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讲真相的心得交流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08月21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来到海外已经快两年了。来到海外的这段时间,在参与各种证实法的项目中,觉得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了很多变化,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点个人的心得体会。

1.    发真相资料中救众生

来到海外,一开始参与最多的还是发真相资料。因为我不大会讲真相,就配合同修发真相报纸。我第一次参与发报纸,觉的很不好意思,担心众生拒绝不要。后来看到同修都很主动递报纸给常人,我也尝试着主动把报纸递给来往的众生,结果很多人都接了报纸。

在发报纸的过程中,有的时候,一个众生迎面走来,还没走到跟前,头脑中人的观念就会冒出来对众生评价一番,比如给我反映这个众生穿的衣服挺怪异的,不像是个好人,估计不会接报纸。我察觉这个观念很不好,对众生抱着各种不好的观念和偏见,心里发出不好的念头,怎么能起到救人的作用呢?我就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这些不好的念头不是我,我不要它。”随着不断发正念、修自己,这些不好的念头就慢慢减少了。

有时也会遇到一些人口出恶言。一次新年游园会上发报纸给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先生,那个人阴沉着脸骂我。我一看这个人受毒害很深,也不和他争辩,只是平和的说:“你看看真相报纸吧,也许会有不一样的想法。”他不接,走了。我不气馁,继续发报纸。也有遇到明白真相的众生。一次一个老先生看见我发真相报纸,过来对我竖大拇指,说:“你们要加油啊。”有时候接报纸的众生很少,自己就在发报纸过程中不断发正念清除障碍众生得救的因素。在发报纸中遇到的各种情况,都是修心的好机会。

今年7月21日在海滩边举办二十周年反迫害活动,我参加了。我打算去码头景点发真相资料。但是以前在码头发资料,效果都不好,很多人不接传单。怎么办呢?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我突然想到,众生不接传单不一定是冷漠,很可能在决定接不接传单的短短几秒钟内很多人不了解我们为什么发传单给他们,以为是发广告。我就找了一个高个的同修和我一起去码头景点,同修高高的举起一块呼吁制止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真相牌子,众生走过来很远就能看到,我就站在旁边发。我面带微笑看着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众生,心里想:“众生啊,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传单发放效果出乎意料的好,手上的传单很快就发完了。我赶紧给另一个同修打电话,让她再多送传单到码头来。

在发传单的过程中,很多众生的表现都让我很感动。一个西人过来对我们竖大拇指,说我在纽约和华盛顿都支持过你们。一些被中共收买的人捣乱,我就斥责他们。你们要加油!还有两个西人分别过来问,说除了看传单,我们还能做什么来帮你们?我说,你可以把消息传递给你的亲朋好友,可以向议员反映情况,可以在征签上签名。

这期间,还有中国人主动走上来向我要传单。

我們发了将近两个小时的真相传单,和我配合的同修一直把真相牌子高高举过头顶,没有放下来过。

2.    在家庭旅馆中讲真相

我在當地買了一套房子,我和妻子同修把家里的多余房间做短租,接待来自各地的旅客。一切绝非偶然,来到我们家的人都是师父推到我们面前要我们救度的有缘众生。我们在接待他们的过程中非常注意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因为众生了解大法,是通过我们的表现。我们的表现符合大法的要求,就是在证实法。我们经常为客人免费提供丰盛的晚餐,为的是和客人接触讲真相。绝大部分在我们家住过的客人最后都明白了真相,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有一次,我们家接待了从中国大陆来的一个小伙子,他受邪党谎言毒害,对大法有很深的误解。我们就把他当朋友,从生活上关心他,经常做晚饭邀请他一起吃,在吃饭的过程中和他深入细致的讲真相。他每天都和妈妈通话,我们给他讲过的真相,他都会转述给妈妈。在讲真相中我们了解到他的妈妈是国内对大法弟子迫害很邪恶的某地区街道综治办主任,专门负责监视大法弟子。大年三十,我们为他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他非常感动,他打电话给他妈妈,他妈妈向我们一再感谢对她儿子的照顾,我妻子就给他妈妈讲真相,他们母子二人爽快的同意退出党、团、队。他妈妈在电话里表示以后会善待大法弟子。他走的时候主动问我们要了很多电子真相资料。

还有一次,国内有个客人来我们家住旅馆,他胆子很小,我们给他讲三退,他一直不肯退。正好第二天是美国国庆日游行,我们就带他去参加游行。他看了大法的游行队伍,整个思想都变了,主动向我们提出来要退党。

我们家来了一个英国客人。他要在我们这里住的几个星期,妻子同修经常邀请他和我们在家一起吃晚饭,我们在大陆红色恐怖的环境下,被邪党迫害的很厉害,妻子同修几次遭绑架并遭受严酷的酷刑折磨,九死一生。妻子给他讲我们在中国遭迫害的经历,我翻译。他听了后,趴在桌子上哭的很伤心,他说,“这么邪恶的事情,为什么大不列颠政府不管?”我们告诉他说:“这里面有利益。”他说:“我明白了。我要告诉我的亲朋好友你们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故事。”他对妻子同修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坚强最善良的人。“ 这个英国人太善良了,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他临走的时候,我们买了礼物送给他,还借给他一本英文《转法轮》。这以后,他每次来美国,都住在我们家里。后来他主动让我们教他炼功动作,和他一起学《转法轮》。我们让他念法轮大法好,后来他走入了修炼。

我们家有个西人长期租住。我们给他讲了真相,他也表示同情。我们关系相处非常融洽。后来我们邀请他和我们一起读《转法轮》。读了第一讲,再叫他和我们一起读,他就不肯了。找各种理由推脱。我们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他障碍在什么地方。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知道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同性恋。我们明白了,估计是他的同性恋观念障碍了他。我们做了很多努力向他讲真相,包括带他去看《求救信》。但他表现的都很漠然,很难触及到他的内心。我们都想放弃他了。但是历史上他是和我们有很深缘份的人。怎么办呢?正好今年4月份神韵在洛杉矶演出,我们就决定自己出钱帮他买一张神韵票带他去看。结果看了神韵以后他整个都变了,他很兴奋的说神韵太好看了,他以后每年都要去看。后来有新的客人来我家,他还主动向客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以及介绍神韵演出等。

3.    参与电话营救平台讲真相

我在日常生活中因为不能开口讲真相,失去了很多宝贵的机缘。我下决心要学会讲真相,就参与了全球电话讲真相营救平台,针对国内公检法人员讲真相。第一次打电话讲真相,心里挺发怵。负责带我的同修鼓励我说,你可以先照真相稿念。多念几遍就会讲了。于是我鼓足勇气开始打电话,我平时普通真相都讲不好,面对邪恶部门的人员,那心情可想而知。我这通电话打的是法院的法官,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我心跳都快停止了,结结巴巴的说:“你,你好。请问是XXX吗?我打电话是想告诉您啊,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您可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啊。”我接着就往下读真相稿。我从当前国内形势讲起,讲参与迫害法轮功的高官遭报,大批高官落马,让他看清形势,为自己的安危着想。讲《宪法》36条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讲江泽民因为迫害法轮功,已经在国际上的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庭,被以“酷刑罪”、“ 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的罪名起诉、控告。在国内,也已经有20多万人用真名真姓向“两高”控告江泽民。敬告他不要执行迫害命令,不当替罪羊……

后来越读越顺,对方也一直听着,听了三分多钟挂了。我又打,对方又接了,我继续往下念真相稿,对方又听了两分多钟。听到我打电话的同修说我的声音很好,很祥和。打完这个电话,我发现打电话讲真相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难。只要一突破了开始的心里障碍,后面就容易多了。

打了一段时间真相电话,我发现每次开始打电话之前,我心里都象压了一块石头,很沉重。表现在人这里是畏难,不想打电话。最困难的时候,我磨蹭了两个小时最后也没打成。我就在打电话之前先发正念修自己。但是发很长时间正念后状态只是稍好一点。我想起了自己以前背过师父的经文《大法坚不可摧》。我就反复背最后一段:“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在电话响铃,对方接电话之前,我也一直反复背。背着背着,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显现出来,我的心里渐渐升起了正念,感到打真相电话的过程无比神圣。慢慢的心里的那块石头越来越轻,最后就消失了。我想我还要继续多打电话,在电话讲真相的项目中不断的熔炼自己。

以上是自己来美后参与讲真相活动的个人体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