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净”(六﹒下)——回首修炼路

天真


【正见网2019年11月05日】

3、去私心,去私心!

有一次,我被安排在一个顾客很少、比较清闲的区,一个华人女孩子拿着一双鞋从鞋区走了过来。打过招呼之后,她见我说中文,就给我看鞋盒子上贴的号码,是帮她拿鞋的同事贴的,然后问我为什么要贴这个。我就给她解释了一下。“哦,”她一听便说:“那就把这个拽下来,贴上你的吧。反正谁贴都一样。”意思应该是,都是中国人,互相照应也正常。我一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对给你拿鞋的那个同事不公平。”她稍稍迟疑了一下,点点头便离开了。我当时什么也没想,但是知道这是对我利益心和私心的考验。(片刻之后意识到错过了一个讲真相的机会,当时至少应该加上一句,告诉她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按照真、善、忍做人,不会那么做。)

“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二十年讲法》)

“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什么是大法弟子》)

“其实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承担着一个巨大的宇宙体系的责任,要救度这么大一个体系中的无量众生,不止是责任重大,路要走正就非常关键,能被救度的生命在正法中就会被善解、被纯净、归正,能够留下的各种形态的物体净化中去其糟粕、留下纯正,这是整个宇宙正法中的要求。”(《曼哈顿讲法》)

大法弟子把路走正,不仅仅是自己修炼提高的问题,同时关系到宇宙众生的救度,多么关键啊!工作之前我就用法来提醒自己在工作中时刻都要把路走的非常正,如果自己走不正,得不到众神的认可,甚至连要救度的常人都不认可,那还怎么向他们证实大法的美好,救度他们?在这个直接涉及自身利益的环境中,不但不要被利益心带动,还要把它修掉,否则路就不会走的非常正。师尊讲的路要走正涵盖的范围必然是极广的,内涵也是深远的,我是在自己的境界中按照自己对法的理解来要求自己把路走正,而且觉的在这种环境中,是否放下利益心很自然的就成了能否把路走正的一个主要因素。放下利益心只是走正修炼路的一个方面,但利益心是为私的直接反映,而为私是旧宇宙的根本缺陷,所以修去利益心就非常主要。在面对同事的争抢时,利益心受到直接的触动和考验;同时其它一些人心(比如争斗心、面子心)也会被触及,所以过关的难度可能会比较大。而在没有争抢的情况下,也会出现对利益心的考验,这种考验在表面上不像面对争抢时那么有“戏剧性”,甚至别人根本都注意不到,可有时候难度好像反而更大。我原以为自己利益心比较淡,而且面对争抢考验时也没栽过跟头,所以认为自己不会在利益心的带动下做什么错事,会把路走正。事实上呢,在没有争抢的一些考验中,关过的反倒很不好,没能把路走的那么正。

曾有那么几次,有顾客拿着样品包找到我说要买,其中有我当时所在区的样品,也有从别的区拿过去的。按规定,我是不能把其它区的货当成自己区的货来卖的,但因为不同区的样品经常有变化,有时候一时搞不清样品属于哪个区,有时知道,但是给自己找理由,甚至于找这样的藉口:反正她(样品所在区的同事)爱争抢,不知道跨区卖过多少我这个区的包呢!一边找藉口一边就把自己的号给贴上了,带着一种不踏实的侥幸心理。就是因为没有被别人看到,侥幸心理才暴露出来,和利益心混杂起来共同起作用,自己就不那么理智了。顾客走后,马上冷静下来,就会对自己产生一种恶心厌恶的感觉:“又被利益心冲昏了头脑!这么不争气!唉,刚才在众神看来,我就是个常人哪!”连自己都做不正,还怎么去正一切不正的呢?要想走正做正,必须得把那些不正的人心修掉!

有一次心性守的特别糟糕。那是在我工作了大概三个月的时候,一次有两小时的时间我和那个埃及裔同事分别在紧邻的两个区。几个中国男顾客在我的区里转了一阵儿,也没买什么,接着去了相邻那个区,不一会儿其中一个男士就在那里买了一个几百美元的包,然后他们返回到我的区,好像是要穿过去到前台结账。他买的时候我就注意到我的区里有完全一样的样品包,他们走近时我对那位男士说:“这包我这儿也有,其实你完全可以在这儿买的。”他一看的确如此,便说:“哦,我刚才没看见。那我把这个退掉,你帮我拿一个吧。”说着就把包放下了。我迟疑了,觉的这样做有点离谱。这时邻区那个同事看见了,赶忙过来问:“怎么啦?”我和顾客说的是中文,所以她不知道我们说了些什么。那位顾客对她摆摆手说:“No, no! (不不!)”意思是不要了。她站着不走,满脸的疑惑与不快。我不知如何是好,忽然脱口而出用英语跟她说:“他不想买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话一出口,我吃了一惊!这还是我吗?立刻意识到,在利益心的控制下,那一瞬间自己竟然连最基本的真都做不到了!当时的感觉就是:自己应该挨上一记当头棒喝!马上回过神来,对顾客说:“对不起,刚才我不该说那些话。就买她的吧。”他想了想,应了一声,拿起了包。同事一看,脸上的表情也放松下来,回自己的区了。

人说羞愧难当的时候,感到无地自容,或者恨不能找个地缝钻進去。我当时真是感到无地自容,宇宙中无数的眼睛都在看着,钻到哪儿都一样,人心不去,往哪儿钻不都是被看的一清二楚?我站在那里,对周围环境的感知模糊起来,脸因为窘迫而有点发热。心想:好可怕的私心!还要在我这里窝藏多久?不能再给它机会了,赶快灭掉,灭!这时隐约的感到有什么东西在化掉,心里好像摆脱了一层负重。在惊讶于私心的可怕的同时,我更震惊于自己主意识的松懈!怎么就没能在私心被触动的一瞬间立即灭掉或至少抑制住它,却反而被它控制到那种成度?!被它支配的连那么不真的话都能说出来!主意识干什么去了?被利益心、私心干扰的时候,居然连这个大脑和嘴巴都主宰不了!这是最让我感到羞愧的。

当那种带着不真因素的为私的败物化掉之后,我心里升起对师尊的感恩,如果没有这样的安排,这颗心我还看不到呢!在此之前,我想都没想过自己这里会隐藏着这种东西。修炼提高真不是想一想或者说说大话就能做到的,而是在实际的魔炼中,在发现人心与不足然后将其修掉的过程中,踏踏实实的提高、升华上来的。

住处与工作地之间大约半小时车程。下班后开车回家的路上,就会特别的审视当天自己发现的心性问题,想象着神在那种情况下会怎么做,一个没有利益心、无私无我、心地纯净的修炼者会怎么做。“他们怎么会做这种事?多可笑啊!自己都走不正,还怎么救人?!唉!”同时不免感叹去人心的难度,小小的人心就能控制的了这个大脑和身体,使真我一时做不了主。回忆师尊相关的一些讲法,告诫自己以后要做好、要走正。第二天发现又有了不同形式的考验,可能做的好一些,可能做的还不够好,但人心在一层层的去掉,关过不好的情况越来越少。

就这样不断的改变和提高着,每次变化不一定有多大,但每天都在变,而且几乎每天的心性提高都是多方面的。置身这样一个工作环境,考验频率是很高很集中的。考验频率越高,强度越大,没修掉的人心就越容易触及和暴露,执着、观念去的越多,去的越快,当然提高的就快。

“我只告诉你们无论做什么事情的时候,想什么、干什么,当发生了矛盾,当看到了自己问题的所在的时候,你能够去修自己,能够做的更好,这就是我要叫你们做的,也是大法修炼人所修炼的最根本的方法。工作不是修炼,而在常人中反映出来的一切,都是修炼人的思想体现,修炼中的行为会反映在工作中。”(《新西兰法会讲法》)

“修炼者永远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变化就是提高,众神都看的见。”(《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我有时候想象神在那样一个环境中会怎样对待那一切,当然这是不可能看到的,但师尊安排了心地比较单纯、正直的常人来做给我看,我觉的这分明是在直接展示给我应该怎么做。对比一下自己没过好关的情形,很是汗颜!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事被分派到了一个区。这个区不大,但货卖的比较好,所以通常有俩个销售助理同时在里面。如果俩人都是寸步不让的,那种短兵相接的争抢是很激烈的;如果其中一人很能争抢而另外一个不争抢,争抢的那个就会把大部份生意占为己有,另外那个几乎卖不了多少东西。因为空间比较小,气氛格外紧张。但是我们俩个都不争,所以很放松很平静。她是一位美国白人女士,四五十岁,典型的西方人,性格很直爽,喜怒哀乐都在脸上,但很善良,也挺幽默,跟我很谈的来。当时人比较少,一个顾客拿着三个样品包走过来,跟她说要买,三个样品都是从大区里拿过来的,而大区里同时有好几个同事,至于有没有人帮过这个顾客,谁帮过,拿出新包后该贴谁的号也就很难说了。她也没叫跑货员,而是自己到后面去拿出来三个新包,伸手对我说:“给我你的号。”我说:“谢谢!不过这个我不该贴的。”她一听,就把包递给了顾客,谁的号也没贴。我知道她不是在我面前装样子,即使没有人在跟前,她也不会贴自己的号。不过我还是问她:“你怎么不贴上你自己的号?”她认真的说:“我生来诚实。”我一听便故做责怪的说:“你看,你居然要贴我的号!”她忍不住笑了,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然后说:“你对这个店很有价值。”她这话的背景是,我当时已经私下里告诉她我要离开了。我说:“其实我从你那里学到了很多东西。你的诚实,正直,这比又争又抢的早早就达到业绩一百万要可贵的多。”她面露不屑的说:“我没那份精力去跟她们抢。”我认真的看着她说:“不是因为你没那精力,是因为你心正。”她一听,开心的咧嘴直笑,自言自语道:“‘心正’!嗯,好,好!”

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则是另外一位同事。她很年轻,先后在几家店做过销售,自然见过各种争抢顾客的场面。她是在我干过两三个月的时候来的,我们每天都打招呼,偶尔聊两句,但彼此之间并不很熟悉,可是她工作不久便不止一次的让我看到她那罕见的、坦荡的心,用常人的话讲她这人“心大”。美国同事中还有几个心态和她相似的,但唯独她的心特别大,对自己的利益好像很不放在心上,跟那些天天不断争抢的同事实在是天壤之别。有一次,我在鞋区,她在紧挨着的一个小区,里边也有鞋。一个顾客拿着一个样品鞋告诉我想试穿多大号码的。我一看是从她区里拿过来的,就告诉她顾客需要多大号的这款鞋,她很不在意的说:“你去拿就行,拿了贴上你自己的号。”我问,你确定吗?她说:“无所谓的,我不看重这个。”说完就到后面给别的顾客拿鞋去了。我不免对她的心态有些暗暗吃惊。还有一次我和她分别在两个比较小的区,忽然看见她拿着两个大号的新包走过来要我的号码,我不免一愣。原来,有顾客在我的区拿了两个样品,转悠到她那里之后问她要新包。她完全可以叫跑货员帮我拿,或者给我样品,把顾客的需求一说就完,但她却特地穿过两个区跑到后面去拿了包,跟我要了号码贴上,然后回到她的区把包给了顾客。那一刻我受到了很强烈的震撼,因为我看到了她无私的、为他的心。要知道,她可是个不修炼的人啊!我呆呆的站着,忍不住问自己:我能做到像她这样吗?做不到!至少当时还做不到。如果我在她的位置,可能会为同修同事这样做,但如果对方是一个不很熟悉的常人同事,我肯定不会这么做的。我不禁感叹:师父拿来这面镜子给我一照,不足之处暴露无遗!

4、“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在工作过程中还遇到了其它一些方面的心性考验,比如来自顾客的。世界各地的顾客都能见到,当然美国顾客比较多一些,多数人都很友好,不过偶尔会遇到让工作人员不愉快的顾客。在后面存货区拿鞋或在休息室休息的时候,有些同事免不了说些顾客的俏皮话,发发牢骚,表示对某些顾客的不满,调侃取乐一番,有时听来感觉也挺逗的。我清楚的知道,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要修出更大的慈悲,要有能够包容一切众生的胸怀。师尊要求的是:“叫你们以最大的胸怀与慈悲面对众生。”(《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可是当心性考验出现的时候,我就发现还有人心在障碍、局限着我的慈悲与胸怀。

有的顾客试好几双鞋,最后却一双也不买。这时我就感到那种不高兴的情绪被触动了,冒出来,想压下去都难,而且觉察到情绪从自己的脸上流露了出来,这种情况在工作的头两三个月比较明显。我平时很少有情绪波动,偶尔出现也比较微弱,所以稍微有一点点心理变化都能被自己察觉到。感觉上都很明显。这种不愉快的东西使我心里不能保持平静,很让我厌烦,可是又不能立刻就把它清除。我就一边收拾顾客散乱的放在地上的鞋子,一边想:为什么不高兴呢?有什么不高兴的?为她们忙活一阵子,她们什么也没买,好像是白为她们付出了,所以就有怨气了,这不是为私吗?这么在意自己!我不是应该无条件的对别人好,无条件的慈悲于人吗?这哪是慈悲于人啊?他们这是帮我提高心性来了,提高了心性不比卖了鞋却没有提高更好吗?何况,心性提高之后,该卖多少,一点也不会少。应该感谢他们。就这点小事,就有怨气了,这还怎么包容众生啊?接着又问自己:什么时候才会没有一点这样的情绪波动啊?什么时候才能修出无边的慈悲与胸怀?不动心至于这么难做到吗?是啊,人心只要存在,它就是要动的,要想做到完全不动心,只有一个办法:修掉人心。

有一次,一位同修同事示意我看顾客中的一群人,都是女的,她们属于一个在历史上比较特别的少数族裔。然后同修跟我说,她特别讨厌她们这些人,因为她们常常把东西乱扔一地,有时候还偷东西。我一听偷东西就有点意外,但没多想,因为那毕竟是常人的事情,便从修炼的角度说了自己的看法:“我觉的,让我们遇到了,肯定不是偶然的。作为修炼人,我们要包容所有人,不能有分别。师父讲过:‘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当时还把这句法记错了,“挑选”说成了“选择”。)在法理上是这样悟的,说起来也挺轻松,说完后各忙各的了,也没在这方面想什么,却没有意识到,同修告诉我这些的确不是偶然的,并非与我无关,而是有我要修的。考验很快就出现了。

几天后,我忽然看到他们族裔中的几个女士一起走進了鞋区,而当时我正在那里。这个族裔的男女装束打扮都很特别,所以一眼就能辨认出来。那一刻我意外的发现同修的话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至于我一见到她们头脑中就出现这样的概念:乱扔东西,偷盗。随后我还注意到,他们中的女性多数表情都很冷漠,说话也不怎么友善。我当时就觉察到自己的不情愿,不想帮她们,甚至都不想跟她们打招呼。这使我不免警觉起来,发现这个负面印象竟然如此强烈,简直都有变成观念,难以改变的迹象,于是努力排斥它,并和她们打了招呼。几天后,又碰到了这个族裔中的一帮女士,看上去是一家人。我发现那个负面印象还是在意识中有所反映,不但没有清除干净,还挺强势,但我还是帮了她们。她们试了五六双鞋,面无表情的抱怨鞋太大或太小,或者穿着不舒适,或者不喜欢鞋的颜色。我進進出出好几趟,但她们最后一双鞋也没买,也没道谢,扬长而去,鞋、鞋盒子、盒子里的填充物扔在地板和沙发上,散乱不堪。我虽然感到有点别扭,但是毕竟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情况了,这方面的心去掉了很多,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怨气和不快了。可是弯腰去收拾整理鞋子的时候有个念头跳了出来:她们果然就是这个样子!念头一出就意识到了,便立刻排斥,心想:呃,又是人心!

以前用微信的时候有时会浏览一下朋友圈里一些同修转发的文章,一般只看标题,是同修写的劝善讲真相的文章还是常人的文章,一瞅标题就能看出来。常人的文章无不带有人的观念,有些文章的写作目地就是要强化某种观念,除非特殊挺狂,转发往往是出于认同,所以从标题上就能看出转发者在某方面的心态。比如有的标题大意是哪几种人可交,或者对哪几种人要敬而远之,等等。我认为这都是人在情中形成的经验和观念。且不说人与人之间有业力轮报,能否交之或远之不是人自己说了算的,从正法修炼的高度看,都对人家敬而远之了,那还怎么救他们呢?认同人的观念,就已经把自己与常人摆在同一层次了,人的壳也就没有突破。用人的理将人分个亲疏远近,那不就是把自己混同与人了吗?其实,这一点对于修炼人而言不难理解,真正的难处在于,有时候分辨不清,错把人的观念当成正理对待。其实,那些对我们“不好”的人,那些在常人看来应该敬而远之的人,除去极少数干扰正法的邪恶之徒,可能是在帮助我们还债、消业、去人心、提高层次。如果不能突破人的反理,不能在正的法理中看待这些事情,那就会把自己给障碍住。当时看到这些文章标题,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没有认真的看看自己是否有这方面的问题。

后来想想自己,发现也的确有类似的观念和感情倾向,根本就没做到以博大的胸怀慈悲善待所有人,在工作中,如果把握不好,就会认为那些争抢的同事不可交,那些无礼甚至行为不良的顾客要敬而远之。我虽然没有过这样的想法,但是我知道自己对同事们的情感倾向是有差别的。我对认识的同修感觉和看法都不一样,还有亲疏远近、距离大小之分,不能一视同仁的善待。其实这都是没去掉的情和观念起作用的表现。这不是一个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应有的慈悲状态。

“碰到什么事情就是用人心去衡量,甚至有的从来不站在法上想想自己是大法弟子、想想自己的责任重大,都不把救度众生摆在第一位去思考问题,总是用人心去想问题。你喜欢不喜欢,你心里头愤愤不平,你想怎么样怎么样,那怎么能行呢?!神会象你这样吗?如果救度众生都象你这样,怎么救度众生啊?你喜欢的你救,你不喜欢的你不救,那能救度众生吗?”(《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每当我发觉自己对人开始产生好恶之念,尤其是反感情绪的时候,这段法对我都是一个极大的警戒。其实不仅仅是不喜欢谁的问题,我觉的,从法上看,对人产生好感也并不一定就是正念,得看其因由。因情而起的好感,同样是对人心和执着的触动,是修炼人要警惕的。严格的说,好感本身就是情。我体悟到,当我被同修的正念正行所震撼的时候,被常人心灵的纯净与善良所打动的时候,我心里充满的是对这个生命的钦佩、敬重与珍惜,这与人的好感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

在这个环境、这个实践的魔炼中,还经历过很多事情,各种各样的,但也都不是什么大事。事情虽小,却都是去执着去观念修心提高的机会,有时利用的好一些,有时利用的不怎么好,没利用好其实是对自己要求不够严格造成的。不管怎么样,每天都在去人心,都在提高,当然往往都是很微妙的,有些方面的提高甚至是不知不觉的。但很多时候提高过程自己能体察到,至少在一定成度上是这样,自己在明明白白的修,或者说,修的更明白了。事实上,在整个修炼路上,越到后来,对自己修心提高的过程看的越明白越清楚,这是我的体验。

5、给同事的道别信

大约还有一周时间就要离开的时候,我想,有些同事可能没有机会直接从我这里了解到真相了,怎样才能利用最后的机会向他们证实法?哪怕是仅仅让他们得到一点提示也好啊。一下子就有了给同事们写道别信的想法,要离开了,写封信道别顺理成章嘛。我确定在信中要以一种很自然的方式、一种西方人易于接受的方式向他们传递大法的美好,虽然不能讲很多与大法有关的话,但至少要给他们专递一个明确的信息:大法是教人遵循真、善、忍的正法。听过真相的同事看过之后应该也会加深对大法的印象。大家与我相处都很融洽,对我都很认可,我应该让他们知道我是因为大法的指引才做到这一切的,但是做的还远远不够。同时我也意识到,我所要说的话好像已经不可能像常人的话那么只局限于表面了,而深层的含义他们当然也看不到,但是我必须要保证他们能够读懂其表面意思,不可使他们感到玄乎晦涩。关键就是如何得体的理智的把心里话说出来,表达得体的肺腑之言,必然打动人心。不能三言两语无关痛痒,也绝不可冗长沉闷。那么该写什么内容,该如何表达与措辞呢?构思调整的时候,师尊赋予的智慧和英语语言能力使我在表达上没有感到任何困难与障碍,一封完整的信很快便在头脑中形成了。

大家好!

就我个人而言,过去短短的五个月是一段很特别的人生经历,颇具挑战性,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结识各位并在一起工作,这无疑是我的人生财富中最宝贵的部份之一。

也许我不可能有机会与你们每一位当面道别,所以我想在此对大家表达谢意,因为你们都曾经以不同的方式帮助过我:直接的、间接的,可见的、不可见的,或者在某些情况下,以看起来相反的方式。有好多次,我目睹了一些同事无私的举动,这无可置疑的透露出你们正直而善良的心灵。看到之后,我深受震撼,進而更加清晰的看到了自己的不足。这帮助促使我带着一颗更加纯净的心离开这里。而这一点,与你们对我的关切,共同成为你们无意间馈赠给我的最珍贵的礼物。

作为一个法轮大法(法轮功)修炼者,我是应该无条件的、踏踏实实的时刻遵循真、善、忍的。但有时候我没有做好,在某些情况下,不够慈悲与包容,没能完全无私无怨的对待同事,处理问题。请接受我真诚的歉意。我希望自己拥有更宽广的胸怀。

祝福各位!我非常珍视你我之间的缘份。我爱你们,爱你们每一位!

真挚的,
(英文名、电话号码及私人邮箱地址)

中文翻译出来,感觉跟英文原文不大一样,好像比较文绉一些。我说的“以看起来相反的方式”,意思是,大家一般都是以正面的方式帮助我的,而有的同事有时候对待的方式在人看来与帮助完全相悖,比如与我争抢顾客,但这在修炼上同样是在帮助我。不过常人毕竟不懂这层理,所以也就没必要说的很具体,因此一提而过。

最初打算把信手写或打印出来,贴到店里休息室的冰箱上,这样大家在休息的时候就会看到,这是休息室里最显眼的地方,因为每个人休息时都要打开冰箱拿食品或饮料。但转念一想,有些同事是不可能看到的,或者即使看到,由于那里常常比较拥挤,不断有人進出或开关冰箱,干扰不断,也不一定能够看全或看到心里去。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方式让他们看到这封信,忽然想到了公司的员工电子邮箱。公司的各种信息、通知,包括每个员工的时间表、销售助理的销售业绩等等,都是在邮箱里公布的,所以差不多每个员工每天都要到邮箱里浏览一下,如果把信在邮箱里公开,应该每个人都会看到。于是我在电脑上把信打出来,通过电子邮件发给总经理,问她是否可以把信在邮箱里向所有同事公开。第二天,她回复说:“你的信写的真好!我已经给大家公开了。”我一看,果然如此,而且已经陆续有同事留言。此时我还有两天时间离开公司。

在留言中,有的同事说:你写的真感人。我们会想你的!有的说:你是干大事的,将来会有大成就。我想:我的确是在做大事啊,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是全宇宙的大事,人根本都想象不到有多大!

到了店里准备上班的时候,一个经理一见面就笑着说:“人人都喜欢你的信!”看来有些同事相互之间还交流过。有些没在邮件中留言的同事当面表达了他们的感动和对我的祝愿。

不一会儿总经理走过来,双手抱在胸前,极为真诚、恳切的说:“你写的太好了!我看完差点哭了!”我说:“我很高兴你喜欢我的信。那是我的肺腑之言。”她说:“从信中我完全可以看的出来那是你的肺腑之言。”接着紧紧的拥抱了我两次。如此一来,我在这里五个月的工作经历就要正式结束了,而这封信则成了一个比较令人欣慰的标志。

6、结语

我是带着证实法、救度有缘人的愿望到那里工作的,至于做到了什么成度,我还看不透。救人的事,本质上是师尊在做。即使在这个空间,也是我们五位同修协作努力的结果。我们各有所长,有的同修英语不够好,给西方人讲真相有难度,但销售业绩很高,颇得经理们的赏识;有的同修在同事中推广神韵,并和一些同事一起看了演出;有的还教同事炼过功。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一个墨西哥裔同事在读西班牙语《转法轮》。这个同事在我将要离开的时候对我说,她以前很强势,咄咄逼人,读了《转法轮》以后改变了很多,不那么强势了。而我呢,在修自身的同时,主要是利用了师尊赋予的语言能力,将救人的事推進了一把。

至于心性的提高,那是飞跃性的,这一点我真切的感受到了,虽然看不到高层空间自己对应的宇宙天体的实质巨变,但是在自己能感受到的范围内,对提高的过程却有所体察。只是因为带着人身在这个迷的空间里修炼,只能感受到那么一点点。对师尊的洪大慈悲与恩典,虽然能够有所体悟,其实最多也不过是有一个模糊的概念,对这一切在自己对应的宇宙天体中的真实殊胜的展现,却全然不知。其实,在自己整个修炼过程中,不都是这样吗?

在常人看来,那就是一个挣钱糊口、令人身心疲惫的工作场所。可是我对自己的经历却有这样的感悟:我在一个小的炼丹炉里被集中火力熔炼了五个月。五个月之后,人心——尤其是利益心——一层层的剥落,旧宇宙为私的本性在更快的化掉,真我被师尊熔炼、“清洗”的更加强大与纯净。在我被熔炼的过程中,我对应的更大范围天体内的众生必然得到了创世主的净化与救度;这一切也正是我在修炼路上走好下一步的铺垫与基础。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