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赋予我正念 闯过一次次难关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09月04日】

我是一九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依靠着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凭借着大法威力的保障以及大法给予的正念,闯过了一次次的磨难,走到了今天,内心无限的感恩师尊。下面是我这些年的部分的闯关经历写出来证实大法的威力与超常。

一、 心中有大法,正念保经文

1999年12月份是我第一次被非法劳教。因7、20进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后被当地接回关进拘留所,后又被劳教。当时是12人,也是我们地区第一批被非法劳教的人,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上哪去,晚上到了地方才知道是劳教所。刚下车就让我们脱衣服搜身,当时我身上揣着我自己手抄的经文,包里还有几页手抄的《转法轮》,我想怎样才能保住这些法呢?放哪都不安全,放哪她们都能搜着,心里着急,这时脑子里想起了师父的《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 。心想,啊,“大法不离身”才是最安全的。只要这法不离开我就是最安全的。我就把经文放在了我穿的大衣兜里,心里觉的很踏实。当她们搜查到我时,我很镇静的把大衣递给她们,她们接过去之后,只是摸了摸,并没有翻兜里,连我的包都没翻,只搜了我的身,她们让每个人脱光衣服,搜身。就这样我的经文和法都保护下来了。这是我第一次见证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二、 心中时刻装着法,正念闯出劳教所

搜完身后,让我们排好队,有几个人给我们训话,说:劳教所警察对我们训话:“你们到了这里,就得听我们的安排,在这里不许炼功、不许学法、遵守这里的所规、所纪,能不能做到?”我们都不吱声,她们就一个一个的问,必须表态,当问到我时,我说:“不行!因为我就是学这个的,走到哪里都得学、都得炼。”那个问话的警察一听我这么说就怒吼着,我告诉你,到了这里就得听我的,就不能学不能炼,一把把我推到一边说:下一个。我后边的那个同修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就晕过去了,大家都去拽她,就这样训话就草草结束了。

这个劳教所的环境极其恶劣,东北的天气,冬天是很冷的,我发现这个劳教所的窗户是缺玻璃的,里面有暖气但是不太热,洗手、洗脸、洗头、洗澡都得用带冰茬的冷水,劳教人员大概有七、八十人,拥挤在一个大排房子里,中间是过道,两边是两排上下铺,到了晚上,中间过道上放了九个大塑料桶,开始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半夜我上厕所时才知道,是给劳教人员上厕所用的。因为只要劳教人员一进屋,大排的门马上就得锁上。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一看,妈呀!这九个大桶堆满了粪便、手纸、卫生巾,都溢到外面来了,恶心的我都想吐。管事的犯人偏偏让我去倒桶,还得刷干净。然而这还不是最苦的,我们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有一、两个包夹看着,不让说话、不让闭眼睛,坐时不许腿打弯,每个普教人员看我们的眼神都象恶狼要噗食一样,那里的监管人员,一个小时来点一次名,必须回答"有",不回答就打你。那个气氛压抑的人连气都喘不上来。我在心里就想,这哪是人呆的地方,我们是大法弟子,怎么能受这种侮辱,怎么能在这么肮脏的地方呆着呢?于是我就小声跟靠我身边的一个同修说,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我们闯出去,她回答说:对,闯出去。她刚说完就被一个包夹煽了一个嘴巴子。当时只是有这么一念想闯出去,但是怎么闯我也不太明确。

到了半夜,我被嘈杂的声音吵醒,看到一个同修正在被好几个劳教学员撕扯着扭打,我问是怎么回事,我的包夹说她半夜不睡觉起来炼功,我说炼功没有错不能打人,她说你少管闲事,我说她是我的同修怎么是闲事?我边说边穿衣服,我的包夹就拽着我不让我动,这时别的同修也都起来了,冲到前头去保护那个打坐炼功的同修,我也往前冲可是好几个人缠着我,怎么也冲不过去。我转念一想,你不让我上前边去我上后面去,我也炼功,于是我就往后面跑。她们一看我往后面跑就不管我了,我就在后面炼动功,刚炼了两个动作,满屋的吵杂声、呼喊声、打骂声嘎然停止,所有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的铺位,我也回到自己的床位。我定神一看,一个高大的男警,手里拎了一个电棍,后面跟了一大群人,什么所长,队长,教导员,干事都来了,屋里一下子鸦雀无声,大所长拎着电棍在过道上一边走一边耀武扬威的说:我告诉你们,炼法轮功的,我不管你们在外面怎么样,到了我这里,你就是龙也得给我盘着、你就是虎也得给我卧着,你们在外面干啥了,到了这里来闹……我听了他的话,心里很不服气,我们是大法弟子,怎能和龙虎相比,凭啥到了你这里就得盘着、卧着。于是我就说:他们根本就没告诉我们到这里来,要知道是上这里来我们才不来昵!我的话还没说完,这群刑事犯,呼一下举着拳头就冲我来了,当时我就感到象一群小魔抓唐僧一样,因我当时没有害怕,她们的拳头到我头上时却没有打我,就连扯带拽的把我推到了管教室。这时我才看到,在管教室的走廊里吊铐着两个同修,我在管教室,进来人只要她跟我说话,我就告诉她法轮功是冤枉的。后来所长进来了,我就把我提前写给他的信给了他,他看完后,我看他嚣张的气焰小多了。他用一种我琢磨不透的眼神看着我,那种眼神好像他一下比我矮了一截,好象还有亏心似的,然后就走了,什么也没说。后来一个管教就把我铐在了暖气片上,又过一会她看我在暖气片下面还能坐着说太舒服了,就把我又铐在了门框上。我很困,困了我就睡,那时我才知道原来站着也能睡觉,只是手脖子铐的难受。

第二天把我们仨人关进了小号,小号就是鸡舍,养鸡用的,没有暖气,玻璃也是残缺的,床是几快木板拼凑的,一翻身就漏下去了,阴森森的恐怖压人。那个包夹值数落我,说陪我受罪,但有一点好处不用干活。我一看就我一个人这回我可以炼功了,于是我就坐下打坐,刚做了大约半个小时,我就听到隔壁房间噼噼啪啪的 声音(因我那时没听过电棍放电的声音),就听到那个同修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还没喊完就没音了,我当时很紧张,也很害怕,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我深知同修正在被迫害,在潜意识中我不能不管。我举起右手准备拍墙声援,可是手举起来却停住了,怕心一下涌遍全身,便不知所措的就问包夹怎么了,她说别出声,听听,可是再也没声音了。我当时有点不知怎么办,但我心里明白,如果我现在被邪恶的恐惧压下去了,那以后可能再也正念不起来了,于是我就问自己,怎么办?那时我的思想中有两个我,一个我问我自己想当人还是想当神,另一个我说:想当神,当人太苦了,再也不当人了,吃多大苦也不当人了。一个我又问,当神怎么办,那个我说:闯,另一个我说:对,闯过去。当这个闯字刚一闪过之后,我的心被恐惧压的就象有人挖心一样,痛的连气都喘不上来,直要恶心、吐,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那一刻我真正尝到了什么是剜心透骨,好像一下子万念皆空,感觉这个世界上发生任何事、就是原子弹爆炸都与我无关了,真的是万念皆空,那时候就是有人再欺负我、再伤害我、占我再大的便宜我也不会去跟她计较了,甚至连问都不会问了,那些东西都太渺小了,什么也不是了。

我心里背着师父的《洪吟 》-<登太山>,“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我觉的我不是恒心举足万斤腿,而是托着万斤腿,说是“忍苦精進去执著”,可心里并不明确要去什么执着,只有一念,我不能停下来,我不能退却,再难我也得往前走,就是修炼不能失败。当这一念坚定下来之后,怕心一下没了,心也平静了,也知道怎么做了,于是我就跟包夹说:“我要炼功!”包夹吓的敢忙说:“你可别炼,你要炼功我俩都完了,你是我的奶奶、祖奶奶、祖祖奶奶、你可千万别炼!”我说:“我不连累你,我自己做事自己承担,你去喊报告,就说她要炼功。”她说那行,于是她就跑到门口高声喊:“报告,她要炼功。”喊了好几声,才有人问:“什么?,她要炼功,炼功?”那好你让她等着。

过了一会,我就听有人来了,这时,我已经完全没有怕心了,我准备好炼功(打坐)的姿势,很平静的看着一个队长拎着电棍,后边跟着一大群刑事犯进来了,那个队长拎着电棍围着我转了一圈说:“你要炼功?”我说:“嗯。”她用电棍指着窗户:“你要炼功你看着,我把你吊到那顶上去。”我也瞅瞅窗户没吱声,但心里说,吊到那顶上我也不怕,我一直看着她,她看我没吱声,就坐在床上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有人说是为了祛病、有人说是为了道德回升,有人说是为了国家、社会,你是为了什么?”我说:“这些我都不是!”她有点纳闷说:“那你是为了什么?”我说:“我是为了修佛。”她说:“修佛?”我说“嗯”。她突然一拍大腿说:“对,你这个对,她们什么为了社会、为了道德回升、为了祛病健身都是假的,都是胡扯,就你这个对!那你们法轮功说圆满是怎么回事?”我说;“圆满就是你的思想境界提高了,提高到完全是为了别人好,干啥事都是为别人好,达到这种境界了,你就是圆满了。”她瞅了我一会(我想她是在琢磨我说的这些话),又说:“你们法轮功说圆满了上天堂,那天堂那么小,你们炼法论功的那么多(1999年以前国家调查的时候就有一亿人),那天堂能装下你们吗?”我想,天体的洪大,她哪能理解的了啊,不能给她讲高了,就说:“你别看这么多人炼功,不一定人人都能修成。”她说:“那你能修成吗?”我说:“我能,我一定能。”她听完我的话眼睛流露出又震惊、又佩服、还有点鄙视的眼神。后来她又问了我一些话,我就不多叙述了,大约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后,好象没有什么要问的了,回过神来了,站起来照我屁股底下的垫子踢了一脚,说包夹,你还给她个垫子,她还挺舒服的,让她蹲着,别让她坐着。拎着电棍就走了,她后边跟着的小喽啰们也跟着走了。有一个又跑回来贼头贼脑的跟我说:“你快好好的吧,今天没收拾你你就捡着了。”就这样我避免了一次迫害。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走进一个房间,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好象是大夫,拿着刀、叉、刑具什么的,说是要给我做手术。我告诉他们,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他们就商量了一下把我放了。醒后我明白了这一关我闯过去了。

第二天又有大排的人被送来这里关小号。

又过两天,又有一个管教来劝我,我就给她讲法轮功是冤枉的。等到第七天时有个人把我叫出去,让我在一个地方等着,我还以为要把我关到更坏的小号昵。不是,是她们不要我们了,把我们六个她们认为不好管理的转送给了另一个劳教所。原来在我们仨人被关小号后,其他的同修就找她们要人,要求把我们仨人放回去,还有绝食的,还有继续炼功的,把劳教所的人折腾的够呛,有的同修被打、被电棍电。有一个同修去找队长时被煽了二十多个嘴巴子,而这个同修没有一点怨恨和害怕,还对这个队长说:"我让你生气了。"我听后很感动,多么好的同修们啊!。就这样我们只用了七天的时间就闯出了这个劳教所,这是我第二次见证大法的威力和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

后来我回想起这事时就问自己,那时为什么没有闯回家昵。是因为我那时的想法是法不正过来我们不回家,我们要闯到监狱去,那里也需要我们去洪法(这个念头是不对的,但那时就是那个认识,不明白这念头是旧势力的,那时也不知道还有个旧势力)。

三、 正念解体学习班(洗脑班)

到了另一个劳教所,接待人员对我们非常好,说欢迎我们的到来,并且给我们煮了面条,说这是万家历史上从来没有的事。我一看这的环境要比前一个劳教所强多了,住的是暖气楼,环境很干净,人还很热情,就想,这里还不错,就在这呆着吧,(这个念头也是不对的,但当时认识不到)。第二天一个队长来跟我们谈话,就象和我们交流一样,她说我不了解法轮功,也不了解你们师父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我没有权利评价你们,我只是尊重你们,但是你们到了这里来,也希望你们尊重我们,毕竟我们有我们的规矩。我们一听她这么说,我就想她还很文明,那我们就跟她来文明的,我们就跟她提出了一个条件,说既然你不了解我们,那我们就给你时间让你了解一下,请你找一本《转法轮》看看,你不就了解了吗?她说行,但在她没看完《转法轮》之前,请不要炼功,我们说行,但是只限九天的时间,限她一天看一讲,她说行。就这样头几天我们很配合她们,等待着她看完《转法轮》后怎么样。

然而这几天她很忙,忙着组织我们上课,说法轮功不用干活,就是上课,她讲课时态度很好,总是问我们能听明白吗,但我发现她讲的东西是和大法相抵触的,是和“中共”洗脑理论是一个腔调的,但是很隐晦。有一天一个同修突然站起来说,队长你别讲了,不是说你讲的不好,是你讲的这些东西散发的都是黑色的物质(可能这个同修天目能看到),对你不好,对我们也不好,我们不想听。我听同修这么一说,我就觉的这个学习班(其实就是洗脑班)不能再让她教下去了,不然这些法轮功学员(大约三十多个人)都让她的伪善给欺骗了,再听下去,她将把这些人领向何方,都让她给弄迷糊了。于是我就举手,队长问什么事,我说:“我有话要跟你说。”她说:“你先坐下,下课后我再找你。”下课后,她说:“你留下,其他人回班。”然后她说有什么话你说吧,我说:“队长我从明天开始不参加这个学习班了。”她说:“为什么,我讲的不好吗?”我说:“不是你讲的不好,是我们不想听,而且对你不好。”当时由于心情很激动,下了决心要把这个班解体,我就一面哭一面讲,她也很激动的说:“你别哭,你别哭,你不就是想圆满吗,你别怕,把我的德都给你,把你的业力都给我,你去圆满,我下地狱。”我听她这么一说,我哭的更厉害了,因为我知道,人说的话是要应验的,她把德都给我了,那不只是下地狱,那是形神全灭啊!于是我把手摆的向拨浪鼓一样说:“不行、不行、我不要你的德,也不把业力给你,把你的话收回。”她给我到了一杯水,让我坐下说,我说:“你是队长你坐着,我是学员我站着,反正这个班我是不参加了。”她说:“你知道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吗?”(她的表情很严肃,带着一种恐怖气氛的威胁),我说:“我不管是什么后果,我不想我的修炼走到这就结束了,拼了命我也要闯出去。”她听我这么说就说:“这个事我说了不算,我给你向所长反应一下,你自己也找大队长谈谈。”我说:“行。”“那今天就这样吧,你回去吧。我说行,她把我送到学习班的门口,我都走出去很远了,她还在那看我,眼里充满了担忧和无奈。

我回到班级后,大家都在忙着洗头,我搬个凳子准备洗头,心里想着刚才发生的事,就感到我的右眼框在往外鼓,我一摸,很平,没鼓出来呀,一会就从右眼框上放出一道五颜六色的七彩光,是透明的,我就看啊,看啊……,我知道别人看不到,我也不跟别人说,我明白这是我做对了,是师父在鼓励我,大概有半个小时就没了。从那以后,那个队长就宣布,学习班不办了,法轮功学员和其他人一样参加劳动。就这样学习班就跨掉了,我也没去找大队长,所长也没找我。这是我第三次见证大法的威力和神奇与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

四、 正念配合要回同修

我第二次被非法劳教时,是在戒毒所,大概是2002年的时候,因那时是分转化班和不转化班,我是不转化班。有一天我们班的一个同修突然不见了,一直到晚上也没回来,我很着急,就让包夹去打听,她回来后趴在我耳朵上说:“好像她在坐铁椅子(就是酷刑),千万别说是她告诉我的。”我就跟全班的同修商量怎么办,有的说要人,有的说绝食,我说绝食不行啊,今晚要不回来,时间长了同修挺不过去怎么办?天这么冷,她又没穿大衣,有个同修说:“你去要人,我们配合你,你一个小时不回来,我们就绝食抗议……”我说行。于是我就去了队长室,正好队长在,我说:“某队长,我们班的某某,这么晚了还没回来,你们把她弄哪去了?”她说:“你挺能管闲事,弄哪去了跟你有啥关系,还得跟你说一声!”我说:“她是我的同修,她没了我不能不管!”她气愤的站起来说:“你别傻了,你坐铁椅子的时候谁管你了?”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别人对我什么样我不管,那是她的事,我只知道别人有难我要不管就是自私。”听她这么一说证实了同修确实是在坐铁椅子,我又说:“你是不是给她坐铁椅子了?”她说:“是谁说的?”我说:“这么晚了还没回来,不是坐铁椅子是干啥去了?”她说:“谈话昵。”我说:“我不相信,有人都告诉我了,她在坐铁椅子那!”她说 :“谁告诉你的?”我说:“我不能告诉你,我不能出卖好心人,你把她放回来吧?”她说:“你是谁呀?劳教所是你家的,你说放谁就放谁啊?”我说:“你把她放回来,我去替她坐铁椅子。”她说:“你别臭美了,你逞英雄那?”我说:“我不是逞英雄,她身体不好,又来例假了,天这么冷又没穿大衣,把身体弄坏了,你心里也不忍是不是?”她说:“不用你管,你回去吧!”我说:“我不回去,你不放她我就不回去,一直到你放她为止。”她说“你威胁我?”我说:“不是威胁!”她说:“不是威胁,你为什么让她们绝食?”我说:“我没让她们绝食,绝食不是我说的!”她说:“你不回去你就在这站着吧!”然后一甩手就出去了,她走后我就想,今天一定要把人要回去,实在不行我就跟她换,要不然时间长了,同修承受不住,妥协了怎么办。过了一会,队长回来了,态度比刚才好多了,她和我又说了一会话,我就跟她讲要善待法轮功。一会一个管教开门跟她点了一下头,她也点一下头,又过了一会她说:“你回去吧!”我说:“我不回去!”她说:“回去,我让你回去就回去!”我看她的态度不是太恶,好像话里有话,我有点狐疑,她把我从队长室推了出去。我想先看看同修回没回来,就回班了。回去一看,同修已经回来了,在床上躺着昵,人很憔悴。我问她是不是给她坐铁椅子了,她点点头,我说:“你好好歇着吧。”就这样我们整体配合把同修要回来了,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就这样我又一次见证了师父说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的大法的神奇。

五、正念解体酷刑迫害

2005年,我到乡下去准备帮那里的同修建立几个资料点,可是刚一到那就和另一位同修被绑架了,当天被带到当地国保大队。他们把我俩分开,一人一个房间,分两伙人审讯我俩,其中一个人把我背铐,就是一只胳膊从上面背到后面去,一只从下面背到后面去,再用手铐子铐上,然后让我撅着,不断的打我、踢我、在后面撅我的手,那时我就觉得发正念都来不及了,我就冲着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让法轮大法驱散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我发现这个好使,他们问我什么我都不告诉他们,把他们急的团团转,一个恶警把我的手和胳膊使劲往上提,疼的我眼前直冒金星。开始时,我还能承受,时间长了就有点承受不住了,我就跟师父说:师父我不能出卖同修,我什么都不能说,决不能说,可是我的承受能力有限。这个念头刚一出来,唰的一下,从我的脚下一股气机直通头顶,通透全身,我一下就明白是师父在救我,是师父替我在承受,我一下子就不疼了,他们打我骂我,我都没感觉了。我听一个警察小声说,她怎么不出汗呢?那个警察的表情也表现出不解的样子。一会他又说,身体素质不一样,她挺能扛。另一个警察就脱下他穿的皮鞋,使劲打我的腿,我也没反应。他穿上鞋,在屋里转了一圈,看没什么东西打我,就出去找了一根棍子回来,照着我的头说,你说不说,不说我就打死你。我不知声,但眼睛一直盯着他默念着法轮大法好,他看我没被吓唬住,扔了棍子就走了。另一个也不打我了。他们给我做笔供,我依然不配合,冲着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他说,你别用这种崇拜的眼神看我,我受不了(他不只一次的这样说)。我心想,受不了就说明我念对了。就这样我躲过了一次酷刑迫害,而另一个同修,被他们酷刑的昏死过去才停下,可能也是师父给演化的假象。就这样我又一次见证大法的威力和神奇与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后来我有时想起,他为什么说我是用崇拜的眼神看他呢。我悟到可能是大法的法力给予我的没有仇视、没有怨恨的心态所发出的慈悲的眼神。那种崇拜的眼神就是慈悲。

六、正念解体药物迫害

2010年时,我又一次被非法劳教,去了戒毒所,因我不转化一切不配合,她们不好管理我就又把我转给了以前的万家后来改名叫前进劳教所,这里的监管人员,及其的邪恶,比以前的万家坏的多,冷漠、凶残,有很多同修一进来就被她们酷刑迫害的写了转化书,那时那里大约有十多个法轮功学员,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转化。有一天她们要给劳教人员打预防针,我想大法弟子这么纯净的身体,怎么能要这个东西昵。可是如果我不配合他们,就会被迫害,这是躲不过的,我就想哪段法能指导我闯过这一关昵,我就背我所会背的法,后来我想起了师父说的,“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想就照这法做,为了不让怕心和恐惧占上风,我就一遍接一遍的背,其他什么都不想,我要把脑袋背木了,满脑子都是这个了,那我就是这个了,背了一晚上,第二天打针时还是有点怕,但是我告诉自己决不要这个东西。轮到我时,我鼓起勇气说:我不打针,我不要这个东西,她们说不行,必须打,她们几个人连蒿带拽的把我摁到座椅上,我连哭带喊,我不要,我就是不要,但毕竟她们人多,强行把我的衣服扒掉,露出胳膊,我极力的反抗,那个拿针的大夫拿着注射器照我胳膊上比量了一下说:喊什么,就这一下不就完了吗,哭什么。其实她并没扎进去,只做了一下样子。就这样我又躲过了一次药物迫害。

我内心对师父冲满了感激,师父真的为我做主了。让我更感激的是,她们每次有什么行动,都有几个男管教穷凶极恶的看着,谁不配合就打谁,而今天却没有男管教跟着,我明白这是师父没让他们来。

这是我又一次见证大法的威力和神奇与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

七、正念正行没签任何字走出拘留所

2016年,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在街上讲真相,一个小伙子在发广告传单,我俩就给他讲真相(其实他是个便衣警察),他不听就走了,一会就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一大帮警察,把我给绑架了。晚上就到我家抄家,抢走了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和几本大法书,当时我儿子在家,我想拼命抢回师父的法像,可他们让我儿子拽着我,不让我动,可能我儿子怕我去抢法像他们会打我,他就死死的拽着我不让我动,我心里又急,又恨,又怨,急的是眼看着他们抢走师父法像对师父不敬造大业,恨的是儿子不向着我配合邪恶造大业,怨的是恶警利用我儿子对大法师父犯罪。我看着他们拎着师父的法像一点也不敬却无能为力,心那个痛啊,我就发了一念,我一定要把这个法像再请回来,来弥补我(因我觉的是我没修好让邪恶钻空子操控警察抓我,才让警察犯了罪,所以我也有罪)的罪。

我被他们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关进拘留所,我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心里很急担心他们把师父的法像损坏或弄没了,还有我的包也让他们抢去了,那里有四千多元钱,是对换真相币用的,怎么办哪。这里没有一个同修,很孤单,没人交流,我想既然到这了,就放下所有人心先向内找吧,回想最近时间所遇到的事,觉的还是自己的党文化、党因素、不善、自以为是、看不起人,不修口,好指责、好埋怨......。心想自己修的这么差,一边想一边懊悔,一边发誓以后一定要修善。想着想着,我突然想起了,一个同修跟我说过,大法弟子有百万兵团,对!我也有百万或许是千万兵团,还有护法神看护,我为什么不用他们呢,于是我就发正念,把我的百万兵团分成四部分,一部分把师父的法像看护起来不让它们动,等我出去后,好请回来;一部分把我的包看护起来,别让它们动我的钱,那是大法资源,不能损失;一部分去把公安局包围起来,把那里操控他们迫害我的因素彻底铲除;一部分把“六.一零”包围起来,不让它们参与对我的迫害。还有这个拘留所,也要把这里的邪恶清除掉,这次我出去,决不在释放单上签字。可是我的兵团已经不够用了,我想我的能力都是师父给的,师父是万能的,我可以向师父借兵团,于是我双手合十向师父借无限的兵团和神通,直到把这个拘留所的所有部门、所有环节、所有机制、所有工作人员被后的空间场,都用正神接管、代替。把这里的一切邪恶全部销毁,统统化为灰烬,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动善念,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让他们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除了给这里被拘留人员讲真相之外,就是背法发正念,善待身边的每个人,开始给她们讲她们不听,我也不动心,就做自己该做的,到后来她们全变了,对我非常友好,有的主动找我三退,总共有十九个人,我退了十八个,管教和所长们也变了,表情也乐呵呵的,不象以前那么凶了。我还想,我出去的那天,让这里当官的不管他当不当班,都让他们来,让他们都同意无条件、不签任何字,放我出去,最起码他们在我这动了善念,只要他们动了善念,师父就会在他们的善念中消他们的业。到了我出去的那天,奇迹真的出现了,本来每次放人时都是天一亮不吃早饭就让你走,可是那天他们开会,当官的都来了,开完会后,才开始放人,全房的人都很热情、开心的与我告别。那天我们总共男女都算上是九个人,在门口排队等着签字拿释放单。当轮到我时,我进屋一看,所有的领导都在,有一个人把笔递给我说签上名就行了,我说,我不签。他说不签你出不去大门,门卫不让你出去。我说,我不签,我没犯法,我不签。这时大所长说:你不签你先出去,让别人签,然后我就出去了,在后面排队等着。这时从在押人员的房间里传出骂人声,坐在我们旁边的一个管教对我说:你们是真善,她们是x教(指在房间里骂人的那个信耶稣的人),就是欠揍,我说谢谢你这么理解我们,不管她(指信耶稣的人)怎样还是希望你们能善待她。过了一会,从屋里出来一个小管教,递给我一张纸,我一看是我的释放单。他们经过商量真的就象我想的那样,都同意不签任何字,放我出去了。我心里太高兴了,无限的感谢师父,师父又一次为我做主了。

我没说一句话,没费一点事,没签任何字就让我走了,这在以前可能是从来没有的事。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与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又过了一会,一个副所长出来,走到我身边,可能是想看看我是什么表现,我就跟他说:同意放我出去了。他有点很自豪的样子说:同意了啊。我说谢谢你们,请你带我向你们所有的人说声谢谢,并带我转告他们,我祝你们这里所有的人,幸福平安。他说谢谢的表情还有点不太好意思。

八、正念请回师父的法像

回家后,我就去公安局要我的东西,那个队长拿着我的包气哼哼的说,你不签字不给你东西,说着就往审讯室里走,手一比划示意我也进去。我心想去审讯室签字,我要不签,还有我的好啊,我才不去呢。我掉头就往外跑,幸亏门没关,我就跑了。回来后,我就想原来自己怕心这么重,跑什么呀,正念哪去了。再去要可还是有怕心,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说你再去要东西时跟我们说一声,我们和你一起去配合你发正念。我想这不是太容易的事,我还是多学学法再说,于是我就静心学法,学法之余,我就想那个队长面相长的很和善,不应该是那么凶恶的人,对我怎么那么生气呢?是我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呢,想来想去还是他不明真相的原因,那我就想办法把他救了吧,于是我就给他写真相信,写完后给同修看。同修说,不行,太平淡了,你得写的连你自己看了都会感动的流泪才行,才能救了他。于是我又写了改,改了写,还请有经验的同修帮助修改,耗费了我很大的精力。一个多星期后终于写出了一封连我自己看了都感动的流泪的信。同修看了也说这行了。可是我又犯愁了,怎么送给他呢?我就请小组的同修一起去,到了公安局门口,可还是有怕心。其中一个同修跟另一个同修说,我昨天晚上听忆师恩,哎呀我可明白了, 怕什么呀,师父时刻都在我们身边,这回我可不怕了……。我听她这么一说,我一下也明白了,这不是师父在点悟我吗!点悟我不要怕,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一下想起来有一次我去清除一个侮辱师父和大法的邪恶的展板时的心态。

那一次有个同修告诉我说有一个社区,有一块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宣传栏。我去看了之后,觉的这么邪恶的东西,怎么能让他在这招摇呢,这得毒害多少世人啊,一刻都不能让它在这上面呆着,于是我就去找同修告诉她我要去清除邪恶展板,让他帮我发正念。到了晚上,我就去了,那时正念很足,当初出门时我就想,大法弟子决不允许邪恶污蔑师父和大法,也不能让邪恶毁众生,这是我的责任,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我应理直气壮,全宇宙的神都为我加持,我还有师父的法身、无数的护法神保护我。我一边骑着自行车往那走,一边想着我不孤单,我不是一个人在去,是一大群众神陪着我一块去,清除这个邪恶的东西,想着想着,我不但不害怕,我还升出了一种喜乐感,一种自豪感,觉的这么多神跟我一起去做这事太好了,太神圣了,于是我很顺利的就把它清除掉了,我还给它换上了一张它原来就有的表现传统文化的展板,意思是告诉他们挂这个行。我还给他们写了一封信给社区和片警,每人一份,告诉他们污蔑大法和师父,毒害世人的后果,后来那个社区一直挂着那个展板,很长世间都没换。

想起这些,我一下正念起来了,我问自己你不是发誓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来了吗,带着这么重的怕心怎么救,这不是还没迫害你那吗?不是还没让你上刀山,下火海吗?我今天做的不也是最正的事吗,不是同样有师父法身和护法神看护吗?还有师父的点悟,怕什么?于是我拎着真相信就进去了,门口的警察说,那个队长不在,今天不是他的班,但是他也来了,在隔壁大楼开会呢。于是我就出来了心想这样更好,我在这等他更方便,等了一会他就出来了,我就迎上前去说:“某队长你好!”他看我喊他给他吓了一跳,好像我要找他算账,要报复他似的,赶忙说:“你那天怎么跑了呢?”我说我不是跑了,是着急要到医院去看我姐病的怎么样了(这里不是撒谎,我确实是急着要去看我姐),被你们关了那么长时间。他又赶忙说:“你的东西我都给你锁起来了,没给你动,你过两天来取吧,那天是我的班。我说:“行,谢谢你!我给你写了一封信,你看看吧。”他说:“我不看。”我一听心就急了,我花了这么大的心思给你写的信,你不看那哪行,于是我上前一步拽住他的手,把装信的密封袋往他手里一塞说:“不行,必须得看!就是我的东西不要了你也得看。”他看我态度很坚决,还很强势,拿着信就走,去打出租车,我赶忙跟上去说:“你好好看看,真的是为了你好,你要为你和你的家人负责,就好好看看。”这时出租车在他面前停下,我看着他上了车便说:“现在就看吧!”车就走了,我知道他马上就会看的。后来我去取东西时,他和我就像老朋友见面一样没有任何敌意,我问他信看了吗?他说看了,很受教育,他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我看到了我家的那个法像还在那完好的放着,我想这是我发正念让兵团看护的结果。我又把信复印了好几份,给别的队长和警察,后来我如愿以偿的把师父的法像也请回了家,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的事。我又一次见证大法的威力和神奇与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

九、三个多小时,正念闯出公安局

2017年时,一次,我和一位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被人举报,来了三个警察把我绑架到公安局,我被他们强行铐在铁椅子上,他们问我什么我都不回答,我就直视着他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让法轮大法好驱散他背后的小魔。有一个警察好像是个头,看我不知声就趴在我脸上想要压倒我似的说:叫什么名,我直视着他,心里说,我认识你,你是魔,我不怕你,法轮大法好…...。他受不了了,转身就走。一会又来一个警察脦脦瑟瑟的一边来回走一边说:“你不说你就以为我们没办法了,一会你看着,我们五堂会审你。”我知道这话不是他本人说的,是他身上的魔说的。我还是直视着他心里说,小样的,你那五堂算什么,我有宇宙的主佛为我做主,全宇宙的正神为我撑腰,你那五堂还不够我师父一个小指头撵的呢,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他好像能听懂我的意念,调头就走了。

他们不来干扰我时,我就跟师父说:师父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讲真相救人,我有漏,我会在大法中归正的,不需要这种操纵众生对正法犯罪,即毁灭众生,又阻碍世人得救的方式来整治我,师父不承认这种迫害,我也不承认,我要出去,我一定得出去。请师父为弟子做主。这时候思想中不断的返出一些负面思维,怕这、怕那;顾虑这顾虑那,我都排斥出去, 不要他。有个警察跟另一个说:打电话让国保处理吧,这个警察就打电话。我就想,我不去,我哪也不去就回家,让国保那也不管。结果电话那边说:我们没有时间,你们自己处理吧,要不就拘留十天吧。我一听,心想我才不拘留十天呢,你说了不算,我就回家。但心里还有个念头,十天就十天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一下抓住它说,我知道你不是我想的,要拘留你去拘留吧,我不去,你去死吧。这俩人一听国保不管好像有些失望,就出去玩手机去了。我想我不能就这样挺着,得让他们出警,让他们去忙别的去,没有时间搭理我,就放我回家了,于是我就发正念,让他们忙,让他们很忙,让他们都出警,没人看我。发了一会,我看他们没动静,我就想,邪恶,你把我束缚在这里,你不让我出去,那好,我既然来到了你的心脏,那我就彻底的铲除你,我铲的让你受不了,象孙悟空一样,把你的心脏搅烂。我就请师父加持我最厉害的神通,百万兵团把这里团团围住,层层空间,层层灭尽。我大约发了半个小时,身体都发热了。就听来电话了,那俩个警察接完电话后,马上就收拾东西,好象要出去,一个警察走到我身边把铁椅子打开说:“走吧!”我说:“上哪去?”他说:回家!“我有点不相信,就跟着他们往外走,到了外面他们真不管我了,急急忙忙的上了警车,我赶忙跑过去趴在车门上说:谢谢你们让我回家。他刚要发火,一听我说谢谢就说躲开。我说你们带我一程行吗?他说:没时间,自己走。就这样,三个多小时我就出来了。当然这过程中,还有很多细节,怎么向内找,怎么坚定正念,怎么排除负面思维,我就不多写了,太多了。这是我又一次见证大法的威力和神奇与师尊的慈悲呵护与加持。

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我所经历的神奇不只这些,还有很多很多,师父给予我的也很多很多,我就不多讲了,这里只举这几个来证实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