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寓言故事:两只猪的对话

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09月25日】

阳光,无私的洒向世界的每个角落。世界上的所有生命、生物都尽情的享受着属于自己的那份阳光。

中午,两只猪正在一面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一面闲聊着。

猪甲:老乙,听说猴子主人近来对它们的管制越来越严厉。

猪乙:为啥?

猪甲:听说去年他们出去演出的路上,在经过“象岗山”时,一只猴子挣脱了绳子跑進大山里去了。后来听说那只猴子在大山里和其它野猴子及其它动物自由自在的生活,对其它猴子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有的猴子经常翻上墙头向大山的方向眺望。这引起了它们主人的担心,于是,就采取了一系列新的管理措施。首先,把墙加高,并盖上了顶棚,使猴子们再也无法翻墙,同时把拴猴子的绳子改成铁链子,这样每只猴子只能在拴它们柱子周围一定范围活动。即使这样,有的猴子也经常爬上柱子从墙上留的小窗口向外瞅几眼。同时,主人还经常拿着鞭子在猴群里转上一圈,看哪只不顺眼,就顺手来一鞭子。猪乙听到这里,唉了一声,又摇了摇头。

猪甲继续说:听说前几天还当着众猴子的面,杀了一只打鸣的公鸡。

猪乙说:为啥?

猪甲:你想,每天天亮前是最安静的时候,那公鸡天不亮就叫:快醒醒,快,快醒醒,快。那些猴子都醒了,能安稳吗?所以就给它按了个扰乱秩序罪,把它杀了,当然主要目地还是为震慑猴子。

猪甲:听说最近无缘无故失踪了一只猴子,引起众猴子的不安。

猪乙:这又是咋回事?

猪甲:这得从很早以前说起。人中有个外号“鸡王”的高官,在很多地方任过职,据说每到一处都有很多“小三、小四”,严格说还算不上“小三小四”,反正就是那么回事,结果到底有多少这样的女人,又有多少孩子,谁也不知道。现在这些孩子都大了,就有那么两位结了婚,结果生了一个痴呆儿,到处问医求药也治不好。后来听一位山野大夫说缺啥补啥,或许能管用,因猴子是比较聪明的动物,说喝猴子脑浆管用,结果就出现了这件事情。结果搞的所有猴子都提心吊胆,恐怕自己也被失踪。猪乙听了以后,猛拍了下猪爪子说:简直是兽性全无,然后又一次无奈的摇了摇头。

猪甲:我觉得这也不能全怨猴子的主人,主人养着你,你就老实听话多好,俗话说:“小腿拧不过大腿”,你猴腿那么细,怎能拧过人腿?据说其主人也是属于特殊材料铸成的那种人,这种人整人都是惨无人道的,何况你一只猴子?说起来这些猴子,也是猴性难改,它们的老祖宗孙悟空不就经常被紧箍咒咒的满地打滚吗?而我们的八戒祖宗,从来都守规守矩。虽然也偷偷攒过私房钱,这比起现在那些贪官动不动上百亿、上千亿,根本算不了什么。再就是有时偷偷睡个懒觉,打个小报告啦,这更算不了什么,都是无关大局的小事。还有一方面可以看出猴子主人的改变,就是枣子的分配,做了重大改革。由原来的“朝四暮三”改为“朝三暮四”,这样每个猴子每天晚上可比早上多吃一个枣,这样晚上比早上多了整整百分之三十还要多,你说这些猴子看起来挺聪明,怎么就算不过帐来。唉,真不知道说它们啥才好。再说我们吧。我们的主人可是对我们关怀备至,恨不得让我们一夜变肥,而且我们长期吃的都是特供“四月肥”,这可是人类中最高级别都享受不到的!

猪乙:要知道,把我们早养肥可是要早進屠宰场的。

猪甲:这个 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人类不是有句话吗,天塌了大家死,進屠宰场又不是我一个。我的猪生哲学是:今天有食今天饱,管它明天死和活。好了,不聊了,我要抓紧睡一觉了。

说完,猪甲猛然又想起一件事来,说:最近我们的主人们都议论一件事,好象跟一个叫美国的国家打贸易战,而且在逐渐升级,在国内有个叫“钟声”的天天发文章评击对方,我怎么觉着有点不对劲,既然开战,就该用号角什么的来鼓舞士气,可这里偏用钟声。说着低头思索起来:钟声,钟声,天天响钟声。对了,是不是有帝王要驾崩,要改朝换代了?!好了,这回我真要去睡觉了。说着,找了块相对干净的地躺下,然后哼哼了两声,進入了猪梦乡。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