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想到的

清风


【正见网2019年08月23日】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这是杜甫的《望岳》, 是赞美泰山的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这最后两句,写由望岳而产生的登岳的意愿。整句的意思是“一定要登上山顶俯瞰其他群山,这时就会觉得群山都变得很矮小了。这两句诗千百年来一直为人们所传诵,而至今仍能引起我们强烈共鸣,一般将其理解为诗人杜甫不怕困难、敢于攀登绝顶、俯视一切的雄心和气概。

现在我悟到这里面其实包含了修炼的理,而远不是从常人角度理解的那样简单,正因为如此这两句诗才能够流传千古。

首先来看这个“小”字,其实山的大小本身基本是固定不变的,大小只是人的感觉,因为站在高处才会觉得小,我们的修炼不也是如此吗?很多的时候,我们对名利情的执著很重,看上去似乎是难以割舍,难以逾越,这和看着一座山似乎很高大,无法攀登不是一样吗?更何况师父明示我们的执著心在极微观下真的就是一座山,“小”在这里有微弱,影响不大,不过如此,过去了等含义,这和我们心性修炼中过关之后回过头看自己遇到的难是不是一样?

我们执著什么?名利情。

修上来后你会发现“名”是“小”的,常人中名气再大又怎么样?不修炼还是常人,因为突破了常人这个空间, 修炼人的视野比常人不知宽广多少倍,常人中的那点名怎么能使修炼人动心?好比从一个很偏远的村庄里的出去后游历世界见多识广的人会执著于自己在那个村庄里出不出名吗?

修上来后你会发现“利”是“小“的,常人中的亿万富翁又如何,自己一生真正是用不了多少钱的,其他的都是用不上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明白的常人有时候也讲再有钱一天也只能吃三顿饭,睡一张床,我有时候看到那些富豪为了一点利益争的头破血流,感觉好像看到一个人把一大堆的砖头搬来搬去,过程中患得患失,最后那些砖头又根本就带不走,没有比这更可悲和可笑的了,而且这个利基本是用来满足这个肉身,这个肉身所能感受到的又是如此的狭隘和短促。举个例子,有一次看到一个人开了一辆名车,满脸得意的样子,当时就想你开车速度就快那么一点,还有油费,养路费,维修,保险等,修炼人直接元神离体,想去哪里去哪里,能比吗?

修上来后你会发现“情”是“小“的,人和人之间无论什么关系都是因缘所致,在演一场接一场的戏而已,戏无论好坏长短,总有散场的时候,戏都演完了,戏中角色之间的恩怨情仇不就都过去了吗,还有什么可以执著呢?他不是很小很小吗?

 "会当"只是表达了一种愿望,作为修炼人特别是我们大法弟子应该也必须有放下执著的愿望,这是我们的使命,如同唐僧不可以不取经,只要有这个正念,师父就会给我们加持,我悟到一般的修炼特别是小道的修炼之所以很慢是因为他在极微观上的那个执著心,也就是那个心是慢慢磨去的,这个磨不是一个文学上的修辞,在另外空间看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景象。

 “凌绝顶”是什么感受呢?是于天地融合,摆脱了尘世种种束缚的大自在,我们从人中真正的走出来,与层层层层的空间及生命同在,沟通不也是如此吗?有人对我说你没有朋友,我说春夏秋冬,风雨雷电,任何事物都可以是我的朋友,而且我的心在哪里,我的人就在哪里,他理解不了,常人真的是无法理解修炼人呀。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