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

台湾大法弟子 洪愿

【正见网2018年08月21日】

证实法一路走来,有个铭刻在心的体会一直伴随着我,无时无刻提醒自己在参与任何项目时,一定要把修炼摆在第一位,因为得真正从法上去认识、去悟,在心性上提高,做事才会有法的威力,才能证实大法的洪大无边、师尊的无量慈悲,才能真正从旧势力的安排和干扰中走出来。只要稍微一偏离法,旧势力马上就会插上一脚,起到破坏作用。讲真相要有法的内涵,大法弟子要在纯净的状态下讲真相才能感动人,才能得到神的加持,也才能救的了人。可是在修炼过程中总还是磕磕绊绊,一时意识不到的人心冒出来就会惹来干扰和麻烦。

   因自己过去讲真相都有注重走向专业化的问题,记得一开始总是急于怎么走向专业化,有时会忽略了我们是在修炼,要完成神圣的救人使命,当然有时是意识不到的人心在起作用,把常人用的技巧、工具,所谓的专业的那些东西摆在修炼之上了,被旧势力抓住自己不符合法的一思一念,进而无法从法中得到力量和师父给予的智慧,使讲真相走了形式,而所谓的专业可能连常人真正的专业都不符呢。记得师父在《精进要旨》〈证实〉中说:“那么在佛法中开智的专家学者将来会很多,他们将成为新人类在各方面学问的开拓者。可是佛法不是为了叫你成为开拓者而给你的智慧,因为你是个修炼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修炼者而后是专家。”

到全球营救平台打电话已有一年半时间了,给公检法人员打电话,都是从法上认识,救人的力度是源自于法和要完成自己立下的誓约,如何在这过程中圆容主佛期盼、众生的期待,其实就是不断归正自己去符合师尊的要求、法的标准的修炼和救人过程。我也经常在自己心性提高、对法的认识提升上来了的时候,便体会到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大法的圆容不破。

当听到同修交流在电话长响不接时,可以口讲或用自动工具突破对方的设置,对方开始跑秒接听,那时思维还很清晰的知道运用技巧和工具辅助救人很好,还鼓励组上同修准备好自动工具作为辅助,但可不能依赖和把形式下的东西当成主要的了,因为那会把在法上应有的认识落下、该提高的心性掩盖了,最后被旧势力钻空子影响了救人。

因为见过很多光有常人技术、技巧而没有法的内涵,讲真相没有力道的具体例子。一天下午值班,我打了4个号码分别是空号、停机、通话中、长响不接等情况,我透过口讲和播放语音方式冲破设置,对方陆陆续续都接通跑秒了,每通电话在口讲和放语音的搭配下,大概都讲20几到30几分钟不等。通常如果对方不作声我会作测试,但这几通电话讲完挂断再拨过去又处于原来的设置状态,和我以前拨通电话里7-8成都是真真切切的有人接听的情况大不相同。虽然有这层体会但不想再往下探讨究竟是怎么回事,还美滋滋的想是不是因为最近背法增添了正念,还越讲越带劲儿,感觉能量越来越强。接下来第二天、第三天也都是这种情况,自己心里越来越不稳,于是在900大组整体交流时间提出来想听听同修的看法,才知道一段时间以来平台上不少同修也已经遇到这样的情况。听到同修交流既然跑秒好不容易接通,那就讲几分钟的重点真相,才不至于落下了众生。但协调人后来讲了关于遇到病业假相的问题,要去向内找根本问题。这时我的心更不稳,但有股力量在阻挡这声音,不想让我明白那一面清晰醒觉,其实就是人的观念不想承认那些电话都是空的。到第五天我的心动摇了,自己在想是不是利益之心起作用,后来一通副局长的电话接听了1分多钟,这好像是意识到自己的利益之心,得到师父的一点鼓励。我再拨过去,发现和之前跑秒状态是一样的。同时我也发现真正有人接的情况越来越少,到后面几乎是没有了。

五天里我至少打了15通同样情况的电话。整体交流时我再次提出来,有同修交流面对这样的设置要正念对待。协调同修又说不能光是用正念对待,要赶快找到自身的根本问题。这一次协调同修的这番话穿过层层阻隔打到我微观中的那一面。夜深人静时我开始回想为什么当时会用这种形式下的东西作为主要来救人的方式。我看到自己有一颗急功近利的心在发酵,促使我作了那个动作,把跑秒、讲了多长时间当作是在救人,其实这是在走形式,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的这一念给旧势力抓住把柄了。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急功近利。这种思想是邪党灌输的党文化。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我发现自己把设置的电话打一通灵验后,便渐渐掉入旧势力设的陷阱里了,完全陷入空转,是旧势力耍的诡计,在浪费大法弟子的时间、资源和能量,更重要的是会渐渐的失去对法的正信,因为没有提高心性的空间,也无从证实大法,想到之前的拨打状态尤其专案期间,众生接听30-40分钟的情况是经常有的,现在却是在旧势力安排的假相中讲3-4分钟还不能确定众生是否有听了,这离法和师父的要求太远,感悟到如果意识不到自己偏离了法,可能就差之千里。

理智清醒后我重新从法上认识这样的干扰,那不是无边佛法在这件事上的体现,也绝非是师尊安排的。怎能任由旧势力无休止的操弄影响救人的大事?得要彻底的否定它。这一念出来后我决定连讲几分钟重点都不想,因为那还是让旧势力有空子钻,隔天领的一包电话有一半拨通时间大约在1-3分钟,另一半则是录音、跑秒等的设置,感觉到要回到原来的状态很费劲。再往深处找赫然发现我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基点没摆正,我在和旧势力对着干。再加上想到同修意识不到对设置的电话讲真相是被旧势力插上一脚、操弄,身陷其中还不自知,自己所悟到的交流出来同修不能理解,甚至还视之为反理的时候,自己那看不上人的妒嫉心、争斗心一一的翻出来,认为自己的认识是绝对的,一颗证实自己的心也表露无遗。但马上意识到这不一直是在证实法修炼过程中师父给我设的考验吗?我悟到要放下自我,要包容同修不同层次的认识,要慈悲于同修。如果不彻底否定、清除旧势力在我生命中埋下的这些负面因素,怎能完成师尊赋予的使命及责任呢?再次归正自己后,领的一包电话里,除了一通没接听,一通是真实的语音留言外,其它应该都是本人接的 ,有听5分多钟、8分多钟、还有十几分的,叩谢师尊的慈悲呵护。

接下来恭读师尊在《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的一段法和同修共勉:“作为个人来讲,怎么样把每件事情做好,在做的过程中把思想摆正,困难面前体现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那才是了不起,作为一个大法弟子那才是在用正念在证实法,你才真正的不愧是一个大法弟子。”

以上个人层次所悟,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