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10月18日】

窗,比家里的高许多,这是监舍内唯一能看到一丝阳光的地方。它很小,但它是封闭的。想家的时候,她就望望一虎口的天空,这两年就是这样熬过来的。

她是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绑架到这儿来的。恶警要对她动刑,让她说保证以后不修炼的违心话,她以零口供的方式拒绝了。虽有些皮肉伤,但恶警没敢往死里打。当第二次要她写保证书时,她望了恶警一眼,恶警转身就离开了,那一眼那是不动如山的正念,正视恶人,恶人不敢行恶,从此不再管她,相比其他同监舍的人她自由了。所谓的自由就是内心没有一丝怕心,心中只有大法,那是令邪恶胆寒的。她成了她们监舍中的神。她可以背法、炼功、发正念,无人能动得了她。她打坐时就是一座山,同舍的人都静静的,没人吵闹。

两年来,黑夜里,她经常望着比监舍亮堂的星空,那一虎口的星空,为什么来这里?还有哪些心没有放下?家里五岁的儿子不知道过的还好吗?放不下的终得放下。修真、善、忍没错。但她就是出不去,找不到什么原因被旧势力抓了把柄。她在执着中找着执着,有一天她发了一念:修炼路上不管我有什么心没有放下,我有师父在管,我的一切是大法给的,旧势力无权安排我的路。全盘否定,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出去,中秋节前必须出去。

这念,就那么神奇,她得到了中秋节前一天回家的通知。夜晚,再望向窗,那个还不是很圆的月亮正好挂在窗口,光线是柔柔的,温暖的,她体会到了佛恩浩荡,感觉到师尊就在身边时时看护着她。

窗外就是自由,那是肉身的自由,而内心早已自由。因为她怕心全无,她认为哪儿都是她的修炼场所。有些警察被她的善良感动了,有时
偷偷帮过她;舍友被她无私的正念所感化,决定做个好人不再干坏事;而跟她一起比划炼功的舍友早已三退。回家只是换个修炼环境而已对她来说,该讲的真相两年来也讲的差不多了,该劝退的也退了。她想该离开这里了,必竟这里是监狱,好人怎能被关这儿呢?她选择了中秋节前夜出去。

望着窗,窗好像也望着她,两年的默默相对,窗好像也有了灵性,万物皆有灵,她找了块布擦玻璃,她惊奇的发现玻璃上出现了一丛优昙婆罗花,数了下大概二十几朵,那是佛国圣花呀,她在家时查阅过资料,所以认识,纯洁无比啊,非人间所有。玻璃上、钢管、植物上等等。看上去不可能生长的地方都能生长,无需任何这个空间的养料。哦,逆流而上和她的品性相合,两年的朝夕相处,𥦬,送给了她最好的礼物——这几朵佛国圣花,它明白,她的品性非常人能及。恶警利用亲情对她的所谓考验,看上去就像小儿科,不值一提,她一步就跨过了。对宇宙真理的坚定,令一切生命对她尊敬,她是大法徒,宇宙中最让生命羡慕的称号啊。

中秋节,她被丈夫接回家了,由于她的归来,家有了生机,由爷爷奶奶带着的儿子一直不合群,邪恶绑架了她,其实也绑架了她的家人,日夜的思念,写在了满桌好菜却无人欢笑。她先夹了菜给婆婆,婆婆叹口气:“总算回来了,咱老百姓斗不过共产党的!...... ” 公公打断了婆婆的话:“孩子,吃饭吧,回来就好!”。 此刻家人已满脸泪痕。

中秋夜,月正圆,她打开了窗,这是自家阳台上的玻璃窗,虽然阳台是透明的玻璃,她还是打开了窗,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秋夜微亮,伴着乡下泥土气味。望着天上的那轮圆月,还在狱中的同修们此刻还好吗?屈服和正念之间,那真是一念之差,天壤之别,有些学员在恶警的高压下说了违心的话,这最让她难过,她很想帮助她们。路还得继续走,三件事得继续做好,直到法正人间。这时她突然发现月亮比原先更亮。哦,光明既将来到,与恩师大团圆为期不远,她预测,江氏流氓集团必将遭到应有的下场,历史上东窗事发的秦桧夫妇,因陷害忠臣岳飞而被后人千夫所指,遗臭万年。

夜深了,回到房间,随手按下了播放器“打开窗让清风吹拂你推开门让阳光拥抱你走出去让生命感受永远......” 这首天音歌曲《让生命去感受》也飘向了窗外飘向了远方。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文学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