价格高涨,发贴人呼吁管控物价,据我一位在武汉的朋友说,菜价好像已经在慢慢回调;但即使这样,担心封城期间生活的武汉人,不少人去超市抢购食品;我们在这张图片上,还能看到,市民在超市抢购商品的一幕,据说也有人为此发生口角。

患者无处治 医护被感染 城内惨况曝光

大陆中央电视台《新闻1+1》引述武汉前线医生的消息说:当地发热病人数量众多,无法得到及时收治;收治的病人也无法进行及时的病原检测,需要统一协调采样送到湖北省疾控统一检测,这种情况造成交叉感染,“交叉感染”在这里的意思就是,同一个医疗单位之内,病人之间的相互感染;前线医生并且进一步说,当局还没有要求定点医院的医务人员集中住宿、吃饭,医务人员下班后能正常回家,但就算没有集体食宿,这名医生说,医务人员被外界感染的传播渠道也没有被切断。

从上面信息可以总结出两点:一是,病人没办法全收治;二是,医生没有好办法避免不被感染。

有武汉同济医院的医生家属透露,当地协和医院神经外科整个一层楼的医护和病人全部感染,协和医院的感染科主任和中心医院甲乳外科主任,都上了呼吸机抢救。

专家钟南山曾说,武汉医护人员有14人感染,后来数据又更新到15人,但有人近日在社交媒体中透露,实际上仅在武汉协和医院的“脑外科”,就快有30名医护感染了。还有观众给我发来爆料,也是说在协和医院的被感染医护人员,数字更大,至少上百。

甚至有人提到,在同济医院急诊科的一名1989年出生的被感染医生,已经去世。

我的一位海外朋友,分享了她在武汉做护士的同学的消息,她的这名同学被抽签抽中去前线支援,说自己是拿命上班!很多医务人员感染,不给确诊,只报疑似,因为确诊就要上报,上报确诊后说法就多。她担心医院随时整个被隔离,到时她都不能回家。说自己很心寒。

医护无法自保,患者就更别说了。

有观众给我们的节目电邮xwpajq@gmail.com发送画面资料。我们可以看到,在武汉的医院内,有排队等待的患者,拽着已经昏倒的一个人,然后戴口罩的自己也吓得大哭,跟穿着隔离服的医生哭诉:救命啊医生,我也在发烧啊!旁边的人看了看,也只能是无奈转过头。

在另一处门诊,有一名戴口罩的患者,当场自己倒下,大家也不敢上前,只有喊穿着隔离服的医护前去帮助。

有观众给我们发来爆料信息,显示了武汉当地求医的人,是多么的“人满为患”。暂时的情况,根据给我们爆料的观众说:据他所见医院已经饱和,很多病人看不到病,像视频中的情况,简直就是一个“病毒培养皿”。

另外还有武汉当地人录制的视频,反映当地情况,得到海外媒体大量转发。比如这一段,是拍摄者隔着医院窗户拍摄,里面的走廊也是站满人,医护大喊要大家排队等待结果;另一段画面,拍摄者拍到了医院门外,已经搭起了临时的帐篷,拍摄者说:家里有孩子的,能不出来,千万别出来,这个事远远比你想像当中的要严重。

有些在武汉的感染患者,为了不害家人,自己出去住旅馆,

英国《卫报》1月21日曾报导说,武汉黄先生的母亲1月12日因为发烧和咳嗽住院,接待她的医护都是身穿生化防护服,但是没有将他的母亲跟别的患者隔离,也没有给他的母亲做新型病毒的检测,有两名医生私下里跟黄先生说,黄母可能是感染了新型病毒。3天后的1月15日,黄先生的母亲就因病去世了,特别快。随后医院施压家属,迅速火化尸体,在火葬场,黄先生还遇到另外一个家庭,也是类似的情况。

黄先生的母亲是否感染“新型病毒”,最终因为没有检测而无法确认。但这件事让很多人再次想起2003年SARS的时候,香港一地统计死亡人数是299人,而全中国大陆死亡的才只有349人,当时就有报导说,很多死者,根本没给确诊是SARS,自然也没有算在因SARS而死的名单中。

为了因应紧张的医疗资源,在武汉的朋友给我提供了一则信息,是武汉市政集团的一项紧急任务,当地要在“蔡甸区职工疗养院”,建设2.5万平方米的临时医院,计划6天完成,设置1,000张病床。

《人民日报》报导提到,湖北省打算向北京方面紧急求助,调拨医用口罩4,000万个,防护服500万套!红外侧瘟仪5,000套。

这些数据从侧面透露,实际的感染人数,可能相当大。

专家:武汉感染肺炎病毒 可能达上万人!

大陆《财新》,1月23日报导了病毒学专家“管轶”的话说:“连我都做了逃兵!”为什么呢?首先我们要知道,他是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主任,之前对武汉肺炎的发展做了精准判断。2003年SARS期间,他与团队发起SARS病院调查和诊断,率先鉴定了SARS病毒的来源是果子狸等野生动物,帮助遏制了SARS的再次爆发。

就是这样一个厉害的角色。1月21日,他和团队赶往武汉,

1月21日,下午3点,他先到了小东门市场,居然还有好多人悠闲置办年货,而小东门市场地面潮湿,卫生十分恶劣,却只有不到10%的人戴口罩。随后他又见了一些当地相关部门人员,最后决定:走为上。管轶说,武汉疫情已无法控制。第二天22日他就赶到机场,却发现机场还有旅行团,而且地面未消毒,工作人员有的只戴了非常简单的一次性口罩。这些例子说明,当地的卫生防护在得知病毒可以人传人后,并没有及时升级。换句话说,到了22日,武汉还是个“不设防”的城市。

对于寻找病毒源有什么进展,管轶对财新记者说,愿意合作的科研机构不多,都觉得自己更有能力,还含蓄地说,他们的管理“很惯性”。而且当时“华南海鲜市场”传出疫病后,被封掉清洗。虽然也不是坏事,但管轶认为,这失去了查找病源的一个有力证据。

对于武汉封城,管轶也觉得为时已晚,过了黄金期。因为已有汹涌的人群出城,这其中可能藏有“移动的病毒”。

最后管轶说,他经历过SARS、禽流感、猪瘟等等,然而SARS疫情根本没法与这次相比,因为SARS的60%到70%的感染者,都是个别几个超级传播者,传播链条清晰,但是这次的“传播源”已经全面铺开,流行病学调查已经做不了,控制成本要几何级数增长。管轶提到,保守估计,这次感染的规模,要从SARS的10倍起,开始算。

还有人在社交媒体里跟朋友说:她听到一名在“湘雅医院”的人,1月22日被派去武汉,发现已经有上万人确诊,但这是内部数据,说是要逐步公开。她并提到地方官员存在瞒报,因为确诊的人越多,乌纱帽就越保不住。这个人还反复打听了好几遍,确定是上万人确诊。传播速度比想像的快很多。最后这名网友也提到,只戴口罩不行,要戴护目镜,因为眼睛接触也会传染。这与我们前面提到的,王广发的推断一致。

至于确诊人数,当局会不会真的最终逐步把实际数字公布,还有待观察。

但是我们根据以上的爆料,能够了解到,武汉目前感染病毒的患者,实际可能多达上万人。

武汉肺炎“病毒”有多可怕?超出想像 还可能变异

我们看到,有的感染患者,是被如此高规格的防护设备拉进医院,可见病毒传染性之强。

21日自己证实感染新型肺炎的北大专家“王广发”,曾在1月10日说疫情“可防可控”,但在后来去武汉医院视察疫情的时候被感染。他自己说,他曾到访多间“发烧门诊”和“临时隔离病房”,当时都戴了N95口罩,但没有戴“护目镜”,他后来先是出现眼睑结膜炎和发烧,之后被确诊,所以王广发目前推测,病毒能够从“结膜”进入身体。也就是说,可能光戴口罩还不够,至少还要戴上护目镜。而且在病毒传播途径还没有完全查清以前,密切接触病人的医护,最好是穿上全套隔离服。

在这里我插几句,香港朋友可能已经知道了。就是《明报》报导,王广发作为大陆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1月21日证实感染,但是他在1月12和14日,在武汉面对面会见了香港去了解情况的官员徐德义、张竹君和赖伟文。而后来在1月20日,张竹君和赖伟文又与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食卫局长陈肇始等人开会,也是面对面的,但没戴口罩。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大家明白了。好,这是说到王广发,插几句。

继续说武汉这种肺炎“病毒”的可怕之处。

也有武汉朋友爆料,新型肺炎的主要病征还不是“发烧”,而有可能是全身酸软无力。

爆料的人提出了以下几个要点:

1. 当地医院,并不是都具备“核酸检测”的能力,只能用ct影像做基本判断,查血和已知病毒感染,做排除法;

2. 所有医院都已住满,金银潭医院只收治“确诊病人”,严重的病患没确诊也不接收;

3. 爆料人和母亲,居住的小区跟最初爆发疫情的“华南海鲜市场”很近,而且没怎么出门,两人都染病,他怀疑就是小区内感染;

4. 他判断,这种病毒一定会通过空气传染的

5. 这名武汉人还大倒苦水,说政府力度不够,小区消毒也不到位,医院很难接收,就让自己在家隔离,靠自己抵抗力。

6. 很重要的一点,他认为大众宣传的误区是,以为这种病的特征是发热,其实不是,他自己根本没发烧,感觉表面上比普通感冒还要轻,他自己说,最大的表现是:浑身酸软乏力,毫无食欲,甚至想吐。

内部会议曝光:SARS的进化病毒

此外,还有听过“武汉市内防疫系统”内部会议录音的人爆料,发到了一个医生群组,内容比较惊人。

爆料者说:这种新型肺炎病毒已经被定名为SARI,确定是SARS的进化病毒。它与SARS的致病机理完全相同,进入人体后就是干扰免疫系统,会让免疫系统误认为“肺细胞”是外来物进而发起攻击,所以病人是被自己的免疫系统攻击。在没有疫苗和特效药的现在,这种病毒的治疗方法,主要还是用激素抑制免疫系统,但人体也会因此变得脆弱,有利有弊。

不过,以上还只是初步,因为这种病毒是SARS的进化体,所以爆料人继续说:

第一,发热不是这种病毒的主要特征,通过查体温不能完全筛查,有患者的体温从发病到死亡,体温始终正常,这与前面那名患者的爆料相符。

第二,它比SARS的潜伏期更长;

第三,它比SARS的传播速度更快,目前有了空气传播的证据,但暂时不知还有没有其它途径;

我们再加一个第四,就是有权威代表政府发言说过:这种病毒附带抗药性。

综合以上四点,我与这位爆料人士的感觉是一样的,就好像是“生化危机”。看过好莱坞影片《侏罗纪世界:殒落国度》的朋友应该都见过,片中由专家基因改良过的“强化版帝王迅猛龙”,有多么可怕,不仅能跟人类周旋,速度和残忍度也很强。根据以上的信息,这个病毒目前也给人一种类似的感觉。

目前,根据大陆国家卫健委1月23日的一份通知证实,承认武汉这种肺炎病毒,已经出现“聚集性”还有“无武汉旅行史”的确诊病例。

同一天,科普期刊《科学人》转载一份研究推断,引发武汉肺炎病毒的,原本可能是寄生在蛇身上的,而蛇身上的这种病毒,再往前推断,可能来自蝙蝠。蝙蝠是蛇经常捕食的东西。

节目尾声 给武汉朋友的一个建议

节目最后,我还想说,看到武汉的朋友,很多人染上疫病,心里真着急,又赶上中国新年。现在很多武汉人面临的情况是没有医、没有药,关在家门里面,就靠自己的免疫力抵抗疫魔,那种感觉,我真的很替武汉的朋友着急。昨天有朋友还给我留言,说大宇,呼吁大家找找中医疗法。我身边暂时没有中医师,即使有,如果要买药,现在去武汉公共场所也不是那么方便。我就在想,怎么办?我跟我身边的朋友,都在聊这个事。很多人就只能是说“祝福”,但祝福两个字能解救武汉的朋友吗?至少有一些真正的办法。

其实大家能想到的办法,除了预防、上医院、吃药、偏方,还有一个很少人讨论,就是“宗教信仰”。我相信,有宗教信仰的朋友,在这个时候,在实在没办法的时候,就会祈祷。

我在海外,认识的朋友很多,其中就有为了躲避迫害,来到海外的大陆法轮功学员,人很好,我对他们态度很正面。法轮功朋友是信神的,非常相信神迹,他就说要不大宇你就这样,让观众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法轮功的人管这叫“九字真言”。

这位朋友告诉我,大陆真有因为念这几个字,转危为安的事迹,就是反复默念这九个字就行,很简单。不管您信不信,真的生命危急的时候,我觉得至少可以试一试。那些没有医、没有药,待在家里无助的武汉朋友,你把门关起来,不花钱、没危险,就念这个,也不损失什么。不然我们身在海外的,说要帮武汉人,怎么帮?我想这比说祝福的话,至少还要来得实在一点。那好,以上是我的一位法轮功朋友给的建议。

不多说了,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感谢收看,我们下次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