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电话平台讲真相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8月09日】

在电话平台讲真相我是一个新手,今年三月才加入平台拨打真相电话。非常感谢平台上所有的同修尤其负责培训我的三位同修,他们给予了我很多的帮助和鼓励。在这两个多月里我突破了和中国人讲真相的障碍也改变了遇事习惯性找对方的坏习惯。

我一直都很害怕和中国人讲真相,感觉他们都很恐怖,包括以前和现在遇到的中国同学,我都是侧面的提一提,并没有达到讲真相的效果。之前也总是选一些不直接面对中国人讲真相的项目参加。今年年初我经历了一次很大的魔难, 魔难中,我把师父的所有大法书籍通读了一遍,我急了。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正法时间的紧迫和自身修炼的严肃。懊悔自己错过了那么多与自己有缘应该得救的中国人。不敢和中国人面对面讲真相,就是我一个修炼上的大漏。

我曾于二零一六年上营救平台学习过讲真相,于是我联系平台上曾经培训过我的同修,重返平台,参与拨打营救电话。可能是我内心有急迫救人的想法吧,很快负责培训的同修就让我通过验证并开始正式拨打。

拨打第一通电话前,我内心还很没底,不知道怎么说,我便开始翻看“营救平台参考稿”, 突然一个标题映入眼帘: 讲真相的能力是修出来的。瞬间感觉这是一篇可以给我补充正能量的文章,我迅速的看完了这篇文章,其中有一句话很入心:讲真相的效果不好归结于知识匮乏,不善言辞, 不是的……  我内心强烈的回应道:对呀,我就是被这个问题困扰多年,平时就不爱讲话,对政治从不关心,完全是个政治盲。文章还列举了一个老年同修的例子,这名老年同修说:闺女,入过共青团和少先队吗?天要灭中共了,退了才能保平安,对方一听就同意了。我心想,最近学法炼功都很好,是时候检验一下自己修炼的是否扎实,就这样我发着正念,带着满满的正能量拨通了第一通电话。

电话顺利拨通了,对方是个当班的小警察,我说:你好,我告诉你一件大事,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谴责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说完这句话时, 我开心的无语言表,说出了这么多年一直想说又不敢对中国人说的话,内心的那种豁然开朗,美妙极了 。 虽然对方一直在说:我不想听怎么办,我是觉得你声音好听才和你聊的,你不要和我讲这个,你再说我挂机啦。我说:可我还是希望你能得救。对方停顿了一下挂机。我能感受到我的这句真诚的话有打动他。当天晚上,感受到了师父帮我灌顶,我非常感动,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呢。

随后在每次拨打前,基本上都会先学一小会法,然后发个正念。拨通前还会发出一念,让所有的正神都能起作用,加强我的正念并消除对方的干扰,让接听的对方得救,一切邪恶不得干扰,否则立即解体。每次这一念发出后,我都有感觉,一种变的更强壮坚实的感觉。师父讲:“我刚才说人的思想来源,我在正法中看到个情况:在正法没到的空间中,有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个想法比较正,就有一个正神或因素在起着作用,加持着他的正念。”(《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不过这里要强调一下, 正神只会在我心性比较纯净的时候才会发挥作用。

一次的被骂后破除了我怕和中国人讲真相的经历。

那天由于我要在电脑上安装一个软件,拨打的时间就迟了。我就没有学法和发正念,原本培训我的同修那天要上班也没来,我也忘记了发出让正神起作用的一念,就这样在匆忙中,电话拨通了,我刚读第一句,对方就破口大骂,那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难听的话。我整个人开始发抖,就感觉我背后有个怕的生命在一直加强我的怕,我继续读稿,声音已有些颤抖,还会漏字,读错。我坚持读稿,对方挂断,我就再打过去,接着读稿,对方还是大骂,挂机。我就这样继续拨打,大概第四、五次拨通后吧,他就不在骂人了也不说话,就是这样默默的听。我从一开始有些发抖的声音到慢慢回覆正常的声音。我一直读我手中的稿子,还不时的会说一句: 我不会怪你骂我的,你是不明白真相才会这样骂的。就这样我在最后一通电话中通读了两遍手中的稿件。

这次的经历过后,我不再那么害怕被骂了,我感觉那个跟随我多年的怕给中国人讲真相的心被去掉了。我还体会到,读稿对新手拨打的好处,比如可以缓解紧张,语无伦次,说错话,内容很干,或是大脑一片空白等等尴尬的情况。

对方的表现就是我的执着心的具体体现。通过拨打电话我开始转变遇事找别人的坏习惯。在短短的两个多月里,我经历了沉默,被骂,不接,不想听的,要来抓我的,都知道的,还有告诉我不要声张的,要约我吃饭的,要和我谈些别的话题的等等等等。我知道对方的反应就是我的执着心的具体表现。当我心急的时候对方就沉默,当我觉得今天没学好法有怕心的时候,对方就大骂,当我看了什么美妆或常人视频后就有人要约我去吃饭,我在想这就是色心吧。总之,我当天哪里做的不好都会在拨打中,在对方的表现上体现出来。

我把每次的拨打情况都记录在文档中,包括哪天迟到了,没学法就拨打了,有日期和当天是第几次拨打等等,这些都是用来提醒自己,天上也是这么记载着的,师父讲:“各地区大法弟子所做的那些事情可歌可泣,只是没有拍成世间的片子,但是在宇宙中有你们的片子。” (《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每次拨打后的情况,不管多么的糟糕,如一组号码只有一人接听的,我都提醒自己,不能含糊纪录,甚至是拨打了几次都要清楚的记下,我个人悟到含糊,夸张,应付,狡辩都是党文化。与此同时,我感到每一通带有正念的电话,对邪恶都是一种震摄,对在被迫害中的同修都是一种帮助,会增强同修的正念,帮助他们正念闯关。

不要在意对方的表现,他们只是虎皮一张,内心的空虚与怕可能他们自己都意识不到。同修只要在过程中不断查找提升自己,同时为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与干扰,他们就变,变的突然,变的莫名其妙。

记得有一通电话,对方一开始是不接,放音乐,挂机,我就坚持读稿,他接听了竟然向对朋友一样的口气说:我都知道了,都知道。我说那你以后要帮助大法弟子,将功补过。他说:好的。相信很多同修都经历过类似的事,可能前一句对方还在骂人,后一句就一下子缓和下来了,甚至会跟着你的思路走。我悟到, 坚持也是一种考验,一种长期的考验。

有一天,我突然想到,打电话时的心态为什么在日常生活当中做不到呢? 其实不都是修炼吗,当同修对自己出言不逊的时候,当自己的家人指出自己的不足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了正念,觉得委屈、不服气呢。甚至还忙着解释,找理由,有时还会讨厌一直和自己过不去的同修。在打电话的时候,对方那么恶劣的态度,可我从来没有在心里责怪或是讨厌对方。就这样我开始慢慢的用拨打电话时的心态去回想那些,至今还没有放下的矛盾和积怨,一想,哎!其实很多事情不都是好事吗。师父说:“人就自己那点难,人与人之间就那点事呀,还有很多心还不能去呢!” (《转法轮》)。当我不再一味的强调对方的过错或问题时,自己的各种执着心也就慢慢浮出水面了,明白后还真是会脸红。

我知道,我还有许多地方需要提高,例如平时并没有积极的去多积累一些讲真相的内容,一日学三讲转法轮的计划迟迟做不到,还不能参加平台上的学法交流,发正念还会走神等等等等。师父讲:“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 (《洪吟》) 我希望我可以尽快突破这些干扰和惰性,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当然,任何一件事情都贵在坚持,我希望自己能够一直在平台上坚持到迫害结束。尽到自己作为一个修炼人的最基本责任。以上交流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