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

澳洲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10月23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师父说:“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1]每次在讲法或是在同修交流中看到“无悔”两个字,我的心就会揪一下,因为我没有走好以前的修炼路,让我感到唯一的安慰是,做媒体项目,我坚持了下来。

从志愿者,到兼职再到全职,从做销售员到做销售助理,再到做全职新闻翻译,我参与媒体项目已经快满八年了。

回望这一路走来,我感激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一个集体环境,防止我脱离大法。我经常想起师尊说的一句话:“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2]所以在经历心性关时,离开媒体对我来说从来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选项。

一、人事变动

在我做全职不久后,项目经过了一次比较大的变动。

我作为新人,对项目中过去人与人之间的矛盾知之甚少,这时突然听到很多风言风语。具体的话我已经完全记不得了,但记得当时我受到很大刺激,下班回家后哭了两次,觉的主管怎么能这样为人处世。

但当时有一念:“我做项目,不是为了给他做。”心情由此渐渐平静下来。之后的一天,负责人和我说话时,我主动敞开心扉,和他交流,他和我讲述了他在经历一些事时的所思所想。

我听完后,就释然了,明白了一个故事总会有两面,我们不能片面的听矛盾一方的说法,在目睹他人的矛盾时,必须从修炼人的角度看问题,不要被因缘关系和心性关的混乱表象所迷,不要用人情看问题。

这个负责人也是修炼人,也在矛盾中修自己,并且学习如何管理他人,领导项目。表面上看,他做事有时欠考虑,而且态度强硬,我也是经历过这样的考验的,但每次我选择从矛盾中退一步,都能找到自己的私心和执著,并能从中提高自己。而且,我也注意到他一直在提高心性,并改進自己的领导方式。

我之前做过一个梦,场景好象是在古代,我和这位负责人还有其他人穿着战袍,站在一起。我记得梦里他是我们的将军。

之后还做过一个梦,我和负责人拿着行李一前一后走去赶飞机,我们和其他一行人要去美国。

我悟到,无论是哪个项目,里面的成员可能早就在历史上结下圣缘,一起出生入死过,这一世大家在一起完成使命,要珍惜这个缘份,并且要听从将军的指挥。

二、甘做“软柿子”

我是天生做事比较认真的人,而且相对比较好说话,所以一直以来各个主管让我做什么事的时候,我不太会推脱。

但随着把做事当成修炼,状态不稳定也不再那么纯净时,我开始感到不平。我之前听别人抱怨主管说:“不能挑哪个柿子软,就一直捏呀。”我当时听到这话觉的这比喻挺有趣,但因为当时自己不在矛盾中,就没在意。

后来一段时间,主管经常给我一些额外的工作,态度渐渐变的理所当然,有一次让我翻译一篇文章时,直接说:“你周六得加加班。”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想:“过去她还会以‘你可不可以’作为一个句子的开头,现在问句直接变成一个陈述句,都没问我愿不愿意做。”

当然事情我还是做了,但心里有些不舒服。之前,我看到同事没事干,在那浏览网页,读故事,会冒出些想法,觉的拿一样的工资,工作量却不一样。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我永远是有活儿干的,但其他人的工作量会有上下起伏。

另外看到有些同事做事敷衍,并且当主管指出问题时,他们摆出一种“我能力就这样,我做就这水平”的态度,主管看到他们不高兴,就会努力哄着他们,不敢再给他们多加工作,然后对我说:“互相理解吧,大家都不容易。”

我虽然附和,但心里有些不痛快,就觉的主管怎么惯着这些人,这种人在一般的公司,早就被开了。

其实这就是妒嫉心出来了,但我除了排斥一下负面想法,没有有意深入的去修去这个执著。

有一次,我和一位同事聊天,聊起这些事,开始还是交流,之后就是抱怨了,两个人都觉的自己好说话,是软柿子,所以总是被捏。说着说着,同修突然说起她听说的一个电影情节。

电影里,一个虔诚信神的男子在公司里总被一个同事欺负,他做了所有的工作,但成绩和荣誉被同事盗取了,最后这个同事还抢走了他的女朋友,当他在痛苦万分时,他信的神启悟他,这个同事就是这个神变成的。

听到这里,我全明白了,从假相中醒了过来。我质问自己,这不就是师父安排来帮我修炼的吗?我认真工作,尽自己所能多做一些事,这不是应该的吗?为什么感到不平?主管竭力照顾和理解团队每位成员的感受,为别人着想,我为什么不满?

随着修炼,我越发理解师父为什么强调要我们修去妒嫉心,因为我觉的很多执著心和负面想法的来源都是妒嫉心。

在我把心态调整过来后,主管恢复了常态,每次给我额外工作时,都会客气的询问我能不能帮忙,而且同事的工作态度也更认真,并承担了更多的工作。师父说:“修内而安外”[3]。我有了更多的体会。

三、名利情

去年,负责人突然问我:“你先生能不能也加入项目?”这件事暴露了我的很多执著心。

我此前觉的自己名利心不是很强,和那些不愿放弃常人事业和高薪工作的同修相比,算是不错的。

但主管的这一请求暴露出我很多放不下的东西。我和先生结婚前,就商量好,我专心做项目,他负责家中的经济。由于他的收入,我们不需要为钱发愁。

那时先生正好要换工作,收入会更多,我们经常谈到买房和生孩子的问题。

如果他也去做项目,收入微薄,我们的经济就会很拮据,另外先生如果去纽约,我要跟去吗?纽约同修的生活那么辛苦,我们受得了吗?是不是要放弃房子和孩子?我心中有一连串的问题。

先生听到这件事时,当下就表示他愿意去,那我就想得放下执著,支持他。

他说,他会和项目主管说明情况,希望他们给一份足够我们生活的工资,另外,他不会放弃做自己的IT项目,如果成功,我们会有额外的收入。

我对利益的执著和安逸心立即得到了满足,感到了更多的安稳。先生换工作期间,有两个月没事干,后来开始为项目工作后,收入少了很多,看着我们本来就不多的存款不断变少,我的执著心不断的被触动。

在加入项目两个月后,由于工作量不足,和沟通上出现错误,人事部门突然终止了先生的合同。

作为新学员的他受到一些打击,连续几天情绪都很低落,我开始时会劝解他,但之后心里开始翻腾。

我心想,为什么当时客客气气的把人请来,现在突然裁掉了呢?我们围绕这件事经历了很多心理挣扎,改变了所有的生活规划,怎么是这种结果?

当这些想法在脑中翻涌时,师父的法打入我的脑中:“修炼是修人心、修自己,当有了问题时、有了矛盾时、有了困难与不公平对待时,还能找自己向内看,这才是真修炼,才能不断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炼的路、才能走向圆满!”[4]当时,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是啊,事情的表象是先生受到了“不公平对待”,但我心里为什么会难受?过去也是,别人怎么看待和对待先生,我也很在意。这不就是私和情嘛,还有对名的执著掺杂在里面。先生加入项目时,由于他的个人资历,很受重视,我作为妻子觉的很自豪,如今他被突然终止合同,好象一下子“失宠了”,我觉的丢了面子。

另外,这件事的前前后后曝光了我对利益的强烈执著,当先生几个月没有收入的时候,我完全按捺不住,把对经济状况的担忧挂在嘴上。

我为什么执著先生的收入?是因为我不想跳出自己的“舒适圈”,过清苦和辛苦的生活,我对吃苦是设有底线的。

我没有放弃对常人美好生活的向往,一直想拥有一个自己能随心布置的小房子,过田园式的安稳生活。

这个执著一直以来时常搅扰我的心,最近,我问自己,你是想留在人间过美好的生活,还是回归天堂?

虽然答案显而易见,但我明显感到自己出离尘世的决心不足。我曾试图通过听《密勒日巴佛修炼故事》和读同修的修炼故事及酷刑遭遇来激励自己,然而,这种力量并不能使我保持精進。

我意识到自己是在向外求。如今,当执著心来袭时,我就会背诵师父的法:“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5]

我明显感到在法的力量下,这一顽固的执著在减弱。

我感激这些年媒体为我提供的修炼环境,感激师父的苦心安排。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内而安外〉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台湾法会的贺词》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澳洲法会发言稿)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