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大法徒

莲之语


【正见网2019年05月16日】

(四幕话剧)

时间:当代
地点:北方某城市
人物:郝冬梅——女、某企业退休职工、五十多岁。
李天华——女、某大学老师、四十多岁。
繁 星——女、二十岁、大学生。
小 慧——女、四十多岁。
赵奶奶——郝冬梅婆婆,八十多岁。
潘爷爷——邻居、七十多岁。
缘  缘——郝冬梅的儿子、大学生。
   李 叔——李天华的父亲、退休老教授。
   王处长——大学保卫处处长。
军医甲——六十岁左右。
军医乙——三十五岁。
包夹甲、乙。
老板甲、乙、丙。
军人甲、乙、丙。
老头、老太、警察若干、群众若干、犯人若干。
      
第一幕
   
【在宁静、祥和的音乐中幕启。
【舞台上,星期天的上午,郝冬梅的家,家里装饰简单干净。大法弟子五六个人围成圆圈坐在地上,有的双盘,有的单盘打着坐。他们每个人都双手捧着一本《转法轮》书在读法。大家按着顺时针的顺序每个人读一段,他们神情庄严、认真、投入。金色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洒在大法弟子们身上,这情景神圣、美好。
【音乐渐渐隐去。
郝冬梅:(读法)“在修炼界经常谈到失与得的关系,常人中也在谈失与得的关系。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转法轮》)
赵奶奶:(读法)“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
繁 星:(读法)“我们一般所指的失,也不是很小范围之内的失。有人谈到失,就想,是不是施舍点钱财,看谁困难帮着点儿,看街上要饭的给点。”(《转法轮》)
潘爷爷:(读法)“这也是一种舍,也是一种失,但这只是在这一个问题上对金钱或者是在物质上看的淡一些。对于财的舍弃,当然它也是一方面,也是比较主要的一方面。”(《转法轮》)
李天华:(读法)“但是我们讲的失不是这么小范围的,我们人在修炼过程当中,作为一个炼功的人要舍弃的心太多了,显示心、妒嫉心、争斗心、欢喜心,很多很多的各种执著心都得把它去掉。”(《转法轮》)
小 慧:(读法)“我们所讲的失是一个广义的,在整个修炼过程中,应该失去常人所有的那种执著,各种欲望。”(《转法轮》)

  【法学完,大家纷纷把书合上,交给郝冬梅。郝冬梅庄重的把大法书放在师父法像下面的柜里。】

郝冬梅:今天这法学得挺入心。
李天华:是啊,今天我们的状态都挺好的。时间还早,我们交流一下好吗?

【大家都不约而同的赞同。】

小 慧:在学法小组学法,比自己一个人在家学法好多了,注意力集中不说,大家能够互帮互学,看到别人有什么不足,同修之间能够及时无私告知对方,帮助对方,同时又能够对照自己,纠正自己的不足。
繁 星:法轮大法是这世界上的一片净土,我觉得我内心变的越来越纯净,这法真好。
李天华:是啊,修炼了大法,内心变得越来越幸福,越来越平静、祥和。
繁 星:师父不是说过嘛,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
李天华:我们越来越能做到不为名不为利尽心地做好工作,不再为得失而生烦恼了,不修炼的人很难理解我们的内心世界。
小 慧:(高兴的撸起袖子,给大家看)你们看!
繁 星:怎么了?    
小 慧:真是太神奇了,我身上的皮肤病不见了!

【大家都过去看,高兴的说着。】

小 慧:刚开始学法炼功时还总惦念着快点好吧,天天去看怎么还不快点好,急着那!可随着学法的深入,才知道,修炼就得去掉各种执着,不能在法中求,所以渐渐的就不去想它了,忘记了。可它自己却奇迹般的好了。我身上的皮肤病全都没了。
李天华:太好了,当真正放下执着心去修炼时,师父就会为我们清理身体。师父说过带着一个有病的身体去修炼,是修炼不了的。
小 慧:对呀(用力的点着头)!你们知道吗,我丈夫觉得这太不可思议。这么多年了,这么顽固的皮肤病多少名医都没能治好,炼炼功就好了,我丈夫这下服了。(说着她把双盘的腿拿来,用手去捶打麻了的双腿)!

【冬梅的儿子缘缘从学校回来,他惊动了大家,悄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郝冬梅:(她双腿双盘,微笑着)你是新学员还不太知道,在我们同修中这种例子太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李天华:对。冬梅姐就有好多自己的故事。
小 慧:(盼望)冬梅姐你和我们说说。
繁 星:是呀。

【冬梅的儿子缘缘出来为每个人倒了水,他礼貌的和大家点头打招呼。】

郝冬梅:(呵呵的笑着)好。读了一上午的法,大家起来先喝点水吧。

【大家都起来把坐垫摞起放好,然后找地方坐下来。】

郝冬梅:大家知道我是一个上有老下有小,丈夫是一个没有家庭责任心,什么都不管,在外面整天喝大酒的人。
赵奶奶:冬梅嫁过来可受了不少苦啊。
郝冬梅:没得法之前,我好胜心强,脾气不好。回想起来我的家里那时是鸡犬不宁啊,整天和丈夫打架,和婆婆闹矛盾。一年没有几天好日子过,心里憋屈总是想要和他离婚。那时候我一身的病,肾病、风湿、胃病、心脏、乳腺增生、失眠等等,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地方,吃了很多药,每年都要住医院,可病却越来越重。后来风湿使我走路都费劲。再后来我的肾不行了,全身浮肿。医生说要保住命就得换肾。
赵奶奶:(感慨)她都不想活了。
郝冬梅:可那时我的儿子还小,我死了,他可怎么办啊!我又怎么忍心抛下他不管。

【缘缘站在妈妈身后,安慰的把手放在妈妈肩上。】

郝冬梅:我想活着,可世界上哪有灵丹妙药。再说家里哪还有钱给我治病啊!那时我就想,我上辈子造下多大的业啊,老天让我这样,死也死不起,活也活不成。
繁 星:冬梅姐,你是怎么得法的?
郝冬梅:我有个同学知道了我的情况后来看我,她告诉我说她正在读一本书,非常的神奇。她说,如果我有缘份,去学法炼功,身体就会变得健康起来。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本书给我,就是《转法轮》。当我接过书看着师父的照片时,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就是流泪、想大声哭。等同学走了以后,我抱着这本书不知道为什么哭了很久很久。后来通过学法我才知道,我大哭的原因是真我的那面高兴的知道自己有救了,要得法了。哭完之后,就起来洗了把脸,捧着《转法轮》这本书读了起来。我忘记吃饭,忘了睡觉,一口气就读完了这本《转法轮》。我非常激动,我知道了我为什么会有病,为什么来到这世界上。好几天都没有吃饭的我,早上起来吃了一大碗米饭。我妹妹来找我,想送我去医院检查,看到我这个状态很是吃惊。我告诉她我不去医院,你要想送我,就送我到我的同学那去学法炼功。就这样随着我学法修炼,不知不觉中我身上的病全没了,不和婆婆怄气了,也能够包容丈夫了。(看着儿子)我儿子缘缘相信大法,考上了好大学,也得福报了。
赵奶奶:是呀,缘缘顺利地考上了名牌大学。看着冬梅一天天在变化,我都感到吃惊,这大法的威力太大了,她像了一个人一样,她的病全好了,不但对我越来越孝敬,也不和丈夫打仗了。有时听到我那不争气的儿子犯浑骂她,她也不还嘴了,整天乐呵呵的。看到这些,我知道这大法不一般,我也走入了修炼。
郝冬梅:如果没有大法,我早就完了。是大法救了我,又重塑了一个全新的我。你们说我能不整天乐呵呵的嘛。
李天华:我们每个人内心都充满了对师父的感激,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中捞起,又把我们洗净,我们能成为大法弟子实在是太幸运了。
潘爷爷:是啊,我这个老头子这辈子有幸还能遇上大法,真是我的福啊!我的儿女们看到我身体和各方面的改变,他们不得不服气,现在都非常赞成。我那个不争气的孙子,以前像个黑社会老大一样,也知道了因果报应关系,他也在收敛着自己的行为,不太做了。
繁 星:赵奶奶,你看你说话呀,动作呀,红光满面的哪像八十岁的老人,比我七十岁的奶奶都年轻。
赵奶奶:我呀,修炼之前身体不好,各种老年病,高血压,糖尿病、肺气肿啊,反正舒服时候少。你看我现在,一身轻,每天有使不完的劲,大法让我身体好了,心情好了,我每天都在法光里,真是幸福啊!(她对繁星说)你和小慧一定要好好学法炼功,会越来越漂亮,会从里到外的美呀。
李天华:(看了一下时间对大家说)时间过得真快,我要走了,下午我要去给一位朋友送大法书,她也想学法炼功。
小 慧:我们也该走了。

   【大家相互告别,离开了郝冬梅的家。】
       【送走同修,郝冬梅一边往回走,一边对缘缘说。】

郝冬梅:缘缘,你不是说这个星期不回来,在学校学习吗?
缘 缘:是啊,本打算在学校学习,可我想你们了,所以就回来了(嘻嘻的笑着)。
赵奶奶:(笑着)最主要是想你妈给你做好吃的。
缘 缘:(故意的)奶奶,你怎么冤枉我,我生气了。
郝冬梅:(笑说看着儿子)好了,想我们是真,想让我给你做好吃的更是真,对吧?
缘 缘:嘻嘻,还是我妈了解我。妈,我怎么什么都瞒不过你呢!
郝冬梅:考试考得怎么样?
缘 缘:你就别操心了,你儿子这么聪明,不会挂科的。
郝冬梅:聪明得用在正道上,要不就不是好事了。
缘 缘:这年头啊,大学毕业找工作,谁还看你什么成绩啊,得拼爹,拼票子! 我同寝的室友们因为找工作的事都要疯了,要崩溃了,都想自杀了!
郝冬梅:别乱说话,什么自杀,自杀的,你们这些孩子说话 就是信口开河,没有把门的。
赵奶奶:缘缘,我师父在法中说了,自杀是有罪的。
缘 缘:奶奶,你放心,我不会自杀的。我是大法弟子的孩子,怎么能不知道这个。但我要努力、努力(拳头放在胸前、做努力状)。
郝冬梅:努力是一方面,但不能是在牺牲自己的健康的前提下。你们这一代人,就看眼前这点事。
缘 缘:大家眼前都顾不过来呢,还想什么以后。再说不这样又能怎么样?毕业以后没有研究生的学历,找一个好一点的工作都难。唉!
郝冬梅:有个好工作当然好,但我更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我说的健康不只是身体,内心更要健康。
缘 缘:(调皮)你放心吧,我的监察员。一我不乱爱,二我不追求物欲,三我不打游戏,总之我不吃、喝、玩、乐!
郝冬梅:缘缘,这还不够。
缘 缘:哎呀!我的老妈,你要求我太高了,现在有几个像我这样的,你知足吧。
郝冬梅:(微笑)傻孩子,我是让你静下来,好好读读那本《转法轮》。
缘 缘:妈,我读过。我知道你是要我按着“真、善、忍”去做人。
郝冬梅:“真、善、忍”是最高的佛家大法,是宇宙的真理。妈妈今生能够幸运得法,把妈妈从死神手中拉回来,这么好的法你还不好好的学学。
缘 缘:妈,我知道大法好。自从你学了大法,脸上有了笑容,家里一切都在变,我就像换了一个新妈妈一样。
郝冬梅:就是,大法塑造了一个全新的我。缘缘,这部法里能让你知道很多不知道的事情,不是你学校书本上能够学到的。这么好的法,有这么好的机会你要珍惜呀!
缘 缘:我知道,等我考完研,我就好好的学法。
郝冬梅:你如果能现在就开始学法,对你考研是有益的,大法能让你开智开慧,好多大法弟子的孩子如能认同大法,无论工作或学习都非常的顺利。
赵奶奶:缘缘,大法了不起,你奶奶我现在是红光满面,走路生风,我以前不认几个大字,现在你看,整本书都能通读下来。
缘 缘: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奶奶,来(挎着奶奶走圈),给我们走起来,生个风看看(祖孙三代人笑着在屋子走起了圆场)。
【切光。】

【画外音:法轮大法是佛家八万四千法门中的一法门,是佛家高德大法,是以真、善、忍为衡量好坏人的最高法理,五套功法简单易学,能使修炼人身心得到升华。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讲法中讲到:“我的愿望是把大法传出来,叫我们更多的人能够受益,使真正想修炼的人依法能够往上修炼。同时在传法过程中,我们也讲出了做人的道理,也希望你们从学习班下去之后,如不能够按照大法修炼的人,最起码也能做一个好人,这样对我们社会是有益的。其实你已经会做一个好人了,下去以后,你也能做一个好人。”(《转法轮》)法轮大法如一颗圣洁的种子迅速种在了上亿人的心田,修炼人时刻用真、善、忍标准来要求自己,每天感受着大法的美好,同时他们也在影响着家庭和周围的人们……】
【画外音中配合的背景幕布:】
镜头一:广场上法轮功学员在集体炼功……
镜头二:大法第子在认真工作学习的场景……
镜头三:房间里修炼人在一起学法的场景……
镜头四:大法弟子做好人好事的一些场景……

【郝冬梅拎着两个装食物的塑料袋上,赵奶奶从后边追了上来。】

赵奶奶:冬梅,冬梅等一下。
郝冬梅:妈,你快别跑了。
赵奶奶:你走得也太快了,一转眼就不见了。
郝冬梅:怎么你也想和我一起去学校给缘缘的同学送粽子?
赵奶奶:不是,我看到厨房还有些粽子和鸡蛋,都给孩子们拿过去吧。
郝冬梅:妈,这是给您留的。
赵奶奶:我不吃,都给他们拿过去。过节了,这些孩子们家都在外地吃不着啥,又都是男孩子能吃。
郝冬梅:那好吧,我回头再买些粽子叶,给你再包点。
赵奶奶:不用,我呀,吃什么都一样,身体好,心情好,吃啥都行。(边说边往回走。突然想起什么,从兜里掏出钱)等一下冬梅,还有这个,给那个没有钱吃饭,就是从贫困山区来的那个同学。
郝冬梅:这是二妹孝敬你的,你还是留着吧,自己压个兜。
赵奶奶:我用不着。
郝冬梅:那好吧,我给你捎去。(郝冬梅下)。
群众甲:(上来一个比赵奶奶小一点岁数的老头)这赵奶奶是越来越精神了!
赵奶奶:精神!
群众甲:我真是羡慕你,什么时候也教我练练功。
赵奶奶:好啊,我帮你。

【俩个人边说边下。】
【切光。】

第二幕

【画外音:风去突变,1999年7月20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流氓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镇压迫害。全国各地从城市到乡村一夜间绑架了大批法轮功学员。全国的报纸,电台,电视台开始了无休止的铺天盖地的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不断地有更多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关进拘留所、劳教所、监狱及以法治教育基地等形式和手段的洗脑班。无数的家庭妻离子散,整个中国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
【画外音中配合的背景幕布:】
镜头一:北方某城市乌云密布,雷声滚滚。一声炸雷划破夜空,照亮了整个夜幕下的城市,狂风中大雨如柱而下。
镜头二:各类污蔑法轮功的报纸……
镜头三:电视台的在播放造谣污蔑法轮功新闻……
镜头四:绑架法轮功学员及警车的呼啸声……
镜头五:又一道闪电,一声炸雷……

【光起。】
【舞台的右侧某大学保卫处。只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李天华在那写着什么。】
【李天华的老父亲拄着一个拐杖上。】

李天华:爸,你怎么来了?
李 父:你们学校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劝劝你。天华,他们没把你怎么着吧?
李天华:他们让我写交待材料,逼我签不再炼功的保证书。
李 父:你在写保证书吗?
李天华:不是,我是在写诉江状。
李 父:诉江状?
李天华:我要控告江泽民对我师父对法轮大法的造谣陷害,和对我们修炼人的迫害。
李 父:天华,他是祸国央民,在台上时没做什么好事。可你想想咱们是小老百姓啊,你能告得倒他吗?
李天华:(平和)告不倒也要告,不能再让他这样迫害好人,迫害我们修炼人。再说哪条法律不允许老百姓锻炼身体,修心向善做一个好人了?又有哪条法律不允许告当官的了,他是官他就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吗?

   【外面传来故意的咳嗽声。】

李 父:(害怕、小声)小声点。法律?在中国什么是法律,当官的手中的权利就是法律!
李天华:所以说老百姓就只能敢怒不敢言,只能是思想被奴役的活着,不敢站出来说句真话。
李 父:唉!你爸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能不知道吗?这共产党从执政开始就没干什么好事,它历次运动害死了多少人啊?惨啊!比第二次世界大战死的人还要多。现在的社会,人们看到的好像繁荣了,可人们只看到了表面,这个体制真正考虑咱们的子孙后代吗?资源过度开发,环境破坏了,我们的子孙怎么办?成天说国外不好,可权贵们子孙百分八九十都在国外。就是在国内捞钱,兜里也揣着绿卡。可怜的老百姓还蒙在鼓里,感觉生活水平提高了,可社会大部分的资源、财富都是在权贵们的手里,老百姓奔波来,奔波去,一场大病就返贫了。一个国家的教育、医疗、房子应该是老百姓的空气和阳光,可中国却成了压在老百姓头上的三座大山那!
李天华:爸,你说的非常对。
李 父:天华,我是告诉你,对社会这种现象,有多少仁义之士去抗争去呼吁,可有用吗?这个党是专制的,你说了真话,不是说你是颠覆政权扰乱社会治安把你起来,就是开出公职,把老百姓都整怕了。你们只是修炼人,能改变什么,别再讲真相和控告江泽民了。
李天华:爸,我们讲真相和政治是无关的。我们只是告诉世人,让人们了解共产党的真实面目,知道真相,不要被共产党的谎言所迷惑。法轮大法是佛法,是高德大法,是让人修炼做好人的,共产党制造了一个天安门自焚伪案来毒害世人,让人们仇视这么大的佛法,人就会有罪的。他们还把自焚伪案编制到小学生的思想品德课本中,给孩子们种下一颗仇恨的种子,这是多么大的罪过啊,大法弟子讲真相是在救人哪!
李 父:天华,爸爸知道你的心。可是你上次进京去证实大法,你被他们抓回来在拘留所里关了十五天哪!这次他们放出话说,如果你再不放弃修炼,就开出你的公职,而且还要抓你进监狱。孩子,爸爸就你这一个女儿,你妈死的早,爸爸一个人把你拉扯大,不忍看到他们把你(李父老泪纵横)……
李天华:爸,没得法前,我拼命的追求名利,觉得很累,觉得人活的是那么的茫然、无助。我不止一次的问我自己,我为什么而活着,人为什么为来到世上,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爸,当我读完《转法轮》这本书,我才明白了人活着的真正含义,大法已经注入我的生命里!
李 父:爸能不知道大法好嘛!(小声)可共产党不让你们炼,不让做好人,它要消灭法轮功啊!
李天华:江泽民说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这么大的佛法是人能消灭的了的吗?法轮功不但没被消灭,却洪扬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这本书已经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别的国家都不反对,只有共产党反对,你说这正常吗?

【李父长叹一口气。】

李天华:爸,我知道你都是为我好,怕我被他们怎么样。可我是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人,现在大法有难,我的师父被诽谤,被造谣诬陷,我们做弟子的难道不应该站出来,为我师父讨个公道吗?
李 父:天华,我知道,我都知道,爸不会再去阻拦你了,可……
【保卫处王处长和警察上。】
王处长:在保证书上签字了吗?
李天华:我不签,我不可能放弃大法修炼。
王处长:(严厉)你不放弃修炼,那咱们学校可要放弃你,今天是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你是我们大学里非常优秀的副教授,今年又有机会晋升为教授,听说你已经错过了一次机会,难道你今年还想再错过吗?
李天华:我是错过了一次晋升的机会,是因为当时有个老同事找到我,说年纪大了再不晋升就没有机会了,让我把名额给她。说真的,我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可她马上退休了,再没什么机会了,我就把名额让给了她。说实话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功,我也是做不到的。法轮功教我们处处为别人着想,难道法轮功还不好吗?
 警察甲:你闭嘴!别跟我扯这个。

【警察去拿李天华写的诉江状看。然后气急败坏地把它摔向李天华。】

警察甲:你顽固到底是不是,我问你到底签不签这个字?
李天华:不签!
王处长:如果你还是这样执迷不悟,不顾及你的前程,那等待你的是什么你想过吗?是劳教所、是监狱、你要坐牢的,你懂吗?
李天华:哪条法律规定想做个好人就得去监狱坐牢?我们国家不是提倡信仰自由吗?我是个修炼人,法轮大法教我怎么去做一个好人,我错在哪里,大法有什么错?如果人人都能按照真、善、忍去做,社会才能和谐,人心才能向善,对社会的精神文明能起到促进作用,更主要的是,在当今物欲横流的年代,他是一股清流,洗涤着人的心灵,使社会道德回升。
警察甲:别再和她啰嗦,走,把她弄走,车还在外面等着呢!
李 父:警察同志,不能带走她,李天华她没有做错什么。
王处长:(不耐烦)我让你来劝她的,你是怎么劝的?
李 父:王处长,天华是你们学校的优秀教师,你们不能把她弄到那里去呀。
王处长:因为她的事,我的全年奖金都没了。抓她这是上边的命令。
警察甲:走!

    【俩个人架起李天华就往外走。】

李天华:你们这样在犯法,江泽民以国家的名誉公然打压真善忍,这是败坏人类道德,是社会堕落!人间应该崇尚佛法,崇尚真善忍,这才是人间正道。
李 父:(李父上前阻拦)不许带走我女儿,你们真是太没王法了!
警察甲:(恶狠狠抓住李父的领子)别阻拦,否则告你妨碍公务罪。
李 父:你们告吧,今天你们就是不能把带走她!
警察甲:不给你点颜色看看,我看不行。

【警察甲对李父大打出手。】

李天华:(威严)住手!你们不能对老人这样!

【警察甲把李父打倒在地,和保卫处处长一起拖着李天华往下走。】

李天华:你们放开我,(李天华一边挣扎,一边喊)放开我!爸,爸……
王处长:(从台后传来)把门给我锁上,别让那老头出来。
李 父:天华,天华呀!(挣扎地站起来喊)你们……你们太无法无天,无法无天,无法无天那!

【拄着拐杖屹立地那,他双手双腿都颤抖着想说什么,可愤怒的情绪使他无法表达,他用拐杖用力地咚咚地击打着地面。】

李 父:真、善、忍,世界都需要真、善、忍,而在中国却在抓一个个只是按着真善忍做好人修心向善普通老百姓。这是什么世道,啊,这究竟是什么世道?!(气愤地说不下去,坐在椅子上)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五千多年的的文明哪去了?五千多年的神传文化奠定了人们对神佛的敬仰,人们敬佛、信神,敬天敬地,相信善恶有报。你们知道吗?我们中国的第一个皇帝,轩辕皇帝就是一个修炼得道之人,在古代传说中轩辕皇帝在修成之日,白日飞升而去。而今的中国在共产党统治下不相信自己的老祖宗,却信什么西方社会都抛弃的马克思。悲哀啊,悲哀,这是中华民族的悲哀! 他们彻底的践踏了中国人的信仰,对修炼高德大法的修炼人惨无人道的迫害。(激动的站了起来)你们知道吗?中国五千年的历史就断送在共产党的手里,颠覆传统,文化颓废,共产党不是说这大好山河是用血染成的。是谁的血?是我们老百姓的血。老百姓的血呀!共产党从执政开始就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的,屠杀人民,八千万的冤魂染红了大地啊!现在弄得老百姓信仰危急,人人自危,人在害人。共产党你这个恶魔,你想把中国人带到哪里,带向何方?(他愤怒的手指着前方)老江,江贼!还有那些跟随者,你们在作恶,你们在逆天,你们会遭报,你们会下地狱!

【定格,光渐渐变暗。】
【切光。 】

整个舞台是黑的。舞台左侧一束惨白的光从舞台上方直射下来,照在吊背铐酷刑李天华身上,她的白衣白裤被打烂,伤口浸出的血已经染红了衣裤,她双手反背着一边一个手铐铐着,双脚脚尖刚刚能点着地,李天华被吊在那。舞台上静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上来两个穿着棉大衣的警察和包夹甲。】

警察乙:李天华你已经在这享受了一天,怎么样,好受吧?

【李天华不作声。】

包夹甲:她是不是被打死了?
警察乙:不会,法轮功生命力强着那!上几天在这有一法轮功吊了两天,细绳勒入肉里,昏死过几次,身上皮开肉绽,脖子、乳房、还有那下身都被电糊也不屈服,后来脑袋上被打开一个洞,流了一地血还是没死。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还是不说不炼。他们这些法轮功只要放出去恢复炼功,身体就又快速恢复正常。
包夹甲:真挺神的。
警察乙:(变脸)神什么神,你也被洗脑了?别忘了你可是杀人进来的,你不是要减刑出去吗?这可是个机会,这个人可是让你看管着,她转不转化跟你可有关系。
包夹甲:我是怕出人命,不但没减刑,反而又……
狱警甲:没事,放心。上边有话,对法轮功这些人,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包夹甲:是这样啊,我一定好好干,好好干!我要减刑。

【警察乙拿着电棍去抽打李天华,昏死过去的李天华一点知觉也没有。】
警察乙:装死吗?那我就电死你!
   【警察乙和包夹甲一起用电棍去电击李天华。】
【另一个年轻的警察站那不知所措。】
警察乙:愣着干啥,整啊!
   【年轻的警察也跟着用电棍去电李天华。三支电棍发出火花,同时伴随着叭、叭的声音。】
【李天华在疼痛中醒来,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狱警甲:我就说嘛,她死不了,硬着哪!(他示意包夹甲)看你的了。
包夹甲:(揪着李天华的头发)你傻呀,何必受这个罪,你只要说一句不炼了,马上就放你下来。
    【李天华还是没有反应。】
包夹甲:看来,老娘得给你点颜色看看。
【包夹甲一边叫骂着一边不停地煽李天华的耳光,血从李天华的嘴角流了出来,包夹甲打累了,气急败坏地拿来一盆冷水浇在了李天华的身上。】
【李天华完全清醒过来。】
警察乙:别再执迷不悟了,你的父亲在家等着你呢,放着好日子不过,炼这个干啥,哪有什么神佛?别再受骗了。(拿起纸和笔)你把这三书签了,就会放你回家了。
李天华:(声音不大,低沉而坚定)省省你们的力气吧,大法就是我的生命,我不会放弃,我不会签的。
警察乙:(气急败坏)再去拿几桶水来,都给她浇身上。
【包夹下去拎水。】
警察乙:这可是三九严寒,零下20多度,我看你有多大能耐。
李天华:(平静的抬起头来看着他)别再做恶了,迫害修炼的人有罪啊!那么多的人已经遭到恶报了,劝你快醒一醒吧。
【包夹拎水两桶水上。】
警察乙:(冷笑)我就不相信,我就不怕遭恶报。你(指着包夹甲)把门打开,所有的窗户都打开,。给我往她身上浇水!把她冻成冰棍!看她的嘴还硬不硬!
    【包夹甲把所有的门窗都打开。】
【冷风夹着雪花呼呼的吹进来的声音(音响效果)。】
警察乙:(手指着李天华)给我往她身上浇!
【包夹甲拿起一盆水,就要往李天华身上泼。】
    【定格,舞台上的人都定在那。】

画外音:观众朋友,此时此刻我不知该如何去描述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一切。在全国各地的黑监狱、劳教所等罪恶之地,迫害法轮功学员所实施的种种酷刑非人能想象的残忍。如:上大挂、铐地环、老虎凳、束身衣、暴力毒打、死人床、电棍电击、抻床、吊铐、铁椅子、打毒针、野蛮灌食、关小号、三九天扒光衣服站在冷风中往身上浇冷水等等。还有的地方法轮功学员进去之后要过三关。第一关拳脚关,被打得浑身是伤没有一块好地方;第二关迷药关,被强行灌入不明药物,整天处于迷糊状态,然后写下所谓放弃信仰的三书等;第三关禁睡关,被禁止睡眠,有时长达48小时不让睡觉。对女性法轮功学员来说还有第四关,那就是强奸关。中共用尽了世上所有的酷刑还不够,他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性迫害。当我看到相关的报导和听到她们自身讲述时,我几度放下笔含眼泪写不下去,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出她们的苦难与坚强,更无法表达出我的心痛及其对中共的愤怒!在当今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天天在喊什么文明、法治、和平、友爱,背地里却做出人神共怒的恶行。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为达到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极尽邪恶对女性和男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迫害,给他们身心带来极大的摧残。2000年10月,为达到所谓“转化率”的指标,马三家劳教所将18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任男犯人污辱轮奸,导致至少5人死亡、7人精神失常,其中一个年轻的未婚姑娘被强奸后怀孕,目前孩子已经十多岁,她本人被摧残致疯。马三家警察还叫嚣:什么是忍?忍就是把你强奸了都不允许上告!有一个监狱,一个70岁孤寡老人被枉判9年。因不配合审讯回答问题,两警察将她拖到床上,绑成大字型,竟丧尽天良地轮奸了恐怕比他们母亲年龄还大的老人。奸污后,狱警又将电棍塞进她的下身进行电击,逼她招供,直到昏迷。后来老人下身一直鲜血直流,不能坐,不能走,瘫痪在床,在极度痛苦中离世,距离她九年冤狱期满只差一个月。

有一个被关进精神病院19岁的小姑娘,在三个晚上被轮奸了十四次。她的胸部和下体被施暴者用香烟头烫出了一个个疤。她最后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这里我所讲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共产党在全国各地的监狱、看收所,以及利用戒毒中心、精神病院等之地,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肆意对他们进行灭绝人性的迫害,共产党的罪行让天地动容,人神共愤!

【切光。】

第三幕

【舞台左侧,某监狱牢房。牢房里包夹乙看管着大法弟子繁星坐在小凳子上写思想汇报。繁星闭着眼睛,在心里背着法。】
包夹乙:(走过来厉声)你干啥呢,我和你说话没听到啊,你聋了?
【见对方还是没有反映,用手抓起繁星的头发,用脚去踢繁星。卖淫女上前制止。】
犯人甲:你不能这样。
包夹乙:(指着繁星)好好给我写思想汇报,不然让你好看。
    【繁星在纸上写起来。包夹乙过来看。她抢过来并读了起来。】
包夹乙:法正人间,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什么乱七八糟的现世现报。(她揪着繁星的头发就要打她耳光)。
犯人甲:(上前去推开包夹乙)你耍什么威风啊,这人是你能欺负的吗?
包夹乙:你走开。她归我管,是李管教让我来转化她,有你什么事!
犯人甲:有啊,我就看不得好人受欺负。
包夹乙:她是好人?她可是法轮功分子?
犯人甲:法轮功才是好人,是修炼人,修真善忍的,你,还有我是什么?都不是好人。我问你,你能做到真善忍吗?
包夹乙:做到又怎样,我才不管那么多那,我就想早点出去。
犯人甲:哼,我知道她们让你来折磨法轮功,一定是给你承诺什么了。但我可告诉你,六号房的那个大胖子就是和你一样对待法轮功,前些日子遭恶报死了。姐们,我是过来人,以前也和你一样对待她们,可你知道吗,她们才是真正的好人。我当初对她们那么的不好,可她们一点怨言都没有。我有一次生病只有她们法轮功不睡觉轮班来照看我。
繁 星:我们是修炼人,我的师父让我们对谁都要真诚、善良、忍让。再说,我们能碰到一起,不容易,要珍惜我们的缘份。

【这时牢门被打开,两个警察把浑身是伤,处在半昏迷状态的郝冬梅扔了进来。】
【两个警察面无表情,没事一样的下去了。】
【繁星和犯人甲上前扶郝冬梅坐起来。】

繁 星:(焦急)冬梅姐,冬梅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郝冬梅:(声音弱弱)别怕,我没事。
繁 星:他们怎么把你在小号里关了这么长时间,我真为你担心。
        【犯人甲在给郝冬梅整理胸前的衣服时,看到了什么。
犯人甲:(吃惊)哎呀!姐姐,你这左胸怎么了,乳房怎么不见了,怎么变成这样了?
    【包夹乙和其它犯人也凑过来看。
郝冬梅:这是他们作恶的证据。他们给我用刑时,在我的伤口处把电棍插到乳房的肉里去电击我,后来我的乳房就烂掉了。没事,已经好多了,他们打不垮我的。
犯人甲:太不像话了,太残忍了。如果我不亲眼看到这些,我真的一点都不相信这些事是真的。
犯人乙:以前看到你们发的小册子说的那些我还不相信。
繁 星:小册子上的内容都是真的,我们大法弟子修真善忍的,是不会说假话的。
犯人乙:我知道,我知道,现在我是真正了解了你们,共产党真是太坏了,他们是成心的想害你们,变得法的给你们造谣。
犯人甲:共产党为什么这样做?好人多了不好吗?
繁 星:共产党害怕法轮功,因法轮功讲真善忍,而中共讲假恶争。电视广播天天宣传党啊亲爱的妈妈,党啊是大救星,它们在愚弄百民,在搞一言堂。你们知道吗,我们是有了互联网,可我们中国的老百姓并没有真正的看到外面的世界,它不让你看到,都给你过虑掉了,它样怕暴露了它们的邪恶的本质。
    【繁星把自己的衣服拿给郝冬梅。】
繁 星:姐姐,你的衣服已经不行,我这有一套衣裤,给你换上吧。
郝冬梅:你自己留着穿吧。
繁 星:我不用,你看你的衣服已经烂了。
【繁星要给郝冬梅换衣服,别的犯人也来帮忙。】
【狱警在后台喊: 犯人75号。】
犯人甲:(对繁星)在叫你。
繁 星:我有名字,我不是犯人,用不着他们给我编号。
警 察:(再一次在后台喊)繁星,出来。
繁 星:冬梅姐,我去一下。
【繁星下。】
【大家把郝冬梅扶到铺位上。
【一会,繁星上。】
犯人甲: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繁星沉默不语。】
郝冬梅:繁星,他们叫你干什么?
繁 星:他们说给我换一个地方,马上跟他们走。
郝冬梅:到哪去?
繁 星:不知道,他们不告诉我。
犯人甲:是不是放你出去?
繁 星:不会。我有一种不祥的感觉。
郝冬梅:繁星。
【繁星过去坐在郝冬梅的身边。】
郝冬梅:(拉着她的手)别多想。要记住,到什么时候心中都要有法,只要有法,我们什么都不怕!
繁 星:我知道,大法已经在我心里生了根。
    【一个警察带着俩个军人上。】
警 察:赶快走。
郝冬梅:你们要把她带哪去?
警 察:到一个好的地方去,(看着郝冬梅)自己都这样了,还管别人。
郝冬梅:(郝冬梅坚强地站了起来)繁星还记得师父的那个经文吗?
繁 星:大觉不畏苦,(郝冬梅和繁星一起背诵经文)意志金刚铸。
        【警察推着繁星让她赶快走,郝冬梅拉着不让走。】
繁 星: (俩个人一起背诵) 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
【警察推着繁星让她赶快走,郝冬梅拉着不让走,叫着繁星的名字。警察推开了郝冬梅,两个军人押着繁星下。】
        【悲壮的音乐起。】
繁 星:(一路上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切光。
画外音:繁星被俩个军人架到一辆面包车上,在这罪恶的黑夜,面包车迅速地开往一所黑医院。
  
【添黑的舞台上,右侧方一束惨白的光从台上方直射下来,照在一台手术台上。有俩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正在做着的手术前的准备。】
军医甲:人马上就到了,我们赶快准备。
军医乙:教授,不知为什么我对做这种手术越来越怵得慌。
军医甲:这是工作,而且这也是治病救人。
军医乙:可我们是杀一个治一个,而且还是在活的时候……
军医甲:刚开始的时候我和你一样,可时间长了,做这样的手术多了也就麻木了。在我们中国你不做,我不做,别人也会去做,再说她们是死刑犯。
军医乙:别瞒我了,哪有那么多死刑犯,她们是法轮功。
军医甲:上边有命令、允许……,不是我们要杀他们,是别人。我们只是医生而已。
军医乙:(自言自语)上边允许就不是犯罪吗?
军医甲:你说什么?
军医乙:(年轻医生蹲在地上,痛苦地)我是我们那个村唯一的一个考上最好大学的大学生,爸妈还等着我光宗耀祖,自从我做了这种手术以后都不敢回家,更不敢到祖坟上坟了。
军医甲:想那么多干啥,现在国外都来我们中国做移植手术,医院要效益,医生要得奖金……
    【这时,急冲冲上来一个军官。】
军 官:(对老医生)到了。(他向后面打着手势)上来。
    【俩个军人用担架把已经没有知觉的繁星(替身)抬进来放到手术台上。俩个军人身上带着手枪站在一旁站岗。】
军 官:开始吧。
   【老医生给繁星的身上盖上了手术单。】
【沉重悲痛的音乐响起……】
   【俩个医生开始准备手术摘器官,就在他们打开繁星胸膛时,疼痛使已经昏迷的繁星醒了过来,她啊的一声痛苦的睁大了双眼。】
繁 星:(痛苦地呻吟)你们要摘我的器官,你们在杀主佛的弟子,罪业深重啊!
   【俩个医生害怕,怵在那里看着那个军官。军官打了一个手势,让他们继续手术。】
   【繁星疼痛地啊,啊的发出声音,这种低沉的声音,好像从宇宙深处发出来的一样。】
繁 星:上亿的大法弟子你们杀的完吗?我去了,会上天堂,可你们会下地狱。收手吧,为了你自己,还有家人和孩子!
军医乙:我不干了,我不干了,我有家人和孩子,我也不下地狱!
军 官:怕什么,我们共产党员是无神论者,哪有什么地狱天堂。赶快手术,那边还等着手术呢!
    【军医甲用手势让军医乙和他一起继续手术。】
【繁星渐渐没了声音。】
    【美好祥和的音乐渐渐响起。突然,一束柔和的光托着双眼微闭盘腿打着坐祥和的坐在莲花盘里的繁星的主元神渐渐升起……】
    【屋里的人看到手术床上的繁星还在,可在半空中还有一个繁星,屋里的人都吓坏了,不知所措。】
军医乙:(急忙跪下)原谅我,原谅我,不是我要害你,我不是故意的。(他不停地给繁星磕头)。
军 官:(害怕)这是怎么回事?
军人甲:(惊呼)显灵了,看啊,她真的要升天了(赶紧下跪并双手合十)!
军医甲:(跪下)对不起,不是我要杀人,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我给你磕头,我给你磕头!
    【在场的人都跪了下来,不停地忏悔地说着什么……】
    【定格。】

画外音: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大学生,花一样的年华,却因为修心向善做一个好人被残害了。中共从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于是,活摘器官行为就从死刑犯延伸到法轮功学员及良心犯身上,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末有过的邪恶和灾难。从2000年起,中国的器官移植业呈现出爆炸性的几倍、几十倍的增长。外国人也来到中国做器官移植,中国成了最大的供体库。在暴利的驱使下,全国有500多家军队、武警、司法和地方医疗系统参与活摘器官。

江泽民为了达到消灭法轮功的目的,扬言对法轮功学员要精神上搞垮,经济上断绝,肉体上消灭,要三个月战胜法轮功。然而真理不会因强权和暴力而失色,法轮功不但没有被消灭,却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真善忍的精神超越了国界,超越了种族,受到世界普遍赞誉。在这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中国,真善忍就象种子一样已经根植在法轮功学员心里,无论邪恶多么的残忍,都不能阻断法轮功学员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为了让善良的人不再受蒙骗,救渡世人,法轮功学员无论刮风下雨,酷暑严寒,从城市到乡村,从大街到小巷,到处都有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的身影。

第四幕

【幕前:天很冷,空中飘着雪花,有俩个持枪巡逻的警察走过。】
【郝冬梅和小慧背着包上,在冷风中等待着有缘人。】
【一个男人走过来。】
郝冬梅:(递上一份真相资料)你好,小伙子,看看吧,明真相,得救渡,会给你带来好运。
【那人接过,匆匆走过去。】
小 慧:(又过来一个人,小慧把资料递上)请看……(没等小慧说完,那人连连摆手说,不要,不要。)
【群众乙推着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男病人。因路上一处有积雪,妇女推车有些吃力。郝冬梅和小慧去帮忙。】
群众乙:谢谢。
郝冬梅:别客气,怎么大哥身体不好啊?
群众乙:是呀,这不推他去看病。
郝冬梅:大哥、大姐咱们见面就是缘份,送给你们一个福音吧。知道法轮功吧?
群众乙:知道,以前有那么多人在炼,但是国家不是不让炼了吗?
郝冬梅:是共产党不让炼,它是违法的。姐妹,大法好啊,我以前是得过绝症的人,自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的一切疾病全都没了。
群众乙:真这么灵吗?
小 慧:大姐,我们是修炼人绝不说假话骗人的,这是护身符给大哥带上,这上面有九字真言,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化吉,遇难呈祥。
群众乙:谢谢(男人也言语不清的说了一个谢字)。
郝冬梅:别客气,大哥好好念,你会得福报的。还有啊,你们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就是把你曾入过的少先队、共青团员、党员在心里退出来。
群众乙:为什么?
小 慧:共产党从执政开始运动连番,害死八千多万中国人,比第二次世界上战死的人还多。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八九六四杀害了在天安门请愿的大学生,九九年到现在害死了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共产党害死这么多人,特别是杀害修佛的,修大法的弟子,上天能允许吗?善恶有报的,咱们加入过它的组织就是它的一部分,上天要解体它,赶快在心里有一念退出这个组织,就不会成为它的陪葬品了。
群众乙:说的也是,共产党就没做过什么好事。这不干了一辈子工作,到老了有病都看不起,给报的那点医药费少的可怜。
郝冬梅:(拿出两本真相小册子)这个给你们,回去好好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群众乙:好,我看。
郝冬梅:大哥、大姐你们都是党员吗?
群众乙:我不是,他是(指病人)党员,我入过团和少先队都退了,这么坏的一个党,干嘛跟它同流合污。
    【轮椅上的大哥不住的点头同意。】
郝冬梅:那我给你们起个起个化名退出来。
群众乙:不用,就用真名,他叫李新力,我叫李平。
小 慧:太好了,你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的。
群众乙:谢谢你们,一看你们就非常善良,就是个好人。
    【这时,一个带红袖标的老头走过来。】
群众乙:你们要注意安全,我们走了。
郝冬梅:祝你们平安,大哥早日康复!
小 慧:再见!
    【带红袖标的老头在那转悠不走】。
郝冬梅:(小声)咱们走,到别的地方去。
    【带红袖标的老头没趣的也走了。】
    
【大幕拉开,舞台上是一个综合大市场。市场很热闹,有吆喝着招揽生意的,有买货的,有冲冲忙忙走路的。】
【一会,郝冬梅和小慧上,她俩选在一个摊位前发真相资料。】
老板甲:看一看,瞧一瞧,瞧一瞧,看一看了。
    【老板甲一边忙着卖货,一边高兴的吆喝着。】
郝冬梅:老板,生意好啊!
老板甲:大姐,托你福。这几天我的生意一直不太好,今天你们往我这一站,呵,真是神了,就这么一会,就有好几个人来买我的货,是你们给我带来了福气。
郝冬梅:兄弟,是大法给你带来的福气。我是修法轮大法的。给你一些资料,你回去好好看看。
老板甲:好,我看。
郝冬梅:大兄弟,知道三退保平安吗?
老板甲:知道点,那玩意退不退没啥用。
郝冬梅:一定要把三退当回事!你知道吗,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有一个二亿多年的大石头裂开了,那里有天然的大字写着“中国共产党亡”。这是上天在警示人啊,咱们可不能成它的陪葬品,你曾经加入它的组织时都发毒誓要跟它一辈子,赶快把誓言抹掉,这样就远离邪恶了。
    【相邻的摊位老板乙和老板丙也凑过来听,小慧给路过的人发真相资料。】
老板甲:你这么一说,那可真得退了它。
郝冬梅:共产党它是西来的幽灵,西方人都抛弃它了,咱中国人还要它干什么,它是来害中国人的。咱們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
老板甲:退、退,这个破东西,我早就不想要了,把我的党团队统统全都退了。还有他们(指着凑过来听的那俩个小老板)你俩也退了,没听到吗?大姐是来救咱们的,还犹豫啥呀!
郝冬梅:退出时得自己真心有这一念,别人代替不了。二位老板,刚才你们也都听到了吧,咱们宁可信其有,也别信其无,你不损失什么,却能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你们俩退没退过呢?
    【俩个小老板摇头说没有。】
老板乙:我入过团员和少先队。
老板丙:我就带过红领巾。
郝冬梅:我给你俩起个化名,(对老板乙)你叫光明,(对老板丙)你就叫勇士,你们俩个要记住用这个名字退出了邪党组织。
老板乙:(高兴)记住了,谢谢了。
老板丙:谢谢大姐。
郝冬梅:(微笑地对老板甲)你的化名就叫财顺吧。
老板甲:借你吉言,就叫财顺,我今天财是挺顺的(忍不住大笑起来)。
郝冬梅:你们退出了邪恶组织,千万别反对法轮大法,那些不好的东西自然就远离了你,福报就来了。
老板乙:我早就知道法轮大法好。
小 慧:(拿出一些资料分别送给他们)法轮大法是在末法时期来救人的,千万别听信共产党的谎言反对法轮大法。
老板甲:不反对,我们不反对。
郝冬梅:这些资料送给你们,回去也给家人看看,你们得救了,也得让家人平安啊。祝你们好运,再见。
老板甲:(挽留)大姐,这人多,你们就在这讲,多给我点福气,正好我也想多听听。”
郝冬梅:(微笑)那好吧大兄弟,我们就在你这多呆一会。
【老太扶着老头走过来,老头主动向小慧要资料。】
小 慧:老人家,给您。
老 头:(看了一下)你们不是卖保健品的?
小 慧:这可比保健品要好。您好好看看,了解真相您会得福报的。老人家您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就是退党、退团、退队。
老 头:退什么退,我是老革命,老党员,你们在反对国家反对党!  
小 慧:(耐心)老人家,您误会了,我们没有反对国家。
老 头:(大怒)这不是说共产党不好吗?

【小慧看到老头的态度不知怎么回答才好。】

郝冬梅:(急忙过来)大爷,您是说反对党就是反对国家吧?这可不是一回事,国家就是国家,反党不是反国家,哪个党派都代替不了国家,是共产党为了它的统治,混淆了党和国的关系。
老 头:(气急败坏)没有共产党,哪有新中国,哪有今天?
郝冬梅:大爷,和您说吧,没有共产党,才会有新中国。自从共产党执政以来,把我们中国的五千年的文化都断送了,仁、义、礼、智、信哪去了?现在中国老百姓吃喝的是有毒的,吸的空气也是有毒的,人不敬佛,人在害人,人的道德一日千里的向下滑。
老 头:共产党给你钱,给你饭吃,你们怎么能这样干!”
小 慧:我们是靠自己劳动赚钱吃饭,怎么是它给的钱。共产党才是吃我们老百姓,喝我们老百姓的,还把老百姓的钱都贪走了,却不真正的为老百姓办事,苦就苦咱百姓了。
老板甲:说的太对了,老百姓想办个事太难了,遇到不公去上访,给你抓回来,也不给你解决问题。再不服就给扣上一个什么罪?对,叫什么寻衅滋事罪,判你刑。
老板乙:这法律是给咱老百姓准备的,那些权贵们犯多少法都能逍遥法外,老百姓犯一点法,整不死你,也得让你倾家荡产!
老 头:哪个党不都有坏人,再说现在我们国家正在从严治党。
老板乙:老爷子,你是中毒太深,整个让共产党给洗了脑。哪个党里是都有坏人,可民主国家有别的党在监督执政党,不好了就换。可我们国家行吗?哪个敢来监督,有也只是摆设。还说什么言论自由,它让你自由吗?这不这微信上谁发了真事,得赶紧看,一会就被封了,然后就给你来的警告,再发,就拘留你,罚款。
郝冬梅:共产党就像一个烂平果一样,已经烂透了。它们坏事做绝,九九年为打压迫害法轮功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让老百姓仇视高德大法,甚至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进行倒卖。
老板甲:还活摘器官,大姐,这是真的吗,你怎么知道?
郝冬梅:我因为坚持修炼这高德大法被共产党判了五年关在监狱里。在那里我经历了人们都难以想象的酷刑,你们在电影电视看到的那里有,没看到的那里也有,他们用尽这世间最残暴的手段来让修炼人转化。可修炼人心中装着法,宁可舍去生命也要修炼。我有一个同修,她是大学老师,因为不转化被活活打死。还有一个小妹妹才十八岁,被活摘器官给害死了。
老板乙:太可怕了,我们只知道它坏,不知道它有这么可怕。
郝冬梅:共产党让世人仇视法轮功,仇视末世来救人的佛法是在犯罪。所以大法弟子每天冒着生命危险,不为名不为利向世人讲清真相,就是让我们老百姓认清它的面目,退出它的组织,这样就会得到上天保佑。你们上明慧网去看看,那里每天都有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有迫害大法弟子遭恶报的事例,还有世人明真相相信大法得福报的故事。
老板甲:听说大法师父在国外?
小 慧:我们师父在国外传法。大法已经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转法轮》这本书已经翻译成四十多种不同的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法轮大法他是属于全世界的。
老板甲:怎么能看到这本书?
小 慧:这有破网软件,上明慧网就可以看到,而且这能免费下载。
郝冬梅:大爷,这两本书,一本是《九评共产党》,一本是《共产主义的终及目的》,您老拿回去好好看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老 头:多少钱一本啊?
郝冬梅:不要钱的。有的人问我们,你们每天这么辛苦赚多么钱?我们不赚钱,而且这些资料都是我们从生活费中省出钱来的钱做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大家能明真相,得到救度。
老板甲:大姐,你们真是太好了,世上还再也没有像你们这样的好人了。
老 太:姑娘,刚才我这个老头和你那样,别和他一般见识,他老了,脑筋一时传不过来。
郝冬梅:(微笑)没事,其实大爷心里明白着那。
老 太:姑娘你说的咋那么对。和你们说呀,这老头这几天腿不太好使,已有好多天不出门了。可你说怪不怪,今天非要来这里走走,不让来都不行,真是缘份。
郝冬梅:是大爷明白的那面急着来听真相的。
老 太:也对,你说的对。
郝冬梅:大爷的腿怎么了?
老 太:是我们前些日子参加红色之旅旅游,回来就这样了。
郝冬梅:(看见老头胸前带着毛的像章)大爷,带这个不好,把他摘下来吧。
老 头:你可别在那瞎说,这是毛主席像。
郝冬梅:别再带他了,你想啊,他在历次运动害死了那么多人,他是有血债的。再说把死去的人带在身上能好吗?
老 太:还真是这么回事,赶快摘下来,你的腿都是它惹的祸(老太给他摘下来,扔掉。)
老 头:虽然你们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心里还有些接受不了,有些转不过弯来。
老 太:犟!他就这样,老顽固。
老 头:姑娘,大爷老了,刚才别太放在心上,别怪我这个老头子。
郝冬梅:(笑着说)大爷,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老 头:听你们这么一说,还真说的是那么回事,这么多年怎么就没好好想一想共产党做的这些个事。
郝冬梅:你回去好好看看《九评》和《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及目的》,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老 头:好,我要好好看看。
小 慧:老人家,你一定是党员吧?赶快退出来,当初加入时都了过毒誓的,老年人都知道毒誓是不能随便发的。
老 太:退,我俩都是党员,一起退,但怎么退呀?
小 慧:我们给你在国外的华人大纪元网站上退,真名或化名都可,神只看人心。
老 太:我叫李淑静,他叫王成林,谢谢你们了。
小 慧:大爷,给你退了,行不?
老 头:那就退了吧,姑娘,能让我看看那神奇的大法书吗?
郝冬梅:当然,明天这个时候,你来这我带给你。

【俩个警察悄悄走上来。大家都不说话了。】

警察甲:有人举报,说在这有违法行为。
老板甲:违法:违什么法呀?
老板乙:哎(好像想起什么),还真有违法行为。昨天我们这有一家被盗了,报警了,你们是说那件事吗?
警察甲:我们已经来了一会了,都听到了,注意一点,散了吧。
郝冬梅:谢谢你们,现在有很多的警官也都明真相,觉醒了,你们能这样做,会给你们自己及家人带来福报的。  

【老头要走,老太刚要上去搀扶,看着老头愣住了。】

老 太:(惊喜)老头子,你的腿怎么不瘸了!
   【老头听老太这么一说,才意识到,愣在那里。】
郝冬梅:大爷,你快走走看看。
   【老头试着走了几步,然后高兴地来回走了起来。】
老板甲:真神了,太神奇了。
老 头:(兴奋)这腿不疼了?真的不疼了!
郝冬梅:大爷,你退出了邪恶组织带来福报了。
老 头:得福报了,得福报了!
老  太:老头子,法轮大法真的好哟!
老 头:对,对对,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就是好!
   【大家鼓掌欢呼,高呼法轮大法好。】  

剧终

(部分资料来源于网上)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