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回忆与师父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正见新闻网2019年05月20日】

2019年5月13日是法轮大法弘传世界27周年暨第20届“世界法轮大法日”,这一天也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生日,在这普天同庆之际,一些1999年之前得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回忆起当年与师父在一起的时光,都感慨万千、感恩不已。

师父的能量场慈悲祥和 我多年的烟瘾没了

我叫苗英志,是河北石家庄人,1994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得法前我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胃肠疾病,当时32岁的我吃了各种中西药,也在气功中寻找治病的方法,但都不能治好我的病,病痛的折磨使我吃不下东西,肚子胀得像鼓一样,我时常悲哀,感到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在绝望中,我的一位朋友告诉我说法轮功的治病效果非常好,并告诉我在我家附近就有炼功点。

那天早上我找到了炼功点,看到有四十多人在炼功,当负责人跟我介绍法轮功的特点时,我就感到师父在帮我净化身体,肚子不像以前那样胀了,很舒服。我看树叶也感到很明亮了,不像过去那样灰濛蒙的。

负责人借给我一本书《中国法轮功》,回家后我一口气读完,非常神奇的是,第二天我的病就完全康复了。由此,我就认定走修炼法轮功这条路。

我得知师父要在广州办法轮功第五期学习班,就和另外三名同修商定一同坐火车去广州听师父讲法。

得法前我每天要抽三包烟,想戒都戒不掉。但在去广州的火车上,我拿起烟抽就不是滋味了,就这样,多少年的烟瘾一下子就没了。

我们到广州见到了师父。师父那高大帅气的外表,看起来那么与众不同,说话的声音祥和而亲切,尤其是师父那强大慈悲的能量场,覆盖了广州市很大的范围,我们到广州,刚下火车就感受到特别强烈,走路身体特别轻,像踩在棉花上一样。在整个传法班期间,心里感觉特别祥和清净。

聆听师父的讲法后,我的世界观都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不再争名夺利,我明白了做人的意义,修炼大法,返本归真。

在这普天同庆的日子里,回想起师父当年传法的情景,我的内心很是激动,真心地说一声:师父您辛苦了!师父生日快乐!谢谢师父的造就之恩,弟子一定谨记师尊的教诲,做一个同化“真、善、忍”的生命,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传播给更多的世人。

师父告诉学员:大法来之不易

我叫于秋梅。1994年8月5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幸福的日子,虽然时光飞逝,不知不觉已走过近25年法轮大法修炼的历程,但岁月抹不去这永恒的记忆。

当年在哈尔滨冰球馆,我参加了师父的传法班,我很早就入座,期待着师父的到来。突然,雷鸣般的掌声响起,大家都起立,只见师父走向讲台,掌声持续了好几分钟。

我见到了师父,师父高大魁梧的身材、祥和慈悲的面容让人肃然起敬,一种幸福可靠的感觉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微笑着合十并示意大家坐下,开始讲课。

师父讲课没有稿,用最通俗、最现代的语言阐述着高深大法,将博大精深的法轮佛法传给所有到场的人们,句句滋润着我的心灵。学员们都被深深地吸引和震撼,静静地听着。

师父慈悲祥和的强大能量场,涤荡着每个人的心灵,也开阔了人们的胸怀。现场的学员来自全国各地,大家彬彬有礼,互相谦让,在师父的能量场中,人与人之间是那样的纯洁美好。

师父不但给我们净化心灵,还给我们净化身体。

有一天,听完课师父给全场学员清理身体,师父叫大家站起来跺脚,男左脚女右脚,可以想自己身体的某种病,或亲人身体的某种病,听师父口令,一——二——三——,一齐跺脚。

师父还要学员伸出手来接法轮,手要放平,手心向上,会体会到有热、麻、凉的感觉。我当时就感受到了我的手指肚向风扇一样地转,太神了!真让人不可思议,难怪这么多的人从全国各地、四面八方地涌向这里。那时我暗暗下决心:今后我就按师父说的去做、去修。

学习班上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师父再三告诉我们大法来之不易,不要因为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修炼要劳其筋骨、苦其心志、在修炼路上要像雄狮一样勇猛精进,这几句话一直铭刻在我心中,鼓励着我精进实修。尽管我有时修炼不够精进,可师父的大法最终还是指导我在修炼路上闯过了一个个难、一道道关。在迫害魔难来时,能做到毫不动摇地一直随师正法走到今天,默默地做好我该做的事。

今生有缘参加师父的传授班,真是三生有幸啊!

师父没有任何架子 平易近人

我叫张明,曾经是长春市的一名教师。早在1993年底,一位同修借了我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我回家用了一个晚上就看完了这本书,多年来对气功的各种疑惑一下子都明白了,心里也在暗暗思考着,这就是我一生要寻找的。

1994年由于长春的讲法班人数爆满,我报名晚了,没有票了,后来听说哈尔滨还要举办一个讲法的班,我就报了名。有幸在1994年8月终于聆听了师父的讲法。

师父的讲法清清楚楚,从开始到结束,全场都是静静的,每个人都在倾听。

最后一天,我内心按捺不住,想要近距离看看师父。因为我坐在体育场上面区域的最后一排,我就下到了下面区域,等着结束时能见师父一面。因为有一个进会场的通道,是必经之路,我站在那里等待。

师父过来了,可是人很多,身旁的管理人员和负责会场的人员对大家说:让师父先走,大家不要挤。

我想大家可能都是和我一样,都想看看师父吧。这时师父走过来了,师父说:“没事的,大家一块走吧。”

我看到的是一个没有任何架子的师父,这么平易近人的师父,我没有挤,但我看到师父从我的身边走过,亲眼目睹了师父高大伟岸的身影。师父慈悲的笑容一直铭刻在心。

多年来,自己对修炼、对师父传予的佛法,内心怀有无比的幸福和感恩。一定要修好,一定要按“真、善、忍”的法理来修炼。中共迫害法轮功使得我流离失所多年,吃了很多的苦,但修炼却是快乐的,内心是愉悦的。

《转法轮》中讲的事情在我身上验证了

我叫常世革,1994年8月有幸参加师父在哈尔滨的8天讲法班。我当初去的时候就是为了治病,还不懂什么是修炼。可是师父真是慈悲,在去哈尔滨的路上师父就给我调整了身体,我的病就好了。8天班10堂课下来,我的思想几乎一天一个变化。明白了法轮功不只是祛病健身,她是修炼,是教人返本归真的佛法。

那时候是师父亲自讲解炼功动作,旁边有个同修示范。我听得很仔细,包括手的动作细节,我至今都记得很清楚。

当时哈尔滨的天气很热,很多同修都用扇子搧风,我没有那么做,一心听师父讲法。师父建议不要用扇子,说一样会感觉有凉风吹过。真是这样,我可以真切地感觉到阵阵凉风,我一点都不觉得热。

我因为小的时候摔跤造成脑震荡,所以,当时上课就开始睡,但是师父讲的法我都听进去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但有的人听觉部分没问题,他睡的很香,可是却一个字没落,都听进去了,……”我就是这样的情况。

从第4天开始,我就天天在外面等师父,等看到师父进去了,我才进去。

当8天班结束时,我舍不得离开,那种感觉无以言表。那些日子,对我来说终身难忘。距离现在已经去过25年了,却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一样真切。

我很感激,在师父和法轮大法的呵护和指导下,我才能从中共的血腥镇压中走到今天,我很庆幸自己今天依然在大法中修炼。

1999年至今,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有20个年头了,在这20个年头里,大陆大法弟子在强大的血腥压力面前,依然坚持不懈地坚守“真、善、忍”,他们是在用生命证实着大法的美好,他们让人们从大法弟子的身上看到了正信的力量。

在“5‧13”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感谢同修们的付出,把善的力量传遍世界各地,更加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无量慈悲与救度。

师父把我母亲的病治好了

我叫王建民,1994年12月的一天,同事告诉我,师父在大连市体育馆办班,这是在国内最后的一次带功报告会,再不去就没有机会了,于是我就订了票有幸参加了师尊在国内的最后一次带功报告会。

记得当天长春去了很多同修,进入体育馆,整个场馆坐无需席,师父来到体育馆时,掌声如雷。我记得师父坐在体育馆场地的中间,给大家讲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师父给大家治病,说你有什么病,或亲属有什么病,可以想一种。当时因为妈妈得了结肠炎,走了好多家医院也治不好,总认为自己得了癌症,于是我就想让我妈妈的结肠炎好了吧。只见师父一挥手,往地下一摔,好像往地下摔什么东西,叫所有人跺脚。

后来我妈妈结肠炎真的好了,二十多年过去了,妈妈现在已经八十岁,一直没有再犯过这种病。

1999年7月26日,师父来到长春,为辅导员讲了法,我记得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很晚,好长时间。虽然不是辅导员,但我和太太非常有幸都参加了。

我记得师父进场时,我正去洗手间往外走,就听到雷鸣般的掌声从屋里传来,我急切地往屋里跑。大家静下来,我坐到了一个位置。师父开始为大家讲法。

在中场休息时,大家围在师父身边问问题,师父非常耐心地给大家解答。当天师父讲法好几个小时,结束后,大家久久不愿离去。回到家,我的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

1994年开始修炼后,我的病不知不觉就没了。修炼前风湿病严重,膝盖得了风湿性关节炎,疼痛难忍,三伏天那么热都不能骑自行车,因为有风速吹得膝盖火撩撩地疼。上大学住宿舍,不能住阴面的屋子,身体难受得不行,吃药也不好使。但是炼功后,几个月后风湿病全好了。还有严重的咽喉炎,闻不了烟的味道,屋里的人一吸烟我就呛得受不了,喉咙总是炎捞捞的,红肿,声音话说多一点就嘶哑,用西药和中药都无济于事,也是炼功几个月后就好了。

法轮大法不仅让我的身体得到了康复,还让我的心灵、道德都得到了升华。举个例子,当时我在吉林省石油化工厅工作,全厅只有几十个人,就我一个还没结婚,处室领导也是厅分房委员会的成员,为我争取一套住房(非购买),虽然不大,但有个结婚安身之所也是人人向往的。当时一位女同事来找我,说她自己已经很大岁数了,在厅里还没分过房子,快退休了,能不能把房子让给她,我没有犹豫,因为学了大法,大法著作《转法轮》里就写了这样的例子,我觉得我应该按照书上说的去做,也没多想。但如果不修炼大法,我绝做到这一点。

修炼已经二十多年了,对师父无比感激,是师父的法拯救了我,最后说声:师父,谢谢您!

(大纪元)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