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营救平台拨打电话

台湾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9月13日】

2017年1月我有幸走入大法修炼,距今已修炼1年8个月。得法之初感受到大法的美好,不仅改变了世界观,对生命的意义也有更深的体会。得法至今,我每天勤炼功从没懈怠,除了在家自己拨出时间学法外,也会参与和同修的集体学法。在读完一遍师父的所有经文后,认识到大法弟子不只是要圆满自己,更身负救度众生的责任,惟碍于家事繁多,为圆容家人,不希望造成家人的误解,所以未能立即参与大法项目,只有从旁协助推广神韵的工作。

今年3月参加本区推广神韵的茶会,巧遇20多年未谋面的同事同修,相谈甚欢,之后便常有联系。她告诉我她在平台打电话讲真相已有10多年的经验,并且说在平台打电话是在第一线作战,虽然很辛苦,但可建立威德;另外在家打电话也能兼顾家庭,时间可弹性运用。我说希望能量力而为,我会再斟酌。

今年7月7日我参加全台讲真相交流会,听了许多同修的交流,让我更深刻感受到讲真相的重要性。回来之后我向同修提出打电话的意愿,同修立即积极协助我上线。从加入联络帐号,安装远端系统、拨打工具到上平台培训、认证,过程虽有阻挠,但都一一克服,于8月28日开始拨打电话。师父在《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说:“那都是你的愿促成了这条路,没有偶然的。”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让我遇见多年未见的同事同修,引领我走入营救平台。想至此不禁眼泪盈眶,告诉自己,不能辜负师父的苦心。

第一天拨打电话,第2通就接听了,内心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我开始讲真相,对方有回应,但顾左右而言他,我仍继续说,讲了11分钟后突然间感觉脑筋一片空白,不知该说什么,对方也挂机了。我顿时感到全身瘫软无力,像是跟邪恶打了一场硬仗一般,我向内找知道自己有许多的不足,同修跟我说:是师父的鼓励让你有机会开口讲真相。之后几天我把上课资料、讲稿多读几遍,在交流中汲取同修的经验,思考讲真相时如何导入主题,让对方愿意继续听。

9月3~6日专案拨打,第二天接通率较高,也比较不紧张了,能不急不徐有系统的讲,其中一通接听了6分钟,另一通接听12分钟。到第四天拨打,接通率更高,16通中仅4通未接。其中一通,一开始我说:“我是来传播福音的。”对方回应:“你是谁?哪里打来的?”我说:“台湾,民主自由、美丽的宝岛。”他随即破口大骂:“传什么福音?你没资格跟我讲这些,台湾,等台湾独立后你再来跟我说”,然后就挂机了。如此来回拨了3次,第4次接听越骂越凶,索性让他骂不回应,骂完了又挂机了。当时内心有点泄气,挫折感很重,但想到同修交流时说的不要气馁,我们是在救度众生,内心也祈求师父加持能量。我再拨,对方也接听了,我说你讲完了,换我讲了。我说:“你那么大声,哪天你做了违法的事,被抓起来了,看你还能大声吗?我苦口婆心是为你好,你们在大陆每天吃的东西都是假的,毒奶粉、假鸡蛋、假酒、假米,现在又有假疫苗,中共都不管你们死活,你们还要为中共卖命。”这时对方开始不骂了,静静地听我讲,我说:“现在局势不一样了,要明哲保身,三思而行,头上三尺有神明,善恶有报。”又告之812档案、高官落马、任长霞抓捕法轮功遭报等案例、中共的本质是邪恶的,中共的目的是要毁灭人类、劝三退、给翻墙网址、三退电话、追查国际电话等,共听了12分钟,这次我感到自己有在提升。虽然没有达到立即退党的目标,但我的话应该起了作用,心想是师父对我的鼓励。

晚间交流时,主持人说要把握机会把心得体会说出来,再不讲,以后也许没机会了。我内心胆胆突突的,害怕自己讲得不好,会紧张,但又不愿放弃磨练自己的机会。我终于鼓起勇气打开嘴巴交流,一开口感觉比预期的紧张,但还是简要地说了一些。虽然不满意自己的表现,但同修认为我讲的还不错,希望这次的交流能发言,内心很感谢同修的鼓励,让我有磨练、提高的机会,希望往后在打电话讲真相的路上能日渐成熟,不断突破,提升自己,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大家。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