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纪实:步步惊险 见证师恩(九)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10月21日】

当怕心消除的所剩无几时,我就不再把重点放在张贴上了,因为上班族毕竟没有那么多比较集中的时间,下班后家人也是很少给机会让我外出的,由于我受邪党迫害给他们心理造成的打击以及时不时的单位、社会上给他们灌输的压力,使其一时半会儿难以转变过来,也就不正面刺激他们的魔性,悄悄的利用各种条件做证实大法的事情。一个阶段基本上以真相币讲真相为主。

一次给一个超市送真相币,那个老板模样的男人正在吃饭,知道我的来意后突然翻脸,大吵大嚷的说上次换了你的钱找给顾客都不要,你还敢来,威胁做出要报警的样子。我心里沉稳不为所动,正念解体操控他的邪恶,马上过来几个收银员劝说他,没必要发火,这次不换就算了呗。其实他们很缺零钱的,迫于他这一闹,我想日后恐怕也换不成了,平时由于各种因素制约和顾虑心阻碍,换真相币过程中我很少面对面讲真相,想到以后不来他们也不一定再有机会听到真相了,那结局会怎么样啊。这时慈悲心出来了,于是我没有立即走开,而是假借选小食品的短促时间,给收银员等人讲了大法的真实情况,并劝退了一人。过程中那个男人也没再吵吵,这件事使我体会到师父讲的:“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曼哈顿讲法》)真是这么个道理。

这类事还在一个市场发生过。那天我给市场摊位送完真相币走后不久,一个摊主与旁边摊位发生矛盾,就打电话举报她换了法轮功的钱,警察随即把警车开到市场,挨个摊位调查,声势很大。当时我并不知情,等到下次再去的时候,好心的摊主纷纷告诫我警察来过了,可得小心啊。还有的听警察说,报案了没办法就得出警摆个架势,其实谁愿意管这事啊。我知道是师父时刻保护着弟子,心中除了感激没有害怕、没有怨恨,师父正法面对众生的不解得承受多大压力、阻力和魔难啊,我们遇到的这点事又算什么呢?神念占了上风,轻松的换出一些后,发现很多摊主仿佛都在指指点点,(因为警察冲进市场的场面还是不多见,人们也都知道了与我有关)人心就不稳了,那时我手里拿着不少真相币,不免有点紧张,心想是不是今天先回去避避风头再说,但随即马上镇定下来,我是来助师救度众生的,如果只考虑自身的安危怎么对得起期盼着我们的众生呢,他们把得救的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呀。继续进行!当我把真相币送到那个报警的摊主手里时,她慌乱、尴尬、感激、后悔、自责五味俱全,说不出话来。我说下次做事可别这样冲动了,影响我、影响别人也影响你,有什么事直接跟我说不就完了。不久她就遭报应摔断了腿,我也没有像市场里那些常人一样幸灾乐祸,只是希望像她这种被邪党蒙蔽的世人早日清醒过来,别再干害人害己的事。之后我给她讲了真相和善恶有报的理,并劝她进行了三退。

我没有看中这件事的影响,依然把这个市场作为经常发放真相币的渠道之一,然而这里也是旧势力干扰较为严重的地方,最突出的就是不止一次收到假币。初次发现假币是把钱存进银行时,人家检测出来的,这下可说不清了,不仅登记了身份信息,还追问钱从哪里来的,填表签字等等,不但被动而且很不安全,为了避免以后出现这类麻烦,我从人的表面加强了防范,采取了验钞机、验钞笔等方式查验,虽然一时没再出现假币,可是在发放、兑换真相币过程中显得极为不方便。而且只要稍一放松、遗漏、嫌烦,马上又发现假币。我认识到这分明就是旧势力在控制、在钻空子,不然怎么会那么精准呢,为什么我带着验钞设备时一次也没检测出假币呢?!它能钻了空子一方面说明我可能在有些地方修炼有漏了,向内找发现“真修”不够,假嘛,那就按照心性的要求在法中提高;另一方面是我认可、纵容了旧势力强加的考验,救度众生这么重大的事情,旧势力却利用常人对大法犯罪,侵蚀大法资源,置大法弟子于危险之中,居心何其叵测,反过来如果大法弟子正念不足还作为它们下黑手迫害的借口,严肃的正法中怎么能容许它们这样胡作非为?!对此不论是什么样的生命在背后起作用,一律正念清除。不管谁安排的、谁操纵的、谁指使的、谁利用的、谁参与的,谁迫害的,统统削去果位打入地狱,我做不到护法神去做,护法神做不到请更高的神和师尊的法身加持。无论新旧宇宙都有这个理:不被承认的迫害是犯法的,那就是它们的罪。几次清除之后,情况好转!那些现象基本看不到了,但是修炼中的风波却一直没断。

有一年,邪恶搞什么运动,大街小巷的街道宣传牌上张贴的都是诋毁大法的图片和画报及文字标语,同修们见状集中发正念,分头摘除销毁,那些东西大部分都被清除掉了,可是还有些难度比较大的就受阻了,搁置了一段时间,大家都很着急,多留一天其散发的毒素就是对世人的巨大毒害。怎么办?攻坚!因协调人在我们学法小组,所以我们成为这件事情的主导力量。

一幅很大的邪恶宣传画报满满的占据了某村委会的宣传栏,那个宣传栏立在马路边上,离村委会仅几米之遥,(很多村、居委会都是这样布局,邪党把宣传看得很重要,好像要把这些邪恶宣传阵地抱在怀里一样,生怕有个闪失)白天村委会有人进出、街上行人来往,晚上那旁边有一个很亮的路灯,照的如同白昼似的。难怪同修们觉得清除困难。我和协调人决定先去实地观察,再回来一块想办法。那天是个下午,我俩只是预想看看能从哪里突破,什么工具也没带,其他同修在组里发正念。没想到去了一看,当时路上行人稀少,再瞅瞅居委会,也没什么动静,观察了几分钟,还是那样,我大着胆子走到村委会门口,透过玻璃往里观瞧,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天赐良机,现在不动手更待何时,我三步两步走到宣传栏前,迅速找了一下卷边的地方下手,顺势一走一过撕下一大块油毡布一样的宣传海报,团成一团,扔在旁边,协调人见状,也赶过来顺着缺口再撕下一大块,刚处理好、完成规定动作,一回头看见远处有个人骑着自行车朝这边过来,我和协调人相视一笑,从容的一前一后往回走,在别人看来就像路人甲、路人乙。我们在心里感谢师尊为弟子苦心安排,顺利铲除这个毒源。

还有几个展板摆在橱窗中,外围加有玻璃罩,这些大多集中在居民楼侧面,有的就在一楼住户窗户旁边,要清理这样的,一次完成有些难度,我们大多采用先侦测外围,再直捣黄龙的办法。就是在前期利用人少的时机接近橱窗,一手拿手机贴在耳边,眼睛却在四面观察(那时智能手机尚未兴起,这样打手机的人随处可见),另一只手看似随意的把橱窗玻璃罩推向中心,两边露出可以伸进手的缝隙,有时候条件允许,拿壁纸刀在展板上深深一划,但上边留点连接,不让它整体脱落下来,等下次动手清理的时候,就不会费很多时间了。再来时也是先观察一番与前次缺口是否有异样,有的街道或村委会时不时的要巡视这些地方,我们有一次由于时间仓促仅是把展板割裂了撕下来扔在一边,不料被那些人捡回去重新粘上苟延残喘、继续害人,所以往后我们再处理的时候,往往都是把撕下的部分另找地方销毁,如果撕下的部分较少,就在残留的展板上面贴上大法内容的粘贴,这样一来使邪恶的展板残缺不全,一片狼藉,坏人也就无力回天了,只好撤掉、换掉。

有天中午,我们去铲除一个居委会门口的橱窗宣传栏,观察后看到院里很多房间都没人,只有派出所住居委会办公室和值班室好像有人坐着打瞌睡,事不宜迟,动手!当我把橱窗后门打开,拽出那个宣传品画布时,忽然刮起一阵小风,把它吹到旁边一家居民楼窗户下,那扇窗户刚好打开着,里面探出个妇女在窗户上晒衣物!有些意外、有些慌乱,手去关橱窗后门也不顺畅了,怕心出来了,想丢下扭头就走,但毕竟修炼多年了,正念很快返上来,不行!这样半途而废,不仅前功尽弃,而且会引起邪恶的注意,推测出大法弟子行动时间、方式、手段等规律,一旦它们加以防范,以后清除邪恶内容就更加困难了,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院里的人别发觉,麻痹不动;让居民不关注,忙自己的事;让行人看不见我,先别来这条路。心里沉稳后关好橱窗门,原样用铁丝绑好门鼻,不让风吹开引人注意,利索的完成这些之后,头也不抬的朝那个窗户下边走去,敛起画布准备撤退。还没走近时,那个妇女居然从窗户缩回头,好像收回了衣物,大概有风阻碍了她的计划吧!我知道这是师尊在帮弟子,信心大增,快速卷起画布转移到安全地带处理掉了。后来总结出一个规律:刮风下雨这些天气反倒有利于抓住机会清除邪恶宣传品。另一个树立在居委会门前的宣传栏我们就是利用下雨时行人稀少,打开橱窗后门清理掉的。

(待续)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