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金岁月 荡荡师恩(七)——忆澳大利亚法会

大法弟子 小叶


【正见网2019年05月27日】

(一)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北京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事件。时隔一周,澳洲要召开法会,负责人小魏特意打来电话叫我一定参加。我说:“去不了,签证过期了。”“你看护照了吗?”“没看”“那你怎么知道过期了?”我一看真没过期,他嘱咐我赶快过去。

在这敏感的历史时刻,我知道这次法会非比寻常。我很希望北京能多去一些同修,但他们谁也不愿意离开北京,说是要等消息。

正邪大战已拉开序幕,这是暴风雨到来之前的短暂寂静。

四月底,我只身一人飞往悉尼。

(二)

五月二日“全澳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悉尼风景怡人的薘令港国际会议展中心举行,与会者来自美国、加拿大、瑞典、泰国、日本、新西兰、新加波、香港、澳门、印尼、中国大陆……,共有两千七百多学员参加。

法会开始,师父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主席台,给弟子讲法。

师尊第三次到澳洲讲法


大法弟子向师尊献花

2000余名弟子聆听师父讲法

2000余名弟子聆听师父讲法

师父没有针对四.二五事件,而是一如既往的给他的弟子讲如何修炼,如何提高的问题。但毕竟四.二五事件是法轮功学员直接参与的,这样就把鲜为人知的法轮功推向了世界舞台。为此,这次法会上来了许多媒体记者要采访师父。针对这一情况,师父讲了一段法:

“我知道在座有一些记者,也可能是千里迢迢来的,我体谅大家。我李洪志不想在常人中出名,我只是想要为我修炼大法的这些个弟子、学员们负责。我来澳洲的目地,是给他们解答修炼中所存在的问题,叫他们能够提高上来。但是呢,你们来了,我也不想让你们空手回去。以往呢,我的要求是,你不看完《转法轮》,我是任何记者都不见的。你得对我们有一个了解,我才能跟你去谈。因为我传的东西太大,是三言两语根本就讲不清楚的。你所要知道的都是常人社会中的问题,我还不喜欢回答,因为目前我根本就不管常人中的事,根本就不管社会上的事。但是呢,你们来了,我希望你们今天能够坐在这里静静的听一听我们学员的发言,把整个我们两天的法会听下来。然后,我接待你们,你们可以提问题。在这个会议期间,我是绝对不接见任何人的,因为我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我们的法会是使学员真正提高为目地,绝不是形式,绝不是做给人看的。(鼓掌)”

接下来是学员的发言交流,师父始终留在会场听学员的发言。

(三)

五月三日早晨,天下着蒙蒙细雨,各国的学员来到薘令港大草坪准备排字并集体炼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应该是海外学员的第一次大型排字。当学员们各就各位站好位置的时候,天放晴了,穿着黄衣白裤的我们,排出了大型中、英文字体“真 善 忍”“FALUN DAFA"。


法轮功学员在悉尼达令港排字、炼功

好一幅殊胜壮丽的画面!

这时炼功音乐响起,慈悲,祥和,舒缓的场面吸引了很多过往行人驻足观看。

炼功结束的时候,负责人宣布师父前来观看了。大家高兴的热烈鼓掌。师父微笑着拿起话筒,肯定了大家的洪法作用,并提醒我们炼功动作要再整齐一些,能量场会更强,洪法效果会更好。

(四)

上午,学员继续发言交流。

下午,师父给弟子解答问题。

作为学员们,不知是对四.二五事件关注不够;还是低估了这个事件可能引发的后果,所提问题中竟然少有关于四.二五事件的问题。这或许是因为我们整体上对正法的认识不足;亦可能是大法弟子太善良,对邪恶势力要扼杀法轮功这一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思想准备。

法会后,师父接见了与会记者。

记者们对法轮功真是一无所知,提什么问题的都有,师父都特别耐心的给予解答。其中有一位记者因有事要提前离场。师父担心他有疑问,可能会误导舆论,就请翻译叫住他,耐心的跟他解释、说明,直到他回答明白了,没有问题了才让他离开。

为了以正视听,法会后不久,经请示师父首肯,在澳洲的媒体上全文发表了师父的答记者问。

事后,澳洲的中、英文媒体对法轮功的报导多是正面的,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一篇报导,它的题目是《东方红 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法轮功》。

花絮

(一)

在我学法的时候遇到了难题,就是书上的文字或意思有时会变。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我本想在悉尼法会上提出来,但我不知该提不该提?适合不适合师父公开解答?于是我就没有提出来。

一天晚上,我们突然接到电话让我们去机场为师父送行,师父要去新西兰。

我们赶到机场,不久师父在学员们的陪同下来了。大家围着师父,说着笑着……。我当时紧挨师父的左侧站着,一看机会来了就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有一个学法中的问题可以说吗?师父回答:可以,你讲吧。于是我就把学法中的困惑讲了出来。师父回答的大意是:有的显现是对的;有的显现是魔在捣乱,骗你的,因此,你自己一定要分辨,要用法来衡量。

当师父得知我是北京来的弟子,就转过身来再三叮嘱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不要管,只管修。无论发生什么,只管修。记住:修你自己,什么都别管。

后来在法中才明白:“以前随师父下来的、在不同历史时期跟师父结过缘的,这样的每一生、每一世都会把业力消净再转生。”(《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是慈悲的师父再次呵护了我。

(二)

事隔一年在悉尼,我遇到当时中国驻悉尼领事馆的领事,我与他聊起了法轮功。他告诉我:上次你们师父来悉尼讲法,我们领事馆也派人去听了,觉得你们师父讲的挺好的,挺有道理的,教人真善忍也没错呀。

后来有一次,我讲真相跟陈用林先生也通上了电话,当时他还在中领馆工作。他告诉我他的工作就是收集法轮功情报,象我们媒体每天所有的报纸他都负责收集,他说你们法轮功讲的很多都是对的,我很佩服你们。那一次我跟他聊了四十多分钟,快晚上八点多了,他告诉我他还没有吃晚饭。我赶紧向他道歉说对不起,占用他时间太多了。他非常真心,非常客气的说:这不怪你,是我愿意跟你聊。

通过这两件事情说明,大法是深入人心的,很多中共体制内的人是了解法轮功真相的。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见证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