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生难忘”神韵交响乐台北连两场大爆满

【正见新闻网2019年09月24日】

柔和的竖琴声伴着长笛在弦乐的颤音中浮现,仿佛长长的丝袖在空中飞扬。9月23日下午与晚上,神韵交响乐团在台北国家音乐厅展开两场演出,虽然是星期一的上班日,但不管是下午还是晚上的演出,场场大爆满。独一无二的原创乐曲再度让观众如痴如醉,有观众说:“永生难忘!”也有观众说:“史上最棒!”到底现场观众听到的是什么样的旋律呢?

“看到历史、希望、慈悲”

“仿佛能看见文化历史的画面”,来自波兰的欧洲经贸办事处处长Filip Grzegorzewski(高哲夫)表示:“丝毫没有距离感,很容易懂。”

“太棒了,甚至连谢幕时观众不断喊安可时与台上的那种互动,感觉都非常棒!”高哲夫诚挚希望神韵能够在欧洲举办神韵的音乐会,让当地观众能一饱耳福。

“我看到的是一幅‘希望’的画卷,”教廷大使临时代办佳安道(Monsignor Arnaldo Catalan)则分享乐曲对他在精神层面的启发:“看到演奏者们为了将不同的音符、乐器融在一起的付出,还有致力让整件事更美好的不懈努力。”

“音乐会的演奏家来自世界各地,他们演奏不同的乐器,拥有不同的才华,但朝着同一个方向:奏出最美的乐曲。”佳安道解释:“我还看到了‘慈悲’,为了真正的圆融与谐和所努力的付出与渴望。”他认为,“从这场音乐会,我们学到珍贵的一课。”

“如果人的生活都能像今天的音乐会表现一样,大家成为一个整体,彼此尊重理解,就能世界大同为一。”佳安道似有所感地表示:“最令人开心的是这场音乐会有这么多年轻人来听”,“能来听这么谐和的中西合璧音乐,对任何人来说都是很美妙的机缘。

与佳安道一同前来的教廷驻台湾大使馆秘书薛维义(Father Giuseppe Silvestrini)已连续两年观赏,他说:“神韵的音乐能触及灵魂深处,带领我走进古风,就像做了一场美梦!”

欧洲经贸办事处处长:看见文化历史的画面

“仿佛能看见文化历史的画面”,来自波兰的欧洲经贸办事处处长Filip Grzegorzewski(高哲夫)表示:“丝毫没有距离感,很容易懂。”

“太棒了,甚至连谢幕时观众不断喊安可时与台上的那种互动,感觉都非常棒!”高哲夫诚挚希望神韵能够在欧洲举办神韵的音乐会,让当地观众能一饱耳福。

销售总监:看神韵就会走“神运”

“看神韵就会走‘神运’。”建设公司销售总监黄启明认为,“神韵交响乐就像她的名字‘神韵’这两个字一样,最重要的是‘神韵’会成为引领未来人类的流行语。”

2019年9月23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莅临台北国家音乐厅,展开了在台湾的第五场演出。黄启明聆赏后,感受到蕴藏在乐曲中的神奇能量,“神韵音乐有一种很慈悲、很正义,不同音乐的属性,有时候正气凛然,有时候令人心生慈悲,好像要去救人、要度人的那种感觉,这股气息覆盖整个音乐厅,把每个人包在里面,很舒服!”

“当听到二胡的声音,心里很受触动。随着音乐自然流动,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忘了呼吸。”黄启明似乎依然沉浸在美妙的旋律中,“中国有一句成语叫做‘屏气凝神’,屏气耶,停止气息凝神,听神韵音乐时我就有那个境界,非常棒的境界,感觉有一个很大能量的场,很温暖,把所有人罩在里面。”

指挥家是神选之人

他说,神韵音乐会不只是艺术欣赏,“不仅心灵被洗涤,我发觉还能补充能量,充电充得很快,而且充得很饱,我猜至少用到年底都没问题。”惊讶于这种不寻常的正能量,他开心形容自己这种身心灵被能量充满、精神满溢的愉悦感受,“这是一个很特殊的现象。”

“(这场音乐会)给我很大的启发。”他说,工作中要跟团队,还有协力厂商配合,一切的一切好繁杂,“当我看到整个乐团人数这么多,那个指挥家就像我,要怎么把一个团队指挥得很好,所以我这个指挥很重要。”

黄启明赞赏道,“那两个指挥家真是神选之人,不是凡人耶,所以你看,第一位米兰天生就有幽默感,他不用笑,就让人心情会很放松。他有给人安全放松的特质,站在台上,面对不同楼层的观众,他用眼神打招呼,我相信每个人都感受到了。”

“第二位(鲁苏)也不遑多让,他非常有‘戏’胞,他的指挥非常有戏感,一举手一投足,很容易带动那个场,他掌握得很棒!”

神韵艺术总监是穿越时空的智者

神韵团队的所有音乐家都如此优秀、才华洋溢,要带领这群精英,“我无法想像艺术总监是什么样的人,因为他的博大令人难以想像。”黄启明认为,“他无所不能,不但精通古今所有乐器,东方的、西方的所有他都懂,而且好像能穿越时空,似乎他曾经就在那个时代,而他把那时候的壮阔搬来演奏给我们听。我很合理怀疑,他是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智者。”

“我每年都一定会来看(神韵),而且我带很多家人来看。”黄启明推荐道,“还没有来看的观众要赶快买票,这种演出可遇不可求。有些东西你慢慢来没关系,但有些东西里面是带动人与人之间能量场的交流,错过就没机缘了!”

他说,聆赏神韵交响乐,“就好像你进到正能量场里面,演出的正能量会灌注到你身体里,把你身上不好的东西清洗,包括思想物质以及身体一切不好的东西。我觉得他有很强的能量在。”

黄启明还形容道,“‘神韵’这两个字未来可能会变成一个流行语。”“以后我们遇到最近一切都很顺利的人时,就赞美他说,你最近是不是走‘神运’了,怎么什么事都那么顺。”他意有所指地表示,聆听神韵音乐是有很大福报的。

机师:神韵能创造中华民族最美好的景象

“我从来不知道古典音乐融合着我们东方中国文化内涵的音乐,竟然是这么美、这么好听。”“而且亳无违和感,是那么样的谐和。”神韵交响乐的不同凡响,令在航空公司担任机师的甯一栋相当惊艳。

2019年9月23日晚间,神韵交响乐团莅临台北国家音乐厅,展开了在台湾的第五场演出,虽然是周一上班日,现场票房完售爆满,刚过下班时间,爱乐迷早已等不及的聚集在剧场外,等候着进场聆赏动人心弦的精彩音乐演出。

在进场之前,甯一栋从没亲眼看过将中西方音乐融汇于一场的演出,直到聆赏后,他仍意犹未尽,“今天能欣赏到二胡、琵琶这些属于我们东方的古乐器,跟西方的乐器融合在一起,感觉耳目一新。”

“二胡的声音非常温柔、婉约,还有小提琴表现绝对是世界级的水准。”西方乐器的恢弘华丽配上东方乐器的细致悠扬,纯净的音乐带着甯一栋穿越时空,神游古今中西。

甯一栋表示,神韵的音乐很有画面感,“我发觉每一段都有画面,有骑着马的塞外风光,有清朝康熙皇朝盛世,有画面又有东西方乐器融合演奏,这是最棒的。”第一次现场聆赏神韵交响乐,他非常高兴并且盛赞连连,“这绝对是世界级数一数二的演出,太棒了、太棒了!”

“我很喜欢古典音乐,可是毕竟我是黑头发、黄皮肤龙的传人,现在看到神韵融合了我们中国的乐器,又都是新的编曲,不像平常听到的西方古典音乐,今天听到的每个曲目都非常吸引我。”他感动地说,神韵交响乐团在中华传统文化的艺术表现上,“让我觉得非常骄傲,而且非常享受!”

“神韵有能力再创造过去的大唐盛世辉煌”

徜徉于旋律与节奏之间,在乐音中他感受到强大的精神意涵,精神层面的启发,“过去听音乐或许就是一个精神上的享受,可是我看到今天的演出蕴含了很深厚的中华文化精髓,身为中华文化传承的子民来讲,我非常自豪。”

“因为我相信,中华文化五千年的悠久历史能够在神韵艺术的推动之下弘扬,我以身为中华民族子民为荣。”看见被现代人抛弃的中华文化,藉由神韵艺术全世界洪传,燃起他支持神韵的新希望。

甯一栋娓娓叙述,历史长河几千年来,直到现在21世纪,“我们中华民族在世界上应该还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可以再创造过去曾经有过的大唐盛世、康熙或汉唐的辉煌,我相信神韵以神的境界来做,将来能够达到这个境界,我想那应该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吧!”

“我们中华民族本来就是有很好的历史文化,现在再度发扬,当然希望所有的中华民族族裔,不管在任何地方、任何角落都能有机会欣赏。”他再次强调,“我相信神韵可以再创造我们中华民族最美好的景象。”

艺术总监天赋异禀“能耐无法衡量”

不仅乐音美妙,两位指挥家米兰‧纳切夫和迪密萃‧鲁苏充满幽默感,促进了音乐会和观众的互动,也让甯一栋印象深刻。

“两位指挥都非常活泼、非常有架势。尤其在最后安可演出的时候,又诙谐又逗趣还带着观众一起同乐,把所有的观众融入一起的演出,我想是一种音乐会的最高境界吧!”他激赏神韵交响乐团的两位指挥“是世界上最棒、最棒的指挥家”。

神韵乐团中每一位音乐家都如此才华横溢,对于艺术总监的天赋异禀,更是让甯一栋心生景仰,“艺术总监的能耐,实在没有办法衡量。”他认为,神韵交响乐团已经用中西合璧的方式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艺术形式,“能够把神韵艺术的演出层次提升到这么高的境界,我只能以‘非常赞叹’来形容。”

甯一栋表示,身为机师,驾着飞机在世界穿梭,早就耳闻鼎鼎大名的神韵,他回忆,“当年神韵艺术团第一年来台巡演的时候就让我很惊艳,竟然有这样一个东方的艺术团体水准这么高,在世界每一场演出都受到非常好评,那时自己就看了一场,后来继续又买了票,再请太太跟爸爸也来看。”

“或许我比较忙,没有一直追着神韵跑,但是我一直关注他们的消息,只要是神韵在世界各国上演,都会看到很多、很多好评,不论是艺文界或政治界,甚至各方面的人士都竖起最大的拇指,给予最赞的好评。”

“学到好多东西”

“从这音乐会可以学到好多东西”马来西亚驻台代表Ms. Swee Peng Shaon Ho(何瑞萍)则是推崇表示,“她为这社会带来珍贵的价值,让东西方更了解彼此,缩减双方价值与文化观的距离。”“我会推荐这场音乐会给每个人,让人以东、西文化两方都有的同理心角度,体认到中华文化的美好价值。”

“这里面包括整体‘齐心同步’的价值”,何瑞萍分享道,“还有慈悲的价值。神韵的作曲家们以实际行动付出,将这种慈悲同体的价值展现出来。”

“还有藉由理解可消弥彼此距离;还有每一位演奏者的那种热情,更能在多元(声音)中,展现出如此同步一致的整体性,而正是这种一致性,成就了这场美好的演出。”何瑞萍说。

美术馆执行长:神韵展现对宇宙大地的温柔

“我看到了温柔,那是对于宇宙大地,对于生命的一种温柔。”美术馆执行长李玉梅聆赏神韵交响乐,由衷赞叹音乐的线条很美,展现了美善与温柔的极致。

2019年9月23日晚,神韵交响乐团在台北国家音乐厅展开台湾第五场演出,李玉梅说,“原本工作很忙很累,很想小眯一下,可神韵给了我很大力量,让我快速充饱了电;此刻,我精神饱满,只想一直专注地听下去。”

“虽然有些工作还没弄好,但我已无暇分心其它。此刻,我被她(神韵音乐)带着走,倾听她的下一个音符是什么,我已被她深深感动!”

框束精湛单点 成就善的伟大力量

“从音乐中,我看到了一种温柔,好强烈的温柔,存在于那个点、线、面上;在那音符乐章里,不论气势再磅礡,我总觉有一个温柔,真的很感人。”她说。

聆听旋律流淌,宛如沐浴春风,李玉梅深觉欢喜舒畅,“我被带领着听完了整曲节奏,感觉很棒!在那当下,我联想到丝巾,一条非常好的丝巾,如穿针引线般的细腻,我觉得那声音就像雷射(光束)、非常集中,真的很棒!”

“她(神韵)是世界级的,她的每一个单点,每一个人,每一个演奏者,都是非常精湛。”“指挥把她的每一个精湛的点,坚实框束了起来,我感受到那个力量,她不再只是单点个体,她有一个很强的聚合的力量。”

“神韵交响乐团,真的训练有素,让我很感动,真的是很感动。”李玉梅感悟,“神韵的力量,源自一种心灵的很深的默契与目标,那坚实的一束,是由‘神’所凝聚而成的。”

“她有一个超越精神的力量,超越人间的那个力量。”李玉梅表示,悉心观察,她发现,“神韵音乐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仰,以及共同的理想;透过紧紧握手,他们传达了爱,那是超越肉体、物质的东西,我深刻感受得到。”

神韵温暖天音 源自心中的善

“神韵指挥家,透过肢体语言,展现他的亲和力,他指挥的线条很美,好像在跳舞;但我知道他不只在跳舞,他还有一个很深的温柔。”李玉梅明白,感人的温柔,来自内在修为。

“其实,温柔就是一种善,正因心中有很大的善意,所以才能展现出最大温柔。”李玉梅从神韵音乐风格,见证了音乐家的修为与风范。

“虽然善是极度抽象,但在温柔当中,她有一个可以被看到的东西。”李玉梅表示,正如神韵音乐家,演奏出美丽的线条,借着音乐传达爱与善,展现出对宇宙大地,对于生命、对于人的一种莫大的温柔。

知名乐评人:神韵音乐之美 像神来到人间

知名音乐家、乐评人徐家元首度现场聆赏神韵交响乐,他盛赞:“这是我在台湾听过最好的乐团,觉得非常感动。”他同时感受到音乐中强大的神性力量,“就好像神活在我们人间的感觉。”

旋律优美 扣人心弦

徐家元表示,神韵交响乐团水准很高,“有好的编曲,而且有国际级的音乐家,最好的指挥,然后他们的合奏能力很强,独奏家演奏得非常好,整体的气质很好,感染力很强。”

神韵交响乐的原创乐曲,根植于五千年文明,是神韵音乐获得巨大回响的关键因素。徐家元说,“原创的旋律很美,作曲家编曲,呈现出有东方味的西方交响曲,听了会让人很感动。”

“编曲把交响乐团的配器,乐器的特性表现得很好。”他说,“整个音乐轮转都很顺,再加上有各种民族乐器,二胡、琵琶跟锣鼓,气势很雄壮,婉转的时候很优雅,所以很感人,扣人心弦。”

徐家元特别赞赏指挥米兰‧纳契夫,“非常棒,炉火纯青,又有幽默感,他指挥得非常好,能带动整个乐团,把大家的心都聚在一起,很整齐划一。他的指挥动作非常潇洒,尤其是最后结尾那种感觉,会让你觉得很英俊潇洒。”

神韵交响乐团历年演出的CD早已广受爱乐人士喜爱,“我听过很多次录音,但是看现场觉得特别感动,现场的感动力是超过听录音的。”徐家元说。

神进入神韵音乐 拯救人的灵魂

徐家元也感受到,神韵动人的乐音中,具有强大的神性内涵,让他体悟到,“这个音乐是从信仰来的,作曲家的灵感来自于神性,神韵音乐的美,就好像神活在我们人间的感觉。”

他谈到更深一层的体会,“神有各种像会在人面前呈现,音乐就是一个像,神进入这个神韵音乐,让你感动,经由作曲家的作品,把神韵音乐创造出来。”

他说,在神韵音乐中,“我听到一种善良的心,就是一种同情心(悲悯心),对所有的生灵,在这个地球上,我感觉到这个。”

他并强调,“因为音乐是融合的,她(神韵音乐)有一种跟宇宙谐和的感觉,让我们人性跟神性能够合在一起,她带领人提升,还可以拯救人的灵魂。”

“因为这个音乐已经将东西方融合在一起了,所以我认为这音乐是对全世界的人都有感应的,也就是说,不分民族不分肤色,都可以感受到这个音乐(内涵)。”徐家元说。

音乐家是真理的传递者 内外皆美

徐家元提到,神韵音乐能感动人,除了音乐家本身高超的音乐素养和技巧,他认为和音乐家的修为也有关系。“所有的音乐家都是真理的传递者,我们(观众)是接受者。”

“他们的仪态都非常的好,走出来那种神态都特别好,外表也很美,内心也很美,所以是蛮特别的一个乐团,给人观感很好。”

他说,“那么多的国际音乐家他们都能够融入这个音乐,他们吹这个音乐的旋律都能够互相学习、互相映照,指挥可以把它都统合在一起,我认为他们大家有共同的信仰,才能做到这一点。”
从微缩世界 看到宇宙之大

神韵交响乐团今年巡演最新的原创曲目《康熙大帝》,让徐家元感受深刻,“这个曲子的结构比较大,她里面的旋律有很多是有一种中华民族满汉蒙回藏的音乐,还有宫廷音乐,不过因为她还有马背上的民族的味道,有北方游牧民族的味道。”

“当他进了中国、进了中原以后,她就有那种宫廷的味道,气势很庞大,就是有一种民族融合的感觉,还有版图很大的盛世的感觉。”

他说,这首曲子把康熙皇朝那个盛世完全展现出来了,“她的民谣素材取的很好,音乐是东方的感觉,东方音乐有她的文化底蕴,但是康熙那时候他已经有受到西方传教士的影响,所以也展现出东西融合的境界。”

徐家元最后推荐大家:“听过神韵的名字的人,应该来现场听这交响乐,一定要来现场听,她没有舞蹈也没有戏剧,就是要来听现场。”

他说:“台上交响乐是一个微缩的世界,但可以让你感觉到这个宇宙之大,所以没有来听过的,很推荐你一定要来听,你听了就会感动。”

音响公司总经理赞神韵交响乐:史上最棒

 

“真的是震撼、再震撼!是史上最棒的。”顶级音响总代理公司总经理朱水金聆赏神韵交响乐后,难掩内心激动,他赞赏连连,“真的是音乐飨宴,两个钟头(心情)都很高亢,完全都没有松懈,感觉就好像随着音乐飘然、穿梭时空,实在是有够棒!”他激动地说,“没有来现场真是错失机会。”

随着神韵音乐遨游中土神州

神韵音乐以西方交响乐团形式,融合中西方乐器精华,展现了丰厚的中国历史及其文化意蕴,这种独特风格,在音乐家高超技艺渲染下,引领观众穿越时空来到古中国。

朱水金形容随着神韵音乐遨游中土神州的感受,当《康熙大帝》乐曲以雄伟开篇,“哦!我整个心肝都要跳出来了,好像康熙皇帝就在眼前,很雄壮威武,治理部队有条有理,整个大清王朝国威,那种泱泱大国气势非凡,完全在音乐里面诠释出来了。”那种辉煌壮观的场面,仿佛就在眼前,“感觉很亢奋,很震撼!”

“二胡也很震撼、很震撼!”“感觉很不可思议!怎么会有这么棒的音乐,诠释中国每个朝代,而且做得这么好。”他表示,神韵交响乐团很有技巧,会从中国的典故中寻找制作、编曲的泉源,盛赞神韵音乐独一无二,“这种音乐完全是别人没有的。”

旋律蕴正向能量 世上绝无仅有

朱水金表示,神韵交响乐中西合璧,世上绝无仅有,“中西乐器合并是神韵厉害、伟大的地方。”他认为,“神韵用大中国的音乐诠释每个朝代,而西方莫札特(曲目)就是老调重谱新诠释,要说创新的话,神韵才有创新,不然的话,听来听去就是老瓶子装旧酒,了无新意。”

“她整个作曲都是崭新,不像一般的乐团是用旧曲目去翻新,神韵的音乐完全都是自创的,而且很新鲜,以前都没有听过。”而且“整体音色的谐调性非常好。”他表示,因为本身是顶级音响代理商,所以会比较讲究谐调性,声音要有包围感。

对音响品质很有研究,而且很挑剔的朱水金表示,之前都是听CD片,这次是第一次进到现场聆赏神韵音乐,感觉CD与之天差地别,“我很荣幸坐在第十三排正中间的座位,那个效果真的有够赞!神韵这整个乐团真的是好赞,可圈可点,带来精神层面的正能量,这种感觉让我从头high到尾。”

“这些音乐家真伟大,跟一般想像的不一样,而且很用心、很认真。”他细心观察发现,身旁的观众很多人都沉醉在美妙动听的乐音中,跟随着旋律摇头摆动“那种感觉真棒!”他笑称,“我是个会打瞌睡的人,结果听了两个钟头,整个人心情high到最高点,而且是出自于内心的高亢、很洒脱的那种感觉。”

“我觉得音乐总监很厉害,把团队分工分得非常细腻,每个细节、每个节奏,都掌握得非常完美。”朱水金说,“我会分享给音响发烧友,有机会赶快到音乐厅来听现场。等一下我会找我的亲友,再来听晚场的神韵交响乐。”

画家赞:一甲子艺术创作人生中 神韵最壮观

“在我一甲子六十年以上的艺术创作人生里,第一次看到这么壮观的演出。”台湾当代水墨水彩画家陈忠藏,9月23日下午在台北国家音乐厅首次聆听神韵交响乐后,不禁赞叹。

“音乐跟美术是脱离不了的!”高龄81岁的画家陈忠藏画画之余喜欢听音乐会,他表示,自己生活在音乐与美术之中,自己平日也拉小提琴自娱,“我不是在画画,就是在听音听。”

“画画没有声音。有时画很热闹的一个风景、街景,有时候画一些比较宁静的景物。”他表示,神韵乐曲“带出它(音乐意境)的场面,有安静,也有澎湃”。

陈忠藏说,美妙的音乐让他“提升画画的创作与热情”,而今日的音乐盛宴带给他的,不仅如此,“今天这么壮观、盛大的辉煌的画面,真的!我永生难忘。我的内心感到很振奋、很振奋,澎湃胸涌,感动得不得了。”

“今天现场感受神韵交响乐,不管是独奏,还是小提琴、大提琴合奏,以及指挥,整体的演奏都让我很感动。”他说,虽然整个演奏的人员很多,大家默契却那么好,演奏音量的调控,高、中、低音的掌控都非常好,“不管是独奏或一起演奏,各方面乐器的配合,都非常壮观。”

他激动地提到,以往每年必看的神韵艺术团演出,都给他留下壮观与深刻的印象,因此当他得知神韵交响乐团巡回台湾演出时,“我听到‘神韵’就觉得不得了,我一听到‘神韵’,就感到这个音乐会一定是很壮观的,所以神韵的交乐团演奏,我一定要来。”

他称赞道,果不其然,“神韵音乐应该可以说是全世界性的,音乐没有国界的。只要是好的演奏,你到哪里演出,大家都觉得很好。”

“可以说,这是我艺术人生一甲子,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交响乐,很震撼,非常震撼。”他说。

举办过51次个展的陈忠藏,是宜兰美术教育与国际艺术交流重要推手。他不仅画画也从事书法、雕刻等创作,作品获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日本福冈财团美术馆、佐贺美术馆、韩国汉城美术大学等国内外美术馆典藏。

疗愈情景画家:神韵带来愉悦 化开阴霾

“神韵音乐可以传达到人的心灵。”画家黄琯予有“疗愈情景画家”之称,9月23日下午在台北国家音乐厅观赏神韵交响乐团演出后开心的说,“心情与细胞都很跳跃,很快乐,好像阴霾都可以化开。”

第三度聆听神韵交响乐的黄琯予表示,神韵乐章充满了正面能量,“她给我的感受是非常特别,很有疗愈的感觉。我感觉非常好,去除了浮华,给我们的是很正能量,很正面很跳跃的,好像在活化细胞的感觉。”

正面能量与灵魂沟通 在传达快乐频率

她表示,这股正能量带来快乐,“跟灵魂是有接轨的,是与灵魂直接接触的快乐音乐,是正能量的音符,所以听了会很快乐。”

她说,神韵音乐还能与天、神沟通,“其实我们本来就是很纯朴的灵体,她(神韵)是要去掉你所有眼睛所看到的现代化的东西,她让我们感觉音乐里面的灵魂是轻松的、是正能量的,唤醒我们很单纯的、很轻松的那种本质,是在传达快乐的频率。”

“其实我们的躯壳跟灵是分开的,所以我们每天所遇到不够纯净波场的时候,会互相影响,所以音乐跟艺术是很重要的,在这个时代里面是很重要的。”她说。

展现被遗忘风光 带来创作灵感

身为画家,黄琯予从神韵交响乐的乐符里,感受到遗忘了的景物,“让我觉得不同以往的一些交响乐,她让我看到了过去被我们遗忘的风景,又慢慢地回来,让我们进入到过去前人的辛勤努力、丰收的画面。”

她还从乐符里感受到了自然与天地,“我还看到一些色彩、风光,天空跟云彩,就是天空很蓝,云很白,是动态的,甚至看到到黄昏时云的飘动;还看到一些原野风光,花朵绽放,四季不同;看到有很多人们努力的景象,比如农人丰收的画面,让我们觉得那种影像是快乐的感觉。”

她说,每ㄧ个段音乐都带来不同的景色与心境,让人充满期待,“她慢慢的让人进入这种音乐的频率里,会让人家感受不同风景带来的感觉跟快乐的心情。而这种频率、这种风光,跟这种快乐的心情,是很多人忘记了的感受。”

这特殊的经历,为黄琯予带来创作灵感,“这些风景,好像一直在变化,而且是很快乐的,因为我是艺术家,我画了很多的作品,这真的是让我觉得非常开心,我从心里感受很感动、很感动的这种音乐,她可以让我有无限的创作的灵感。”

音乐能传递善能量 抚平忧愁

她表示,相对于西方交响乐,像神韵富含中国传统文化的音乐非常重要,“这种音乐带来的感觉真的是很重要,因为她可以继续再延伸出更多,而且可以传达很深刻的(讯息)。”

她感触地说,“音乐可以传达得很深刻,就像画画一样。画画是不需要语言,就可以让人获得感受。(音乐)就像画画,可以传递善能量,是可以疗愈的,希望可以抚平大家心里的忧愁,或是抚平看不到的害怕。”

她还说,有些现代音乐带给人是躁动的,会让你潜意识中接受生活的虚华,“音乐传达里一些负面的东西,每个人追求的(欲望)过高,可能忘了,它(音乐)里面其实是很空虚。”

黄琯予表示,自己刚从意大利回台,最近还获得日本多个奖项,经历这些历程,再听到神韵音乐,“我觉得很感动。因为毕竟我们一直在创作,有时候没有办法离开,必须要有人把你拉出来,然后你再去感受一下,然后会有很多震撼的能量。”

最后,她衷心希望没听过神韵音乐的人,都能来亲身感受,“真的来听一听,得到一种正能量的传达跟互动。”她说,神韵“应该是大自然给我们的,是从大自然或者是宇宙中找到的频率音符”。

黄琯予曾获全球邦联杰出艺术大使功勋奖、第52回韩国国际文化艺术教育贡献奖、第19回东京都美展金赏奖等奖项,是现任美术故事馆馆长、中华国际乐活文创学会、中华全球艺术文创学会顾问、中华书画家协会油画老师。

知名吉他老师:神韵的乐器在对话

贸易公司副总经理、知名吉他老师周礼村盛赞神韵的音乐引人入胜,将他带入音乐的情境里,他形容神韵的音乐“小桥流水当中,却很华丽与盛大。”

周礼村是台湾知名的吉他老师,曾指导过不少知名歌手。具有深厚音乐底子的他在聆听神韵的音乐后赞道,“她(神韵)的曲子虽然不长,可是感觉很有画面感,我觉得很好。”

“每个曲子都有不同的景象,都很有中国的特色。”周礼村描述他在聆听神韵演出时,脑中自然而然所浮现出的画面,“有大唐盛世的景象,有古时候的华服,而《汗舞壮歌》让我有在蒙古草原上的感觉,这种感受很好。”

周礼村认为,神韵的音乐之所以能够带给听众画面感,是由于她所选用的乐器巧妙得宜,“她(神韵交响乐团)有几个特别的元素,第一个是有琵琶与二胡,这些经典乐器可以点缀出东方的感觉,而透过西方交响乐团的陪衬,让我们一听就知道是东方的感觉。”

“我觉得(神韵)很好,这样的风格(中西合璧的交响乐)在台湾真的不多见。”周礼村说,“在华人的世界里面,华语的音乐虽然有西方的乐器,但还是东方的感觉,所以我觉得神韵的东方的元素相当的好。”

“小桥流水当中,却很华丽与盛大。”周礼村盛赞神韵的选曲相当优质,一步步带领听众进入情境,“她的铺陈有柔的,有快的,也有激昂与闲静的,有时候感觉场面小的,可是她却很华丽;而有些曲目场面很大,但又感觉是在很大的草原中的很小的一点。”

神韵的乐器间配合得宜,让周礼村感到它们仿佛能够彼此对话。他发出赞叹,“(神韵)有很多曲目是用对话的方式,比如说有些曲子,用大提琴跟小提琴间做对话,这好像是男生跟女生在对话一样。”

“有些曲子,当艺术家在拉大提琴的时候,小提琴在旁边陪衬,而小提在拉的时候,换大提琴陪衬,这就是音乐的对话。”周礼村发出盛赞,“神韵的作曲家真的把曲子编得很好。”

另外,神韵交响乐团拥东西方的艺术家,让周礼村再次体认到音乐无国界的意义,“这就是国际性的融合,因为音乐不用去翻译,它自己就可以融合在一起。我是觉得这些艺术家,把音乐搭配得相当好。”周礼村也对神韵的指挥赞叹不已,“指挥相当好,而且水准很高。”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