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的负担 紧抓大法实修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8年08月07日】

得法

1996年夏天,我初中毕业。经过家里的亲戚介绍,妈妈说要去公园学法轮功,我说那我也一起去,两个人一起学就不会把动作搞错了。就这样,我和母亲同修一起得法了。 那时候我们早上去附近公园炼功,晚上去附近的同修家里学法。后来我们家也变成了学法小组,晚上我就跟着大人们一起学法。我从小身体很弱,每年冬天都感冒发烧,经常是一个冬天都在打针吃药,医院的护士都认识我。我还有腿痛病,阴天下雨或者走路多了,就会腿痛,吃止痛药也不好用。炼功后,我变得健康了,到现在有22年了,没有吃过一次药,也没有去过医院。我妈妈炼功后,本来有严重过敏性鼻炎的她,只要一起床就开始打喷嚏流鼻涕,炼功后完全好了。爸爸看到我们身体的变化,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几十年的烟瘾一下子戒掉了。于是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大法赐予的幸福之中。

变化

自从上了高中,学业非常紧张。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得失的道理,明白了命运都是天定的道理,而且师父说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个好人,我就在学校里力所能及的帮助同学老师,对学业端正心态,不争不斗,尽力做个好学生。 记得有个同学家里环境不好,性格有些古怪,身上老是散发一种发霉的味道,谁都不喜欢跟她同桌。老师很为难,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有嫌弃心,对谁都一样平等对待,所以我就主动说我可以跟她同桌,老师和同学们都感到很震惊,也很敬佩我的包容。近20年了,同学们还记得这事。那时虽然年纪小,但平时遇到任何事,我都能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有一次座公交车,看到一个小偷在车上偷东西。别人都装着没看见,我就主动提醒那个被偷的人,当时并没有想会遭到小偷报复的事,只是觉得应该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个好人,尽力帮助别人。

我的心性在不断的学法中提高,本来那个内向、不自信的我,在大法学习中,越来越开朗、乐观、自信。我本来学习成绩不好,担心自己考不上本科大学。后来在学法中悟道,一切都是有安排的,不用动心。于是高考中,我考了与分数线同样的分数,上了一个本科大学。大学毕业后,我也顺利的找到了一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工作,而且在工作上表现突出,不到30岁就做到了经理岗位。在生活上,我是一个被人称为“没心眼”的人,对个人利益不太在乎。而在工作中,却是一个特别“能干”的人,我心里清楚,这都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

工作以后,由于时间有限,炼功时间不能保证,学法也是挤时间,就这样不太精进的我,依然在大法的佛光普照下,体现着大法的神奇和超常。除了我的身体非常健康、脸上总是带着阳光的笑容之外,我的容貌也非常年轻,38岁的我经常被认为是大学刚毕业,当别人问我为什么皮肤这么好,有什么好的保养方法的时候,我都尽量告诉他们是因为修炼大法才会这样的。当我在生活上、工作中遇到挫折的时候,刚开始心情会低落,而当我学法后,就会体悟到这是该提高心性了,找到了那个执着的东西,放下那个心,就会发现“柳暗花明又一村”了(《转法轮》第九讲)。

挫折

常人社会的大染缸真的是乌七八糟,稍微一不注意就可能掉下去。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男女之情也渐渐产生执着,一度陷入情中无法自拔,进而产生了怨恨心、妒忌心、疑心、求名心,私心不断加重,没法解脱,在常人生活中出现了巨大的困境。当时也不能静心学法了,有些行为完全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陷入情中的我精神非常痛苦,那种精神的痛苦不亚于身体的病痛。我躺在床上不断反省自己,修炼这么多年为什么在关键问题上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呢?我找到了那个可怕的私心,那似乎是从生命的很深层次中带来的私,因为私心的存在让我深陷情中,想去感受那个情的美好,反而发现情的可怕和痛苦。那绝不仅仅是精神的东西,而是一种真实的物质存在,控制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我悟到旧势力给我安排的这个情的魔难,是想用情把我拉下去,意识到这一点后,我马上清醒了,我不能被魔难打倒,有师有法,什么都不能阻挡我继续修炼的路。于是我开始大量抄法、读法,高强度发正念,我感到师父帮我拿掉了那些情的败物,在发正念时多次感受到师父的慈悲而泪流满面,这真的让我体会到师父说的“一切事情都是好事”,体会到师尊的无量慈悲。

从那以后,我感觉生命里的私在一点点退去,感受到生命本身一点点同化大法的幸福。每当静心读法时,都会感受到大法的博大精深,浩瀚无比,经常是读到泪流满面,心里产生对师尊的无比敬佩和感激。我感到读法的过程,就是大法给我净化的过程,“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转法轮》〈第一讲〉)。没有大法,无论如何也无法在这个大染缸中修炼出来。所以无论怎么忙,我都会去读法,因为那就是我的生命,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不会放弃的信仰。

再精进

来到美国后,生孩子、工作、买房子,生活中的琐事不断。我悟到这些都不能成为修炼中的障碍,而是师父安排的修炼环境。于是我就利用孩子睡觉的时间读法、炼功、写真相文章、短信等,现在又加入了微信讲真相的项目。发正念也很关键,无论在路上、还是做家务时,都不耽误发正念,这样私心杂念就少了,干扰也少了。虽然我自己觉得很多时候还有懒惰心,安逸心,可是我在法中修炼的心很坚定,因为我就是助师正法的一个粒子,无论工作、生活、行为、讲话,一切事情都是代表大法弟子的形象,是大法在人间的体现,无论做什么都是按照大法的要求尽量做,这就是大法弟子的使命。

有时候我会有些人的情绪,比如着急、沮丧、兴奋等,在学法中体悟到,一切情绪都是要修去的,因为师父要求我们的是在法中修出理性、慈悲、平和。师父还要求我们向内找,所以无论什么情况,无论大小矛盾,都要静静的向内找。每当向内找时,总是会发现自己要提高的地方,这时就感觉是师父在领着我往前走,感觉一切都在师父的安排中,而我自己是非常渺小的,只是要按照师父说的尽量做,这就是在修,就是在助师正法了。
 
写真相稿

我参与RTC写作组这个项目有一年多,渐渐感悟到一些东西。

师父说“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每一层次的法都不是宇宙中绝对的真理,但是这一层次中的法在这一层次中是有指导作用的。”(《转法轮》)在修炼的路上,我感觉每到一个阶段,想法和体悟都跟以前不太一样,都比先前更成熟和理性。写作是我做三件事的方式之一,也是修炼的一部分,虽然我在每个阶段的体悟都不太一样,但也许这就是每个弟子在自己修炼路上提高和升华的表现吧。

刚开始加入写作项目时,很喜欢强化自己的观点,语气有时也比较强硬、武断,用词缺少考虑读者群体的特点,而且很空洞,还有很官僚的套话,有时自己都感觉有很强的党文化的语言习惯,就像上学时候写的东西一样,属于套话、空话,不停的把自己的观点强加进文字中,所以这样的东西写出来估计不起什么作用。

在同修的指点下,我渐渐意识到,首先要考虑读者群体,考虑读者的社会层次、知识背景、职业和圈子等,尽量贴近读者的思维习惯,尽量让他们理解。比如,我觉得给老百姓写稿件,就通过传统故事、善恶报事实入手,语言尽量简单易懂,有点像唠家常。如果给律师写稿件,就要有专业度,逻辑清楚、语言专业、论证严谨,有点像写论文。

其次要考虑主旨要清晰明确,避免多主旨。开始时满脑子想说的话,一股脑的都写进一段文字中,感觉怎么都表达不清楚,还认为字数的限制阻碍了自己发挥。后来悟道,无论是长稿还是短稿,主旨都要清晰明确,不能贪多,抓住一点、两点来写。短稿就用简介语言、有说服力的事实,长稿在逻辑上多些论述,这样感觉就比较重点突出,容易让人理解。

再来想说不断学习不断提高,是提高讲真相效果的途径之一。师父也提到过做媒体的要讲究专业化。虽然我们不是媒体,但我想写稿件也要尽量专业。面对各种层次、各种风格的常人,我们怎么能影响他们的思想和观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也不是单一风格的文字可以做得到的。因人制宜,所以需要我们不断学习,扩展思路。比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中,涉及了很多真实的历史,精辟的语句,我觉得很值得借鉴。比如关于美国内战的历史,那些战争英雄人物的故事,也可以用来反衬中国战斗英雄故事的假空宣传。要想写出《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那样的文字,能让人会心一笑或拍案叫绝,真的是需要智慧和功底,我个人觉得自己还差的很远很远,需要继续修炼和学习。

有时候接触的常人东西多了,思想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波动。有时因为读了其他东西,觉得某个观点可以借鉴,那写出来的东西可能就有了“新颖、时髦”的因素,跟着常人的方式去了。在最近的师尊讲法中,提到“正统文化,我们领着人在回归正统,别忘了”(见《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所以要保持 “心一定要正”(见《转法轮》第六讲),时时刻刻都把自己当炼功人,保持正念,不被带动,用正的文字来影响读者,帮助他们找到真我,理解神的呼唤。

最后想说注重自己修心性。无论是文字还是语言,都是沟通的一种方式。在日常语言沟通中,如果针对一件事情对方和我意见不一致的话,我可以理解对方的观点,而不会极力劝说。如果这件事是关系到对方的健康、安全等,我会多劝说一些。而在讲真相这件事情上,通常对方不接受时,我就会很着急,急于说自己的观点,带有很强的执着去讲真相,目的性很强,很想把对方说服,这可能是争斗心的表现。在写文字的时候,虽然不是跟对方直接沟通,但也要注意不生争斗心,语气平和、理性,不要带有强迫性的、压倒性的语气。当写完一段文字后,很容易生出欢喜心、显示心,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写的好,这时候就要警觉了,如果没有意识到这些不好的心,那就不能理性的修正自己写的文字,无法达到慈悲救人的效果。甚至当同修给指出不足时,还会生出怨恨心、不服气的心、妒嫉心等,这就更不应该了。所以,如果在修自己上出了问题,就会影响救人效果。

以上交流不当之处,烦请同修们指出。
谢谢。合十。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