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法之庄严展现

云南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12月14日】

二零一一年十月,一个似乎很偶然的机会,我开始走入到大法修炼中。得法后我才明白,我们的生命就是为法而来的,为完成使命而来,其实在我没有得法前师父就已经在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了。得法修炼中更加体会到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庄严,我只有更加精進修炼,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不负师尊的慈悲救度。

一、 奠定

初中时,我有一个舅舅在邮政局上班,他订阅了两本杂志:《十月刊》、《奥秘》。《十月刊》揭露了文革期间知识青年下乡被村知书、乡干部等强占后生有几个小孩而无法返乡,只能在那里做一辈子农民的悲惨遭遇;揭露了婴儿被煮吃等等黑幕。

由于当时我只有十四、五岁,这些真相给我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阴影,同时也让我比一般的同龄人思想成熟:知道这个世界并不是象宣传中的那样美好,同时也很反感共产党,而且从小就反感红颜色,从不穿与红色有关的衣裤、鞋帽。后来在学法中看到师父讲:“再有大家都知道邪党在人世间的表现是崇拜红色的,也把红色作为邪党标志。在天上它的本象是红色恶龙,所以它在地上一开始就搞什么红色政权、红色造反、红军,‘文化大革命’的红色造反派、红卫兵,红袖章、红领章、红旗、红五星、大红灯笼、大红柱子、红墙,反正什么都是红,邪党叫作“红彤彤的新世界”。对人来讲真够可怕的,红彤彤的世界。特别是到了邪党要覆灭的今天,你看看邪党在文艺舞台上的表演中,红天幕、红灯光、红衣服、红布景,哇,满台红,大红灯笼,要不就是红旗满台。通常我叫它‘邪党红’。”[1]我悟到是弟子的授记在起作用。

《奥秘》为我幼小的心灵注入了对人生、宇宙的探索与向往:什么特异功能、什么百慕大群岛的失踪船只等等。后来在读《法轮功》修订本时,看到师父谈到了时空,才知道师父早就在管弟子了,早早就为每一位大法弟子打下了得法的基础。

八十年代的初中,学生们大部分还很单纯贪玩,但我中午放学从不在外玩耍,急急忙忙总跑回家,为的是听评书《三国演义》、《杨家将》,一集不落。后来在学法中悟到这是师父为我早早种下了“忠”和“义”的种子,悟到了在魔难中对师父、对法要“忠”,对同修和众生要“义”。

二、呵护

由于历史上的因缘关系,我从小很少得到父母的爱。一次与父亲发生冲突后就跑到了外婆家里去住,没想到这一住就再没回家住过。睡在一张又脏、又旧的变形弹簧沙发上,长年盖着一床盖不到脚的硬邦邦的棕垫,心里充满了怨恨。初二时我就厌学了,想要早点上班,于是初中毕业我就考了个职高,两年后毕业就早早上班了。

二十四岁的那年,我从男友家(现在的丈夫)骑车上班走在一条白桦林大道上,清晨下着毛毛雨,路上有工人在砍枝修叶,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觉着也没什么,想爬起来推自行车,手去扶车,可是明明看到自己的手碰到了自行车,手上的感觉却是空的,而且人行道上的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我。这时我才发现周围非常安静,没有讲话声、没有汽车喇叭声,世界就像是无声的,只有自己的一点思维在想: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不就是摔了一跤吗?这时有个人脸色苍白的问我:“你没事吧?”“我没事。”唉?怎么起不来?转头一看我的毛衣钩在一辆公交车车牌上。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遇到了车祸,难怪人们都用惊恐的眼神看我。但是我没有任何的不适,回到家里,发现只有背部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瘀青。后来也没有多想自己的衣服被挂住,怎么还可以爬起来去推车呀?那么这个推车的我是谁?只是一直不明白当时为什么那么的安静。

修炼多年后,我才悟到当时自己的元神离体了。两个时空的间隔,让我触摸不到这个时空的任何物质,也听不到这个空间的声音。而我之所以元神离体却没死,是因为早在那个时候师父已经在保护着我了。师父在讲法中说:“我知道这件事情会这么难,所以大法弟子在历史上我给你们解决了很多问题,生生世世才那么保护你们,才那么看护着你们一路走过来。”[2]

三十六岁时我又一次差点送命:那天吃完晚饭,公爹带着我儿子下楼玩球,我穿着睡衣、光脚穿着拖鞋,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突然感觉头顶上的水晶大吊灯摇了一下,心里正想,可别掉下来呀!还没想完,吊灯直奔头顶砸了下来,砸在了身旁一张水晶茶几上,吊灯砸的粉碎。沙发上、茶几上、地上全是碎玻璃。奇怪的是就象有一个罩,罩住了我。在我的身上、光着的脚上没有一点玻璃。我提前体验了《转法轮》中师父讲的:“这个学员当时也没有害怕,凡是遇到这种情况都不害怕,可能以后会后怕。”[3]悟到师父的法身再次保护了我,才没丢了命。

 
这让我想起了出事前几天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梦到了黑白无常其中的一个,长得和影视作品中的一模一样(其实有些艺术作品中的另外空间的生命形象并非子乌虚,有如画《上帝的大审判》的大艺术家米开朗基罗被称为上帝的宠儿,他就曾多次看到了上帝,才画出了上帝的尊容)。黑白无常用思维传感告诉我,让我跟它走,而家中窗外飘荡着象灵体一样的生物。我不知怎么嘴中突然念起了“释迦牟尼”尊者的名号 (其实九二年后已没有任何神在管人间的事了,师父看到我还有佛性在,管了我) ,灵体瞬间消失,黑白无常忽然伸出巨长之手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往客厅里拽。我没有怕,只是有忿怒的一念:凭什么?在梦中我奋力的去开灯,灯亮了,一切平静了,而我仍然在床上躺着。只是我觉得这不是梦,太真实了!几天后就发生了上述的一幕。

三、净化

由于在商场上的争斗以及自己的虚荣,造下了不少的业力。四十岁不到的我就一身疾病,一年之中没有几天不感冒的,头疼、头晕、腰疼、颈椎、支气管炎、失眠、过敏等症状搞的自己很烦躁,脾气大的不得了。

得法后多年,丈夫说:你知道吗?我过了好几年的痛苦日子。我也深知伤害了家人,深感愧疚。无法想象:如果我不修炼,我和我的家庭会是什么样。母亲也曾当着全家人说:你如果不修炼法轮功,不知道你现在的婚姻会是什么样。还没讲完,丈夫的家人就已经频频点头了。可见以前的我真的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得法修炼后,我一身的病短短几天就消失。拉了几天的肚子,全身汗毛孔打开,全身淌水,头发根都湿透了,却感觉全身通透,轻松了,脑袋不迷糊了,可以蹲着弯腰拖地了,不再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了,头也不疼了。儿子说:你现在不再像个活死人一样,整天躺在床上了。现在药也不用吃了,每天都开开心心的,真好!

但修炼不是吃蜜,不是躺在摇篮里。在后来的几次“病业”关中,我也是过的剜心透骨。有两次咳嗽每次都长达一个多月,咳嗽的时候感觉心、肝、肺五脏都要暴裂,其中一次还失声十来天。

二零一五年底,丈夫订了机票打算去外地看儿子。可是有一天我腰突然疼了起来,开始只是蹲不下去,没想到第二天就起不来了,连翻身都困难。我知道这不是病,魔难又来了,我想:我不能瘫在床上,还有多少大法弟子为了救众生身陷囹圄,还有多少众生被毒害将要被淘汰,我得起来。我用手使劲扳着床,努力让自己侧身坐了起来,站在了地上。可是我发现我的腿竟不听使唤,不能走路。我脑子里想着:不能让丈夫知道,他不能理解,我会被送医院的,明天后天还这样再告诉他,让他退机票,我不去了。

我用手搬着我的腿,一步一步挪到卧室的桌子面前,打开了炼功音乐开始炼动功。第一套佛掌千手法、第三套灌通两极法还行,第二套法轮桩法难度太大,因为需要腰部的力量支撑,第四套法轮周天法我只能直挺挺的蹲下去,而且蹲下去就站不起来,急得直冒汗。还好到了晚上我可以直挺挺的走路了,不需要用手去搬腿了,只是给人感觉走的缓慢不自然。我知道自己应该向内找。

因为我生性固执,遇到问题总觉得是别人伤害了自己,人的观念占了上风,正念出不来,就一边向内找,一边往外推。“为什么总要样样责怪自己,为什么是我的错”的声音占了上风。甚至向内找让我很痛苦。我知道这是业力的作用,它不想死。知道自己根本就不会向内找,连向内找的机制都没有形成,只是形式上是个修炼者罢了。师父在回答弟子的提问“师尊讲‘旧势力想要它们所要的目地’究竟是怎么回事?”时讲:“它们所要的目地就是它们要把宇宙在正法中恢复成没正法一样,还是它们那一套。还是它们的山,还是它们的水,还是它们的神,还是它们的状态。因为它们就是那样成就的,它们不想改变。它们想改变的是使那些表面形式变好。就象不纯净的衣服给它洗净,但是还是那件旧衣服,就说这个意思,但这形容不准确,只能这样说。它只想在原有的什么都不失去的基础上,通过它们的仔细的安排巧妙的溜过这一劫。”[5]我悟到自己的修炼状态正是如此,这是旧宇宙的生命状态,如果再这么修下去,是达不到新宇宙的标准的。但是我坚信只要多学法一定能改变自己。由于向内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很快我过了这一难。

修炼前,我经常会漫无边际的幻想:一会儿想自己将来是一个有重大使命的人;一会儿又陷入某部小说的角色中难于自拔;一会儿又想到自杀。自己都怀疑自己精神有问题。修炼后,在师父的《转法轮》中讲主意识要强,我才悟到这是自己的主意识弱造成的。由于思想业重,在后来修炼的这方面吃了不少的苦。

我一直有头痛、头晕的毛病,修炼后好了。可是在二零一六年遭绑架判刑,回家后此“症状”被旧势力放大给我集中起来扔了过来(由于自己长期没去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喜好心、显示心等人心)要置我于死地。我出现了“脑梗”的症状:经常头疼,颈部、肩部僵直。有时疼起来想撞墙。一关未过一关又来(刚好又处在营救一同修的关键时刻),一天在婆婆家住,早上起来天旋地转,几乎都坐不住。这是旧势力夺命来了。我紧扶床沿在心里喊了三声“李洪志师父救我”心瞬间定了下来。紧接着我就发正念,由于魔难来的太突然、太猛心态,有些不稳,心中有一念:会不会晚上睡觉又犯。因为当时没有完全否定,一念不正又招来了魔难,晚上睡觉此状态又出现了,只是没有第一次猛烈。

没想到因为这一念不正,魔难竟然长达十个多月。那段时间里,我感到时时都在生死边沿徘徊,感到孤独无助。我深感修炼的艰辛、严肃。师父说:“大家知道,修炼可是不容易吧,消业、过关、碰到心性上的摩擦有多少过不去的,何况那些大的关呢?怎么过?!明白这些的人一想就胆怵了,真的难,真的难哪!”[6]如果在没有修炼之前就知道了这些,我可能是不敢修的。

有一段时间,丈夫反复的唠叨着一句话:我父亲的坟怎样怎样,我死以后你会不会去上上坟?你肯定是不会去的!一边说一边气的不行。念的多了我就动了心了,感到烦心。我发现这是师父利用丈夫,把我的执著暴露出来:我心中一直隐藏着抗拒苦难,有坚持不下去的心,想要早点离开。这一念被不好的因素钻了空子,想要置我于死地。

我开始真正的留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回想得法后修炼中的过失。每当看《明慧网》同修交流都会有与自己相似的问题展现在我的面前。我不能再自暴自弃,多少微观世界将因为我没修好而不能被同化被淘汰。师父讲:“你没有完全兑现,你承担的背后的那个分配给你的那些无量众生、庞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什么?!那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不精進修炼的问题吗?那是极大极大的犯罪!罪大无比!你说你到时候一喊师父,说我没修好啊师父,这事就完了吗?谁能放过你呢?那些旧势力放过你吗?多重大的事情啊?”[7]我真正的学会了向内找,打坐时我感到我的头顶被打开,整个身体的能量带很强、很宽。大脑在不断净化,有某个部位被炸空的感觉。时儿上面通、下面堵;左侧通右侧堵;中间通两侧堵……有条状的物质被抽走,有方形的物质被抽走……对应着有多少星球宇宙被净化。我的大脑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清凉,像抹了清凉油,眼睛周围都是凉凉的,思维越来越清晰。这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的真实的展现!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几次落泪,却仍然感到无法把自己心中的全部感受完整的表达出来,师尊的慈悲伟大是难以用人类的语言表达的。同时也感受到师父写的《高处不胜寒》:“操尽人间事 劳心天上苦 有言诉以谁 更寒在高处”[8]。

由于经常落下动功,我的劲肩有僵直感,腹部有嘀嘟咕噜的蠕动,旁人都可听的到,能明显的感到法轮转的慢。腹胀、有屁,能量受阻。有时哗啦啦、有时象装了一壶水拉肚子、有时象有一堆沙子。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如果自己只修心不炼动作,那就无法达到改变本体的目的;如果只炼动作而不修心,那只是练体操。所以师父在《转法轮》中反复的用“炼”与“练”来指导弟子。师父在《苦其心志》中写道:“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起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8]我一定要去掉懒惰、怕吃苦的执著。

四、感恩

修炼后自己身体上、精神上的改变,家人有目共睹。家庭和睦了,不斤斤计较了,丈夫的收入也很可观。孩子也如愿的考上了大学,丈夫也经常提起,以孩子的成绩他可能连上高中都成问题,更别说上大学了。而且他们大学是全英文授课,儿子只能听懂40%,但每次考试都能考A、B很少得C。真是“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二零一八年的中秋,我打电话让母亲来婆婆家吃饭。她说这几天她脚有点疼,可能打麻将坐多了,我也没太在意,没想到三天后她竟不会走路了。我只是简单的认为,常人也是要消业的,却没有想到这是旧势力想利用亲情来占用我的时间,不想让我参与营救同修(当时我参与的一个营救同修的项目正处于关键时刻)。一方面自身在过“病业关”;一方面又要收集信息营救同修 (那段时间几乎经常要走六—七公里路,路途中遇到有缘人我还要讲真相),编写营救同修的文稿;一方面小片警多次上门骚扰。一时我让感到“四面受敌”!

那几天,母亲和弟弟轮流打电话给我,一会儿陪母亲上这个医院,一会儿陪母亲去那个医院,诊断结果都一样左腿“血栓”。有一天我突然悟到,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是迫害。在这特殊的历史时期,大法弟子的时间是非常宝贵的。当我第三次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准备住院了,正等我来办住院手续。我对着医生发出了强大的一念:不要给她看病,一切我师父说了算。没想到医生收了八元钱的诊断费后对母亲说:你可以出院了。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给母亲讲师父讲的有关病业的法理,她静静的听。

第二天我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她,她听了一晚上,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几天后她把拐杖扔了,可以正常走路了。就这样师父把坏事变好事,使母亲也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而得法前后母亲曾摔跤六次,却没受伤,连皮都没破,母亲经常称奇!

以前我与母亲有很深的隔阂,很少去家里看她,见面礼貌生疏。她得法后,四十年来我第一次去她家里住,与她一起学法、炼功。在交流中我发现了她的单纯、善良、节俭、耐心、很少妒嫉人。这时想起了师父的一句法“多少人间乱事 大法尽解渊源”[8]。得法后的母亲经常感叹大法的神奇,她自己把两抽屉的药给扔了。最近她遇到一事,也想写出来证实法:

她的一个熟人约她去听投资课(搞传销),她没弄清楚就去了。听着听着突然右耳就像火车叫,声音很大。她怕别人听到,就用手指堵上,左耳也叫了起来,并且口干,喝了两杯水就想上厕所,就离开了。等离开后她悟到是师父用这样的方式点悟她,让她不要听,是骗局。等她上了公交车一切又恢复正常。她说:“她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点悟,谢谢师父,师父太慈悲了”。

婆婆的家人、丈夫、孩子、弟弟,母亲的家人都见证了大法的奇迹!

婆婆今年八十了,从来没有干涉过我们的修炼,原来有腿疼的老毛病,现在也不疼了,经常开开心心的这里玩、那里玩,今年还去了一趟峨眉山。

丈夫因在我被迫害期间,正念抵制邪恶,没有放弃对我的营救。快50岁的人了还進了央企当高管,月薪是原来的三倍。

感恩师父的救度,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2]李洪志师父《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5]李洪志师父《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6]李洪志师父《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7]李洪志师父《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8]李洪志师父《洪吟》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