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情关后对修炼的全面严肃反思

净莲


【正见网2019年08月25日】

被情关困惑了好几年,近期有些突破,现与同修们分享一些个人修炼心得,由于层次所限,仅希望给仍在过情关的同修们一点借鉴,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我这个关表现为对一位已婚男同修A产生了情,并不涉及任何不正当的言行,但是思想中常想入非非、难以自拔。我找到了很多执著心,也参看了同修们的交流,认识到情关(这里指男女情,或也可叫做情色欲关)一旦出现,往往说明自己在实修方面很薄弱、人心繁重,所以最好是全面地审视自己的修炼漏洞,而不应只是针对这一个问题去找执著。

人生向往

我从小就喜欢看爱情小说,受变异观念影响,觉得爱情才是人生的归宿,才是世上最美好的。自幼得到家人及亲友邻居的宠爱及夸奖,享受着名利情带来的优越感。在学校里呢,没有在家庭环境中的宠爱,所以自己就不太适应,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应该是最被人喜爱、赞扬的,所有人都应该是对自己温暖又关爱的。带着这种观念,看到小说里的情节,生活不如意的女主在遇到男主之后,人生发生巨变,好似拥有了整个世界,不由心生向往。

现实中,我并没机会遇到自己向往的所谓“爱情”,但男女之情却成为了我的人生梦想,即使在是修炼大法之后,这个心也一直没放下。

几年前遇到A,具有我理想中的特质,因此产生了强烈的情。虽然沟通中没有任何逾矩部分,但是我隐约感到A对我也有着同样强烈的情。刚一开始出现这种情愫的时候,我对他非常迷恋,从言谈到性格,都觉得他是很完美的。后来在向内找中认识到了,其实我喜欢他并非因为这些,最重要的是他带给了我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东西:被爱、被重视、被认可及欣赏、被关心和理解,而且还是来自权威(因A在同修中比较有威望)。也就是根本上我不是因为他如何好而喜欢他,而是因为他满足了我的人心需求才喜欢他的。

求名及虚荣

A对我很认可,我的求名心和虚荣心(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和夸奖)得到了极大满足,一度感觉自己比周围很多同修都更有本事、更聪明。从小养成的一种很自我的观念令我向来觉得认可我的人是了解我的,象能识别千里马的伯乐一样,而那些不认可我的人则是不识货的,所以我内心也不接受那些不认可自己的人。看到同修的交流中常提到不要太过赞扬同修,否则可能反而会害了同修(捧杀)。而异性的赞扬更是容易导致发展为男女之情。反观我对A也是认可甚至崇拜的,他也显然对我的仰视很受用。

师父在《澳大利亚法会》中有一段答疑:

“弟子:能告诉我们虚荣心的根源是什么吗?

   师:情。你喜欢别人说你好,你喜欢别人表扬你、夸你,你喜欢别人尊敬你,任何有损于你形像的事情你都怕,产生了这种心理状态,就是虚荣心,执著嘛。人爱面子的心哪,也是很强的。”

师父讲:“人的名利心是最难去的。谁要说自己好那简直就美滋滋的,人人都有潜在的这样一种很顽固的意识。谁要捧起自己,那简直就飘飘然了;谁要叫你一声气功师,哎哟,你给我治好病了,你本事真大,你简直就不知道多么美了。”(《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

除了彼此欣赏,助长着名的执著之外,我们也交换对其他人的看法,我们的看法也类似,似乎都能精准地看到别人的不足,分析得有理有据,还觉得自己很客观,没有歪曲或夸大。而事实上是,所有人的优缺点都是暴露无遗的,难道其他人没有看到我们所看到的别人的问题吗?还是看到了并没有说出来呢?难道我们比别人更高明吗?正好相反,这恰好是心性境界的差别。

我们用自己的标准来评价别人,在这个标准下,自己是很正确的,居高临下。就这一点而言,我发现自己和其他同修交往也如此,双方一旦都同时对谁有看法或对某事物有共同的抱怨,似乎就有了共同语言而很容易拉近。比如一次和某女同修都对当地的一个协调人有看法,我们都看到了一些较严重的问题,交换意见后感觉共识很多,后来就和这位同修经常联系,为此津津乐道。我发现周围同修中也有这个问题,一些互相走的近的都是在某方面有共识的,可这个共识如果不是在法上的,而是共同的利益或是共同的人心产生的共同的观念甚至抱怨,其实是相当危险的,因为会加重自认为自己对的观念。

师父讲:“如果每个人哪他们都觉的自己有本事,他们都觉的自己能力强,他们都觉的自己说的对,僵持不下,其实那个时候,僵持不下的人是有问题的。他思想想的是我这个办法能为法做的更好,他绝不会想我在表现我自己,可是旧势力就捉住他僵持的这一点,不断的加强它──你的对、你的对、你就做的对!所以那个时候是不清醒的。” (《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来去看别人的问题就是不对的,师父讲过要将看到的别人的问题反过来看自己的法理。而且看人看事都用人中的眼光,那不就是常人吗?

师父讲:“你要不能用正念去指导你,你不能像个大法弟子一样用修炼人的标准衡量自己、衡量世界、衡量别人,那你就是跟常人一样。”(《什么是大法弟子》)

名延伸至情

和A交流总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想法常不谋而合,常感到两情相悦。之后会想入非非,有时会觉得我们象彼此的知己。虽然言行没有逾矩,但心却出轨了,思想中有许多暧昧的情愫,只是因为都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才能够保持礼节相处。

由于对A的执著,我对其他事物都变得漠不关心,好象什么都无关紧要。记得有一次和他谈话后(正常的内容),我感觉整个人都轻飘飘的,在一两天中都是这种感觉,而且浮想联翩。后来看到一些文章说这类似于人吸毒后出现的轻飘飘的感觉。

现在清醒过来再看,其实这种类似遇到知己的感觉是虚幻的,根源是双方满足了各自求名心及共同的执著而对对方产生的情。师父在法中讲过一个修炼人在被人赞扬时应该怎样对待的法理,这些都是考验啊,再次拜读师父的法,感觉自己怎么当时全忘记了呢?

“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突然间有那么一天,你看到来了一个又高又大的大神仙。这个大神仙夸你两句,然后教你点什么东西,你也要了,那你的功就乱了套了。”(《转法轮》<第六讲>)

追求精神刺激

反思发现自己对情的执著是七情六欲太强的结果,所以追求强刺激的东西,而男女情是最有强刺激的,就象吸毒一样,相比之下,其他一切都淡而无味了。所以我才会对一切都越来越漠不关心,有时会出现一种颓废消极的心态,好似吸毒的人常出现的,这正是强烈的欲望不能满足时的心态。一个七情六欲比较淡的人,本身就能知足地享受生活赋予的平淡而日常的一切,不会去追求精神刺激,也就不会那么执著男女情了。

追求情感的精神刺激来自于文艺作品中的现代变异观念,表现为追求所谓的“真爱、”“激情”、“知己”、“灵魂伴侣”等,视此为人生最高追求目标。而这些都是传统价值观中没有的,传统理念中从来没有强调过“爱情”,因为姻缘本是因果所致,婚姻的意义也不是享受两情相悦。其实男女处于那种激情的状态本不是生命的正常状态,既不用追求,也更无法维持太久,即便是在正常的恋爱和婚姻中。试想,人如果长期处于如同吸毒般的飘飘然状态,颠三倒四的,那还是正常的人吗?

我平时随心所欲,很任性,虽然修炼后做的都是正当的事情,但是这颗心没有去修掉。比如我自己想事情或计划做什么的时候,别人来打断就不高兴,产生焦躁和厌烦情绪;而且自己做事情也不是按计划理性去做,而是凭情绪,对自己没有克制,有时越做越想做,产生干事心而不节制。我悟到任性也是欲望强的表现,这些都是修心断欲应该针对的部分,而并非光是针对情色欲,当这些欲望变淡后,情的欲望也会淡很多。

自大(骄傲)

很多同修都谈到情色与自大有关,个人感觉两者是相互助长且彼此加强的。

情产生后,加上项目的成功, 自我非常膨胀。表现为看不上很多人,会觉得某某笨、某某党文化、某某虚伪、某某如何如何。还加强了很多人心,比如:不让人说、争论是非、显示心、妒嫉、怨恨、求安逸、爱发火等,似乎一点不顺都不能忍。

自大产生后,又连带着有自恋、自负混合着自卑、虚荣、自以为是、好为人师、缺乏自知之明。对其他人对自己认可的期待值也升高而敏感,对名和情的欲望也膨胀,把自己摆在一个至高点,无法容忍被拒绝,无法容忍失败或被嘲笑。这时周围的人也只有A能提供给这个膨胀的假我以满足,反之我也满足着A的强大自我。

这个自大可是非同小可的,自心生魔就源自自大。个人认为,自大一产生,心性就开始往下掉了。自大也就是骄傲,基督教认为骄傲是魔鬼的本性,很多天使的堕落就是因为骄傲导致的。神喜欢谦卑的生命。

个人修炼中发现,自己从前找到很多执著,但一向比较忽略自大,自大和显示心与瞧不起人(妒嫉心)密切相关,对此自己总是不知为何很不重视,在周围同修中也有此现象,有的都意识不到自己的自大,或不认为这是个大问题。特别是项目做得成功之后,很多同修都产生自大、膨胀等人心,之后遭遇各种魔难,这是一个应该特别警觉的问题。

个人认为,谦卑是一种通神的状态,姿态越是谦卑,这方面心性越高,才能看到别人的优点,才能随时得到神的点化而提高。而自大则堵死了自己的提升之路。《西游记》里的唐僧尊称女施主为“女菩萨”,展现了修炼人对佛法敬畏进而在众生面前的谦卑心态。

认清自大并走出来后,回头一看从前的自己是多么的愚昧而不自知。之后自我在一点点缩小,但每过一个阶段,发现自己还是会看不起人,虽然看不起的人越来越少,可说明自我还是不够小。又缩小一些之后,发现自己还会在心里埋怨别人,表面看别人做错了事,但实质上还是认为自己对了,说明自己还不够小,需要进一步不断缩小。最后要比任何人都低(心气低、心态低)才行,那么也就不会埋怨人,不会和人争,也不会去看别人的不是了,这是我目前的一点认识。

带着自大的心时看很多事物都是俯视,比如,以前读明慧网上的交流,觉得这篇好那篇一般,这篇有启发那篇和我情况不同之类的,其实是带着俯视的心态的评论;对小组学法也是,常常觉得很多同修交流的没水平、啰嗦、词不达意、认识肤浅;对项目更是,因为参与时间长了,自己觉得能看到从上到下的很多问题,从协调人的问题到普通同修的问题,都自觉一目了然。其实这不是自己高明, 反而是自己心态上的严重问题:俯视一切。

自我缩小后,看人及看事渐渐变成了仰视,现在觉得网上的交流篇篇都很令我受益,有的甚至保存下来反复看;去学法小组也是,感到我能从同修们身上学到的太多了,如果看到同修的不足就反过来照自己。

生气发火

同修交流中提到过,很多过不好色欲关的同修同时也是比较爱生气的,属于脾气火爆的那类。感觉这两者之间也有一些联系。色欲强的人追求精神刺激,执著自己的感受,贪图享乐并且是追求一种极乐的感受。那么对于令自己痛苦、难受的事就会比一般人更加排斥和对抗,所以会强烈地表现出来,如烦躁、生气、发火、怨恨等。而对人也是比较极端的,要么喜欢的不得了,要么讨厌的不得了,比较缺乏一种平常对待人的心态。因为执著于情,所以对情带来的正反两方面感受反应都会过激,或特别追求或则非常排斥。

师父讲:“因为人有情在,生气是情,高兴是情,爱是情,恨也是情,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转法轮》)

本地区有几位被病业拖走的同修,出现过色欲方面的问题,他(她)们同时也都经常和人争吵,甚至一点不如意就暴跳如雷。我从前也是脾气很大,一不顺心就发火,好勇斗狠。

狡猾和自欺

人心和思想业都是另外空间活的生命,它们都会保护自己不被发现或不被重视,而狡猾和自欺就是它们的保护伞。我在很自大且为情所困时,自己却觉得总体还不错,因为自己从事的项目进展不错,同修中好评很多,这就是自欺造成的缺乏自知之明后的错误认识。

而自大(傲慢)又是与自欺狼狈为奸的。记得有人交流过,傲慢是一种自我欺骗,是为了求得暂时的心安而越吹越大的泡沫,审视一下自己的心发现这个比喻太贴切了。

狡猾则表现为,挡住外界任何对自己质疑的声音,认为是别人有问题而并非自己有问题,所以不用向内找,而且总能找出理由来为自己开脱。师父讲:“开脱自己嘛,不断的开脱就会邪悟,最后甚至于对大法的理不认同,最后走向反面。”(《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自欺表现为,自己在修炼中的某方面进步一些,就在欢喜心的作用下认为自己进步了很多,似乎发生了本质的变化,从而看其他同修都盯着这一点去看去和自己比较,从而得出自己比别人好的结论,与此同时对很多其他方面却滑过去不看,如同掩耳盗铃。

师父讲:“自己有其它的思想因素隐藏在很隐蔽的状态下,甚至自己不敢去想它是个执著,一想到这儿就把它掩盖过去,滑过去了,那也就不对了。”(《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我的情色欲一直很重,但是很多次我却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把它修掉了;并且党文化严重却不自知。现在看来这些都是典型的认不清自己的表现,是那些执著和思想业借助狡猾和自欺的保护伞故意返到思想中来骗自己的。

懒惰

我一贯比较懒,求安逸心强,意志差,不能吃苦,但却有时会自欺欺人地认为自己还挺努力,也是自欺带来的看不清自己吧。

因为做事情随心所欲,所以会在某个阶段心血来潮地付出很多努力做某件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但是对其他方面则非常懒惰。而且这些事情也通常坚持不了太久,自己就会感觉到厌倦而懈怠,然后可能又去做别的事。

个人认为,情色欲与求安逸(懒惰)是非常连带的执著心,因为情色欲本身就是追求享乐的心促成的,执著于此的人也必然会有懒惰的表现,比如好吃懒做、喜新厌旧、不能吃苦等特质。《西游记》里的猪八戒就是个典型的例子:色心强、好吃懒做、贪睡、贪财。

情是假的,根源是私

我们对对方的情,更深去剖析,更象是一个交易,因为彼此给了对方所需求的名啊、情啊,看似我们有很多相似点及所谓共同语言,但其实本质上都是为私的。换句话说,我们的情本质上都是针对自己的,对方只是一个衬托而已,我们不是真心对对方好,只是相互取悦来交换自己想要的情感回报而已。

我能发自内心地理解A,赞同他的大部分想法,当然他对我也是如此,彼此会尽力在各方面支持对方。所以在假象的迷惑下,我们觉得彼此很投缘。其实我在与其他人相处中,并不具有这种温柔善解人意的特质,A也并不具有对待我时表现出的很多好的性格特点。我们这些好的表现其实只是我们投桃报李用以取悦对方的假象。

这样打着为对方其实本质为私的状态,到了关键时候就会原形毕露,看到了原来都是利用对方,而真正爱的是自己。这也很类似于现在末法时期道德败坏后社会上的乱象,情人反目比比皆是,皆因爱的不是对方而是自己,一旦对方不符合自己的心意了,立刻就翻脸。这样的虚情有什么价值呢?

没有实修

一直以来不会实修,表现为虽然找出很多执著心,但修不掉,而且这些心很多年都变化不大,自己在过关中往往无法守心性,无法把法理带入实际中去。其实这是学法不得法造成的,学法看不到内涵,没有真正深入地理解。再深挖下去,可能与无神论带来的不真正信师信法有关。同修提到过自大也会导致对师父和大法的信打折扣,感觉自己在这方面还有很大差距,还需要向内深挖。

自己属于思想业比较重的,心中时常安静不下来,经常想事情,打坐炼功都静不下来,不会实修也与此有关吧。对于师父讲法中要求的弟子如何做,自己大多数都是学过了就过了,感觉太难无法做到,长此以往就所以表现出麻木及熟视无睹。

从法理上,我认识到不实修是很难抵挡诱惑的。师父讲:“因为这一类返修的没有经过真正的修炼心性,把握自己的心性很困难。”(《转法轮》<第三讲>)

我找到了我的对情的执著其实浓缩着我对人世间一切美好东西的执著,它象是个缩影,包罗了一切的心。而A也是如此,他虽有人中的一些能力,但是修炼方面也很不扎实。

从另外空间看,这一大关其实是旧势力设的用以毁灭我们的巨难,我在其中那些颠三倒四的状态,不可自拔的感觉都是另外空间的色魔以及蛇、动物等等带来的。在过去的十几年,自己曾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思想中的情关,而这一次的关持续时间较长且干扰较大,这些看似偶然的关其实都是自己不会实修而造成的必然。

不实修的另一个原因是,把修炼也当作人的事而用人的理来对待,却没有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拿做项目来说吧,为项目付出取得进展,这是人中的部分;但是过程中自己在修心上却不是同步的,反而是退步的。因为做得好会令自己被别人认可、赞扬等,令自己有面子和荣誉,但是修炼人恰恰是要去掉这些执著的。参加项目的初期,自己并没有这些荣誉,但因没有实修,所以在努力的过程中潜在是在求这些人的东西,并没有去放下这些。随着自己越来越有了这些所谓荣誉的时候,因为没有实修,所以又对这些越发执著,随之产生前面所说的自大。

师父讲:“修炼就是去人心、去人的执著。一些学员在证实法的过程中用人心做事,从中满足着自己的喜好心;当不被采纳或被指出不足时又生出怨恨心,甚至不惜干错事,大有不搅乱事情不解恨的心态,与我要的大法弟子相互配合好、证实法、救度众生背道而驰。”(《精進要旨三》〈警醒〉)

自己一直没能明白一点,就是项目的成功不代表自己修炼的提高或威德,放下人心才是提高。所以虽然做了很多事,但是修心方面却走了相反的路,因为死死抓住荣誉不放,把人心抓得更牢了,更自诩了,所以心性反而下降了。

师父讲: “说我有多少功劳了我就能怎么样,是,对于常人来讲是那样的,对宇宙的法理在某个特点中,在某个特殊的环境中也可能看这一面,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弃,而不是得到。“(《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初步学会实修

自己曾很努力地希望放下这个情,但不得要领,近期由于严肃地全面检视自己的修炼,有了突破。最初是从真正认识自大开始的,过程中自己缩小一点,修炼就提升一点,感觉这个自大如同很多执著的后盾,把它撤走后,很多的执著就不再有着力点了。没想到“自大”这个被我从前忽视的执著却与如此多的执著心连带着。

缩小自己后,修炼的提高表现为悟性提高以及去掉了很多人的观念,观念转变后,对事物的看法都不同了,变得比从前理性及平和,也认识到了很多从前认识不到的执著。

这样过了几个月,发现提高的速度还是很慢的,好象缺了什么。然后发现很多执著只是认识到了,因为转变了观念而使它们弱了,但是并没有在它出现的瞬间去抓住它、灭掉它。这就是同修们交流的修一思一念,这也是最难的,因为执著心和思想业会阻止我们这样做,不去管它们是最容易最舒服的,排斥就会感到痛苦和难度,但这正是实修的必经之路。开始这样做之后,发现修炼的机会无时不在,每时每刻都可能意识到不好的念头和执著,进而当下抓住它去灭,别让它滑过去,不断坚持,感觉提高幅度加快了很多。

师父讲:“你的一思一念你都不放松的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你就在修炼当中了,你的工作不就和法结合起来了吗?,”(《瑞士法会讲法》)

过去的几年仿佛是一场梦,醒来后感觉自己太糊涂了,执著情真是太傻太不值了。很对不起师尊的慈悲救度,也对不起同修A,由于自己的心性漏洞,也严重干扰了同修的修炼。曾经梦见同修A处于危险之中,被困在雪封区域,希望他也能归正自己。在此郑重地向师父忏悔,也向同修致歉。

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及加持,令弟子能够最终走出这一旧势力精心布置的陷阱和死劫。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体会,有不当之处请指正。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