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 走正路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哈尔滨市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9年05月24日】

近几年,我们地区一些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出现一些病业状态,甚至离世。在帮同修的过程中,出现病业的同修绞尽脑汁的向内找,有的状态也没发生多大的转变。感觉是不是有同修在正法修炼和个人修炼上的法理认识不少那么清晰,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下面就我修炼中走过的路,跟同修交流一下这方面能的认识和点滴心得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公公的老年痴呆神奇般康复

二零一一年秋,当时我正配合整体营救被非法绑架的同修,还得上班做家政,正在这时公公有病住进了医院。婆婆很害怕,跟我说:你爸好像要得精神病。因为公公的母亲就因老年痴呆出现精神失常状态多年,婆婆害怕公公也出现那种状态。我当时就否定说不能。医院诊断结果出来说小脑萎缩,就是老年痴呆,当时公公已经七十四岁了,医生说这种病治不了。

公公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医院给公公输液补完钾后就让公公出院回家了。回家后公公白天黑天的作,每天晚上不睡觉,不停的数落婆婆,婆婆必须得听着,还不能还嘴,吃顿饭得吃半天,看见谁都跟人家握手,还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跟人家诉说他的过去,陈芝麻烂谷子的啥都说,看见汽车就追赶,往上撞,婆婆得寸步不离的跟着,把我婆婆作的精神都快崩溃了。无奈,婆婆把小姑子找去值夜班,但小姑子白天上班,晚上睡不好,长期这样也受不了。婆婆就跟我说,让我替替小姑子,去值夜班。我是七二零后因恐惧症晚上不睡觉而走入大法修炼的,因我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融在了一起,本来压力就很大,晚上再去护理公公,哪有精力讲真相劝三退救人、营救同修反迫害了呢?这时我就开始从正法修炼的角度反思这件事情,并开始向内找,是什么心招来的呢?公公回来谁都骂,就不骂我,我说啥他都听,我去了他吃饭也不磨蹭了,很快就能吃完。婆婆就总想让我去,但我就是不愿意去。我就想我为啥不愿意去呢?公公那种状态我也害怕,怕什么?怕附体,他那种胡言乱语无意识的状态跟附体很相似,我有那颗怕心,就招来了这个魔难。找到这颗心后我就主动去婆婆家,看望公公,去掉这颗怕心。同时我想起师父讲过善解的法,发正念,跟公公明白的那面说:如果我哪生哪世欠你的,我现在应该伺候你,但是我现在修炼了,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担负着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请你别干扰我证实法救人,咱们善解吧,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同化大法,进入到新宇宙,有个美好未来。然后我就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证实法救人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一切邪恶生命,彻底清除它们。不久,公公神奇般的康复了。

女儿找到了合适的工作

女儿卫校毕业后,我丈夫就想通过花钱走后门给孩子找个好工作,因当时是二零零九年,我学法不深,法理不清,认为丈夫和孩子都不修炼,家里也有钱,出于对孩子的情也希望孩子有个好工作,觉得丈夫的这种做法无可厚非,我就没去管这件事。结果拿去十万块钱,一年后也没办成,最后办事人说再拿三万就能办成了。我意识到我做错了。孩子和丈夫虽然现在不修炼,但是也要为他们以后得法修炼打下基础,守住德,不造业,大法弟子得为众生负责,我不能支持这件事情,大法弟子得走正路,众生才能受益。我就跟丈夫和女儿说我不同意再拿三万块钱了,得把之前的十万块钱要回来。丈夫一听不同意,坚持要拿三万块钱,说办事人承诺一个月后女儿就能上班。我心里很难过,但也不能执着自我,就给办事人送去三万块钱。结果一个月后也没办成。但是我丈夫还是坚持要继续办下去。我也不能因为这件事跟丈夫争吵。这时我想起师父讲的法:“人坐在那里,不动手不动脚,就可以做人家动手动脚都做不来的事情;能看到宇宙各个空间的真正的理,看到宇宙的真相;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事情。”(《转法轮》)看到师父讲的这段法,我想不正的事情我坚决不能支持,我把心定在那里,得走正路,为众生负责。结果这件事情反反复复拖了几年,丈夫背着我承诺就算花二十万也给女儿办,结果都没办成。

女儿毕业后考了个上岗证,然后在网上发了个自己的简历,应聘到一个小诊所,学会了打针、输液等基本技能。一年后到了一所中医院的住院部,一干又是两年,因为工资太低,又回到本地的一个社区医院。因为她属于外聘的,在医院干的活最多,赚的钱最少,女儿心里不平衡,我经常的开导她。一年半后,她曾经待过的那家中医院的一个副院长要去一个社区医院当院长,因女儿无论在哪里工作都兢兢业业的,大家都非常认可,所以那个院长邀请我女儿去那所社区医院工作,女儿答应去了。那所社区医院虽然条件比较差,但有她几个熟悉的好友,还可以自己选择部门,干的比较舒心。三四个月后那所医院的站长辞职不干了,我女儿当了那所社区医院的站长,算医院的一个中层领导吧。这个过程中我女儿和丈夫经常背着我私下里商讨如何给女儿弄成有编制的正式工作,有一次他俩商量说现在有个同工同酬编制,虽然不是正式的,但工资和福利待遇都跟正式职工一样,女儿说这个弄上也不错啊。我一听,女儿考也考不上,这个同工同酬应该适合我女儿,还能消除他俩想走后门我不支持对大法产生的误解。没多久,社区医院都分别下达了名额,别的社区医院都两个名额,而我女儿所在的社区医院竟然给了四个名额,我女儿因是站长理所当然的占有了一个名额。就这样,我女儿的工作稳定了。这个过程中也修掉我不少人心,女儿不如意、不顺心、受人欺负时的哭诉,一次次刺痛着我的心,我用大法的法理开导她,吃亏是福,吃亏能守住德将来有美好生活。特别她上现在这个单位前,那时她嫌弃现在这个单位环境不好,不想去了,原来的单位还辞职了,就想在家待着。我一想孩子在家待着,我得给做饭,伺候她,没钱还得供她花钱养着她,孩子都这么大了,得自立,也不能在家待着啃老啊,我就跟她说你都答应人家了,你得守信用,你得去,你先去干着,边干边找别的工作,她一听就哭了,好像我容不下她,逼着她出去挣钱,我没动心,她没办法只好去了。结果干完一周回来欢天喜地的跟我说这个工作干的很顺心,她很满意,我也很欣慰。这个过程中放下了我对女儿的情,走正了路,在师尊的安排下,女儿终于找到了一个比较合适的工作。

退休风波

我是某企业大集体职工,二零零八年买断,当时单位说给一万多块钱,然后就和单位脱离关系,之后的养老保险都要自己交,之前的单位应该给交大部分。我到退休年龄的时候,我们大集体早就黄了,总公司不给交单位应该上缴的那部分钱。在我之前退休的同事都是自己上缴的全部养老保险,包括单位应该上缴的那部分,要不然不给办理退休。当时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得走正路,单位应该上缴的四、五万块钱我不能承担,这是对大法弟子经济上的迫害,我不承认。结果到我退休的前三个月,单位答应给我们交钱了。我只交了个人应该承担的那部分,我顺利的办理了退休。否定了旧势力想要对我强加的经济迫害。

通过这几件事,我觉得发生在大法弟子身边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要站在正法的角度,而不能站在个人修炼的角度看问题,旧势力就是以个人修炼圆满为目的的,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使命是证实法、救度众生。一切干扰大法弟子正法修炼的因素都是旧势力的安排,现在的一切都是围着大法弟子的心在动,大法弟子才是主角,大法弟子只有修去人心,走正路,为众生负责,才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